店小二传奇

第10章 相同目的待雨时

第十一部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十章 相同目的待雨时

大当家,大当家,不好了,这下可坏事儿了。”

阎罗殿中,大当家正压在一个发出妩媚叫声的女子身上,旁边另有两个同样不挂一丝的女子被他两只手摸着重要部位扭动腰肢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个慌慌张张的声音。

“什么事?把你吓成这个样子,进来说。”

大当家的并未因为有人到来而停下动作,反而象要向别人证明着什么似的,突然加快了身子起伏的速度和幅度,那人真就听话的推门而进,目光在三个女子身上转了一圈,咽着口水说道:

“大当家的,不好了,这次那边运来的货,再急着赶上三天本就能到,可是不知为何,那边平时一直都习惯路过的官府,却突然要检查,还好那个领头检查的人一直和我们不错,给出去不少的银子才躲了过去,却只能把货停在那边的落脚院子里,不敢往这边运。”

“恩?有人查?是了,那边的县令已经升上去了,新来的这个没收到钱,更不懂此处的规矩,要不是下面的那些衙役们没有什么大的变动,根本就不可能还安稳地运了半年,安排几个能说会道的,把这县令打听清楚,多带些他喜欢的东西,去跟他好好说说,再找升上去的跟他通通话,现在不能在乎这点小钱了。”

大当家的听到这个消息终于是停了下来,下面的那个女子为了讨好他,自己在那一下下动着。嘴中的娇喘声音放底却并没有停下来,另外两个女子也是扶住他地手,不曾停息。

来人又眼中带火地看了眼三个女子,见没有什么事情,打过招呼转身刚要出去,大当家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他问道:

“这两天那个有间客栈的地方如何了?可是有人提过要离开的事情?”

来人停下脚步转过头目光定定地看着大当家的方向,其实是看着那被压在身下女子那两点嫣红,舔了下嘴唇回道:

“那边没有什么人再说要离开的话,路过的住宿的人到是多了起来。他们又在旁边盖上几间,哦,原来的那个一直养着鸡鸭和狗的跨院,现在已经重新修过,下面传来话说,是因为他们找了一个道士,并启地法坛,最后说那个地方不好。给画的图,现在有胆子大的,居然打赌晚上就那么直接睡到外面,用不用叫几个兄弟过去做掉两个?好让他们知道怕字怎么写。”

大当家一双手在突然加快了速度,那两个岔开腿半蹲在**的女子,突然一起高叫,脑袋向后仰去,再也支撑不住身子。摊在**,美目含水,满身红潮。大当家这才轻笑一声,腾出手来搓弄身下女子的嫣红,说道:

“不要轻举妄动,这两天我总觉得心绪不宁,怕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不如先稳当稳当,那个道士骗了他们,他们居然都看不出来。也好,等下次有雨的时候,想办法再弄死他们点鸡鸭,千万要主意,不能再出差错,这个地方不是那么主要的,可以慢慢来,那边的货才是要命地玩意,实在不行,货过来,让手下去客栈住,晚上把他们的人都折腾的没工夫管别的事情。”

“小的知道了,这就下去安排。”

来人答应着留恋地看了**的女子一眼,转身出门,屋子中那呻吟的声音突然更加急促起来。

许是因为这有间客栈开在此地一直没有出什么事情,愿意走这条路的人也多了起来,毕竟这是大路,谁也不愿意走河北边地那条要跨过山的小道,远了几倍不说,路也不是那么好走,这边四天就能到地方,在那条路要走近半月才行。

一些贩卖货物的商人和脚夫是最高兴地,路过这有间客栈都要补充好干粮和饮水,一个是便宜,另一个原因就是味美,那带着肉香的炒面,不管凉水热水,只要冲进去,一搅和,几口吃下肚,不耽误时间,又解谗又顶饱。

就这么一个路边的客栈,后院的马厩之中已经排满了马匹,不值钱的驴子只能安排到别处随便拴住,正门处地大厅之中,半夜都有人点着蜡烛吃饭,宁可多花钱,为的就是体验这闹鬼地方的阴森,结果人多地,比起白天来显得都热闹。

人手明显不够,不得已之下,大小姐和店霄商量着又从别处的酒店、饭馆中高价挖来几个手脚麻利,反应快,看着机灵的伙计,充盈在客栈之中,还专门请来带了一个徒弟的厨子,负责晚上的事情。

白天也同样多了两个伙计,这一下大小姐高兴起来,让小狗子三个人轮流替她在柜台记帐收钱,同时带上一心想学东西的林林,让他在旁边跟着适应,每天晚上会由店霄或大小姐在睡觉之前对一遍帐,指出其中的错误,为的就是以后他们自己守在一方,不会被帐房给骗了。

这白天的时候,大小姐就跑到厨房,守在店霄身边看他做菜,偶尔有要求不是那么高的菜,她就抢过来做,结果弄的外面吃饭的人总是问伙计,是不是这厨子炒菜和心情有关,为何味道相差如此之大?

“小店子,这个豆腐干我会炒,你让给我,你要是不答应,晚上人家就不侍侯你了,你那个坏东西弄得人家嘴酸酸的,不知道你们男人一天都想什么了,以前听梦馨画舫的姑娘就说过,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总要女人这样那样的,看来我还得去找宋姐姐她们学学,都是为了你这个大坏蛋。”

大小姐抢过店霄手上的豆腐干,把

一旁做别的菜,用刀小心地把豆腐干切成长短不一、形状,嘴中还说着威胁地话。

店霄给砧板上的肉改着刀。默默地为外面点了豆腐干的人祈祷着,听见大小姐的话,无奈地耸耸肩说道:

“这种事情白天不要说,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再和你探讨,其实也没什么,我们是人,当然要比畜生知道的多一些,从古至今一直存在的事情,不要把它想象成洪水猛兽。该如何就如何,只是你要看好场合,你那个油还没开呢,别放东西。”

大小姐抓着一大把准备用来爆锅的葱花停在那里,仔细观察着油到底开了没有,可那数量怎么看都象是要做葱花炒豆干,点头夸道:

“还是小店子你好,从来不象那些一个个装着道貌岸然的人。嘴上说着如何如何正经,然后总去青楼那种地方,哼!我爹有时候都要去,说什么是和别人做生意必要地,咱们两个也在做买卖,也没看你找哪个女子,你才是最好的,哇!油糊了。哎呀!糊点更好吃。”

大小姐说着话忘了锅,这会烟都起来了,不管不顾地把葱花往里一扔。紧接着豆腐干也倒了进去,来回扒拉着小声嘀咕给自己听:

“娘说这样的男人一个女人守着太累,应该找几个合心的姐妹一起才行,我真的要找吗?到时候晚上睡觉他总上别人的屋子我可怎么办?哎~!看来还得回去问问娘才行,宋姐姐是少,要不问问她?恩,就这么办。我绝对不允许小店子晚上不和我在一起地,那我就睡不着啦。”

店霄这边一道菜做好,看到大小姐在那低个头不知道想什么,好象还小声嘀咕着,锅中的炒豆腐干已经变成干豆腐干了,好奇下走过去亲了她一下问道:

“你干什么呢?这还能吃了吗?这样,你去帮着把那边的菜洗一洗,我来做。”

大小姐吓了一跳,也不知道店霄听没听到自己说的话,脸色微红,看着锅中的豆腐干解释道:

“没,没干什么,我多,多炒一会儿,这样豆腐干嚼起来才劲道儿,你做你的去吧,我这边忙得过来。”

“行,那你炒着,再放里点盐和辣椒,咸点没事,一会儿炒好了,当围碟上吧,我再重做一份不这么劲道儿的。”

“哦,围碟就围碟,小店子,你说他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很着急,那边咱们可是用金牌下的令,严查路过地所有东西,他们过不来,这边就能多安稳些日子?”

大小姐也知道自己炒的这个东西给人家端上去,人家一定会急,既然做围碟就不急了,想起来要对付的强盗,边往锅中扔花椒粒边问着。

这说话地工夫,店霄已经回到那边开始炒上了,闻言回道:

“恩,是能让他们把大部分精力都转到那边,可也不能坚持多长时间,只要他们肯花钱,那边的县令一定会想办法帮他们打通这条路的,那金牌当时给他的上面看一眼,去的人还不能表明身份,只能暂缓几天,我们这里才是最重要地,尤其是这条官路。”

“是哦!只要下雨,他们差不多就能来,来吧,来吧,再给我们一天时间,跨院中的东西就会做好,到时候看谁吓谁,他们在哪找来的道士?会不会出什么差错把这边地事情暴露了?”

大小姐把已经快要冒烟的豆腐干给盛到盘子中,倒上水,刷着锅,有点担心地说道。

“不会出差错的,那道士原本就是真的道士,没有人装,我已经给他写过条子,让他进京了,告诉到那边给他安排好事情,不等他到那边,这里的事情就已处理妥当,这边最好是雨不要太大,而天却阴的厉害,那样我们准备的东西才能更有效果。”

一排的小沙锅被店霄给准备好,终于是有点空闲时间,坐到旁边凳子上休息着说道。

两日后,平静的生活终于是在双方的期盼下走到了尽头,早上还是朗朗晴天,万里无云,到了下午就开始起大风,不知道从哪突然冒出来的云,相互连接融合到一起,变成黑黑的一片,随着风开始向着头顶处飘来。

吃饭的人好象也知道下雨的时候这边就不那么安稳,好奇之下专门找好了位置,几个人坐在那里,边吃菜喝酒,边谈论着今天晚上会不会有事情,在那里等待,一直到了傍晚,天早早就黑得让人看不真切外面的东西,小狗子几个人已经落下了门板和挡窗,并劝着这些人离开。

这些人好不容易等来这个时候,哪能轻易就走,无奈之下,小狗子只好告诉他们,一个是回到房间休息,一个是强制他们退房到外面,他们愿意怎么等都没有关系,这些人经过一番商量,心中打着小算盘回到了住处。

当瓢泼的大雨落下时,有间客栈所有的等火都被强制性息灭,客人所有的引火工具都被暂时收了上来,连窗户和门都被额外地加上一层板子死死挡住,鸡、鸭、猪、狗等动物也不知道给安排到了何处,只是那曾经关着鸡的偏房中,依旧有鸡的声音传出,不时的还会听到狗窝处有动静响起。

三个人影冒着雨突然出现在了客栈的那个跨院新修的围墙外面,同时从怀中掏出个纸包,一扬手甩进了墙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