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2章 对待恶人应如此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十二章 对待恶人应如此

身酸疼的三个人相互搀扶着沿山路一步一步缓缓挪动巡逻的人想要过来帮助也被三人中的老三给拒绝了,一直等太阳高高升起,林间的温度逐渐上来,开始让人有些难受的时候,三人终于是回到了阎罗殿中。

“李家三狼,你们这是……?”

大当家的随意坐在主厅的座位之上,看着搭肩而回的三个人出声问道,其实他已经知道三个人没有完成任务,早上在那有间客栈昨夜住宿探听消息的人已经赶在三人之前回来,把那边的事情详细地汇报过,只是有结果而没细节。

李家三狼勉强站立在那里,一个满脸的疑惑,好象仔细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不时地用空出来的手揉揉脑袋,一个浑身哆嗦,目光中充满恐惧,偶尔忆起了什么就会不由得哆嗦一下,还有一个双眼呆滞,嘴上喃喃嘀咕着‘别过来,不是我’等让人听不懂的话。

老三见大哥二哥都没有回话的意思,只好自己开口说道:

“回大当家的,我们好象,应该是没有完成任务,昨夜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为何,所有的鸡、鸭、狗等突然就没有了,扔东西的时候还能听到动静,随后进去,除了雨声再没有别的,哦,后来那个偏房当中传来了奇怪的响动,大哥便带着我们当先进去了,谁知我还没明白那声音的情况,就突然晕了过去。等醒来时就已出现在山下。”

“恩,原来如此,那大狼当时走在前面,可是知道些其他的?今日回来地兄弟也已说过,那客栈昨夜并没有出现什么其他的事情,只是好象听到谁喊过一嗓子,其他的就没了,哦,他们其实是被关在了屋子里面。没有出来。”

大当家的又在三个人身上看过,觉得那老二是绝对说不出什么了,只好把目光放到老大身上,见他好象被吓到过,对旁边的人使个眼色,那人马上取来一碗温热的烧酒,递到李大狼手上。

‘咕噜咕噜,噗~!咳咳!’

大狼哆嗦着接过酒仰头就灌。结果被呛到咳嗽起来,被那酒气一冲,人到是精神不少,连续使劲喘息,脸色终于恢复些红润,来回晃动脑袋,好象才醒过来一般,依旧是有些害怕地说道:

“大当家的。昨夜我们遇到鬼了,本来我走在前面,可进到屋子中哪里有什么人?只有一具骷髅而已。那身上衣服落满灰尘的样子,应该是许久未曾有人打扫,左右同时传来红白喜事的声音,三弟当先不见地,随后老二往门那跑。也不知道为何便没有了动静,接着周围就传来无数人的笑声,后来我记得就在一个地方走。走啊走的怎么都走不出去,那路似乎没有尽头,直到走累了,不知不觉睡着,醒来时就出现在山脚下。”

“哦?可见过什么人?可与别人说过话?”

大当家身子往前探了探更加疑惑地问道,周围的人也都集中起精神等待着,刚才那一番话,大家都知道,那叫鬼打墙,据说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出去的。

“没有人,就见了一副骷髅,更不会有人说话,看二弟的样子,或许他能知道一些,可惜!他好象已经被摄去了魂魄一般,从早上起来就说个没完,二弟,二弟,你醒醒,我们回来了。”

大狼无奈地看着自己的亲兄弟,来回摇动着他的身子,可惜无论怎么动作,二狼都没有别地反应,就是不停地重复着那‘别过来,不是我’的话,看样子他是见到了什么,并且还和那东西说过话,只是神志早已不清,没人能问出他经历过什么,一时间,本是应该觉得闷热的众人,反而感到周围凉飕飕的。

挥了挥手,大当家的命人把三个人给扶回去,让他们好好歇息一下,期待着那二狼一觉醒来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待三人离开,这才扫过下面站着的那些人,缓缓说道:

“看来那边真的是有毛病,可能是以前死地人太多了吧?那天他们请来的道士或许有两下本事?谁若知道那道士的底细并找到他?能够问问就好了,可惜,当初都没想到,看样子只能再派人去仔细打探,这次多去几个,一定要想办法,把那跨院地地方给弄明白了。”

“小的愿意前去,嘿嘿,以前没入伙的时候,小的就跟着其他人到处寻那阴宅中的东西换酒钱,小地胆子大,命也硬,他们中有人不知道何故就死了,小的却一直无事,让小的带上几个兄弟过去,什么鬼神地都不怕。”

这大当家话音一落,下面的人群中就站出一个身材象十二三岁孩子一样的人,若不是那脸上的样子显得成熟无比,真容易让人把他当成娃娃,现在自告奋勇地说要过去探路,除了被他挑中的四个,其他人都表示同意。

有间客栈中人来人往,这官路在经过几年的清冷之后,终于体现了它应有的作用,而客栈昨夜的一系列动作,除了有心人,其他的人并没有觉得如何,对于真正住宿的人,只要人没事儿就好,其他的事情本着,不多问,不参与的出世经验,能过就过了,知道的东西多未必是一件好事。

一众伙计在前厅及后面的客房、小院中来回穿梭忙碌着,大小姐依旧悠闲的和店霄在厨房帮着把正经的菜给做成围碟,看那专心致志的样子,实在是让人不忍拒绝她,哪怕是滚滚的浓烟顺着敞开的窗户持续地飘出去,也丝毫没有让她退缩。

“那个辣椒

炒,旁边不是有块儿豆腐么?你给炖了吧,记得多添

店霄这边两道菜刚刚做完。回头一看,只见大小姐正要把他切好的辣椒往自己面前地锅中倒,那明显被烧糊了的油,变成黑烟,打着旋的从窗户顺出去,连忙指着旁边的一块儿昨夜剩下来的有点馊味的豆腐劝着她改变主意。

大小姐听话地放下辣椒,端起那盘豆腐直接就一整块给倒进锅中,‘吱啦啦’被油炸得响起来,半瓢水泼里后。终于是恢复了宁静,不得不说,大小姐这点还是比较好的,对自己做的菜要求不高,只要能占个位置,锅下面有火,锅中有东西就行,此时看到豆腐已经炖上。抬起胳膊,用袖子蹭了蹭不知何时沾到脸上的灰说道:

“其实我也会做几样菜地,就是这边的锅不同,总是掌握不好火候,别急,等我熟悉了这边的火候,我就给你做羹喝,小店子。你说昨天那三个人回去,能不能被吓的晚上做噩梦啊?终于是把这地方用上了,那个他们中年岁大的也真厉害。用了那么多的迷香,居然挺了半个多时辰才晕过去,可惜,人手太少了,不然就给他们弄一个更大的地方。让他们一点都看不出假来。”

“恩,应该能做几天噩梦,有一个好象被吓傻了。那也是他自己的原因,谁让他心中有鬼呢,这边看来能多呆些日子,至少在他们没有弄明白之前,是不会再出其他事情地,只是我们等的人却还没有到,他们最好是别走错路,不然得不到消息,我们也弄不到夜明珠。”

又是一道菜被店霄做好,喊着让外面进来人端,这边向炉子中又加进去两块木头,使火烧的更旺一些。

“哦对,我们是来弄夜明珠的,不是来捉鬼的,只是那些鬼被我们遇到了而已,那就算他们倒霉,好好的在山上呆着,我们也未必就会发现他们,这回既然遇到了,那就不能让他们跑了,哼哼!等着吧,说不定他们山上的老巢里面全是金银财宝,这下我们发了,运东西吧,只要不往出运就好,山上的东西越多,我们得到地也就越多,过两天就把人叫过来,你说好不好?”

大小姐想到了高兴的事情,把锅盖一盖,在那里开始打着山上人的主意,店霄也不想放过那些人,偷着运东西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还要躲着朝廷,更说明那些人有问题,附和道:

“对,要把那山上的东西都抢来,只是现在还不行,至少要摸清他们从什么地方运的东西,运的都是什么,到时候一网打尽,最好是晚一些,等把夜明珠赚来的。”

“凭什么不让我们住,我们不怕什么鬼神地,就是要住,大不了多给你们钱,放心,就是真出了事儿也不用你们来赔偿。”

店霄这边和大小姐说着话,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的叫嚷声,听那话中的意思是要住什么地方而伙计没让他们住,好奇之下,店霄把锅中刚炒好地菜盛到盘子中,亲自端了出去,准备看看是舍命呢情况,大小姐向锅中又倒了半瓢水,觉得不会被烧干,跟在店霄后面去凑热闹。

刚从厨房出来,就看到吃饭的大厅中有五个人在那横眉竖眼地与一个后雇来的伙计争吵着,因昨夜的安排,小狗子几个人早上起来才睡,故此没在这里,这个从别处挖来的伙计应付起来这种事情显得还是有些生疏。

“怎么回事儿?为何让几位客人生气?”店霄直接对着伙计问道。

“是,是他们要住那个跨院,我说不行,那个跨院不安稳,可他们非要住不可。”

伙计连忙在一旁解释着,那几个人中的一个身材魁梧的人看了店霄一眼,一把推开伙计,几步走到这边,上下打量了两个人一会儿,那目光在大小姐身上停留的时间最长,带些痞子气地说道:

“怎么?这地方你们说的算?那正好,我们几个听说那跨院闹鬼,专门过来要住住看是如何个闹法,可你这伙计不让,那我们岂不是白来了?你说怎么办吧?”

“闹鬼?闹什么鬼,我们这有间客栈可是干干净净的,客官吃饭、住宿都可以,却不能胡言乱语,岂不知祸从口出的道理?这里没鬼,几位还是到其他地方找找吧。”

店霄脸一沉,露出不满意的样子否定着,并带着撵人的意思。

那人没想到店霄能如此说,被顶的顿了一下,这时他后面那个小孩子身体,大人模样的人说话了:

“没有更好,那我们就要住跨院,正好清净,这回总行了吧?可不是我们说你们这有鬼,是你那伙计说的不安稳。”

“哎~!你们几个人好不讲理,伙计说:西的意思,不是说你们不安稳,是说我客栈的狗不安稳,那有空的客房不住,非住那养着不少鸡、鸭、猪、狗的地方是何道理?”

大小姐此时站了出来,丝毫不让地说道。

“那我们非要住那个地方呢?就不信有钱花不出去,给个话吧,到底如何?”那几人中,一个满脸横肉的人高出别人一头,有点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店霄和大小姐问着。

店霄冷笑一声说道:“有钱?那好啊,有钱就好办,我把别的东西弄到其他地方,你们一人一天一百两银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