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3章 天价住店算命到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十三章 天价住店算命到

?个人居然真的就拿出来五百两的银子,分别从身后的出,看那沉甸甸、鼓囓囓的样子,里面应该还有不少,周围的人都露出吃惊的模样,没想到几个人为了住在那闹鬼的院子中,准备了这些钱。?

店霄一看之下什么都明白了,这根本就是山上派下来的,想摸清楚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见事情已经如此,一咬牙又增加价码说道:?

“这一百两只是住店的钱,你们可以住,里面的东西却不准随便碰,除了被褥等东西,其他任何要使用的都需要额外地加钱,尤其是吃饭,住在那里价格是普通的十倍,愿意住就住,不愿意住请便,哦,还有啊,那个地方折腾一回费不少劲,故此想住的话必须要连续住三天才可以,不知道诸位可还愿意否?”?

‘嘶~!’?

周围那些人倒吸了一口气,纷纷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店霄,心下猜测不已,那五个人这时也皱起了眉头,把店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给好好打量了一遍,店霄挺胸抬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与几人对视着,嘴角略微带起一丝嘲讽的笑容。?

“好,不就是钱么?给了,三天就三天,我们五个人,三天一千五百两银子,现银不够用金子你不会不敢收吧?其他的钱也无所谓。”?

四个高个的人做不了住,领着来的这个孩子身材的人却敢花钱,直接就定了下来。使个眼色,身后地人马上拿出了几锭金子,加在一起有百两之数,看样子准备的是相当充分。?

大小姐高兴地跑上前来,仔细地看过金银,从柜台上掏出个布袋子,把十多斤的锭子装了,抱在怀中,转头看向旁边的那个伙计吩咐道:?

“去。到后面把牛郎几个人叫醒,告诉他们有人要住那跨院,让他给收拾一下,把猪狗什么的挪到那个新建的房子里面。”?

伙计领命而去,大小姐又看向这五个人,客气地说道:?

“五位真是贵客,并且还有眼力,我跟你们说啊。那地方睡觉的时候可以梦到仙女呢,就是怕有人睡着睡着,被仙女缠住,结果不愿意在凡尘呆着,跟仙女上天去,我们才把那个地方用来养些家畜,既然几位已经说了不用我们担事情,那就随便住了。”?

店霄也连忙跟着说道:?

“是这么回事。只是几位不要睡中间屋子的那张床,那个地方少了一道门,以免睡上去后受了阴风就不好了。切记、切记,现在几位是不是点些饭菜来吃?”?

店霄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让人觉得有点飘,大厅中地人突然觉得身上哪个地方不舒服似的,五个要去住的人其中的四个也哆嗦了一下。相互看过一眼,来到一张桌子处坐了,掏出银子开始点菜。看那样子是真不在乎钱。?

店霄转身回去继续忙碌,大小姐甜甜笑着,把那装钱的布袋抱的紧紧的,也跟着进厨房看看她那个豆腐炖的如何了。?

“这一下子,在这边所有地钱就都出来了,看样子回去的那三个人是真的不正常了,不然他们怎么可能做出如此事情?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要运的东西十分重要,重要到不允许出现任何他们无法掌控的事情,哪怕花再多的钱也要弄明白,嘻嘻!我觉得他们是在这地方害死的人多了,所以才害怕。”?

大小姐一进到厨房,就把小金锭摆成一排,一边给店霄分析着,那美滋滋的样子无比可爱,锅中刚刚添进去地半瓢水此时将将开起来。?

店霄额外地挑出了一些好肉,加大了量给那五个人准备,毕竟人家花十倍的价钱,应该多给些,并额外加进去一包调料,同时把另一包颜色不同的调料放到旁边,准备一会儿让小狗子给他们冲到茶水中,这边先做着别地,那边用黄酒、水淀粉加上各种调料给肉腌制上,‘哗’的一下爆过了锅把菜扔进去翻炒着说道:?

“也不知道那三个人最后是何模样,更猜不出他们究竟是怕鬼还是怕这边的客栈看到他们的事情,看样子今天晚上他们一定会在那几间房中折腾的,还好昨天把那三个人送走,就已经填上了那几个坑,至于下面地东西,让他们使劲挖也挖不透,今天晚上还得让林林出份力,谁让他会口技呢。”?

“恩,就是呢,小店子,你把那肉尽量做咸一些,然后他们才会口渴喝茶水,两样药混在一起有作用后,我们就轻松多了,可惜他们是要住,那就不能用迷香,搞不好他们是有备而来。”?

大小姐把两个金锭拿在手中轻轻碰撞着发出‘叮叮’的声响,鼻子闻着一股酸豆腐的味道说着。?

两个人在厨房研究着对策,外面地人也是各有心思,五个过来要求住那跨院的人坐在一个靠墙角的位置,脑袋凑到一起不知道嘀咕着什么,那上来的围碟和茶水放在那里并没有人动。?

其他吃饭的人也不时看向五人一眼,尤其是昨天晚上在这边睡觉的,已经清楚的知道那跨院不是人呆的地方,经大家一说,那一声叫喊已经被证明确实存在,见真有不要命的人,都想好好看看,记住长什么样,以后好和别人闲扯的时候当做话题来讲。?

五个人也是真能耗,巳时左右就到了这边吃饭,现在已经过了晌午近申时了,还在那坐着喝酒闲扯,别的人已经换过了几拨,小狗子三人把跨院边收拾妥当,可这五人非说等晚上再去,店霄只好又从新准备了一包药,等晚?

放进去,茶水中自然也不会现在放另一种。?

午后的太阳是那样地炙热,地上的小草都被晒得弯下了腰。黄土的路上被带着热气的风吹过时,刮起来的灰尘落又缓缓落下,一个身穿破烂道袍的人手中举着一个幡,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命’字,只身一人慢慢挪腾着向前走,看那不时捂着肚子的手,想来是饿得难受,目光都有些散漫了。?

一阵风沙过后,再次抬眼的时候。这个颧骨突出,满面皱纹,让人看不出实际年龄地人终于稍稍有了些精神,那眼中也开始发出希冀的光芒,脚步更是轻灵起来,人整个变成了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这位老大爷,您进来歇歇?”?

这人刚刚走到有间客栈门口这里,守在门口处的胖墩儿就带着亲切地笑容迎了上来。这可不是做假,看着个人就知道岁数不小,哪怕是没钱也会让进来,大小姐现在是一心都想做好事儿。?

“嘶~!哎呀!这位小哥,你面相不对最近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吧?再这么下去。那可麻烦喽!”?

这人没有说进去不进去,反而先把胖墩儿好好看了一遍,语气沉沉地说道。把胖墩儿说的一愣,同时也把这人好好看了看,根本就没和哪位仙人对上号,有些无奈地说道:?

“大爷,您说的没错。我是最近有些不好,实不相瞒啊,这眉心带煞。印堂发青,还算是轻的呢,跟我一起那小子,人长地瘦,熬不了夜,现在眼圈都发黑呀,确实不能这样下去了,到时不仅仅是麻烦,都容易熬出毛病来,您这么远过来给小的看相,小的谢谢您了,要不,您进来喝口汤?”?

“恩,那个其实,我不仅仅会看相,我对风水也是颇有造诣,你们这房子不妥,不妥啊,这房子座北朝南本是没错,可惜这前山后水,只凸一地,又有刀口之路,大凶呀。”?

老者见人家是熬夜熬的,马上换了一个话题,又是指山,又是指河,最后把前面这条到坡上时带了一个弯曲弧度的路也给说成了是金刀口。?

“是,是,您老说的是,这是刀口,容易出凶事,尤其是快马和车过来,搞不好就冲到客栈中,可咱们这是两边都上坡,他速度再快会放慢,前面那山离的还有一段路,我们也不去那弄柴火,不怕野兽山洪,后面的水是直着流地,就算发水,也不是从我们这开始,不怕的,客栈一共也没有几个人,大不了有事情收拾东西就走,您老进来吃两个包子?”?

胖墩儿也明白这种看地形说风水的规矩,都是按照一定地说法,把以后或许能发生的事情想出来,比如旁边没有围墙的话,那就是容易遭小偷,是为失财格局,又比如门前堆的东西占了过多的路,容易让别人撞到发生事情,就是招凶之势,可是这么远都听到老头那肚子响动,应该是饿了,连忙往里招呼。?

“诶呀,这个事情不仅仅如此啊,你看啊,你这个地方还是聚阴之地,恐有鬼怪啊,若是没说错地话,这方圆一里之内,必是死过人。”?

老者握着幡杆的手都有些哆嗦了,另一只手还在那用大拇指点着另四个手指头的关节算着,胖墩儿算服了,点点头接过那幡说道:?

“您老说地没错,不但死过,还死不少呢,我们家掌柜的就是愿意见您这样的人,上次来一个就是如此说的,结果我家掌柜的不但好吃好喝请那人吃了几天,临走时还拿出来不少钱呢,只是上次那个人好象稍稍有所欠缺,您老正好给看看,先吃饭,如何?”?

“也好,虽说我已到了避五谷的境界,可是总不食人间烟火,怪想的,今日正好尝尝,也给你们好好指点一翻。”?

这人说这几句话便迫不及待地跟着胖墩儿走了进来,是真的饿了,身子都有些站不稳,那边的布头一看这模样,又见胖墩儿使了个眼色,比画下手势,连忙给安排到就近的位置坐下,麻利地跑进厨房,不大一刻端出来一碗鸡蛋汤,和一屉小包子,嘴上劝道:?

“你慢着点,我刚才进去时已经对我家掌柜的说了,一会儿掌柜的就能找您好好谈一谈,让你帮看看这边。”?

他说这话的声音比较大,旁边其他人也都听个真切,一个个对这有间客栈闹鬼的事情更加肯定起来,包括那坐在墙角处的五个人,也都不时往老头这桌上看过,想要凑上前好好问一下,又见布头专门侍侯在那里忍住了。?

就这么一个老头,居然有胖墩儿和布头两个平时看着最麻利和机灵的伙计侍侯,那挂着幡的竿子已经被擦得直发光,象抹了油一样,随后厨房由小狗子端上来的一只大河蟹,更是让别人吃惊了,因为菜谱上根本就没有这道菜。?

见到客栈的伙计如此恭敬这个应该是算命测风水的人,众人不由想到了那个跨院,想到了昨天晚上被关严的门窗,和那一声大叫,以及此地的一些传说,不少人最后得出结论,不是这个地方没有鬼了,这开客栈的人厉害,把鬼暂时镇住了而已,至少没有出现死人的情况。?

老头终于是吃完了这顿饭,周围的人正准备过来让看看相的时候,老头已被请到后面的一间屋子当中,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第二天一早却是有人出去买回来不少的白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