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4章 翩翩佳人后来到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十四章 翩翩佳人后来到

些买来的白布一匹匹被打开,平整地铺在了单独留出爽的院子当中,美美吃过一顿早饭的老头开始拿着笔沾那混合了朱砂的红染料,嘴中念念有词地嘀咕着,开始在那白布之上画一些各种奇怪的符号。

院子并没有阻止周围人进去,不少好奇的便都跟来看热闹,人群耸动间各种猜测的话纷纷响起,一个看似书生打扮的做出饱学的样子说道:

“看来这老者真不是普通人,这画的乃是道门的镇鬼符,曾经我还见过几次,可惜,那些都是一张纸上,不但没有这个厚实,大小也差了许多,需要用这样的符才能镇住的鬼,可不是一般的鬼啊,说不定是从阎王那跑出来的呢。”

“是呀,是呀,我也是从没见过如此大的符,看那些布,好象都要被用上似的,在这个地方开个客栈是真不容易啊,可他们要是不开这客栈,我们经过这里也没地方住啊,还多亏了他们。”

旁边有人在那附和着说道,周围不少的人都是同意这个说法,纷纷地传了开去,而这些人当中有五个人的脸色是最不好看的,看着那画着的符不知道在想什么,半个时辰才将将画好两匹布,其中有一个人忍不住对那个孩子一样的人说道:

“小飞哥,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难道这边真的有鬼,那可如何是好?我都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了,现在身上好几块都青地。一定是被鬼掐的。”

这人说着话撸起了袖子让其他四个人看,果然,那胳膊上,从手腕处开始,一直到小臂尽头,一块青一块紫的,好不吓人。

“谁知道是什么?我听到有个女的在唱歌,就在左边那间屋子中,结果过去一看。那里面好象有个人坐在窗前看月亮,结果你们猜我最后看到了什么?那是一副骨头架子,身上穿的却是件新衣服,我都没敢出声,就悄悄地退了回去,今天早上再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这次麻烦了。”

这个被称为小飞哥的人一脸后怕地说道,另一个人却疑惑地不已:

“小飞哥。那你怎么不叫我们一声跟着你一起去呢?我是半夜口渴起来喝水时听到有动静,是在右边那屋子中,有人喝酒的声音,我没敢进去,当时你们都睡了。”

这小飞哥一听,皱着眉头说道:“可我当初听到声音的时候,你们也都睡了?哎~!我这身上也都青了。”

说着话他也把撸起来一条袖子,那胳膊上同样有不少青紫地痕迹。其他人也纷纷撸袖子,结果大家没一个好的,并且听到的或见到的东西也各不相同。唯一一样的就是,每个人起来的时候别人都在睡着。

“小飞哥,你说是不是那张床的事情?听回去的那个老大说,那**就躺了一个骷髅,我们还非要横着挤在那里。所以才被她给掐到吧?那个厨子不是也告诉我们了吗,不要住那个床,我还以为他是骗人呢。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真地,昨天晚上挖了几处地方,什么也没挖到,我总觉得这事儿悬,今晚还在这住吗?要不,我回去把昨天的事情跟大当家的说说?”

当先说话的那人见别人和他都是一个样子,越想越怕,声音有些哆嗦地提议道,那小飞哥冷笑着看了他一眼说道:

“怎么?你怕了,没弄明白事情回去有什么用?当初出来的时候可是说好把这边探察清楚才行,那里面是有些不对,今天晚上都精神些,实在不行就弄一桌酒菜,谁都不许睡觉,我就纳闷了,平时都能早早起来,今天为何我们这几个人刚刚睡醒呢?再吃饭就是中午饭了。”

其他人见他已经下了决定便没有人再多说什么,一个个不停地按着身上青紫的地方,那种酸疼的感觉还有点上瘾,心中琢磨着不是说鬼掐的不疼么?

这一会儿工夫,那边终于是写完了三匹布,前面地两匹已经晾干,由伙计抬着来到客栈外面,一大群人再次跟随,想看看要干什么,等到了外面几个伙计却站在高地向东边看去,这时正巧出现不少的人,看样子肩膀上都抗着东西,离近了才发现,是一些锨镐之物,应该是早上客栈的人骑马出去买布地时候找的,因走路慢,到现在才跟过来。

这些人一到地方,歇都没歇就开始在客栈的周围挖坑,一些人被分出来扎木头,把一根根木头扎到一起,下面的一端塞进坑中填土压实,那些伙计这才攀上去把画着符的白布展开,沿着木头架子开始围起来。

架子有一丈多高,从里面一匹匹布被送出来并且围上后,眼看着前面地这个地方被阻挡了起来,只有阳光还能稍稍照进一点,连风都被挡到了外面,这个高度让人根本就看不到其他地方,除非是站在房顶上才行。

这架子并未把整个客栈都围上,只是把西边和南边两个地方挡住了,众人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为何,一个个使劲地想着,把自己能猜到的都说了出来,可却没有人告诉他们谁才是对的。

“小店子,昨天晚上是真过瘾啊,那药真地好使,只要把解药一抹人就能暂时醒来,然后还是迷糊着睡着,一口气睡到中午,最有意思的就是拿钳子掐他们,都不用使劲,只要钳起来一块肉,多呆一会儿,松开后,他们的那个地方就会变颜色,嘻嘻!小店子,你让我钳一下你,我看看你和他们一样不?”

大小姐和店霄在厨房忙碌的时候,想起昨天晚上去折腾那些人的时候

越开心,从腰间拿出个前面是扁扁铁片状的钳子,非。

“怎么不一样呢?你怎么不捏你自己?这算是治病地一种。刮痧就是让局部充血,我们这也是如此,这回他们应该相信有鬼了吧,今年晚上再不走,我们就把他们脸上也给捏充血,不信他们不怕。”

店霄见大小姐真要过来,向旁边躲了一下说道,大小姐深以为然:

“恩,要是还不走。就把小鸡鸡也给他们捏青,哦!我不捏,让你捏还不行么,干嘛瞪人家,再瞪人家晚上就捏你的,嘻嘻!小店子,你说这回他们真的不找我们麻烦了吗?”

“差不多,我们都把他们运东西的地方挡住了。再也看不见,他们至少能放些心,而且他们现在的心思应该放到那批货上。”

“可,可是我们这边开了客栈后,走这条路的人明显多了,尤其是晚上,那还不是一样对他们有阻碍?万一哪个看到了他们的货,他们又要杀人。万一哪个跑了,他们岂不是麻烦了?”

“恩,你说的也对。看来想让他们对我们的敌视小一些还得想点办法,有了,就规定晚上不再随时接待,并且一到时间就要把大门锁上,不让人出去。要出去必须等到第二天早上,这样总可以了吧,至少能保证晚上这个地方地行路人不是因为我们客栈才出现的。至于后面的几天路,那就不能归我们管了,他们若是连这点办法都没有,干脆别运了。”

店霄从炒完的菜中偷吃了一块肉,盘算了一下说道,大小姐也过去偷吃一块:

“那好吧,就先这样,等查清楚他们以后,就直接端掉,到时候在通往西边的路上,每隔一天的路程就设一个客栈,让让大家都高兴起来吧。”

店霄和大小姐在到这边时走过的路上,出现了不下十辆车的车队,周围还有不少地护卫,按理说在这种周围多是田地没有什么风景的地方队伍应该加快速度才对,可这个车队动起来却是慢悠悠的,如果遇到了行路的人,时不时的还会停下来,并摆开摊子卖东西。

“小吃了,各种小吃,多少钱的都有,不要钱的也有。”

每当车停下来,就会有人站到路上,扯着脖子喊,旁边的大旗高高挑起,上面是一个‘绿’字,旗地四个角上分别是卡通版的兔子、小熊、松鼠和狗狗,‘绿’字后面的衬景是一座蘑菇形状地房子。

曾经吃过店霄一行做的东西的人,走在这条路上,以为还是同一个呢,知道这些人是好心,也不客气,扔出几文钱直接坐在棚子下开吃,那些个没有钱的也被强拉过来非吃上一顿不可,只要有人夸一句说饭菜或着汤好,那么马上就有人告诉他们,这是绿野仙踪做的东西。

柳碧旋此时再次蒙着面纱,和几女坐在一辆绿野仙踪地车里,一人手中一碗冰淇淋,悠然地通过特殊方法织成的帘子往外看,这帘子是从外面看不见里面,里面却是能看到外面。

“原来这边的人如此穷困啊,还不如东莞县那边呢。”

灵儿看着一个被大人领着不知道是寻亲还是逃荒地孩子,吃着那不要钱的东西时狼吞虎咽的样子,并且也不管是不是会被撑到使劲往肚子里塞,最后被绿野仙踪的人强行制止后那渴望的眼神,心中就一阵不舒服,幽幽地说道。

林皛瑶也跟着叹了口气,这样的情况真的不如京城和她家所在的苏州,那边的繁华与这边比起来可是天地之别,尤其是现在走过的这条路的两边,离海有几天的路,只是有些田地,还总会被暴雨、大风祸害,此地的人也只能看天吃饭,象今年这连续的几场雨,想是这边到了年底也不会好过。

“这就怨他们的县令,看看东莞的尹非凡,他那边就不错,今天到过年的时候,当地的百姓一定比平时强上不少,不管是种地的还是在海边煮盐之人,绝对不会有过年还吃不上饺子的。”

玉儿在一旁把所有的责任都算到了当地县令的头上,按理说确实没错,不能带着百姓过上好日子的官,哪怕再廉洁也没有用,按照店霄的说法就是,用一百两银子给百姓办成五百两银子才能办的事情,贪污二百两那是他的本事,花五百两银子却只能办成三百两的事情,哪怕他自己还搭出不少,那也只能说明他无能,不适合当官,当然,要是能不贪那是更好的。

“那才不是尹非凡的功劳呢,那都是小二哥想出来的,别看他是个县令,敢说个不字,现在或许就已经被押往京城了。”

一直都是不爱说话的婉儿,此时却出言为店霄说话。

“是,是小二哥还不行么?只不过占了他点功劳,婉儿姐姐你就开始帮他说话了,要是真说什么他话坏,你还不得去对他告密呀,哼!干脆给他做通房丫鬟得了。”

玉儿打趣着婉儿说道,婉儿的脸突然一下就红了起来,象蚊子一样的声音嘀咕着:

“做就做,小二哥不嫌弃我我就愿意,跟在他旁边看着他做的那些事情就高兴,哪象你,一天总是不听管,看谁能看上你?”

“我,我才不是呢”“好啦,好啦,都不错,这次一起跟在他旁边看着。”林皛瑶看着脸色不好的玉儿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