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5章 哭丧之人来质问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十五章 哭丧之人来质问

起两面遮挡物的有间客栈非但没有影响到这吃饭、住情,这些东西居然成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不少人是幕名而来,专门为了看一看在这个鬼地当中吃喝睡觉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只是因为有间客栈的规矩,晚上出去走动的人便少之又少,多数都是在那挂在高处的灯笼下,站在遮挡的布与客栈中间的空地上,稍稍体验一下这夜晚的种种不同之处,如此这般,让客栈显得越发的神秘。

子时一到,所有在这住宿的人便都按照规定进到屋子中不再出来,点上两道菜,温上一壶酒,结伴而来的人就对着从窗户出透出的月光,慢慢浅斟着,不时聊上几句关于鬼怪的话题,哪里哪里出现了什么鬼,又在何处被什么人遇到。

偶尔刮来一阵风,‘呜呜’做响,间夹着一两声在黑夜中传出很远的狗叫,危险边缘的安全感让人分外留恋,以至于不少的年轻男女也会偷偷跑到这里来,一同享受着在惊恐中那点相拥的甘甜。

主屋当中,店霄在两盏蜡烛之下一笔一画的于纸上勾勒出各种的图案,大小姐跪坐在椅子上,身子前倾,胳膊拄在桌面,两手托着下巴看着店霄那专注的样子,小脸红扑扑的,直到这几十个图案都被描好,才说道:

“小店子,你画的这些东西真能避邪吗?我怎么总觉得应该是情侣带的东西呢?看看这个,分明就是鸳鸯。还有这个,这叫什么呢,没见过,看着确实不错,应该也是男女用地。”

“哦,这个是心,一个人戴一半,合在一起就是完整的,今天就是做的情侣的东西。白天再弄别的,早上起来想是他们就能把会雕刻的师傅和桃木带回来,到时单个的一个卖五十文,成双的卖一百五十文,绝对不讲价。”

店霄把这些纸整理起来,抱过对着他张开双臂的大小姐,让她坐在腿上,轻搂着说道。外面地风突然大了起来,专门挂起来的风铃‘叮叮当当’响动,加上那两个架子上的布发出的‘忽忽’声,让知道实际情况的大小姐都不由得有些害怕的感觉,又使劲往店霄怀中拱一拱,喃喃说道:

“真的不一样啊!外面越是有大风,越是觉得吓人,你的怀抱就越是温暖。想来那些一对儿对儿地男女也是一样吧?那个跨院中住着的人居然就挺了两天,最后还是受不了被吓跑了,胆子太小。是不是把狗和鸡什么的再弄回去,它们占的新院子还要用来住人呢,诶?小店子,我记得你不是晚上睡觉时怕么,现在他们都不在了。你怕不怕?”

店霄往外间的屋子看了眼,摇摇头说道:“不怕了,只要有个人陪在我旁边我就不怕。所以你千万不能跑了,不然晚上睡觉谁来陪?”

“恩,我不跑,我陪你一辈子,其实我一个人也害怕。”

大小姐用嘴在店霄脸上使劲蹭蹭,用眼睛扫了下外间漆黑的样子,把头埋在店霄胸前,一副怕怕的样子。

外间屋子的小狗子等人已经不在那住了,纷纷按照别人住店地位置,守在旁边,听使唤好给上酒菜,这晚上的饭菜要比白天贵一倍,半夜还有闲心吃饭的绝对不是匆匆赶路歇脚地人。

许久,大小姐见店霄没了动静,轻轻捅了捅他问道:

“小店子,你在想什么?是不是真害怕了,要不,我把外间屋点上蜡烛,这样亮亮的就好了。”

“不怕,我在想着怎么赚钱,那个偏房不错,大家都知道那个地方闹鬼闹得最凶,我准备在那边好好收拾一下,把地下挖的那些坑,做成迷宫的模样,给胆子大的人和好奇地人用,把院子中所有的房子下面都打通,可以来回地走,把院墙修高一些,能照到月亮的一面挡住,安排几个专门地人吓唬吓唬,绝对可以赚大钱的。”

店霄盘算着说道,大小姐睁着惊奇的眼睛,猛点头,想着那个跨院最后的样子,目光中充满了期盼。

忽然一阵女子哭泣的声音在跨院的方向幽幽传来,听在耳朵中发现那声音有些飘,还带着微微的回音,把大小姐和店霄听的直接打了个哆嗦,相互看了眼,纷纷猜测起来。

“咦?小店子,这声音怎么听着如此熟悉呢?尤其是这哭的调子,就象那天你故意弄出来的声音一样,难道这边真的有鬼,被她听去了,学的?”

大小姐稍稍直起身,环抱着店霄的脖子,眼睛看着跨院的方向说道。

“恩,是熟悉,这就说明林林学的不错,看来他喜欢这装神弄鬼的事情,也好,练练吧,想把鬼装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管他,咱们睡觉吧,今晚给你个讲山洞的故事,从前啊……。”

店霄说着话抱起大小姐开始讲着黄色故事往**走去,月光洒进来,正好照在大小姐羞红了的半边脸上,那娇媚的眼睛,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

“大当家的,我们回来了,实在是不行了,交了三天的钱,只住两天,大概的事情都已弄明白。”

阎罗殿中,大当家的正拉着二当家和三当家等几个重要的人商量着那边运货的事情,五个本来准备今天再住一晚上的人,终于是感受着身体上的酸疼,逃回山上,径直来到这边通报。

“哦?弄明白了?那就好,是否有鬼?可看清楚什么模样?又为何不行了?”

大当家的看着五个人的样子觉得他

精神,就好象连续几天不睡觉的样子,心中猜测会不走了太多的阳气所致,一连问出了几个问提。

那个小飞哭丧着脸猛点着头:

“回大当家地话。您说的没错,是真有鬼呀,这鬼还会害人呢,我们一个交了三天的钱,住了两晚上,那鬼可能是觉得好玩,这才没害命,可我们几个也不好受,这最后一晚上是说什么也不敢住了。就怕那鬼也知道,想留下我们。”

说到这里不由打了个寒战,哆嗦着边解开身上的衣服边说道:

“那鬼不是一个,是很多,我见到过四个,一男三女,长的都漂亮,可是却能突然变成骷髅。您看看我这身上,就是被他们掐的啊,身上除了那里,几乎没有好地方,我是实在怕了。”

后面的四个也把衣服都脱掉,那几个合计事情的人同时向他们身上看去,真是如小飞所说,从上到下青紫一片。脸上也有印记,好象是用热毛巾敷过,看着不那么明显。一个个都是无精打采,印堂发黑。

“这,这都是鬼给掐的?恩,是够狠地,回来就对了。钱财损失点无妨,只要人无事就好,哎~!可惜啊。这鬼居然能被他们给镇住,如此一来,再想运货可就费劲了,尤其是晚上入山的时候,这要是被有心人撞到,把我们的事情泄漏出去,那才麻烦啊。”

大当家来到小飞的面前,仔细打量一遍他身上的伤势,并伸出手来捏了捏一块青紫色最重的地方,把小飞给疼的直咧嘴,人是那种摇摇欲坠没有精神的模样,待大当家收回手,他这才强挺着难受说道:

“大当家地放心,那边没有事情的,他们做了两个大架子,并用画满了符的布给缠上了,变成了两个又高又大的布墙,分别挡在了山和路的这西南两边,如此一来,别人晚上就看不到那路上的东西,况且他们还规定了不少住宿要求,其中有一个就是半夜不待客,客人在子时就必须回到屋子中,不准出来,嘿嘿!看来那鬼难缠啊,让他们自己享受去吧。”

“哦~!我明白了,他们这样一做,既=行人少起来,这确实是好事,没想到那鬼还真就帮了我们一个忙,你们五个也辛苦了,下去吧,好好休息一下,找人用酒搓一搓,看看是否能快些好起来。”

大当家的挥挥手,那五个人自是高兴地离开,看那样子再呆一会儿就能倒地上,想来也对,本身就是睡不塌实,再加上那无数地伤痕,消耗了大量的精力,能挺到现在就已经不错了。

目送着五人离开,大当家转回头看着刚才说事情的众人,眉心中多了一丝忧虑问道:

“这边地鬼看来不假,既然他们做的架子和订的规矩已经把这边被发现的可能降到了最低,那我们是不是要马上开始把东西给运过来,派出疏通的人应该到了吧?”

“我也觉得大哥说地对,此时不能再对那有间客栈费心思了,货往这边运,可以在前面派出人去探路,只要有人就可以不直接运到山上,这不是什么大事情,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如何躲过盘查,这次说什么也要把此路从新打通,如果那些钱还不行,那就直接买下县令的命,快马前去地,想是已经到了,估计最晚明日便可见到面,再等上两天便可知道消息,大哥莫急。”

智囊型人物的老二在那里给分析着,其他人互相望望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好跟在旁边点头,这二当家的想了下又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或许试着拉拢拉拢那个有间客栈,若是觉得行,到时候告诉他一些事情,这样一来,他们不但不用成为我们的心头患,还可以让我们运起货来和办请事情更加方便,大哥您看如何?”

“恩,不错,那就按二弟说的做,明日天亮就安排两个机灵的去他那住店,随时看着情况,顺便找时机接触他们一下,听说那个掌柜的是个漂亮的女子,或许以后能想办法骗过来,让几位兄弟好好享受一番。”

大当家的不觉带起了一丝的**念说道。

翌日天明,两个临时雇来被安排出去的办事之人已赶了两辆马车,踏着将将散开的晨雾和霞光回来了,会木雕的工匠和那些桃木被直接拉到地方,在店霄的安排下,囫囵地吃过早饭便开始照着纸上的图案雕刻起来。

木屑分飞中,一对儿鸳鸯当先被完成,大小姐拿着毛刷象模象样地沾了朱砂粉轻轻涂抹,刚刚拿出来,还没等叫卖呢,就被一群人给发现,一个接一个的抬价,最后终于被人用六百文的铜钱买走,那是一对儿看上去家中富裕的男女,每次别人喊价,他们都是直接加十文,大小姐暗自后悔没找个拖儿,有些遗憾地回头取另外的来卖。

“我的儿啊,你死的好惨啊,娘来看你来了,儿呀,你在下面还好吗?”

一阵的哭喊声这时候从前面传来,听着就凄惨,想来应该是在这边死去的人中有这女人家的孩子,大小姐连忙叫上店霄一同迎了出去,在前面的大厅中见到了一个衣服整齐,披头散发的女人,两个人表明身份,刚要安慰几句,这女的却突然停住哭声,看着两个人说道:“就是你们想让我儿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