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6章 所谓目的不知晓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十六章 所谓目的不知晓

女子抬头说话的工夫大小姐和店霄都愣了,只见这秀,朱唇如樱,脸上还施着淡淡的水粉,圆润的鼻头显得是那么的精巧,此时的表情怎么看到给人一种似嗔似怨的感觉,年纪也就二十岁左右,没看出来死了儿子的样子,到象是撒娇。

店霄与这个女子那没有一丁点泪花的眼睛对视了片刻后,做关心模样问道:

“你,那个,您那孩子可是最近不长时间去世的?那您节哀,这个,此地已经找过了道士帮忙做过道场,没让贵子受委屈,若是还觉得不够,我们可以再把佛道两家的人请来,一定让这边死去的人得一个安宁,您看如何?”

“呦!这么可怜啊,年纪轻轻就没了孩子,想是心中一定难过,哎,本就是生个孩子不易,何况还是个儿子。”

“是啊,这一条路不安稳,有间客栈没有开业前,此地连路过的人都少,现在能有如此多的人,全靠了他们请来的大师呢。”

周围吃饭的人这个时候在下面感叹不已,既觉得这客栈的人做了好事,又为这女子难过。

女子可能没想到这两个人如此好说话,犹豫了一下,马上又带着哭腔喊道:

“你们不要骗人了,我那儿啊一定是被你们请了人给镇住了,我儿都死了有十来年,连个尸骨都未必能找到,又何来的给做法式?你们是给谁做的啊,呜~!我苦命地儿啊。你受委屈了,别怕,娘来了,娘给你讨回公道。”

周围人听到她这话,一片哗然,大小姐把两只手伸出来张开,来回数着数,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这位婶婶,不是。是姐姐,你,您确定您儿子死了十多年?您儿子死的时候多大了?”

“死的时候二十有三,呜~!可惜啊,.u妻,结果连个后都没有留下,就这么没了。”

女子抽噎着。声音越来越伤心,其他人的表情也越来越神奇,大小姐脸上看不出是悲是喜,试探地问:

“这位姐姐,我,我与您商量个事儿,您看成吗?就是吧,那个。您跟我说说,您是怎么弄的这么年轻,我回去告诉娘。省得爹总到外面陪客人,一陪一天的不回家,只要您说了,这边我一定好好办一个法祀,七七四十九天的。您说行吗?”

“什么弄年轻?我今年才一十有八,去年刚进到王员外的府中,我当日出阁的时候排场可不比正室差。现在家中有不少事请都要听我地,不信可以打听打听,这周围百十里地,哪个不知道王员外家的小杜鹃?不要以为不是亲生的就不心疼,这死了的也是我的一个儿子,也是王家的一丝血脉,逢年过节,上香烧纸就从来没有少过他,不是亲儿胜似亲儿,你们明白了吗?”

这个自称为小杜鹃的女子,轻轻把一缕挡着眼睛的头发拨开,小嘴儿一撅地说道,把大小姐看地直羡慕,那一抬手,一摆头,无不让人赏心悦目,有一种特殊的东西在里面,让同为女儿身的大小姐都有些被吸引了,这种情况在宋姐姐和谢芙澜,哦,是谢芙云身上曾经遇到过,只是她们二人并不是随时随地都是如此。

“哎呀,原来是王员外家的小杜鹃啊,以前只知道她这么个人,却从来没见过,原来真的这么漂亮,怪不得能把那五十多岁的王员外给迷的神魂颠倒,把家中大部分的事情都交由她管着,啧啧,王员外好福气。”

“可不是么,王家那几处生意,哪个地方若差了,只要这小杜鹃一到,那些找事地人马上就会乖乖地缩回去,听说,上次布庄的货人家要的价钱高了,小杜鹃找到那个送货人家地二公子,只谈了一晚上,结果第二天就用据说是比本钱还低的价给买来了,嘿嘿!不服不行啊。”

知道了女子是谁,周围的人又换了一种态度,那言语间隐约带上了些暧昧,看样子小杜鹃是名声在外。

大小姐也算是见多识广,可现在却被小杜鹃的这些话给说迷糊了,以前见过的那些不要脸地,比起这个小杜鹃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只能算孙子辈儿的,不知道怎么应付了,吧嗒两下嘴儿,扭头看店霄。

店霄点点头,带着一些赞赏看向小杜鹃,暗中评价着,不错,有点道行,这种事情都能说得出口,非一般人可比,出言问道:

“你说的都对,那不知你今日来想要做些什么呢?要不这样吧,既然你母子情深,那你今晚就住在跨院之中如何?或许晚上还能见到你儿子一面,到时你问问他,是否受了委屈,尸骨都洒落在何处?放心,客栈一文钱都不受你地,连晚饭都给你准备上,香烛、烧纸等也一应俱全,怎么样?”

“呦!这客栈的那个厨子真是好人啊,这边还真多亏了他们。”

“可不是么,前面有个一家三口人,走到这里,身无分文,饿的不行,也被他们给留下了,正在后面的一间房子中吃着东西呢。”

“就是不知道这个小杜鹃敢不敢住了,看样子怎么都是假的,许是过来讹诈钱财也说不定,真是人心叵测啊,连死了的人都能拿来骗钱。”

其他看热闹的人再次谈论起来,这回是夸着客栈,并质疑着小杜鹃,那嗡嗡的声音一点都不小,大厅之中的人听个真切,店霄面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讥笑,小杜鹃看在眼里,一咬牙说道:

“也好,我今晚上就住你那个跨

正好府上的一些丫鬟和家丁也对大少爷想念不已,大见。如此我就先告辞了,晚上再来叨扰。”

说着话她还真就转身向外走去,自有家丁等着,相护到车上往东而归,也不知道她晚上还能不能赶回来。

事情来的快去地也快,换过了一拨人吃饭,谈论的话题也开始转向别处,大小姐炒菜总觉得锅沉,颠不起来。现在改成她最拿手的熬汤和煮粥,吃包子若是不喝点汤,总觉得不舒服,满满的一大锅汤,不时添一些调料,并尝一尝,直到觉得满意了,这才说道:

“这叫人参汇元汤。喝下去后,强身健体,除风去寒,最主要的是顺气,你说是不是小店子,我准备今天白送一锅出去,哪个赶上了算哪个的。”

店霄抽抽鼻子认同道:

“确实顺气,有一股大萝卜味儿。人参到是没有感觉出来,实在不行你再多切点姜放里面吧,至少让它真能去寒。白给也不能骗人啊。”

“哦,也对,我这就切,其实里面真有人参,前天给你炖鸡的那个人参剩下些须子。我都放里面了,小店子,你说那个小杜鹃她来干什么呢?按理说王员外是买来的闲官。挂个名号而已,家中也不能缺钱,她再要能要去多少?还过来又哭又叫的,换了我丢人都丢不起,你还有什么更吓人地调子没有,让林林学,我怎么就不信她就母子情深,那人死的时候她才八岁。”

拿过旁边洗好的姜,大小姐边细心地切着边说起先前那小杜鹃的事情,眼睛还偶尔看一下大锅,想要找到那几根须子做证。

“不知道,有些人的想法实在是猜不透,她愿意来就来,吓不死她,来多少人都一样,除非她能把人从屋子里面挤到外面,那也不用见她儿子了。”

店霄把一罗的汤碗给送到大小姐旁边,让她一会儿盛汤用,自己这边四个沙锅中炖的菜也差不多,端起来装到托盘中,未等叫伙计进来,外面又有哭声传到厨房,怎么听都是个男的,两个人对望一眼,大小姐连忙盛了十碗汤,四六分开,让店霄端放了六碗地和那个装沙锅的两个托盘,她自己小心地捧着四碗汤的这个一同来到了外面。

把沙锅的这个递给伙计,店霄仔细打量着带了两个应该是护院的,坐在一张桌子地方哭泣的人,此人身着紫色缎面的长衫,脑袋处是前面拢,后面散,插着一之玉簪的发型,手上拿把扇子,人长地相貌堂堂,鼻直口阔,剑眉星目,现在哭得是双眼通红,看着比小杜鹃专业多了,这年龄从头发上看,最少是到二十岁,可也不算大。

大小姐端着汤觉得有些沉,直接放到这人那桌子上,想着那女子的说的话问道:

“这位公子,您节哀顺便,那个,您是不是也有一个儿子,十多年前死在这里?哦,我是这个掌柜地,您有什么要求可以与我说,只要您晚上在那跨院中住,和您儿子商量好了,我可以给您弄个七七四十九天的道场,您看成吗?您先喝点汤,我这人参汇元汤,强身健体,去寒顺气。”

“我没死儿子,我刚娶过媳妇二年,到现在还未曾有子嗣,我是死了大哥,以往就想来看看,只是这边的孤魂野鬼太多,始终不敢,现在听说你们这客栈已经想办法把鬼给镇住了,我这才奉了家父之命吊祭一番,小时候大哥总是护着我,没想到死了,我这个做兄弟的连大哥尸骨都找不回,呜~!我真没用。”

这人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也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个手帕,使劲地着鼻涕,后面跟着的两个人也偷偷抹着眼泪,听得其他吃饭地人都是唏嘘不已,赞扬的词毫不吝惜地说出,大小姐连忙给那两个人也各端出一碗汤,回到店霄身边等他来做决定。

店霄露出同情的神色,安慰道:

“这位兄台止哀,人死不能复生,这样吧,那个跨院中地偏房今天晚上已有人定下了,跨院之内还有另一个正房,只是那正房阴气过重,平常之人进不去的,我看兄台一身浩然正气,想是无事,不如今晚兄台住那正房,或许能够与你那兄长见上一面也未曾可知啊,所有的饭食全由我们客栈承担,如何?”

那人不知为何,一听这话,不自觉地哆嗦了下,止住哭声,勉强挤出丝笑容:

“这位兄弟能如此说,萧某是感激不尽,只是这些年不与大哥见面,现在也不便多做打扰,听说这客栈已经请来道士超度过,那萧某就不再费心,这样吧,萧某就带着他们两个在此处盘恒几日,若是大哥真的还有灵的话,自会前来寻我,一应费用我们都照付,哦,过几日家父或许也能前来,到时定会好好谢过掌柜的和这位兄弟的。”

又是一番客套,这三人终于是寻了个相对来说位置不错的屋子住了进去,点过酒菜,许是有些伤心,一直都未出来,快到了晚上的时候,那个小杜鹃还真就带着一群人赶了回来,其中居然有个和尚,圆脸大耳,慈眉善目的,果真是有那么几分模样。

天色渐黑,小杜鹃带了的人占了整整半个大厅,那些人住宿在自己的屋子里随便吃些,遂出来好奇地陪着小杜鹃的人,纷纷猜测今天晚上会是个什么情况,更有人设起赌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