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7章 心中有鬼方觉鬼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十七章 心中有鬼方觉鬼

色阑珊,微风习习,累了一天的大小姐不再去管那装情,等请来的厨子接过班,便拉着店霄上床睡觉,身子整个蜷缩在他的怀中,不久就带着一脸安详幸福的模样睡去。

店霄轻轻搂着大小姐,仰头看着窗外那月光照下来的影子愣愣出神,不知道都想了些什么,许久才动了动身子,找个舒服的姿势,把毯子给两个人掖好,渐渐进入梦乡,墙根下响起了蛐蛐的叫声。

跨院偏房之中,那个据说是有女鬼躺着的**,小杜鹃脸色有些发白地坐在上面,前后左右有四个丫鬟守着,正对面地上的椅子处就是那个一脸和善的和尚,两只手自然盘在身前,在那里来回地数着脖子上挂着的佛珠,地上再稍微往外一点是八个家丁,每人的手上拿着一柄桃木剑。

“大师,您感觉到有东西过来了吗?我怎么觉得有些冷呢?现在应该热才对啊,你们都冷不冷?”

小杜鹃盘腿坐着可能是有些累了,刚刚活动下身子,却突然觉得有些冷,连忙问坐对面的和尚,最后一句是对四个丫鬟说道,丫鬟们伸出手来晃了晃,纷纷点头,和尚却是依旧闭着眼睛,语气平和地说道:

“施主莫怕,这是夜晚阴气太重的缘故,说明此地确实是有着枉死之人,施主若是觉得不舒服可以先到外面,没到子时听说这个客栈是让人随便动的,子时之前回来便可。现在这个样子,对于我等出家之人来说是再平常不过了,等真有哪个不长眼地东西出来,贫僧自会处理。”

这句话象定心丸一样,声音浑厚,连站在一进门过道上的人也都有了底气,这小杜鹃也下了本钱,不但自己所在的屋子里面有人,就连旁边的两个屋子和过道上也都安排了人。一下子就让人气旺了起来,并且每个地方都点着不少的蜡烛,把整个屋子照的比白天都亮。

与此同时,那些同样在这里住宿的人现在都来到了这个跨院当中,站在外面感受一下这个聚鬼之地的恐惧,可惜,那么多人在一起,哪里有什么恐惧。只有那天上的云飘过,把月亮遮住后,地面上稍稍变黑地时候,才能让人自己想到什么,然后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却把这个想象归结到了鬼身上,这也是此地越传越悬的原因。

小杜鹃并没有出去,看着旁边着么多人。脑袋枕到了一个丫鬟的肩膀上稍做休息,一直到子时,其他人都被要求回去后。这屋子却越发的显得冷起来,就连那个刚才还一副坦然模样坐着的和尚都打了个哆嗦,不得已之下,众人用炭炉热上了先前让客栈给准备的汤,那火一着起来后。香味儿也渐渐飘散开。

小杜鹃好象冷得有些受不了,当先接过一碗,吹着气喝到肚子里。这才好过些,有些困倦地靠在了一个丫鬟身上,那丫鬟为了让她靠的舒服点,只好尽量把身子弯下一些,并用手扶着,如此一来就算小杜鹃真地睡着了也不会摔到。

大家都在尽量的熬着,半个时辰后却不知为何,这些人纷纷挺不住困倦,各自在原来的位置堆到了地上,沉沉睡去,几个人影这时突然出现在屋子当中。

丑时四刻,那些打赌的人正在各自的屋子中吃喝着,一声尖叫便在这寂静的夜空之中响起,紧随其后的是更多人惊恐的喊声,还在等着结果地这些人心中一突,暗道来了,可是这门已上闩是出不去的,只好等天亮之时才能知晓,一个个都不再去睡觉,情愿就这么吃喝着守到天明。

那三个说是死了兄弟的人,此时一阵阵后怕,那个领头地公子当先拍拍胸脯说道:

“多亏了没去住,不然命说不定都要搭里,偏房都是那么邪乎,这要是真住进正房当中,可能连叫的机会都没有,小飞他们现在的一身青紫还没有去掉呢,正在一天三遍的用酒揉搓着。”

旁边的两个人中地一个说道:

“真有胆子大的,居然敢进去,怎么样?带了那些人也没有用,如此厉害的鬼还在乎人多人少,尤其是那个和尚,肥头大耳地,平时吃了不少的肉吧,在别处骗惯了,也想到这地方找些便宜,却遇到了真的凶地,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了。”

“这次会死人吗?那个小杜鹃长的不错,若是死了真就有些可惜,听说不少人都和她有那么一点关系,尤其是长相俊美的男子,看样子她是想借个种,好在家中提些地位,可怜那个王员外,找了几房的妾,早就把身子给掏空了,真要是老来得子,不知道要带多少顶绿帽子。”

另一个人也在旁边打趣地说道,三人开始不再谈论有鬼的事情,只是喝酒,说些平日里听来的趣事和女人,不知道是不想谈那跨院的事情还是刻意回避。

“冷,我冷,快,把那些纸烧了,再给我端来些热汤。”

昨天晚上被吓的惊叫起来并随后晕倒的小杜鹃,在这天明之时终于是醒了过来,看到已经换了个地方,并且旁边还有不少人,这才哆嗦地开口说道,四个丫鬟中有两个也被吓晕了,到此时还没有醒来,剩下的两个现在靠在墙角,互相依偎着,眼中的泪痕尤新。

还算忠心的家丁,不顾身上青紫处的酸疼,依旧尽心地守在旁边,看那坚定的目光,好象真的愿意赴汤蹈火似的,或许更多的是怕护主不利被责难,眉毛被刮掉的和尚,现在也是一脸恐惧的模样,那串挂在脖子上断掉洒落

零八颗佛珠,也早就没了踪影,其实那珠子已经被客来,只是他却说什么都不要。看样子是怕了,不愿再拿着和那间屋子有任何关系地东西,或许身上的这身行头也会在回到自己的地方换掉。

昨天什么事情也没做,大小姐和店霄睡的早,这起来的也早,两个人梳洗一番便来到这个安置小杜鹃的屋子中,大小姐还端了碗特殊的汤,用来压惊。

“杜鹃姐姐昨夜可是见到了儿子?为何成了这般模样,莫非是母子情深。贵子要请你去他那住上些许日子?以尽孝道?哎呀!姐姐若是想去的话,要先多烧些纸钱过去才好,不然到了那边没吃没喝的,可遭罪了。”

大小姐把汤放到那里,有些担心地说着,小杜鹃一听这话,本来就苍白地脸上,更家没了血色。摆着手快要哭出来地说道:

“别说了,我不认什么儿子,昨天那些鬼来抓我的时候,也没见他出来帮忙,你看看,看看我这胳膊,没有一块好地方,昨天你是不知道啊。好几只鬼一同跑来,非要吃我不可,有一个吊死鬼舌头那么长。都快要舔到我了,还好我躲的快,本来都觉得已经完了,谁知道我这一叫,那些鬼居然被吓跑了。再然后我就觉得身子下面有个硬东西,一看却发现只一个女子的骷髅,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要离开这,再也不来了。”

其他人这时候也是一脸的惊恐,好象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尤其是那个和尚,声音都哆嗦了:

“老~老纳~佛法还是不够精深,哎~!不行啊,还是要回去继续诵读佛经,诸位施主,告辞。”

说着话他真就起身便走,多一点留恋的意思都没有,直到离开有一刻钟后,被吓坏的小杜鹃这才反应过来,忿忿地说那个老和尚根本就是个骗子,怪不得走这么快,原来是怕她要回那些订金。

“那个,杜鹃小姐,既然您那儿子没有出来看您,那就无法知道他是不是过地好,您看此事应该如何处置,不如您再去那住上几日,万一昨天是您儿子有事出去没回来呢,这也说不定啊。”

店霄心中暗乐,脸上却是一副诚恳的样子,轻声地与小杜鹃讨论着此行的结果,小杜鹃现在是一听那个地方就害怕,连忙摇着头拒绝道:

“不用了,这次就算你们没有欺负他,此事回去我与老爷再议,定会想出个完全之策,我现在是浑身都难受,先回了,来人啊,抬我上车,哼!你们这帮没用的家伙,如此多的人居然就没有过来帮我的,就让那些鬼过来。”

店霄一听她这话就明白了,她还是没打算就这么完,还要想别的招,又对她有些佩服,那么吓都没吓死,居然还能如此冷静的说话,看来她在那员外家中确实是能撑起不少事情,就不知道这一次有没有什么后遗症,那可就怨不得别人了,想到这里,连忙招呼着:

“杜鹃小姐,不如我安排辆客栈地车子送你回去吧,看你们这些人的样子,一路上恐怕不好走。”

其实店霄想称呼她为王夫人来着,却觉得人家正房还在,一个小妾当不得如此称呼。

小杜鹃想都没想就否决道:“不用了,这些人还是没什么的,一定可以回去,你们这些人,还不快着点,难道真想让我坐他们那个可能带着跨院中东西地车?”

店霄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当下不再相劝,目送着一行人离去,带着大小姐到前面准备接班做菜,大厅之中现在是吵杂喧嚣着,都是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那些个赌赢了的,高兴地拿着钱,在那里唾沫横飞地说自己是如何知道的。

大小姐碰了碰店霄,两人一同进到厨房,这才说道:

“看来他们心中都是有不少的鬼啊,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安排那么多事情,可你听听他们嘴中说出来地,几乎一人一个样,这就是你说的心理作用吧,要是换成我,我就什么都不想,紧紧闭着眼睛,想你,等你来救我,不害怕。”

“恩,不怕,我也不怕,要是遇到这种情况,我就把自己弄晕,等天亮醒来就好了。”

店霄在那里也说着自己的办法,想来应该有些用。

自从小杜鹃走后,日子再次恢复到了原来平淡地模样,慕名而来的胆大之人,专门为了感受那一刻恐惧中幸福的情侣,来去匆匆的旅人,贩卖东西到此歇脚的行商,等等不一而足,哪怕是第二天晚上又下了场阵雨,也没有出现什么丢鸡、死狗的事情。

如此过了四日,期间到是那个过来找兄长的人整天焚香烧纸,好不虔诚,稍稍抽出空来,便会晚上与那个厨子点上几道菜,请店霄过去一同吃喝,偶尔会问一问这边的闹鬼之事,店霄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从女鬼说到男鬼,从小鬼谈到老鬼,让人不由得在脑海中出现一幅生动的画卷。

谁知这太平的日子到了第五天就被打破了,一大早的众人刚刚起来,就看到有间客栈这条路对面出现了不少的人,在那边挖坑的挖坑,活泥的活泥,一块块的青砖,一根根的木头堆在旁边,还有两个监工模样的人,来回地吆喝着,直到中午的时候,那些人过到有间客栈中吃饭,问过后这才知道,原来对面有人要盖一间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