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8章 兄弟夜话说与谁

第十一部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十八章 兄弟夜话说与谁

栈总是要开的,瞒也瞒不住,加上干活的人并没有被别人,免费给上了盘肉包子,一问就全说了出来,原来对面的那个王员外家盖的,对外说就是要在他儿子死去的地方盖个客栈,好让他儿子的魂魄不至于流落他乡,找不到睡觉的地方。

其实大家都明白,还不是看有间客栈生意好,每天赚的钱多,结果让他也动了心思,哦,应该说是让那个小杜鹃动心了,不然也不能演那么一出的干娘寻子,寻子是假,寻址才是真。

“哼!我就知道那个女的没安好心,果然如此,当初还以为她想让我们赔她点钱呢,现在我明白了,她是想以那个为借口,强行把我们的客栈弄过去,结果发现真的有鬼,这才在对面也开了一个客栈,就是想抢我们的生意,早知道这样我应该把对面的地也买下来,哎~!主要是当初这边是这片地连着的,而对面那片地需要一直买到山脚下,太大了用不上。”

大小姐在厨房里面弄了个逍遥椅,躺在上面手中拿着一个杯子,其中装着的是葡萄酒,轻轻抿过一口,看着店霄在两个锅之间来回忙碌的样子说道,又看了看炒的两个菜,发现自己不能胜任,只好把目光转到熬汤的锅这边,慢慢等待着。

店霄是忙得脚打后脑勺,片刻后,两口锅中的菜终于同时做好,盛到盘子中喊过一声,这才刷锅准备下一道菜。有些空闲时候,对大小姐说道:

“买下来也没有用的,他们还会想其他地办法,除非你把这一片地都买来,只是我们用不上啊,让他们开吧,我就不信那山上的人让他们随便开,再者有鬼的是我们这边,他们那里总不能非要说鬼跑过去了吧?一样是没有人愿意去。至少想着鬼的人是不会去的,那些对儿男女更是不会去。”

“小店子,你说的事情真有可能哦,那个小杜鹃如此的不要脸,她非要说她儿子把鬼带到了他们的地方,真能说的过去呢,哼!真要那样我就降价,和他们打价格战。一文钱也不让他们赚到,你说行吗?”

大小姐悠斋片刻后,见汤冒起了花,连忙跳下椅子,把旁边地萝卜丝扔进去,还有几只漂亮的小萝卜,有点象人参。

店霄看她喝了两杯葡萄酒,怕她迷糊。切菜时切到手,不但给切好了箩卜,这边姜也给剁成了碎沫。从另一个角度考虑着说道:

“我们不降价,我们涨价,让人旅人尽量都去他们那边,到时候晚上没个遮挡,一定会有人注意到有东西运到山上的。人越多,山上的那些人就越害怕,自会派人来对付他们。我们跟着看热闹就好。”

“哦!还能这样?那好就按你说的做,我去看看他们除了盖房子,有没有什么新的花样,最好是让我能够领教一下的。”

大小姐盛了几碗汤往外面的大厅端去,后面地这些就留给店霄收尾,听那话的意思好象想要和人家比一比。

人多干活就是快,这些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劳力,匆匆吃过了饭就开始顶着太阳干了起来,大小姐把汤分给几个点包子多的人,又找到些普通的茶叶,冲上满满一壶水,搂着一罗的碗来到对面的工地,四处打量过后,找到一个监工的人说道:

“这位大哥,喝碗茶吧,这也算是邻居,以后有什么事情相互要多多照应,哎呀,现在正是热地时候,日头可毒着呢,不如让他们也歇歇,可别累倒了。”

这个人刚刚去告诉手下的哪个地方不好,才回来,抹去额头上的汗,觉得确实有些难受,加上大小姐说地话中听,人长的也漂亮,欣然地点头,接过一碗茶叹了口气:

“哎~!我也知道热,这些人就象我亲:_着日头干,可不行啊,那个王员外家的小杜鹃催的急,让我们三天之内必须要建好一个客栈,这不是强人所难么?看样子实在不行,晚上就要点起火堆干了,这个活计本就是没有多少钱,可又不能不接,得罪了王员外,那这一片地方就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了,只能远走他乡,喂!那边地架子,从新打过,这次可是给王员外家干的活,马虎不得,这位掌柜的,稍等,看来还得我去弄一下。”

这个监工到是客气,没有丝毫掩饰,就把自己心中地想法说了出来,又见到那边做工差了,马上起身奔过去,一阵叫喊,把那些人狠狠寻了一番,那些人自是不敢反对,按照他的要求开始从新打起架子,他这才转回身又对大小姐说道:

“这王员外家盖的同样是客栈,就是不知道是怎么个做法,若是与你们有间客栈学,那你们可要做好了降价的准备,那个小杜鹃脑袋可好使呢,算计的也精细,可千万不能被他们挤兑走,不然这边地方涨价不说,那鬼没了你们镇着,会闹的更加厉害。”

“哦,原来如此,多谢这位大哥提点,实在不行我们就少赚些,谁让我们是新来的,人生地不熟,能开起个客栈就已经不错了,看来这一壶茶水不够,大哥你想让他们喝着,我回去安排人多送些过来,其实点火晚上接着干也不错,至少能热闹些。”

大小姐见这些已经算是不错的消息了,不愿意再这些男人干活的地方多呆,把那一罗的碗和差壶留下,说着话转身离去,剩下这个监工,看着人已经走了,给自己又倒上碗,自语道:

“看

掌柜的也不是普通人啊,整个人看上去比小杜鹃居然少,就是不知道能想出什么办法来。恩,这茶不错。”

一口干进去半碗,舒服地呼出口气这监工对着那些人又喊道:“哪个的地方干好了,就先歇歇,都过来喝喝茶。”

经他一喊,呼啦一声过来不少人,拿起碗来就往嘴中灌,逼出一身地热气,登时凉爽不少。一个个又看向有间客栈,露出担心的神色,看样子他们都知道那小杜鹃是什么人。

夜晚来临,路对面果然是燃起了不少的火把,此时那些人也顾不得半夜中有没有鬼了,三天时间要是不把客栈盖好,那以后的日子比起鬼来都不如啊。

见有人在干活,有间客栈也就不用限制子时必须关门。把这个事情一说,住宿的人其中有一半是高兴了起来,纷纷在大厅当中占好位置,一边吃喝一边观看对面干活的人,同时体验着夜晚中独特的感觉。

店霄和大小姐也是睡不着觉,正想着做些小游戏,让两个人相互更了解一些,外面人影晃动。并传来的敲窗户的声音,一个人在那说道:

“牛风兄弟,掌柜地。是我,魏秉辰啊,就是过来看大哥的那个,睡了吗?”

“哦~!原来是魏兄,不知深夜到此可.来。”

店霄想起是谁来了,应声说着,拍了拍有些不高兴。撅着嘴的大小姐,示意她先会去睡,还做了一个脱衣服的动作,大小姐这才俏脸一红,扭捏着对店霄做了个鬼脸,乖乖向**走去。

“那个,牛风兄弟,我找你是有些事情,诶?掌柜的为何没有出来?我有重要事情。”

魏秉辰见店霄出来,马上近前一步说着,同时看着店霄身后疑问道。

“魏兄来的不是时候,掌柜的刚刚睡下,我这也正要睡呢,只好放下佳人不顾过来赔你了,有什么事情与我说便可。”

店霄故意揉了揉眼睛,打个哈欠,暗示性地说道。

“哦~!明白了,恕兄弟眼拙,这些天.:.说的没错,你就能做主了,这个,话么说起来就长了,是不是到我那去,咱们边吃边说?”

“也好,魏兄请了。”

店霄也不推脱,见这个魏秉辰地样子确实是有事情,知道他住的地方,一点不客气,当先就向那走去,至于已经躺下的大小姐却是一点也不担心有人敢进去。

进得屋来,一桌的酒菜已经摆好,那两个跟随魏秉辰的人径直去到外面,站立,看样子就是把门的,不让别人进,更不让别人听,见到这个阵仗店霄好奇起来,任由魏秉辰满上酒,陪着干了一碗,随便夹起口菜,品味了一下,发现这厨子又有进步,决定拉到绿野仙踪里。

“牛风兄啊,我应该虚长你两岁,就管你叫声牛风老弟,你看如何?”

魏秉辰再次把酒满上,找个说话的由头,看着店霄问道。

“魏大哥看的起小弟,那是小弟地福气,有什么事情魏大哥直说便可,说实话,这客栈别看外面是牡丹说的算,其实真正做主的是我,能答应地事情,那我就可以直接答应,来,魏大哥,小弟敬你一碗。”

店霄放下筷子,端起了碗又回敬了过去,并稍稍透了点底儿,魏秉辰连忙也把酒碗举起来,两人轻轻一碰,‘咕噜噜’干掉,吧嗒几口菜进嘴儿,魏秉辰略作思虑,问道:

“牛风老弟,不知道你们家中情况如何?看你们的样子应该不是本地人,为什么跑到这里开客栈呢?哦,若是有不方便说的,就当我这个当哥哥的没问,唐突了。”

“这有什么不方便说的,我们这些人其实是一个村子地,叫牛家村,我们这几人家中略有薄产,本来应该继承祖业的,可是我们总觉得就这样活着没意思,于是几个人一合计,带上我那未过门的媳妇就偷着出来闯荡了,这一路走来,做过不少活计,可给别人干却总被说,尤其是一些人见牡丹漂亮,动了非分之想,无奈,我们只好再次换地方,一直到了这里,虽是有些鬼怪之物,可却没有旁人打扰,地又便宜,这才买下盖了个客栈,等赚够钱就回去,和牡丹把婚事办了。”

店霄边吃边说,毫不隐瞒地把‘真实’地情况说了出来,言语中充满了一股豪情壮志。

“好,好啊,牛风老弟真是好志气,不靠祖业,自己出来闯荡一番,到时带着万贯家财回去,也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就凭你这份志气,大哥就该敬你一杯,来喝!”

魏秉辰听过,一竖大拇指,满脸真诚地说道,端起碗当先喝了下去,店霄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上微红,也跟着喝了,待酒一下肚,胸膛不由的挺了挺。

魏秉辰再次把酒给满上,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弟的想法不错,这客栈开的也好,只是现在赚了钱却遭别人的眼红,老弟想没想过如何应对啊?”

“还应对什么啊,我都和牡丹商量好了,只要他们那个客栈开起来,我们就降价,不怕的。”店霄赌气似的说道。

魏秉辰摆了摆手:“如此硬拼那可不行,那王员外家势力大着呢,我这当大哥的就给你指条明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