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9章 相念星空明月下

第十一部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十九章 相念星空明月下

哦?难道大哥还有其他的好办法,快快说与兄弟听听吃菜,一会儿让兄弟我给你做一道好的,哎呀~!大哥啊,你这话说的可太及时的,兄弟因为这个事情愁坏了,白天为了能套点消息,还给人家送茶送水的,可惜,事情是知道了,只是却阻止不了,三天,三天后他们再准备一天,那就开张了,说不愁那是假的。”

店霄双目放光地看着魏秉辰说道,可能是因为激动的原因,伸出去要端酒碗的手都有些颤抖,脸上是一片的潮红,目光略微有些发直,这个或许是喝酒喝多了。

魏秉辰自信的一笑,打量着高兴的不知所以的店霄,夹起一口菜美美地吃到嘴中,等店霄终于把酒端起来时说道:

“老弟不忙着喝酒,看你这人酒量是不行啊,来,先吃些菜,听老哥我慢慢说与你听,其实啊,这个事情是很好办的,这条路上来往的人不少,尤其是你开了这个客栈还没有死人的消息传出去后,一些平时走别的路的人已经换回到大路上,这样能够节省不少的工夫,再过一些日子来的人会更多,哪怕那王员外家的客栈开了也一样。”

“真的?那也就是说我不用降价了,就这个价格,等人多起来后,住他们那边住不下就一定会到我这边来住,真好,大哥,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今天多亏了大哥指点,我明白了。我不会着急的,让他们盖吧,开吧,反正就只有我这个客栈中才有鬼,到时候一定会有不少专门看鬼地人,大哥你先吃着,我要把这个事情告诉给牡丹听。”

店霄一听是豁然开朗,一口喝下去半碗的酒,身子有些摇晃地起来。就要回去,魏秉辰一把就给拉住了,劝道:

“老弟莫急,我的话还未说完,这一点点小利至于你如此失态么?记住,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被这点小钱绊住,要把眼光放长远才行。懂吗?”

店霄猛点着头,就象捣蒜一样:

“懂了,原来不懂,现在大哥一说我就懂了,只是这不是小钱啊,这可是不少呢,我这客栈虽是酒菜、包子卖的便宜,可来吃饭的人不少。赚的钱也不是一笔小数目。每日入帐最少都是这个数。”

店霄说着话,伸出了一个巴掌来回比画着,魏秉辰也没看出来究竟是多少钱。可往多了说也就是五贯钱而已,这地方现在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吃饭,根本就达不到五十贯,五贯钱对于一般的人来说确实不少了,有些人一年也就赚这个数。他们一天就能如此,确实值得让普通的人高兴。

可惜啊,对于自己等人做的事情。这点钱跟本就不够干什么地,见店霄能够为了五贯钱而高兴,魏秉辰也高兴,说明这个人对于钱是很看重的,端起酒碗说道:

“老弟啊,你这些钱还是太少了,要想衣锦还乡那得等到什么时候,不行,你愿意,我这个当大哥的却不想看兄弟如此模样,这样,大哥给你找个事情做,一天可以得钱二十贯,你看如何?岂不是比你整天忙来忙去的强?到时你就多雇些人来,你与弟妹好做些自己的事情。”

店霄陪着喝掉酒,眼睛直直地看向魏秉辰,咽了口唾沫,舌头有些发麻地说道:

“大哥,你是不是喝多了,怎么竟说醉话呢,什么事情一天能二十贯啊?不会是进京当大官吧?大哥,莫非是你哪个王爷,微服私访到了此地?恩,好啊,那大哥以后可要罩着我点,我决定,跟你到了京城以后先买一座酒楼,找两个厨子和几个伙计,到时候我就与牡丹好好做自己的事情,对,只有大哥来吃饭,兄弟我才会亲自动手,怎么样?”

“呃?这个,兄弟,你听我说,我不是什么王爷,你也进不去京,当不上那个官,可是我却真的能让你一天赚二十贯钱,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听着自己被说成了王爷,魏秉辰也有些不好意思,在那里纠正道,店霄则满不在乎的样子:

“不是王爷也没什么,只要能赚钱,莫说是二十贯,就是还是现在这样,一天赚五百文,那就可以,要是能多到一两贯那更好了,可惜,不行啊,我们卖地菜和包子,里面的肉都足,还有拿出来一些给别人,做善事么,给了别人就是救了别人的命,尤其是快要饿死的人,就是为了以后多子多孙,到时我再也不担心对面的那个客栈了,大哥快说,让我怎么做,我一定照办。”

“五百文?你这个客栈一天就赚这点?那还开它干什么?”

“我这五百文是净赚的,把别的都去除了以后,真正到手的,包括买那些布地钱,都一点点均摊在这赚的当中,等这些钱回来,那就不是五百文了,大哥,你快说二十贯是怎么弄的?兄弟我急啊。”

“哦?这还差不多,那二十贯是你给别人做事,别人给你地,放心,让你做的事情不难,一点都不难,只要你做了,那就给,现在却不能告诉你那人是谁,这样,你从现在开始做,十天一结算,给你二百两银子,你看如何?”

魏秉辰对于店霄现在这个样子非常满意,二百两银子一出口,店霄果然哆嗦了一下,声音带着颤音说道:

“大哥~你说~吧,让兄弟~我做什么~?我一定做,二~二百两银子啊,十天就有。”

“让你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现在继续开着这个客栈,不用管别人如何,价钱不要变动

照旧,等到时候有其他的事情再找你,恩,就这样,栈。赚地钱是你的,另一个人还额外每天给你二十贯,当然,这也是看在大哥的面子上,你要好好干啊。”

魏秉辰伸出手来亲切地拍了拍店霄,想了下又说道:

“其实呢,这个只是开始,做地事情比较大,一般人放心不下。我呢,现在就是你的担保人,所以他们要看看你是否能够按照他们说的去做,过些日子稍稍会让你做些别的,到时你可别让大哥我作难啊?”

店霄一愣,随后把手举起来,对着天说道:

“我牛风在这里发誓,如果大哥给找来的地方每天给我二十贯钱。我还不能按照他们说的去做,让大哥为难,就让我牛风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死无葬身之地,死无全尸,死……”

激动地誓言在屋子中回响,魏秉辰脸上露出一丝特别的笑容。

夜色撩人。明月星空之下,一辆辆车就在官道之上,围成了一个圈。车上站着人四处看着,***当中燃烧着旺盛的篝火,林皛瑶和柳碧旋几个人坐在一堆篝火的旁边,串着海鲜的竹签子在一堆炭上面来回地翻着,对。就是海鲜,烤之前还是活的,许是明火烧烤不好掌握。几个人只能用红炭来烤。

不时地撒上一捏调料,那混合在一起的香气顺着风飘散开了,一直到很远,林皛瑶看着快要烤熟的一串鱿鱼说道:

“今天就烤这些海物吧,剩下地烤些肉就可以啦,不然都烤没了,见到小店子,该吃不到了,尤其是那个海瓜子,一定要养好了,表妹最喜欢吃这个。”

其他人虽是没有应声,可却没有人再去动那些海鲜,看来都是如此想的,旁边的护卫已经帮着把大块的牛肉切下,串起来用调料浸上了,等着一会儿开烤,其他那些火堆上也是一样,自己管自己的,吃多少烤多少,只要不吃剩下就可以。

香气,一阵阵连绵不断地飘出,在队伍后面,也就是下风头的地方,有一个田边的深沟,十多丈长,半丈深,此时这里缩着几十个人,当中有一个光头,在月光的反射下额外显眼,那香气不知为何,飘到这边地时候突然会下降,贴着沟兜底后再吹出去。

“老大,这是什么东西啊,太他娘的好闻了,我实在有些想吃,去弄点把,顺便把那几个婆娘砍了,他们都是和那个小二在一起的,少了他们那小二一定难过,从这边摸过去,一定能打他们个出其不意。”

一个就着烧烤味儿,使劲嚼着手中一块硬地都可以当成投掷武器的馒头,闻一下味道,露出享受的表情,再咬一口馒头,便是一脸的痛苦,有些难过地对光头提议道。

“要想死你自己冲出去,你当他们绿野仙踪的护卫是摆设不成?在京城地时候他们还略逊我们一筹,可经过那几次仗下来后,战力上和我们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加上他们那种特殊的铠甲和兵器,无论是单对单还是一起上,我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若是抱着同归于尽地想法,冲过去或许能杀掉那几个女子,只是那样又什么用?那个伙计不会死,对他最重要的姓杨的丫头也不会死,明白了吗?”

光头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咬着同样硬邦邦的馒头说道。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光看着他们吃好的,喝好的?我们只能躲在这破地方,吃苦到是不怕,可这么呆着憋屈啊。”

有一个人这些日子以来可能受够了,发着牢骚,光头连忙让其小点声,考虑了一下说道:

“快了,他们应该是去找那个小二,我们只要跟着,等到了地方就不信他们没有丝毫的疏忽,只要让我们找到机会,就可以杀掉那个小二,算是为死去的兄弟报仇,自己也出口恶气,哪怕死,也值了。”

另一处崇山峻岭上,四个人前后照应着走在崎岖的羊肠小路上,哦,是五个人,一个人身后还背着个身材矮小的人,在这五个人后面是一百多人的队伍,一个个无精打采,还有的带着伤。

“杨大哥,这都十多天了,兄弟们好在不用在那树林中死去,可为什么这边依旧没有人家呢?”

背着一个人的小芦,走着走着,脚下一滑,好悬没摔倒,停下来舒缓一下问杨大哥,这个队伍正是从大理过来的,来的时候是七人打头,一千人在后,现在剩下五个人打头,一百多个在后,其他的人都永远留在那那片让人九死一生的雨林之中。

这杨首领前些日子,原本以为再过五天就可以出了丛林,遇到人家呢,又死了一百来人,丛林是出了,可人家却没遇到,听到小芦的话,鼓舞道:

“那边的人家可能是搬走了,放心,再往前走不长时候,就有人家了,刚才我都闻到了一股肉香,应该是个小酒馆之类的地方。”

他这一说,身后的那些人果然精神了不少,小芦也不再多说,借着月光,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前行,他背着的那个人,则象是睡找了一般。

杨头领跟着走了几步又说道:

“象这边的地方,酒馆等地方,就绝对少不了江湖人士,到时遇到了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也或许是我们走差了路,才没有遇到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