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0章 计出相拥爱无悔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二十章 计出相拥爱无悔

日之中那对面客栈所有干活的人都免费吃喝了有间东西王员外家派来的人非但没有阻止还在私下中鼓励那些人如此好省下饭钱留做他用。

店霄果然听从那个大哥吩咐不再自己亲自做东西一天就是享受让那个大哥放下心来满意地离开空闲下来的店霄则借着每次送水之名把对面的客栈好好打量过。

好象是为了显示他们高人一等愣是在房子上面又接上一层阁楼一样的木房屋这一下可把来干活的人给累坏了结果第三天房子还没完全修好那写着‘第一间客栈’的牌子就已经挂了上去。

这一排房子后面是几处小跨院随便地用木栅栏围上到是不费多少工夫这一切的布置和格局都被店霄记到了脑袋里其间还指点了一下那些干活的人哪个地方能够修的更好说出来一套一套的理由让那些人觉得确实应该这么做加上白吃白喝人家那些东西在不影响大体的情况下真就按照店霄说的做了。

一直到三天结束房子开始用大两的炭烘着店霄和大小姐亲自又请这些人吃了顿饭并让他们帮着把后面的一些地方修了点其他的东西额外给过钱路两旁的客栈终于形成了竞争的局面。

让人不得不佩服的是那个小杜鹃胆子够大的前些日子刚从这边吓回去居然在客栈盖好的隔日就来到了这里。见到并没有按照她地要求马上开业把那些人狠狠骂了一顿亲自坐镇在这边开始频繁调动人手。

大小姐和店霄站在一落院子当中搭建的一个小看台上用看很远望着对面的那个第一间客栈被那些忙碌的人晃的眼睛都花了。

“这个女的在干什么?乱七八糟地摆阵呢?该开业不开业看样子她又不急了。”

大小姐没明白那些人在干什么只见一会进到客栈有一批人一会儿又从别的地方出去再一会儿从刚才进的地方又进了一次。手上的工具也来回地换觉得有些高深莫测的味道。

店霄同样跟着看了一会儿搂着大小姐说道:

“没事儿我开始也以为这个小杜鹃有两下子来回统筹安排的不错刚才看明白了她是不知道具体要做什么事情还不愿意把权利放下去。结果就是自己一个人想到了什么便让那些人干什么没有条理性越干越忙。”

“恩恩恩对呀你这一说我也看出来了那么多人被她指使的来回跑事情却没有做成看样子并不是谁都那么厉害。在绿野仙踪呆惯了调度起来都是忙而不乱哪象她这样。看来那些个看着差一些的管事之人还不算太差。”

大小姐一看可不是么就是那个小杜鹃自己不行结果累的别人跟着遭罪事情却没做成多少。有许多人都是这样明明自己不行还要把着权。想到什么就让别人去做最后做了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

“好了我们下去吧那个魏秉辰说是让我歇着那我就歇着他虽是走了却保不准没有安排其他人过来我可是答应过他万一让那些过来的人看到我还操心一些事情一天二十贯的钱可就没了走我带你去做东西玩。”

店霄见那个小杜鹃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放下心一把抱起大小姐从那六尺高地台子上一跃而下落地时带着大小姐转了许多圈把大小姐逗得咯咯直笑。

“过来两个人把那个屋子收拾了烘了一天多的炭只要表面上不潮就可以等日头一照也就差不多了总这么烘着那要少赚多少钱?没看到对面的有间客栈都已经住不下又盖了几间简单的木板房了么?”

路这边的小杜鹃一手卡着腰一手指着一间客房让人进去把炭火取出来被她指使得晕头转向的众人马上分出去两个进到里面开始忙活旁边的王员外府跟来的两个管事之人见到这个情况神态各异。

其中一个年长地微微叹了口气回头叫来一个下人吩咐道:

“等晚上那间房没有住进去人的话一定要把炭火盆重新放进去不然那潮气都留在墙中哪个住了得上病可就不好了加上这边本就有些阴邪容易让人想到别处去到时可真就连本钱都回不来哎!这六夫人平时也够精明为何这两日总是出这等昏招呢?”

另一个年轻的管事则不想其他地一门心思都放到了小杜鹃身上每当这个六夫人要做什么事情他就会在旁边跟着大声叫骂看哪个动作慢了还恐吓着要扣工钱。

“那边的再过来两个把床抬过来这个屋子中明显还能放进去两张床为何留出那么大个空地?不知道一张床就是一份钱吗?”

小杜鹃一转身看到旁边的一间客房里面仅有四张床吩咐着人给搬进去两个看样子那床一进去要想过道就只能侧身了。

年轻的管事闲一个人的动作慢了还过去踹了一脚骂道:

“抬个床也如此费劲看那腿软地不会是昨天晚上躺哪个姑娘肚皮上累到了吧?哼!知道自己不行就别逞那能跟我学学平时多保养着。”

这句话似乎意有所指那眼睛也带着某些道不明的东西看了自家的六夫人一下小杜鹃见此刻并没有人注意到她对这个年轻地管事妩媚地瞟了一眼看样子这个

能来到这边并非是什么巧合了。

“六夫人小的有一件重要地事情要对您说。可是关乎到对面有间客栈的事情他们做出了不少的桃木玩意买的人很多啊尤其是那种男女恩爱的鸳鸯什么的小的也买了两个您看看?”

被小杜鹃飞过一眼后这个人年轻的管事心中活泛上了从怀中掏出几样东西指着这房子上面的那层阁楼说道。

“恩!这是大事儿随我上去好好看看。他们能有地我们一样要有这东西我熟悉到时再弄出些别的式样一定要压过他们。”

小杜鹃说着也不理会旁人径直踏着旁边的楼梯走了上去这管事的也一脸严肃跟随其后整个下面的烂摊子就都留给了这个年岁大的管事。经他从新分配到显得好了起来。

上去的那个管事和六夫人则没有人注意或是刻意的回避只是耳朵好用地话站在那梯子一半的地方就会听到一声声的‘小冤家’被一个充满了媚惑的声音喊出接着就是一阵阵故意压底了的喘息。

许是环境的原因也可能是身体本身的原因仅仅一刻钟以后。阁楼上的响动就已经停止稍待衣衫略有些皱地六夫人就带着无限的娇媚和耳边的红霞当先走了下来。自是没有人敢给予过多地关注。

直到她吩咐人同样去找回雕刻的木匠说声累了去歇息后那个年轻的管事才双腿软地从上面走了下来那原本一张白净的脸上有一种病态的潮红。见他这个样子年长地管事又轻轻叹息了一下眼中充满了忧虑。

又过了一天后。响彻云霄的鞭炮声中第一间客栈终于是开业了连夜赶制出来的那些模仿有间客栈做地东西以更加低廉的价格开始被人叫卖只是专门为了寻求刺激的人却并没有光顾他们的意思。

只有那些头一次路过此地不知道详情的人才有那么零星几个住进来大多数都是直接奔着有间客栈而去直到小杜鹃咬着牙决定打价格战降下了不少的房钱情况才有所好转那些只是在这住一晚准备开始连续几天赶路的不愿意多花钱的人才会住在这里。

面对这种情况大小姐心目中的第一、最厉害、最信得过的小店子再一次证明了他的价值在第一间客栈降价的时候同样把普通客房的价钱给降了下来一个离有鬼跨院最远的院子中几间房子的价格已经降到了随便给钱就能住的地步。

相应的在那个有鬼院落的周围单独起了不少简易的屋子简易到只有几块板子和一些布随便围起来的空间里面就放了一张床和一只半截的蜡烛那蜡怎么看都不够用两刻钟的就这样的破地方价钱居然是客栈中其他最好的单间的一倍都快赶上独院了。

如此的地方刚一做好就有一些胆子大的人过来住有一半是专门来这边寻找某些感觉的情侣夜晚的风声院子中偶尔传来的响动让仅仅拥有半截蜡烛的情侣更多的时间是在相拥中度过的。

同时那贩卖的纪念物也换了变成了一句句刻在木头上的话。

‘危难来临让我紧紧拉住你的手’

‘黑夜中点燃我的心为你照亮’

‘孤独的时刻我变得坚强’

‘胆色依旧不屈地活着’

这样的牌子和字是配合着环境才能感受到那其中蕴涵着的真谛的当第一间客栈知道了以后同样模仿做出来的东西在那些经历过恐惧的人眼中是那么的苍白哪怕用的木头再好价钱再低也没有自己得到的这个贴心。

“哼!我就不信了他们那边无非就是有几只鬼而已我们这边弄不到真的还弄不到假的?你快点起来现在就去给我找人吆喝就说王家的大公子昨夜托梦了要搬到这边来住我们这单独给他腾出个院子。”

得到那边的消息越想越生气的下杜鹃把偷偷溜到她这间屋子中与她刚刚欢好了一番的那个年轻管事给踹醒也不管他是不是累的四肢酸软吩咐着赶快去办事情而现在正是半夜的时候与这边静悄悄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有间客栈前面的那个大厅***通明不少的人在那吃喝着这些在小杜鹃眼中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被榨的快成干的管事忍着双目深处的疼痛无奈地起身突然又被那六夫人娇嫩的身子吸引住身体再次有了反应在六夫人默认的情况下又舒爽地泄一次这才迈着酸软的腿颤抖地离开。

这个管事的可能是真的精力都用在了六夫人身上也不想想现在的时刻真就叫起来几个人吵嚷着说死去的大少爷托梦回来说要一个单独的院子把那些睡熟了等着天亮赶路的人全给吵醒了面对着如此情况能够为省钱住在这里的人知道得罪不起客栈的人只好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结果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也没有人对那边感兴趣。

这边想着对策的时候大小姐和店霄也盘算着接下来的事情对方用大公子回去的计策店霄早就帮着猜到了在大小姐期盼的注视下终于想到了一个可以应对的方法一拍脑袋说道:“他们想要鬼那我们就让他们闹一次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