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1章 趁着黑夜去做鬼

第二十一章 趁着黑夜去做鬼

了能够抢来生意,小杜鹃象是着了魔一般,摆开排场说是大少爷回来住的院子当中,命人打上一口棺材,又扎了纸人,专门买来几匹白布,让整个第一间客栈的人都带上孝,并领着这些人一边烧纸一边的哭,把这个事情办的轰轰烈烈,好不热闹。

这折腾了一晚上,来这个客栈吃饭、住宿的人不但没有增加,反而等那前一批人离去时,少得只剩下两个人,这二人还不是愿意的,只是因为他们当初图便宜,其中的弟弟身体有些不适,就定下了两天的房,本来已经说了要走,可客栈的人却无论如何都不同意,要走行,把两天的钱交了,随便,二人不愿意白白给别人,只要忍着又住一晚。

“六夫人,这样不行啊,您看看现在这客栈的样子,哪里还象是个客栈了?弄个棺材放在此地,岂不是成了义庄?如此这样还哪里有人能来住宿,六夫人,其实这地方还是不错的,只是以前有那些个鬼,此地才没有人愿意来,现在既然鬼被有间客栈压住,我们把这边的地也买下了,不如就做些正经的买卖,您看如何?”

年岁大的管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好在小杜鹃有一次带着众人哭的时候,凑到了旁边,劝说着。

小杜鹃另一边的那个年轻的管事同样听到了这话,见有人质疑光嫩、水滑,叫起来直销魂的六夫人,马上就不愿意了。在他那边作搀扶六夫人状,同时暗地里占着便宜,反正前面没有人,大家都跟在后面跪地哭,他那手就摸到了小杜鹃地胸前,轻轻揉捏着对老管事说道:

“把你应该做的事情做好就行,六夫人乃是一代奇女子,哪能不知道现在的样子,之所以如此做一定有六夫人的深意。你看不透就不要费心思,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怎么能用那短浅的目光来挑六夫人的不是?老爷养你就是做这个的不成?”

小杜鹃也够胆大的,或许是知道那些人不敢在背后说出去,就任凭这个人的动作,身子还稍稍配合着拧动,来寻找那最舒服地位置,一阵阵的呻吟声从嘴中发出。耸动着肩膀,给人的感觉就是哭起来的调子稍稍差了些,待这年轻管事的把话说完,她也觉得那个老管事多话了,冷哼一声,强忍着舒麻的感觉说道:

“怎么,是不是看我管的事情太多,你没有事情可管了?用不用把你提拔提拔。让你把我也管着?哼!你懂什么?这客栈别人能赚钱为何我们就不能赚?做别的事情,种地吗?我们家地已经不少了,那地赚不上几个钱。别看现在客栈不行,等过了这段日子地,我也请来个道士给做做法事,到时就会有人的,要看的长远一些。懂吗?”

“懂,懂,小的现在懂了。刚才是一时没想清楚,六夫人您别生气,哦,时候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开张了?那两个人还等着吃早饭呢。”

年岁大的管家什么都看到了,什么都明白,可他却知道自己不能说,不然,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只好违心地应对下来。

“那两个人告诉他们到对面吃吧,一看就穷鬼,费劲给他们做一顿饭,什么钱都赚不到,恩,就如此吧。”

小杜鹃厌恶地往那两个人住宿的方向看了一眼,好似哭的伤心了,浑身无力地任那年轻管事扶着离开,那摸索在她身子上地手却未曾停过,其他人都深深埋下了头,当什么都没看见。

有间客栈南面山上的阎罗殿中,一手拎着一个石墩在那来回倒腾的大当家地此时满身是汗,周围的人在那数着数,叫着好,旁边还有两个眉目清秀的女子拿着手巾和衣衫,等在那里一会儿给擦汗穿衣服。

这个大当家的也确实有几份真本事,那两个石墩一个怕是有五、六十斤重,就那么让他象一点都不费力地扔在空中上下翻飞,一接一送的时候,身上地一块块肉疙瘩来回鼓动着,魁梧、强壮,让旁边的两个女子看的是水目含春,恨不得现在就扑到大当家地怀中,让其好好怜爱、抚弄一番。

直到这大当家的再次把两个石墩高高扔起,伸出双手在背后接住,大家知道是结束了,纷纷喝起好来,两个女子也立即上前,轻柔地侍侯着,嘴上嗲声嗲气说着,不顾大当家一身的汗酸味,使劲朝他的怀里拱。

心情大好的大当家一手搂住一个,哈哈大笑着说道:

“莫急,莫急,一会儿就让你两个求饶,哈哈哈!到时可要挺住了,两天下不了床也是要被罚的。”

正此时,一匹被强行骑上来的马,喘着粗气来到了近前,马上的一人翻身而下,对着大当家抱拳行礼道:

“大当家的,那边的县令已经被我等收买,开始时还推拒说不要,后来您派去的那个人不知道怎么和他谈的,等再从屋子中出来时,好象亲兄弟一样,那边的货现已上路,不会再出差错,小的奉命回来报与大当家的知晓。”

“好,好样的,果然没派错人,恩,你也好,一路上够辛苦,这个女人给你了,好好乐一下吧。”

大当家的听过这消息,整个人顿觉精神起来,把左手边的那个女子,一下就推了出去,踉跄两步被那个回来报信的人给拉到怀中动弹不得,强做欢颜的脸上笑容依旧,目光中闪过一丝哀怨和彷徨。

“秉辰啊,那边客栈的事情你做的如何了?这两日拉把事情都交给了你,你还未对我说呢。

大当家的知道货能运过来后,又想到了那个客栈,怕出什么纰漏。转身找到了派出去专门负责此事的魏秉辰问道。

魏秉辰连忙上前一步,从怀中掏出一罗纸来说道:

“回大当家地,此前我去接触那个牛风和女掌柜的,结果发现那个女掌柜的居然是牛风的老婆,哦,还没过门,真正能主事的是牛风,我与他已经谈妥了,每日给他二十贯钱。算是他听话帮我们的报酬,十日一结算,现在他正听我的话别做事情,让旁人来忙,派出去的人传来话,他果真是没有去做。”

“哦,这个事情还要等些日子才能知道,现在就告诉他。晚上不准人出来,想是货到了这边就不会被发现,看样子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做好,就等着再积攒些日子,最后地时刻到来,好,此事你做的不错,这个女人赏你了。”

大当家听到这个算是喜讯的话。心情更加开朗起来,把右手边的这个女子也随意地推了出去,魏秉辰小心接住。可能是他的身份够高,这女子到是乖巧,靠在他怀中,等着被带走,脸上并没有不满意的神色。

“谢大当家的。只是还有一事,需要大当家安排人去说说才行,那就是这一片都有名的王员外。他那个第五房小妾,现在跑到有间客栈对面也开了一间客栈,却没有任何遮挡,若是货物要走过来,容易被她们地人看到,这点比较辣手,不如大人您找个人去和王员外说说?”

魏秉辰没有急着搂着女人离开,把前面的事情如实地说了出来,大当家一听是第五个小妾,好象想起了什么似的,点点头同意道:

“好,我就安排人找王员外说说,听说这个六夫人小杜鹃**功夫了得,不少男子都被其俘获了,不如把她叫到山上,让我也好好品尝一番滋味,哈哈哈哈!”

说过话在大笑声中,踏步而去。

有间客栈当日晚饭是炖的鸡,大小姐连啃了四个翅膀,终于撑到了,捂着肚子跑到一旁休息,店霄早早的就睡去,一直睡到子时四刻,也就是午夜时候,这才翻身起来,到林林睡觉的地方,把他也给摇醒,让其舒缓了一下,便把他背在身上,用一快黑布把两个人都罩住,只留下眼睛和嘴的地方,一手拎着一个皮囊,一手是带着长长绳子的铁爪,尽量放底身子,悄声地走了出去。

今天晚上地天不错,有那么几朵云飘来飘去的,偶尔会把月亮遮住,店霄找到一个这样的空隙,在周围一片漆黑时向着西面直线跑了出去,等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过到路地另一边,开始往回向第一间客栈摸去。

来到了一处隐蔽的房子角落处,把林林放下来,在墙上的一个位置上摸索了片刻,拉出块砖来,这也是他那三天,总给送东西取得的成绩,林林马上从怀中掏出来一个竹筒子,对在少了块砖的地方,这里可以一直同向别处,同样也是店霄说地那个可以使呼吸顺畅的理由,让那些人给做出来的,只要在这一喊,整个客栈都有声音,却不知道是从哪传出地。

店霄自己则一个人灵巧地翻身,到房子上去,这一连串挨着的房子,上面的阁楼是间壁起来的,不知道那个小杜鹃在什么地方,只好先观察哪个亮灯,实在不行就要一个一个看,正在他决定要多费工夫的时候,有间屋子出传来了那让人熟悉的喘息声,店霄仔细分辨下,觉得与小杜鹃说话时的声音有些象,或许也是心理作用,总之是摸到了那个屋子的外面。

屋子里还有一丝弱弱的火光传出,微开着的窗户想来是用来透气的,到是方便的店霄,从怀中掏出了纸包和一根竹管,把纸包中的粉末撒了一些到竹管中,用身体挡着吹着了火镰,轻轻一烤那根竹管,一阵轻烟便冒了出来,店霄直接就把那烟吹到了屋子当中。

等了片刻,跳进去登时就看到两具白花花的身体纠缠在**,显得凌乱不堪,抛出脑袋中其他的杂念,店霄开始认真的做起事情来,根据现在的情况一阵的忙碌,进进出出,几次折腾后过后,皮囊中的鸡血给倒个一干二净,这才回到林林所在的地方,点点头示意开始。

林林深吸一口气,嘴中便发出各种声音,有不少是混杂在一起的,所有的声音都是拥有一种相同的特性,那就是飘忽、颤抖,象风吹过时的呻吟,又象怨女哭泣时的凄然。

几声响过,店霄盘算着时候差不多,从新背上林林,按照来时的路,快速地退了出去,同时这客栈中也出现了其他的声音,间夹一声声的惊叫,看来那些布置都已经起作用了。

翌日天刚刚放亮,那第一间客栈昨天晚上的事情便不翼而飞地传了出来,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店霄这个亲自执行的人,却装成没事儿人一般,和大小姐在那**玩着某种少儿不宜的游戏......用扑克斗鸡赌钱。

外面的大厅之中,有小狗子充当帐房,站在柜台后面,胖墩儿和布头也赶到了这个班,三个人把一堆的早餐分发下去,倾听着昨天小二哥杰作产生的后果,突然大们被人从外面推开,前后进来六个人,居然都带着兵器,一个大嗓门喊道:“来个喘气的,好酒好肉都给爷爷我端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