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2章 江湖人士有大会

第二十二章 江湖人士有大会

到那用布裹着的明显是兵器的东西,小狗子几个人不上分开来让布头上去侍侯,听见要的是酒菜,胖墩儿径直奔后面的厨房而去,并没有傻到过去问要什么酒什么菜,象这样的人如此喊当然是要吃喝着过瘾的。

布头这边刚把桌子抹好,胖墩儿就已经托着一托盘的各种肉食,头上顶着坛子来到这边,手指夹着一罗碗,一捻一甩,六只碗便一字排开,拍开泥封,‘噸噸噸’眨眼间六碗酒便倒好,这一手功夫让六个人俱都眼前一亮,旁边注意这桌的人却暗自抱怨,为何侍侯自己时没遇到这么麻利、干练的动作呢。

“恩,没想到这么个荒野之所,还能吃到如此美味,比上次在张老二家吃的那还带着毛的肉可强多了,伙计,方才还没进来时,怎么听着有人说这边闹鬼,你可知道些什么?说来听听,说的好了,大爷我打赏。”

看六个人的样子,可能是赶路赶的急,那五个人并未多做言语,各自抄了一大块肉,胡乱地沾了沾蒜酱,几口咽到嘴中,拿酒送下去,惟独这个嗓门大的,伸出大手抓着肉,又慢条斯理地咬下一小口,仔细品味一番,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端起酒碗问布头刚才听到的东西。

“回这位壮士的话,据说是有那么几个鬼,只是平时并没有如何闹,今日小的也是听说,昨天呐!对面的第一间客栈有鬼闹腾了,还是个色鬼。不知怎么地把一个对面管事的和王员外的六夫人给脱了衣服,用自己的血给抹了一身,那点点滴滴的血迹一直到了死去多年的王家少爷棺材处,大家都说是那少爷做的。”

布头对待这桌人额外上心,手脚麻利地又给倒上酒,在那里恭敬地回着话,问话的人也确实豪爽,掏出块碎银子就扔给布头,瞪着希奇的眼睛:

“哦?真有这种事情?可惜。来晚了,不然还能见见鬼长地是什么模样,说实话,从小到大我还一次鬼都没遇到过呢,算命的跟我说过,我阳火太旺,一般的鬼不敢近身,想见鬼一面不容易啊。带着血的鬼,或许能不躲着我也说不定,只是事情太急,耽误不得,看来只有回来时才能碰碰运气了。”

“壮士说的是,壮士这个模样,就是那种专门避邪的人,看壮士一行风尘仆仆。想必是赶路赶的急,可那马总要歇息才行,不如今晚就住在这。上好的料给马喂上,实在不行,半夜就走,总比现在人困马乏强,说不定头半夜那边又闹鬼了呢。看几位就是做大事地人,磨刀不误砍柴工,欲速则不达呀。”

布头看着刚才被领到后面马厩中喂食的六匹马。很想问问这些人到底是何来头,张了几次嘴都没敢说,只好绕着话闲聊,没想到这个吃肉都能刻意做出强烈动作的人自己先说了出来,道:

“也好,连着赶了一天一夜的路,人热点冷点到是没什么,马是真的有些受不住了,万一累趴下,到时这整个广南西路江湖人士的聚会,非去晚不可,师傅一定会把所有的过错算到我这个急性人的身上,我不急,先睡,马侍侯好了,打赏。”

这人刚要张大嘴狠狠咬下一块肉,说到急性子时,又再次停顿了下,慢悠悠撕下那么一条肉,轻轻塞到口中,皱着眉头,脸上尽量做出一副淡然、平和地表情,莫说他自己,别人看过来都觉得特别不舒服,看样子他是要用这种事情来改变自己的急性子,只是效果不怎么明显罢了。

布头一听这话来了精神,颠颠跑到厨房又拿出来不少的东西给摆上,一脸羡慕地说道:

“原来几位壮士就是江湖人?一个个身怀绝技,劫富济贫,小地一直就羡慕,这次到那边可是要开武林大会?不知道小的能不能入伙,哪怕是去看看,长长见识也好,哎!可惜还不能离开这边,算了算了,壮士回来路过,给小的说说,小的就知足了。”

“恩,没你说的那么吓人,顶多就是平时多练练,动起手时心中有底儿,至于劫富,那更不可能,我们又不是强盗,此次也算是武林大会吧,整个广南东路地武林,其实这次去,是给程老爷子过六十大寿,就是一杆金枪斗虎豹的程一枪,顺便呢,还活着的人聚一聚,尤其是一些新人,认识下,以后在道上碰到,别伤了和气,就这事儿。”

这个人到是一点都不掩饰,大大咧咧就把所要做地事情说出来,可能他也觉得没有必要,这客栈的人在他们这种人的眼中,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除了在一起吃饭,两厢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布头听上瘾,别处也不侍侯了,就站在这边,负责给倒酒,不时问上一句,听着那些江湖中的事情,那个人好象也愿意如此,有什么说什么,赏钱却是没少给。

后面的主屋当中的**,店霄和大小姐你来我往的,经过一番激烈的较量,终于是店霄技高一筹,把大小姐欺负的是落花流水,输掉了二百多个铜钱,并与满脸不服气的大小姐约定明日再战,这才在太阳照到屁股之前起来。

“小店子,昨天晚上吩咐下去找的人,今天一会儿就能过来吧?要是都象童童那样可以左右开弓的就好了,一个人可以听两个人给讲,早点把那些鬼故事整理出来,回京城多印些册子,想来能卖上个好价钱。”

大小姐坐在一面铜镜面前,梳着那柔顺漂亮的头发,对店霄说着。

看到她这

,店霄突然觉得应该弄面镜子出来,可他却只知道知道怎么弄,难道直接往玻璃上倒?那还不都滑下去啊,难道要把玻璃上留出凸凹不平的地方?自己看到地好象不是这样,有些无奈地把这个事情先放下,说道:

“不要急,等找来的人到了,就把那些故事先记下来,给京城中送回去,还要再好好改一改。最好是改成一个连续的,这样看的人看了第一个册子,就想要知道后面的事情,每天都会来,我们不是为了卖册子而卖册子,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去吃饭,赚的是饭钱,这些鬼故事就是一系列辅助中的一种。让他们到绿野仙踪吃饭,变成一种习惯。”

店霄说着话已经接过大小姐手中的木梳,把她抱在腿上一下一下梳着,大小姐则高兴地享受着这个待遇说道: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决定了,以后在了绿野仙踪地地方都弄出一个吓人的院子,上面一层,地下一层。做成阴森恐怖的模样,然后让他们看鬼故事,他们一定愿意去的。尤其是那些一对儿一对儿男女,我发现了,越是害怕的时候,就越想去,小店子。你说我们这么弄,会不会把真的鬼给招来呀?”

“好,这个主意不错。以后就这么干,哪怕真的鬼来了也先把钱赚到,实在不行和鬼商量商量,多给它烧点东西,要是遇到不讲理的,就想办法灭了它。”

店霄不会给别人弄头发,只能帮着大小姐给梳顺溜,那头发长长地都快要长到腰上了。

“那,那我们要专门培养吓唬人的伙计,身手要敏捷,别刚一露头吓唬别人,结果就被抓住了,哪怕那些人明知道是假的,也要让他们觉得有意思,恩,此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大理那边送夜明珠的怎么还不过来,我们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做呢。”

“应该快了,除非他们找错了路,实在不行,就叫人过来去那边找找他们,夜明珠很贵的,多等一会儿也值得。”

把木梳交给大小姐,后面的事情只能她自己来做了,店霄腾出了手,说着话,开始在大小姐的身上来回地揉搓起来,感受着那一处处柔软地所在,大小姐则羞红了脸的任其为所欲为,偶尔还会舒服的轻哼一声,扎头发地动作越来越慢。

碧蓝的海水,一浪逐着一浪,那泛起来的白花,总让人觉得有鱼出没,天上在晴空中翱翔的海鸥那双眼睛要比人强不少,一个俯冲下来,有很大的机会能抓到水中地鱼,带着其颤巍巍的身体升高,搅出一片细碎的粼粼波光,美丽又梦幻。

如这般象画卷一样地迷人景色却不能让所有人都高兴,至少被一群小船护在周围的这艘可以多人同时驱使船中的孩子们就很不高兴,哪怕每个人手中都有大量的零食,脸上却依旧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我生气了,他们都走了,小店子哥哥走了,那些姐姐们也走了,把我们扔在这里没人管,找两个没多少学问的人,天天讲那些看一遍就可以记住的东西,这样的日子我过不下去啦。”

杨紫无聊地踩动着脚下的蹬子,带动‘哗哗’的水声,手上各拿一个核桃,相互地砸着,对于姐姐、小店子哥哥及林皛瑶等人的离去抱怨不已,哪怕是蓝天碧水,和风煦日,也只能带给他更多的无聊。

赵隆煊看着周围的人,也抱怨道:

“如果真没有人管就好了,我们自己划着船,带上东西,可以到处玩一玩,现在可好,无论划到哪,旁边都是那么多的人守着,以前就是如此,没想到现在还是一样,只有小店子哥哥带着我们的时候才能宽松一点,都是那个耿将军,绿野仙踪哪怕是护着也都会躲到暗处,让我们自己好好玩一玩,他们这些人就会寸步不离地跟着,闹心啊!”

“这些人能和绿野仙踪的护卫比吗?平时还有闲心赌博呢,在海中巡逻,居然有人偷懒睡觉,就这样的还想打胜仗,小店子哥哥还说挑好的招到绿野仙踪,我看呐!这事儿是不用想了,实在不行我们回去做东西吧。”

谢鸣鲲比较着绿野仙踪和朝廷的军队,那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其实就是说给皇孙听的,好让他回去告一状,可惜耿将军并不知道,千叮咛、万嘱咐的人居然敢在皇孙眼皮底下偷懒,真把这些孩子当成什么都不懂的了,可再不懂也会比较啊。

白继祖依旧是那么文静,拿个夹子,看着那一艘大船上,背着一个奇怪的,象翅膀一样东西的绿野仙踪护卫迎着风被人向海中扔,偶尔真能飘出一段距离的景象,慢慢地画着,眼睛突然一亮。

有一个人不知道是那个翅膀选的好,还是控制的好,或是他练习的刻苦,总之在一阵较大的海风吹来时,居然成功地飞高了不少,那身体是和翅膀平行的,双手支在一根横竿子上,腿并拢到一起吊在后面,就那么自由地滑翔出百十多丈,才缓缓掉下去。

白继祖被这一刻的情景深深震撼住了,许久才缓过神,又看看周围这些朝廷的兵,小脑袋无奈地摇了摇叹道:

“这就是差距啊,说起吃苦,爷爷的贪狼卫都要略逊一筹,哼!你们就歇着吧,那个救上来的童贺志,现在估计也快回去了,海外的人最好是早点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