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3章 无事闲人黄金到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二十三章 无事闲人黄金到

从魏秉辰这个‘哥哥’的话,店霄继续他的什么事生活,陪着大小姐开始研究起了女红,也拿了根针,一下一下的在那绣着,几次遭到大小姐的嘲笑,说他看上去不男不女的。

客栈的一切好象真的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只有小狗子抽空告诉他们来了六个江湖人,这才让他们暂时放弃了女红的锻炼,由店霄给讲起了那传说中江湖上的事情。

“首先要给你介绍个人,他叫百晓生,这个人呐!可以说是神出鬼没,江湖上排名第一的剑客,可以让他轻易看破招式,并记下来,江湖上第一轻功高手草上飞,在练成踏雪无痕的那一刻被他遇到,江湖……。”

店霄特意让两个伙计帮着挖坑埋了两根木头,在上面搭好横梁,顺下绳子,做成一个秋千,与大小姐并排坐在上面,荡起来高高,口中给讲着一些他所知道的江湖事,大小姐体验着起伏时要飞起来的感觉,一脸认真地听着,在店霄讲到百晓生的时候,疑惑地问道:

“小店子,那个,那么些个第一都被百晓生给找到,怎么可能还是第一呢?尤其是那个轻功第一的,我觉得百晓生才是全才,当然,比起你来还差一些,不过用他来打探消息很真是不错,哎!也不知道对面的那个客栈中的小杜鹃怎么样了?对了,你是到那里看都没看便往他们身上泼的血吗?”

“就是这么一说,没有百晓生别人怎么能知道那其中地故事呢?你就当他是神仙好了。至于对面的,想来没什么事情,只要把所有的情况推到鬼身上,别人也挑不出什么来,凭借着那小杜鹃的手段,王员外应该不会如何?无非就是那个管事的会被赶走,我确实没怎么看,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么?一般的根本就看不上眼,梦中梦到的比她强多了。和你到是相差无几。”

店霄一脸的坦然,秋千荡起来的高度又增加不少,让大小姐紧紧抓着中间和她那边地绳子,不再去考虑昨天晚上店霄过了多少的眼瘾,轻轻地嘀咕道:

“我看那个女的也不行,还是你梦的好,原来你晚上都做这种梦啊,一定是你白天想多了。”

事情果然象店霄说的那样。受到了惊吓的小杜鹃再也没有了留在此地的勇气,脸色苍白,不停冒着虚汗回到了员外府,请来了不少的高人,又是驱魔又是降鬼地,终于是挺了过来,那个管事的,回去后就没有人见过他。

当天这个第一间客栈的人就都搬走了。看样子一时半会是不会再开,空留着那些房子,显得更加阴森。或许是那院落有着回风的效果,每当风一吹,在有间客栈吃饭的这个大厅中都能清晰地听到那边传来的‘呜呜’风声,加上那据说根本就没有清理的血迹和依旧摆放在那里的棺材,让人觉得这个地方。比起以前来更加地恐怖。

店霄晚上的时候和大小姐体验了一把这种感觉,非常满意,特意用铁片做了几个中空的玩意。挨个试过,把那用风一吹就能发出特殊声音地挑出来,那些个又改一改,这才满意,趁着天黑,再次绕了一圈来到第一间客栈,选好位置,把带着的漏斗形的东西向着几个方向摆好,小口的一边就是那种中空的哨子。

稍等片刻,一阵夜风吹来那些哨子果然发出各种声音,让店霄听得都直哆嗦,把各路神仙拜了一圈,特意捅破了一些窗户纸,浑身有些发冷地快速离开。

“听到了吗?那边有人在哭,好象有孩子、女人还有其他的声音,难道说王家死了的少爷带去了那么多地人?看样子小杜鹃还算便宜了,昨夜刚刚出事就跑了回去,不然今天可能就会有人丢命呀。”

一个吃饭的人眼神中略带着惊恐,透过支开了半扇的窗户向那边看着,与坐在他对面的一个人说着,那个人不由哆嗦了下,紧紧身上的衣服,端起温热的酒,一大口灌下去,这才稍稍舒服点小声说道:

“可不是么,那小杜鹃是为了赚钱,非要把少爷弄过去,现在好了,人家少爷与她根本就没有那个母子情深,反而看到她居然在这边偷人,这才出来教训一下,我要是那王员外,非得好好收拾这小杜鹃不可,这女人不打不行的,她现在一走躲了回去,去把这边给搅和乱了。”

现在晚上通宵营业的大厅中,坐满了一半的人,晚上在如此的环境下吃喝,别有一番味道,尤其是那一对儿对儿的男女,在这边吃完了,还会进那个跨院当中,呆上一个多时辰,人一多起来,不再那么害怕,更多的是趣味,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出了有间客栈的范围。

那对面的客栈其实到了晚上根本就看不到,有一面布墙挡着,只有到了白天才会卷起来,店霄转了一圈再次回到大厅,和大小姐相视一笑,耳中正好听到了别人议论那边传来的声音,想了想,喝下一杯酒给自己壮闸胆儿,留下不明所以的大小又出去了。

“快看,鬼火,那边出来鬼火了,还是两个呢,完喽,希望千万别有人这时候还在路上,若是遇到,恐怕命就没了。”

一个眼尖的人,正吃喝时候,突然发现那边隐约有两团光亮,在轻轻飘荡着,心中咯噔一下,声音有些颤抖地喊出来,其他人也顺着他的目光,从敞开的半扇的门望去,可不是么,在布的那边有两个脑袋大小的光团,飘呀飘的,配上

是哭泣的声音,怎么看都是有鬼出来了。

“小店子,那鬼火是你弄的?你怎么冷啊?”

大小姐对着再次回来地店霄问道。并且一同往刚才坐的地方走,店霄离开那边有了鬼火后,她也害怕,站到了柜台这边。

“我不冷,我是怕的,装鬼心中也觉得有点渗人,我点了两块木头,在那支起来的两根竿子上,挂着。等烧得差不多后,就会把上面的绳子也给点燃,明天不去特意看,根本发现不了。”

店霄夹起了盘子中的一个红红的朝天椒,‘嘎吱嘎吱’嚼着,方好受了些,他确实怕,别看他是过去装鬼。这就象给别人讲鬼故事,讲到关键的时候,如果听的人突然尖叫一声,讲地人也会吓一跳,这还仅仅是讲,更别说去布置了。

尤其是那边还有一口棺材和各种其他的东西,想着就觉得头皮发麻,店霄是强压下心中的恐惧才把事情办妥。

大小姐也觉得很吓人。匆匆吃过饭,不愿在这边呆着,拉上店霄早早回去睡觉。把整个身子缩进店霄怀中,并只露个脑袋在外面,这才安稳地抛开了一切恐惧,安然地进入了梦乡。

剩下的大厅中吃饭之人,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聚到了相互挨着的桌子处。边吃边猜疑着那边的情况,没有人敢出去看个究竟,只有那六个赶时间的人。半夜的时候才骑着马,目光扫过那来回随风摇荡地火团,有些疑惑却也不愿多招事,策马离开。

南面山上,本应该是让人害怕的阎罗殿中,比起有间客栈这边,到是多了些阳气,至少那喝酒、吃肉时就着火堆的吆喝声,要比客栈那边热闹,显得阳气足。

“大当家的,看来我们不用再找那王员外了,那边的客栈昨夜闹鬼了,今天所有的人都已搬走,小的又在那边多听了半天的消息,方才回来时离得远远地还能听到第一间客栈里面出来的哭声。”

一个刚刚从客栈悄悄出来的人,回到山上,对着坐在上首地大当家汇报着,看样子这些人,是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整天除了睡觉、练功,就是在这最大的空地上吃喝着,还有一些女人等着他们晚上使唤,也不知道他们的钱是哪来的,或许那派出去,到远处抢地人都够厉害,抢一次够他们这些人吃喝用很长时间。

“恩,这到是省去不少麻烦,那王员外随说是花钱买来的官,可真要是去找他,必定要有一个身份,万一他起疑,还不好办呢,现在好了,只是那边真的有鬼守着?”

大当家地听了这话比较高兴,能省一事就是一事,对那边的鬼却有些怀疑,那个打探消息的连忙接道:

“大当家,此事千真万确,不然以小杜鹃那个性子怎么肯轻易回去,好不容易找个借口出来,既能赚钱,又能和一些人勾搭上,哪能愿意回去守着一个老头子?”

“恩,似乎有些道理,你先在去吧,一会儿偷偷溜回去,莫让人发现了。”

大当家的觉得也是如此,把这人吩咐下去,一扭头,看向了坐在旁边吃肉塞了牙在那透着的魏秉辰说道:

“两天后,那些东西就能过来,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差错,你去到那有间客栈,告诉他们后天晚上早些关门,看看他们如何应对,正好试一下可靠不可靠,若是行的话,就再看看,把他们收到我们这边来,再运东西,可以用那个客栈做掩护,以前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那边开些买卖,反而更不容易让人起疑。”

魏秉辰应过一声,自去盘算,心中也是对认的弟弟有些没底,无意间碰到了腰上掖着的一小块碎银子,这才定下心。

第二日一早,店霄就起来到外面看看昨天晚上那竿子上的火烧的如何了,见上面只有几处熏黑的地方,并没有残余的木炭,绳子也都烧没了,这才放心,至于那木炭燃烧后的东西,相信没有人愿意进到第一间客栈的院子里去找。

“呵呵!兄弟这么早就起来了,没再多陪着弟妹多睡会儿?”

店霄转过身正要回大厅,后面就有熟悉的声音传来,扭头一看,正是魏秉辰,看样子他是天还没亮就从山上下来了。

店霄没有揭破,露出开心地笑脸说道:

“原来是大哥到此,我这一天也没有事情可做,故此才会早早起来,大哥可是同样闲着无事,来看兄弟了?那正好,早饭还未曾吃,大哥若是不嫌弃就一同吃些。”

“正有此意,自从吃了兄弟这客栈的饭菜,别处的都觉得不是个味道,哪怕是别人做,只要坐在客栈的桌子上,那就舒服啊,今日大哥可是来给你送钱的。”

魏秉辰也没说自己从哪来的这么早就能到,跟着店霄一同进到屋子中,就近找个位置拉着店霄坐下,掏出来两锭金子,每锭是十两,直接

塞过去。

店霄一愣,惊喜又有些不解地说道:

“这,大哥你真的把钱拿来了?兄弟还以为你就那么一说呢,可现在还没到十天,是不是有些早?”

“不早,一点都不早,兄弟收下,大哥说给你那就绝对不会骗你的,这钱啊,多出来是需要你额外办件事。”魏秉辰带着一丝笑容神秘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