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4章 偷运兵器趁夜黑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二十四章 偷运兵器趁夜黑

这个,这些钱,我有些不好意思拿,大哥若是有什么弟我听,兄弟也不会推辞,这钱……?”

店霄紧紧攥着手上的两锭金子,脸上却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样子,典型的想要留下,面子上又怕过不去的形象。

“这钱就是给兄弟你的,老哥我不是说过么,找你办事和给钱的都不是大哥,你不用不好意思,大哥就是给你们牵个线,这钱都是你该得的,大哥我还怕你嫌少呢,那样的话,大哥再去跟那边的人说,让他们再加一些,你看如何?”

魏秉辰已经收回了手,乐呵呵地说着,在他眼中店霄这种人他见多了,心中盘算着什么时候给交底儿,如此好的位置,和如此老实的人怎么也要给拉下水才行。

店霄眼中露出感激地神色,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

“好,我收下,如此就多谢大哥了,这些钱已经不少,不能再往多了要,这样用不上多常时间,我和牡丹就可以回去办一个村子最好的喜事,到时大哥你可要来喝喜酒,哦!大哥你这中间牵线应该是赚不到钱吧?要不,我这些分给你点?”

此时伙计已经把几样小菜,两碗粥还有包子端了上来,魏秉辰直接拿起个包子,在碟子上倒些醋和酱油,沾了沾,尝过一口,觉得味道不错,吧嗒两下嘴儿说道:

“兄弟不必分老哥钱,说实话。老哥我不缺钱的,等你喜事地时候,老哥我一定给你送上一份大礼,至于这收钱嫌多的,兄弟大可不用妄自菲薄,就凭你这个客栈开的地方,还有兄弟你那一手做菜的本事,那这些钱都是少了,再者说。你这边还有鬼,找人来压鬼也花去不少吧,那这些钱就当是给你的补偿,实话跟你说吧,这条路对那边的人很重要。”

店霄听到这里,才做出一副安心的样子,那把两块金锭擦了又擦,也不顾沉重。直接揣进内怀的兜中,坠得衣服怎么看都不舒服,伸出手直接抓起个包子,两口就吃进肚子中,这或许就是心情好吃的也多地道理吧,连着四个大肉包子进肚,又喝下去半碗粥,这才问道:

“大哥说是有事情让兄弟做。不知是什么事情?居然还给了这么多钱?”

“不多,这钱一点都不多,其实就是让你明天晚上的时候。早早把这边关了,不让人进,也不让人出,最好是戌时之前,兄弟认为能做到否?”

魏秉辰一直没有告诉店霄要做什么。直到店霄忍不住问了出来,他这才不缓不急地说道。

“这……?就这么点事情?大哥放心,明天到戌时。这边绝对不会有一个人出来,连那跨院中都不会有人,我就是少赚点钱也没什么,毕竟那边的人给的要比这开客栈多,那大哥,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没有,我总觉得这么多的钱就办这点事情有些不妥。”

店霄拍着胸脯在那里保证着,魏秉辰想了想,笑容更加温和地说道:

“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就这一个,你给办好了,那边就会高兴,以后还有其他好事情等着你,吃饭,吃饭,吃饱了还要有事情去做。”

店霄陪着魏秉辰吃过饭,又寒暄了几句没有用的,魏秉辰终于是再次告诉一遍后离开。

待店霄回到后面,刚才在就过来看过又回去地大小姐连忙迎了上来关心地问道:

“小店子,他来做什么了?不会是要陷害你吧?”

“不是,他是让我明天把这边早点关了,并且让那些住宿的人也回到屋子中,看样子那边他们已经打通了关节,当地的县令放行了,果然不是好玩意,那些东西应该就是明天晚上过到这边来。”

店霄拉着大小姐直接进到屋子中,把那两个金锭掏出了来又说道:

“看看这些金子,他们还真舍得投资,想要知道他们运的东西是什么明天去探探就知道了,我总觉得他们后面还有别人在坐镇,不然就凭现在见到的这些人,除了魏秉辰还可以外,其他的人根本就不行,看魏秉辰有时能做主的样子,就知道他在那山上的地位并不低,说明,他们地上面也高明不到哪去,背后要是没有其他势力,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如此作为。”

大小姐对于钱有一种特殊的喜欢,一手一个金锭,轻轻碰着发出‘叮叮’的声音,认可地说道:

“确实是这样,他们在山上,一直地从外面运东西,哪能没有个象样子的指挥?从他们的做事方法上看,并不是那么一成不变的,说明他们身后真的还有别人,恩,这个事情先不急,现在你要想办法明天在戌时就关门,如何对专门为了半夜吃饭、看鬼地人交代,不能说你想如何就如何吧?”

“这种事情简单,莫说是戌时关门,明天哪怕是不开业我都可以做的让那些人生不出一丝反感来。”

店霄自信地说道。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按照店霄吩咐地,那边又找来一个道士,进到屋子中谈过后,便开始在众人的围观之下搭台作法,那来回舞动的木剑,一会儿指着有间客栈的跨院,一会儿又指着南面第一间客栈的地方,让人们纷纷猜测,这是不是与那边的少爷有关系,毕竟原来人家在这边呆着,现在过到了那边当然要从新压一下。

嘟嘟囓囓一直做了一个时辰,这道士才拿出几张符,来到跨院当中,左贴一个又贴一个

去还真是那么回事。

等恭送走道士,店霄装模作样的从道士留下地三个锦囊中拿出一个打开,说是大师吩咐了。今天晚上要早些关门,千万不能再出去,不然恐有事情发生,唬的那些看着的人一愣一愣的,终于是同意了早些关门的决定,仅怕出什么毛病,然后某些不干净的东西找上自己。

而那个道士和前两个一样,带着店霄给的东西,高兴地奔着京城而去。看样子店霄跟他们说的事情比较诱人。

或许是被那个道士做的事情唬住了,也或许是因为第一间客栈地事情害怕了,总之这些吃饭的人在天将将黑,还没有到戌时的时候就都乖乖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就连几个准备要动身的人也要求再住一天。

见大家如此配合,店霄也不客气,直接就把整个有间客栈进行了***管制,天黑的时候。有间客栈也黑的有些吓人,那些住宿的房客,大部分都躺在**,全无睡意地想着,等着,听着,哪怕外面是风吹动什么发出的一点声音,都让大家警觉不少。

看着外面的天。正好有一大片的乌云把上空给遮住,店霄换过一身黑色衣服,整理还自己的武器。借着如此好的天气向着南面的树林行去。

经过一番考虑,能拉货的那条官路上,他根本就没有机会知道是什么,前面可是有快马来回查看,怎么可能漏掉店霄?无奈之下。店霄才选择了这个地方,刚刚进到山中二十多丈地位置,他已经看到过守在这边的人。可惜,那个人并没有注意到他。

找了一棵住爬上去,静静地等着,一般情况下,那些人到了山的这个地方就会放松警惕,店霄可以在这个时候想办法弄明白运过来地货究竟是什么。

这一等就是两个时辰,在林子中的明暗哨,已经换过了一拨,那应该到的车队还是没有见到影子,正当店霄以为魏秉辰骗他的时候,远处隐约传来了车轮压到地上的声音,等那车都到了山脚下时,突然亮起了不少地火把,给照着,让车缓缓上山。

店霄借着这个火光发现,那些车中装的东西绝对不会轻,一条条车走过后的印记,和拉车地骡子情况,很明显车中有重物。

‘哗啦’

店霄在树上正盘算着如和下去,神不知、鬼不觉地查看一下东西,结果其中的一辆车却在店霄不远处的地方垫到了一块小石头,本就是不堪重负的车轮一下子就散了架,那车也随着一偏,车上被盖着的东西,整个露了出来。

“快,快点把东西运上山去,车坏了就用人来抬。”

车队的头领见到这个情况,愣了下,又看看周围的环境,这才放下紧张的表情,吩咐着用人往上搬。

店霄在上面已经看得真切了,那车上装的都是兵器,别的车不知道是哪种,现在坏的这辆车上装的是整整一车‘钢’刀,原本是用油纸包着,这一撒下来,不少刀尖从纸中透出,在火把的映衬下,泛着寒光。

见此模样,店霄没傻到以为他们是用这刀来做菜,原来还把他们当成一股土匪或强盗的想法,现在也跟着变了,这些人的模样,看样子是准备造反,最差也是给造反的人保存和提供武器。

等着些人一阵忙碌后离去,店霄悄悄跳下树,躲过了暗哨,飞快地跑了回去,直接把暗室中的人叫出来两个,安排一番,快速离去,他这才觉得浑身似虚脱了一般,带着满面忧愁回到了住的地方,对着等待的大小姐一五一十说出来,琢磨着是哪个人想反,这时候炎华不稳,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淅淅沥沥的小雨在清晨的时候落了下来,给连续热了几天的大地带来一丝的清凉,有间客栈也再次打开门,迎来了新的一天,稍微有些回烟的炉子旁,两个伙计在那用大扇子使劲扇着。

等待了一晚上的人,发现昨夜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唯一知道的就是大风吹了不少时候,吹来了满天的乌云,看样子这小雨马上就会变大。

有些非要把鬼联系起来的人,给出的解释是昨天的阴气太重,这才变成了乌云,不少人都是将信将疑地同意了这个观点,担心了一晚没睡着的人吃过饭,再次补觉去了,没有多少精神的店霄却站到路上,望着南面的山出神,任那雨水打在身上。

同样没有睡的就属那南山阎罗殿中的人,一直到此刻都还在兴奋不已地吃喝着,这小雨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

“大哥,现在的兵器加起来,应该够装备三万人了吧?是不是不用再运了,他们那边不是说只有四万人吗?其中还要有干活的,三万绰绰有余。”

三当家的看着一把这次运来的刀,就直接拿它看着烤好的肉,对着大当家的说道。

“不够啊,这次可不仅仅是他们的人,说实话,他们能来两万人就不错了,其实更多的是他们花钱收买的人,看来他们的野心不小,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让他们等到了机会,也好,等他们真的成事了,我们也算是功臣啊。”

大当家的端着酒碗,想了下说道,那三当家的‘哦’了一声:“那看来我们还要准备不少人的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