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5章 空宅有鬼在雨夜

第二十五章 空宅有鬼在雨夜

杨大哥,这次我们怎么办?”

这场雨下的不小,覆盖面积也同样广阔,小芦不知道从拿找来片大个的叶子,遮到了那个被人背着的矮子头顶上,而自己的身上都已经湿透了,踩在泥泞的路上问整个队伍的杨首领。

“应该快到地方了吧,谁又能想到这边的那些地方总是变动呢,原来应该是有酒馆等地方的,为何都成了普通的住家?此事一定有蹊跷,好在我们这几天还吃到点东西。”

杨首领抹出脸上的水,看着前面那朦胧的路,有些没有底气地说着,听他那抱怨的话,就知道这几天他们一百多人过的并不好。

小芦这些人其实就是随便的一问,并没有想要马上就如何,这一路行来冒烟的房子到四遇到了几个,可那都是单独的人家,一百多个人根本就吃不到什么东西,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把这些住户家中的能吃的东西通通吃了,只留下一点钱让他们自己去买东西,这还是因为怕那些人告官,暴露他们身份采取的中策。

还有一个最解决问题的下策,那就是杀了这些住户,可一旦被发现,那就不仅仅是暴露身份的问题了,尤其是这边的山路错综复杂,谁也不敢保证没有漏网之鱼,于是这些天众人根本就没有吃饱,实在是饿急了就在旁边的草地上撸下来一把没有毒的草吃。

“杨大哥您快看,前面岔路上。从旁边那条小路上出来一个人,向前面走呢,看样子他能知道些什么,至少他背了把刀。”

小芦眼睛是最尖的,刚才看到了前面突然出现一个背着刀地人,还以为是自己看迷糊了,后来定睛一瞧,果然是一个人,那刀的样子绝对是符合江湖上说的那些人的。

其他人也在这个时候顺着小芦说的方向看去。果然,前面有一个人背着一把大刀,快步地走着,杨首领也不管是不是了,好象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迈开大步,‘哗哗’带起一片水声跑了过去,边跑边喊:

“喂~!前面那位兄弟。等一等,我有话要问,你是江湖人吗?我们有事情要找江湖人办。”

他也不管这样做,是不是有点惊世骇俗了,一急之下,把所有的想法都喊了出来,那个人还真就停下来脚步,转回头来看着跑近的人。和后面雨舞中的其他不少人,皱了皱眉头,以为遇到了寻仇。把大刀摘下来,草帽下面的绳子松一松,一副随时准备战斗地样子。

“兄弟,别误会,我们没有恶意。真的是要找你们江湖人办事情,你是江湖人吧?”

杨首领可能是因为这几天都没吃多少东西的缘故,跑了这些路。就觉得身体发虚,见那个人露出了敌意,马上放慢脚步解释着,并且摊开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找我们这些人做什么?我可没有太多的工夫,程一枪老爷子要过六十大寿了,我要赶去他那里才行。”

那人依旧没有放松警惕,看着面前这个跟落汤鸡一样的人缓缓地说道。

杨首领一听真的是江湖人,好象还要给谁贺寿,登时眼珠有转说道:

“这位兄弟请了,我们也是准备去那程一枪府上的,求他帮着办些事情,哦,还准备了薄礼一份。”

站在路上琢磨了半天,被雨淋个透心凉地店霄,终于是因为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觉困了,非抱着大小姐一同洗了一个热水澡,两个人这才躺在**,把毯子盖了嘀咕。

“小店子,他们造反是定下来了,我现在纳闷的就是他们的那些兵器是从哪里来的,还有他们的人手从何处出?那山上怎么看都装不下多少人,按你说的那些武器,这一次就够两千人用的,加上他们应该运了很长一段时间,想是怎么也能够几万人用了吧?”

“我也不知道,现在已经安排人了,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有情报传回来,除非他们现在开始,把那些所有知情的人都灭口,不然就算他们现在不再动了,也掩饰不住所有地东西,一定会找到他们的根源的。”

店霄平躺在**,眼睛看着天棚说道,身上这时却是又酸又麻,不知道是昨夜太激动跑地,还是淋雨淋的,总之是非常不舒服,大小姐却是不知道,小手调皮的在他身上来回的动着。

‘咚咚咚’

正当大小姐那小手要摸关键东西的时候,桌子处传来了响动,听这声音,是有人来了,吓得她连忙缩回了小手,并把脑袋整个埋到了毯子下面,外面此时魏秉辰声音响起:

“牛风兄弟,可在里面?老哥我有急事找你商量,关乎到牛风老弟你前程地事情啊。”

与又钻出来的大小姐对望一眼,店霄轻轻拍了拍她的头,起身穿衣把魏秉辰带到了别处,这是一个小地房间,专门用来做书房的,只是因为身份的关系,这里面只能任其落灰,刚刚一进到里面,魏秉辰也不顾得干净埋汰,一屁股做在旁边的椅子上,开口说道:

“牛风老弟可是好奇昨夜为何不让你们知道找些关门的意思?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运了一些东西到山上,都是朝廷想禁又禁不住的,我这次来就是给你一个身份,来,看到这个项链没有,挂在脖子上,以后只要带着这个项链,那你也可以随便的进山,记得,千万别自己私下摘掉,这上面还镶着一块玉,对身体好。”

魏秉辰说着

怀中掏出来一条项链,应该是银子的,一面镶嵌着一石,虽说不算太大。质地也差多了,可总是别人给地,还是自己的名义哥哥,店霄只好把东西收下,挂在脖子上,那项链的后面还刻了几个小字,一时看不真切,也就没在意,无非就是个信物。

魏秉辰好象还有急事。这回过来是专门送个项链似的,没等店霄问出心中的疑惑呢,他就又象开的时候匆匆离去,临走时告诉店霄,过两天还会让他准备一次早早关门的事情,顺便让他帮着接触一些米面行的人,多买些米面,最后留下了五百两银子。

“这是什么?项链。我也要一个。”

大小姐等了一会儿,见店霄回来了,直接掀开毯子,伸出两只嫩藕一般的胳膊,春光大泄地要着店霄脖子上带地项链。

“好,给你带上,哪天抽空,你就只带一个项链。我给你画一幅画,现在就让我看看这项链究竟放在你哪个地方才好,还有这五百两银子。是那边让我用来买粮草的。”

店霄把项链往大小姐身上来回比画,并麻利地脱光衣服,钻了进去,惹来大小姐一阵娇笑,至于项链是不是代表某个反对朝廷的组织。两个人却根本不在乎。

客栈在下雨天生意是额外的好,平时一些不会住宿的人,都不得不住进最便宜的房子中。而对面那个第一间客栈,明明可以进去遮风避雨却没有任何人进去,哪怕那边根本就不要钱。

天渐渐的晚了下来,加上下雨,比平时早了多半个时辰就成了黑漆漆的一片,不少地人都知道这地方曾经一下雨就闹鬼,现在那些胆子大的,再一次来到了跨院外面的临时房子中。

大厅中敞开的窗户不时被风带进来一丝雨,可就是这样也没有人去关上,而是透过这窗户往对面看,那画着符的布,在下雨的时候就已经被卷起收走,现在闪电落下时,就可以直接看到第一间客栈的样子,至于那白天晚上都有的声音因雨地关系到是不那么明显。

“这场雨看样子还能大一些,不知道此处的鬼是否会出来,毕竟那些符被收了起来,恐怕镇不住那些鬼呀,今晚一定会出来的。”

一个已经在这住了十多天,就盼望着见一次鬼地人,现在看又下雨了,想起以前的事情,期待着说道。

“我看不会,那新来的道士不是给留下三个锦囊了么?想来其中就有专门对付这种事情,现在的鬼都怕有间客栈了。”

另一个胆子比较小,是准备雨停了就赶路的人说着另一套话。

两个人地话一说,其他人也开始围绕着遇鬼和不遇鬼说了起来,一个个说的都是有理有据的,这话一谈起来,气氛就活跃了,酒菜下地是特别快,尤其是那米酒,说热了的人,一口灌下去,片刻后就变成一身汗冒了出来。

在柜台守夜的布头现在是迷糊并快乐着,直到大家的话语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众人这才猛的一个激灵,一同向门口看去,那里因为下雨的关系,已经上了门闩,大厅中的伙计扭头看着算是这些人最能管事的布头,等待着他的吩咐。

布头吧嗒两下嘴儿,一咬牙点点头,那伙计只好颤颤栗栗地抬起门,把门带了一下马上往旁边一躲,只见两个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的人迈步进来,四处打量一下,由个子稍高的那人问道:

“怎么才开门?恩,不错,没想到现在还有这么多人吃饭,热闹啊,你这住一晚上最便宜的多少钱?”

布头把他二人上下看了几眼,觉得还能够付得起钱,坐在那里回道:

“最便宜的一晚上一人十文钱,二位可是先吃饭再住宿?本客栈的包子味道相当不错的。”

“什么?十文?怎么能这么贵?不行,再便宜些,不然我们去对面住去,就不信他们也这么贵。”

高个子的人不满意这个价格带着威胁意味地要求降价,旁边的伙计连忙搭言:

“这位客官,十文不贵了,我们这可不是大通铺,至于对面,他们的人都搬走了,闹鬼,您要是非去那住,一文钱都不用拿。”

“恩?闹鬼?吓唬谁呀?我蒋判官就是不怕鬼,走,跟我到那住不要钱的去,只是看着就比你们这个客栈阔气。”

这人听说那边不要钱,以为伙计是故意吓唬他,好不让他去住,嘟囔着当先向那边走去,那个稍矮之人在后跟随,二人一前一后就从微开着的门进去了。

众人一直关注着,先是看到那边出现了火光,应该是他们二人点燃了残留在客栈中的蜡烛,还有那没带走的被褥,现在正好能用,两个影子映在了窗户上,看样子是从包裹中拿东西来吃。

见如此情况,大家提着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认为那二人只要不睡觉,敖过去就好了,白天躺在那里应该没什么事情,总比到外面淋雨好。

众人再次回过头来,开始谈论这鬼怪的事情,谁知就在这一眨眼的工夫,那边的蜡烛突然剧烈地晃动了起来,把那两个人的影子也给弄的凌乱不堪,接着就听到那边两个人和在一起大叫的声音“鬼呀~!”透人心肺的直接传来,紧接着蜡烛一灭,那客栈之中再无其他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