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6章 一模一样双胞胎

第二十六章 一模一样双胞胎

着雨点敲打在窗户上的声音,一直没有成功入梦的大两人现在是睡意全无,略带着潮湿的空气让人总觉得懒洋洋的。

“小店子,你说这地方以后是用来种粮食,还是做其他的买卖?我可不想把这么好的地方再卖掉,这边正好还没有绿野仙踪的地方。”

“留着,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再看看能做什么,绿野仙踪还差很多很多,炎华这边一个州府最少要有一个,等这次事了,回去就开始向其他的地方安排,一定要在向你爹提亲之前,把这个买卖开得大大的,以后不但要开遍整个炎华,其他的国家也一样要有。”

店霄觉得有些闷,伸出胳膊从外面搂着大小姐悠悠地说着,若是不知道情况的人听到这话,一定会认为他是在吹牛。

“恩,要开多多的店,然后赚多多的钱,可赚到后来那钱就花不了了,小店子,我们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呢?”

大小姐想的比较长远,考虑了一下现在绿野仙踪的赚钱速度,盘算着有一天炎华到处都是自己的店铺之时,那赚来的钱一定很多,却不知道如何花了。

“再多的钱也不够的,我们可以用来干别的,可以找来最厉害的工匠,给他们买所有他们要用的材料,等做出更多更好的东西就用在炎华的每一个地方,把炎华变得越来越厉害,到那时炎华的百姓到别地国家。就可以横着走,哪怕他再弱小,也没有人敢欺负他,因为他有一个强大的国家。”

“对,再也不用象辽国那边的人那样被欺负,愿意倒着走我就倒着走,愿意斜着走我就斜着走,可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算啦。不想那么远,想眼前的,这次得来的夜明珠,我都想好怎么用了,等你娶我的时候,我要连着办七天七夜的流水席,那珠子就放到最显眼的地方照亮。”

大小姐在这方面比较现实,伸出手来比画了那么一下。看她画出来的圆,估计没有一千颗夜明珠是放不满,店霄很明智地帮她把想法转到其他方面:

“其实夜明珠不是最好地,到时候我给你做无数面玻璃镜子,把周围都摆满,那才壮观呢,恩,这个事情应该找黄小豆。相信他那迷糊的样子,一定能够成功,多出几回事儿就好了。”

“也对。那玻璃后面挡上黑布,我看的就已经够好了,要是真能做成你说的那种镜子,到时候,我把那些夜明珠一放。那一定更漂亮。”

看来夜明珠这种东西的吸引力,绝对不是轻易就能削弱的,大小姐能够把它合理安排到任何情景当中。

与后面大小姐和店霄两个人的闲适不同。前面的大厅中地众人一个个现在的感觉就是浑身发冷,那前面刚刚发生的事情,对他们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和平时听到的故事不同,这就在眼皮底下啊,两个人进到那边,点灯,吃东西,叫着有鬼,灯灭了,再次恢复宁静。

“这,这可怎么办?刚才还活的好好的两个人,进去就没了?谁过去看看吧?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不管吧?万一那鬼现在刚把他们掐晕,还没来得及吃呢?去几个人或许还能救活也说不定。”

一个心地应该是比较善良的人坐不住了,眼睛定定地看着那边说道。

周围地人却突然以他为中心,往四下躲了去,把他自己显出来,人群中还有人赞同地说道:

“也好,那你就先去看看,若是没有什么事情,你回来告诉我们一声,我们马上也去,你愿意做好人去送死,那你就自己去,别问其他人,我们可不想进去后再也出不来。”

这人没想到别人能有这么大反应,看到大家让他去,连忙摆着手解释:

“我也就是这么一说,我这人从小身体就不好,阳气不足,去了也白搭,要是身强体壮还行,可大家都不敢去,难道就等着明天早上看到那两个人变成骨头,哦,这边死了不能变骨头,应该是在咱们住的这个有间客栈后面的那条河边出现才是。”

“相公我怕,我今天不回去睡了,我们住地那个客房离后面的河最近。”

经他这一说,人群中一个女子也顾不得在外人面前的形象了,直接扑进身边男人的怀中,不停地哆嗦着。

“哎呀!我那屋子离河也不远啊,不行,我也不住了,诶?伙计,给我换一个房,原来的那个不行,你们叫人进去,把我放在里面地东西挪到靠着前面的房子中。”

另一个人听到女子的话,也害怕了,连回去取东西地勇气都没有,非要让客栈给调房,伙计知道这房是绝对不能换的,不然以后那边的房子谁还敢住?拒绝着说道:

“这位客官,那房是不会换的,前面也没有那些地方,别说小的决定不了,就是有这个权利也不能给您换,您要是真害怕,那就在这个大厅中呆着,好吃好喝还有人能说话,明早再去看,不然给您一换,其他人都要换,那岂不是乱了,您多担待。”

其他人一听也觉得是这么个理儿,把后面的都换到前面,那中间客房中的人不就离河最近的了?还能往前换?再换就换对面的客栈里去了。

这下先前提议去看的人觉得找到挽回颜面的机会了,插话道:

“你们不换也行,至少要让我们知道那边究竟是如何吧?怎么说那第一间客栈与你们是同行,你们相互应该照应一二,

两个人可是先到了这边问过话,才去的那里,你们总救吧?”

“对,应该救。毕竟开客栈的伙计多,派过去几个人查看一下还是可以地。”

“可不是么,刚才若不是说十文钱一晚上,那两个人怎么能走?给留下来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们客栈不是请来过几次道士么?相信一定有护身的东西,毕竟那鬼是从你们跨院过去的,你们拿着护身的东西,给弄回来才对,难道就任其在那边祸害人?”

其他人这个时候终于找到体现他们品德的机会了,一改刚才害怕的样子。满身正气地要求着客栈派人过去。

布头这个气呀,眼睛在这些人的身上来回扫着,一言不发,那个刚才答话的伙计不愿意了,大声说道:

“凭什么?我们开客栈还管外面地事情?死不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那对面的客栈明显是为了与我们抢生意才盖起来的,又不是我们让那两个人过去,刚才都说了对面闹鬼,他们不听怨谁?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你们能住就住,不能住就退房,拿别人冲好汉,算什么东西?”

那些人一听这话,又开始找借口与伙计说了起来,刻意回避着对自己不利的,把所有的事情推给客栈。

布头觉得闹心的时候也纳闷,对面明显没有鬼。进去的两个人怎么就能出事儿呢?现在看来就要去找小二哥,先问过他和大小姐才行。

想到这里扭头一看那些人没完了,眼珠一转对那个还要说话地伙计吩咐道:

“行了。既然大家都说应该去看,你到后面找到我大哥和大嫂,告诉他们前面的事情,哦,让他们把镇着那跨院的东西拿出来护身。刚才这些客人可是说了。”

伙计应了一声‘噔噔噔’向后面跑去,这下那些人却傻了,想着那句镇着跨院的东西拿出来。一个个开始后悔,这零星出来的鬼在对面的客栈中都如此厉害,那有着多数鬼的跨院一但没有东西了,岂不是要命,尤其是下雨,两面的布符也撤了下去。

面对这种情况,众人再次非常有默契地对布头开始另一种说法,中心思想就是那对面地两个人并不是那么重要,属于自作孽不可活的那种人,客栈不应该为了区区两个人大动干戈,镇着的东西别拿出来了,只是布头却一脸冷笑模样,无动于衷。

不大一刻,那伙计回来了,说是后面地掌柜的已经睡着,让这边的人少安毋躁,明天早上自有分晓,现在阴气太重,不适合去看,众人这回不再反驳,老实地回到原来的位置坐好,有些人明显困了,可却不敢去睡觉,只能在这边强挺,或靠在椅子背上,歪着脖子打盹。

“小店子,你真要去啊?万一有什么事情了可不好,明天白天再看吧?”

大小姐一边侍侯着店霄穿衣服,一边轻轻劝着,那迷人的身子就那么暴露在空气中,惹得店霄在两只小兔兔上摸了一把说道:

“没事儿,那边我去过,我小心些,说实话,我还没见过鬼是什么样子,万一那两个人是突然得了病,去晚了或许真地会死在那里,你就躺在**乖乖等我回来吧。”

占了不少的便宜以后,这衣服终于是穿上了,拿过插着铁钎子的围腰,紧紧扎好,一身黑衣出了门就进到在雨夜当中,到暗室处轻轻敲了两下,马上就出来两个同样一身黑衣地人,店霄都没解释干什么,带着头灵巧地翻过栅栏,绕够一圈便来到了第一间客栈这里。

三人慢慢来到伙计刚才说的那间屋子外面,店霄摸出三支铁钎子,另一只手拿着夜明珠,后面的两个也把握着刀把的手紧了紧。

做过几个深呼吸,店霄用脚缓缓顶开门,借着微弱的光一看,真有两个人躺在那里,隐约间那身体好象有呼吸的起伏,看样子没死,却不明白为何变成这般模样,轻轻迈动脚步进到屋子中,到两个人近前仔细观察,确实没死,呼吸还很均匀,象睡着了似的。

想起来他们是遇到了鬼,店霄开始在这个屋子中四处观瞧,一应住宿用的摆设都够全的,却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扫过一圈,目光最后放到了那拉下幔帐的**,正要到近前拉开看看,一阵风从门和破损的窗户刮进来,直接把那幔帐吹起。

“啊!”店霄看到那**的东西后一个激灵,吓得叫了一声,抓着三支铁钎子的手刷的就轮了起来,将将甩出去的时候,又硬生生顿住了,后面的两个人紧跟进来,看到**的情况也是猛一哆嗦。

“哎~!吓死我了,看你俩儿这样子真象鬼呀。”

店霄把那幔帐挑起来搭好,有些无奈地看着一对儿长得一模一样,身上穿着大了几圈的孝衣,嘴角上沾着应该是供品的饽饽渣子的双胞胎小姑娘,这两个孩子看样子有六、七岁,脸上挂着泪痕,红润的小嘴儿瘪瘪着,乌黑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头发披散开来,不经意看到,确实怪吓人的,可店霄却不认为她俩是鬼,还好反应够快,止住了动作。

“会说话吗?多大了?知道怎么跑到这边来的吗?”店霄换上副笑脸问道,又对那两个人吩咐:“把倒着的人拖出去,淋淋雨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