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7章 人影飘飘吓众人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二十七章 人影飘飘吓众人

许是店霄身上穿的衣服不对,也或许是他出现的时个小姑娘紧紧靠在一起,一声不出,就那么用恐惧的眼神看着店霄,不时瞟一下那颗夜明珠,见此情景店霄叹了口气,把夜明珠往一个孩子手中一塞,那孩子反射性地攥住。

扯过张床单,把两个孩子脑袋一罩,伸出手一个胳膊弯一个,搂起来就走,两个孩子未做任何反抗,吓得小脸煞白,浑身颤抖的紧紧闭上眼睛,任由店霄给抱出了屋,居然还是没出声,让店霄一度怀疑是哑巴。

另两个人把那过来住宿的给拽到了屋子外面淋雨,便跟随在店霄身后离去,只有‘哗哗’的雨声点缀着本是寂静的夜。

“鬼呀!救命啊~!”

被吓晕过去的两个人让雨这一浇,高个的那个当先醒来,看他那连眼睛都未睁就大喊的模样,想来他在晕的时候也在做着鬼的梦吧,经他这一叫唤,另一个也跟着醒来了,一同大叫了两声,顿觉浑身湿漉漉的,摸索着直起腰。

还没等正常说话,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天际,把这边照得惨白,两个人的马上就看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眼睛直勾勾瞅着先前他们进去的屋子,猛然想起那里的**还有鬼呢,顾不得其他,非常有默契的连爬带滚蹿起来向着有间客栈跑去,嘴上不停地喊着。

‘扑通扑通’

有间客栈的众人在听到那边又传来声音,并向那边张望地时候。两个身上沾满泥水的人就狼狈地冲了进来,刚刚迈过门便再也站不住,直接

扑倒在地上,斗笠没了,后面绑着的头发也有些松动,乱糟糟的样子被雨水打湿拢在一起,蓑衣也散了,裤子这一跌也磨破了,隐约间有血迹在那渗出来。两个人却浑然不顾,脸色苍白,瑟瑟发抖,嘴中无意思地嘟囔着什么。

见他两个这番模样,有年岁大的知道是吓的,马上端起烧酒的碗,含上一口,对着两个人的脸使劲地喷出去。又马上把酒分别给两个人灌进去不少,这二人才在一阵激烈地咳嗽后恢复了些,连续地喘息使得脸色也显出一丝红润。

“鬼,鬼呀,那边的客栈中有鬼,就在**,是一个会分身地鬼,见我们是两个人。也分成两个,嘴角还沾着骨头渣子,”

高个的这位也不管身上沾的泥。坐起来用那蹭破了皮儿的手,指着对面刚刚他们住进去的屋子,心有余辜地说着,旁边的那个矮个子配合地点着头,来证明他所言非虚。同时也暗自庆幸住在了靠在外面的屋子中,不然或许根本跑不出来,方才二人也是觉得外面的屋子能够和这边相互看到。才选地那里。

“哎~!当然有鬼了,不是已经跟你们边贵,结果跑去那边,现在如何?知道没骗你们吧?能保住命回来就是万幸了,刚才听你们两个叫出声,还以为被鬼害死了呢,没想到居然又跑回来,这也是命大啊。”

给二人喂过酒的这个人见他们二人的模样,又看看对面那阴森的样子,感慨地说道,其他人也是唏嘘不已,只有坐在柜台后面,把两条退搭在柜台上放松的布头没有任何感觉地眯着眼睛,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用一种让人极度想揍他一顿的声音问道:

“回来啦?不知二位是打尖啊还是借宿?想吃什么那有单子,不识字问伙计,住宿那里一个人十文钱,要住趁早啊,不然一会儿晚了,我们就不再不收人,二位想好没有?”

此时这两个人魂都快吓没了,哪里还能计较几个钱,掏出来二十文递给伙计,接了牌子由高个的说道:

“一会儿再去歇息,我们刚才还没吃东西,刚拿出来就遇到鬼了,上几个拿手好菜,再烫一壶烧酒,我们先吃着,哦,再找来两身干净地衣服,我们要换一下。”

伙计自是去给准备,片刻后,穿着一身干爽衣服的两个人再次回来,拉着给他们喂酒的人坐到了刚刚摆上菜地桌子旁,不停地道谢着,这才舒缓着有些虚脱的身子给那些好奇的人,添油加醋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通。

至于两个人为何在外面却是说不明白,后来还是听的人给想到了,可能是那个鬼要把他们两个给拖到有棺材地那个院子里,其他人也觉得如此一说比较合理,最后把那个鬼没有继续拖归结到这边的阳气够重,把那鬼给吓跑了。

此时把这两个大男人给吓晕的两个小鬼现在正在主宅地卧室当中歇息,大小姐看到店霄回来,刚要把毯子掀开让其钻进去,却突然看到了他怀中抱着的东西,瞪大个眼睛发现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姑娘后,兴奋地套了件睡衣便起身接过放到**,高兴地说道:

“原来是一对儿双儿,店霄你在哪里找来的?不是让你救两个大人吗?难道说你把他们变成了她们?好可爱呀!来,告诉姐姐,都叫什么名字?多大了?说的好姐姐给糖吃哦。”

大小姐说着开始采取实际行动,在枕头边拿过个盒子,‘啪’的一声打开,里面果然有几种糖果,红红绿绿搀杂在一起的颜色分外诱人,两个孩子同时把目光看向了那些并不认识的糖果,却没有怀疑这个漂亮又温柔的姐姐,同时吞咽着口水,肚子中发出‘咕噜’的响声,看来是饿了。

又一次同时舔舔嘴唇,双手捧着那颗夜明珠的女孩说道:

“我叫吉祥,是姐姐,妹妹叫如意,我们

岁啦,你们不是和要抓们的坏人一伙的吧?”

做妹妹的如意在一旁猛点着头给证明,眼睛却盯在那糖果地盒子上。带动着又黑又长的睫毛眨呀眨的,小嘴儿一下一下抿着,把大小姐看得恨不能亲她一口,马上就拿出来一红一绿两个圆圆的糖球分给两个小姐妹,安慰着:

“吃吧,先吃着,饿了吧?我让人给你们熬粥喝,恩,还是做汤吧。放心,我们和要抓你们的坏人绝对不认识,这么可爱的孩子他们都抓,太不象话了,别让我遇到他们,不然就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坏人,咦?你们这是什么衣服,哎呀。是孝衣呀,快脱了,这东西哪来的?你们的衣服呢?”

两个孩子在大小姐面前似乎没有什么戒心,给糖就吃,好象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甜的糖,含在嘴中,幸福地把眼睛都咪咪上了,听到这个好心地姐姐问话。吉祥把糖球用舌头顶到一旁,鼓起腮帮子回道:

“我和妹妹的衣服都湿了,就在一个很吓人的大大的木头盒子旁边屋子中找到这两件衣服。还有木头盒子前面的一些吃的,被雨水打湿了,一点都不好吃。”

“啊,木头盒子?哦,对就是木头盒子。那东西不好吃没关系,姐姐这边的东西好吃,让你们吃个够。快把这衣服脱了,看着就不舒服,扔出去,姐姐给你们找漂亮的衣服穿,明天就给你们做新地。”

大小姐见两个小姑娘不认识棺材也不点破,不然该吓到她们了,过去麻利的把二人身上的孝衣脱下来,两个人里面只有一个红兜兜,怕她们冷,马上给裹上一层毯子,并拿过手巾,倒上店霄从最外间屋炉子上拎过来的热水,细心地给两个小姑娘擦着脸。

店霄见没有他什么事情了,把两件孝衣拿着包裹好,又跑到了那边的客栈中,找到两个小姑娘的衣服,眼珠一转,把这孝衣给挂到了刚才的屋子窗户旁边,并把蜡烛找了个稍稍背风的地方点燃,这才离去。

效果立即就出来了,那边大厅中地人见这边突然亮灯,不由纷纷看过来,两件挂在窗户旁的衣服,被风一吹,轻轻飘荡的样子,在这些人地眼中,怎么看都是没吃到两个人而生气的鬼。

“鬼没影子的,不要怕,我看着不象是鬼,鬼还用的着点蜡?”

一个看样子见多识广的人在大家都害怕地时候如是说道,没想到有人马上反对:

“不懂就别瞎说,不是鬼是什么?总不能是有人闲的无事做,挂在那的两件衣服吧?你看那里面有人影吗?谁能一个人在那边不睡觉点蜡玩?要不?你去看看,回来告诉我们是不是鬼?”

“不去,我说不是鬼地意思是,那会不会是僵尸啊?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的也说不定。”那个人反应比较快,解释出的话是滴水不漏,众人这才放过他。

如此一来,众人更是毫无睡意,把桌子又往一起凑了凑,就那么通过被他们大打开的门,边吃边向对面看,因为人多的关系,让他们把害怕转变成了一种面临恐惧的刺激。

翌日清晨,晚上熬不住的住宿之人都已睡去还未起来,那对面的蜡烛也在烧尽的时候灭掉,布头就那么躺着进入了梦乡,几个伙计围在一张桌子旁,伏在那里也睡得正熟,早早起来的胖墩儿和小狗子过来准备接班,外面的雨变小了些,却依旧未停。

在这本不该有外来客人的时候外面却突然进来了一胖两瘦三个人,看那斗笠、蓑衣下依旧被雨水打湿的衣服就可以知道,这三个人应该是赶了一夜的路,这一进来那胖子直接

扔下一锭银子,对着和他身材差不多的胖墩儿吩咐道:

“快去弄个炭火盆过来,再温三壶酒,切五斤牛肉,记得,要带筋头的。”

小狗子与胖墩儿一起去忙活,片刻后一应东西按照要求端上来,二人无事,便垂手立在旁边听招呼,三个人好象有些不愿意让别人在旁边,却无法开口撵,连着喝了几杯酒,身上终于舒缓过来,一人从怀中掏出个应该是圆形玉佩的三分之一大的一块对二人说道:

“那虎头万儿青了后,由瓢到曲勒只在挂洒寻出柳么玩意,摆丢了、摆金顶的,打切摸来,连个风子都不敢跨,拉那些个真在月太岁减着豆儿身上?莫不是,并肩子可白走金杠子。”

(杀了那个姓王的以后,从头到脚找了个遍才在衣服里找到这个东西,刮风下雨天的从西边追过来,连匹马都不敢骑,剩下那些东西真在那两个小姑娘身上?如果不是的话,咱们哥几个可是白跑了这趟腿儿。)

另两个人听了这话脸上不由露出些无奈的神色,胖子夹起块肉塞进嘴中叹了口气说道:“安根!安根!(吃饭,吃饭)”便不再言语,其他两个人也不多说话,揣起了东西开始吃喝上了。

这一幕却被小狗子和胖墩儿看个真切,吃饭的三个人还以为很隐蔽呢,却不知道这些话小狗子几个早就熟悉了,并且还被店霄传授了另一套东西,是在去成都府的时候教的呢,此时正好用上,就见小狗子毫不避讳地看着刚才那揣起来的东西对胖墩儿问道:

“虾米东东?”

胖墩儿摇摇头:“木鸡呀!”

“包子,看偶的,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