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8章 两国祝贺都到来

第二十八章 两国祝贺都到来

在这边吃喝的三个人听到两个伙计的话,根本就没明思,那个胖子不由得皱了下眉头,又看了看胖墩儿和小狗子的表情,不露声色地问道:

“听说这个地方不安稳,你们为何敢在这个地方开店啊?已往走两边的时候可都是走山上那条小路,除非是白天大的商队在敢在这边路过,到了晚上这就是死地,难道你们不怕?”

小狗子做了这么长时间的伙计,哪能不明白这个人的意思,无非就是引个头,让自己说出他们想知道的事情罢了,当下也不拒绝,闪身到那胖子旁边帮着捧起酒坛子把酒给满上,这才说道:

“这位客官您有所不知,原本这地方是厉害,我们掌柜的带着我们刚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却不明白这些,后来有一个老者领个孩子到此,给我们指明了一条路,好不容易买下来的地方东家不舍得弃掉,这才按照老者的话添置了不少的家畜,没想到真的就出了事。”

说到这里小狗子停了,这是脸上满是笑容地看着在坐的三人,等待着给打赏,这是一种所有人都知道的规矩,侍侯吃饭的人是应该的,问一些酒菜的味道这也是应该回的,额外的问的事情那就需要掏份钱,胖子无法,从钱袋中掏了半天,终于摸出两文铜钱,有些不舍地递过去,看来够吝啬的。

小狗子未露出丝毫嫌少的意思,把钱揣进怀中。献媚地笑了下,继续说道:

“那狗和鸡真就死了不少,这一下可把我们东家给吓坏了,想办法去找那个老头,却了无踪迹,好在气运不错,请来个道行了得地道士,这才把此事给处理一番,可即便这样。那个跨院也是不安稳,后来又有一个道士过来给指点,这才将将与那东西成均势,现在这里晚上还是有些不安稳,只是一直未曾出事,胆子大的人也就住下了。”

“真有鬼?那先前遇到的老头和孩子是哪来的?”

胖子有些疑惑,盯着小狗子的眼睛又问道。

“有没有鬼小的可不知道,小的没见过。那死的东西时,小的正害怕地躲在被窝中,您应该熟悉这地方,想来比我们知道地多,这您问小的,小的如何答呀,至于那老头和孩子,许是不一般啊。再没见过。”

小狗子恭敬地回着,对于那老头和孩子,不用想就知道。是那天与前面的一拨人一起的,就是想用话把他们吓走,山上的买卖好不被看见。

三人听了觉得没有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便不再言语,低下头闷声地吃着。看脸上那疲倦的样子,这一趟走下来确实辛苦,小狗子这时又开口说道:

“其实啊。这边总是会出些事情,就比如对面地那第一间客栈,他们刚刚开张,结果人就被吓跑了,那个地方居然比我们这边还邪门,据说有人到了那边睡觉,发现第二天是躺在棺材里的,现在一到了晚上,那边就静的吓人。”

“哦?那边现在已经空了?恩,我说刚才到这里的时候看前面地方怎么没有人收拾呢?原来是人都走了,那你可知道有没有其他人进到里面住?你们这个客栈有没有见过两个小姑娘?一模一样的。”

拿出过东西的那个人背对着门口,听到小狗子的话,回头看了看,好象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问道。

当然见过了,小二哥昨天晚上抱回来的,小狗子如是想着口上说道:

“没见到小姑娘,大姑娘到是有几个,可惜都有主了,至于那对面啊,还真就有人住过,对,有人去住过,结果您猜怎地?”

“怎么了?”

三个人同时问道,见这伙计又顿住了,刚才那个吝啬的胖子又拿出来两个铜钱,小狗子笑着收起,接着刚才的话道:

“那两个人地事情小的也是今天早上才听说的,说是有什么两个一模一样的鬼,就在那个屋子,对,您回头看的那个就是,听他们说昨天晚上那两个人好悬没死在那里。”

“一模一样?男鬼女鬼?什么时候遇到地?”

胖子听这话精神了,连续问了三个问题,小狗子却又不说话,只是帮着胖子旁边的人满上酒,脸上笑容不变,胖子又掏出两个铜钱,还没给过去,那个先前背对着门的人直接从怀里掏出块碎银子扔过去说道:

“问你话就说,别吞吞吐吐地,这银子是你的了。”

终于达到目的的小狗子不顾那胖子心疼的神色,收好银子流利地回道:

“是一模一样,这可是那两个人昨天说的,听那意思好象是女鬼,至于什么时候遇到,这个小的可不知道,小的昨天睡觉来着,今天刚刚起来,只听到这一些,要不小的去给您几位问问?您几位也想去那住?”

天刚刚亮起来,程家的上上下下就开始忙碌上了,今天正是家主六十大寿,一个个下人今天都换上了给他们做的新衣服,气色上看去也是相当不错,此时一个个显得有些紧张,害怕自己做错了事情丢了家主的脸。

这程家住的地方稍稍有些偏僻,可能是练武之人图个清净,选到这依山傍水的地方建了房子和几进院落,已经有二十多年,一家子人也不少,加上学武的徒弟,到不显怎么冷清,在这程家的东面不到五里地就是一个村落,学武的孩子就有几个是那边图着近过来的,周围山上时有野兽出没,都想学出了本领,稍稍大些就上山打猎赚些钱

没有几个是想让孩子真的在武功上练出什么名堂。

现在就有两个负责清扫门前那一块地的小童,正费力地拿着扫帚一下下划拉着。哪怕地地上没有丝毫杂物,他们也要扫出来清晰地印记,好让别人知道他们干活了,一个小童看上去稍稍木纳,在那里一丝不芶地干着,另一个与他形成强烈的反差,可以用机灵二字来形容。

“师弟,快过来,我有话与你说。”

机灵的童子只扫了一点点。便拖着扫帚往两个人中间的地方走去,同时招呼着那个快要扫完一片的木纳小童。

“什么事情?等会儿再说吧,我要把这边扫完,然后去帮着打水,这样师傅才可能收我们当徒弟,现在我们连记名徒弟都算不上,还有啊,我是比你先来的。你应该管我叫师兄才对。”

木纳的孩子手上的动作未停,在那里纠正着机灵这个的说法,听那话地意思,两个人现在还不是徒弟,只是在这边干活,人家觉得好了,才可能教给些东西,还不一定能让他们正式成为弟子。只有一个记名的名分而已,教的人也绝对不会是师傅。

机灵的这个却并不气馁,诱惑地说道:

“这个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我就比你厉害,至少我可以到后面的厨房去弄来好吃的,你不是也吃了吗?我虽不能做你师傅,可做你师兄还是绰绰有余的。我问你,你想不想学功夫,想不想入门?”

“想。你有办法?那我叫你师兄。”

木纳这个果然经受不住如此的引诱,停下了动作来到机灵地这个身边,一脸诚恳地说道。

“想就好,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除了先前早早过来的人,今天还有不少到这边,你要做一些事情让他们夸奖你,当着师傅的面夸,这样师傅一高兴就让你入门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知道怎么做了吗?”

机灵的这个帮着分析道,木纳摇了摇头,机灵的一脸无奈的又道:

“你怎么这么笨,这前面的门脸最重要,就是我们扫的地方,你只要干好了,那边人一来,就能看到,到时便会夸你了,这下懂了吧?那好,这地方都你扫吧,我不贪你地功,快点干,一会儿记得打水,我去后面的厨房看看又没有能帮得上忙的,师弟,你要记住,今天是整个广南西路地人来,千万别多说话。”

木纳的这个仰头想了想,觉得有道理,感激地看了机灵这个一眼,接过他递过来的扫帚,合在一起,开始奋力地干活,机灵的这个却整了整衣服,并没有直接去厨房,而是向着前面通往这边的唯一一条路一蹦一跳地跑去,嘴上嘀咕着:

“扫吧,扫地能赚来钱?今天师傅过寿,哪个能没事夸个扫地地?想入门,那要等啊,入了门还真能在江湖上闯荡一番不成,还不是到山上猎些东西,把身体弄壮实了,多干些活好赚钱?我现在就赚钱去,侍侯好了过来这边的人,赏钱少不了,还能让师傅看上,诶?真有人这么早来。”

刚刚跑到岔路口这里,小童就看到一大群人从西边向这里走来,看那一个个魁梧的样子,绝对是练家子,这样地人应该是到程宅来给贺寿的,小跑迎上去恭敬地说道:

“各位叔叔、伯伯,可是到程宅的?我在这里等候多时,请随我来。”

这个时候他突然变的稳重了,象模象样地伸出手来虚引,当先往回走去,这一百多人正是从大理过来到这边找人帮着办事的姓杨的那一群人,遇到一个人后跟着过来,现在见一个小童到此引路,觉得有趣,给小芦示意了一下,小芦掏出一串约有二十多文的铜钱,急走两步要给这个小童。

“这位叔叔,我不能要的,远来是客,哪能让您出钱?您能让我领着到地方,那就我就知足啦。”

机灵的这个孩子一看那钱就觉得少,认为不值得收,这样拒绝了一定会给人家留下一个好印象,只要跟师傅一说,师傅一高兴说不定真能收自己入门。

路不算远,半刻钟就到了地方,正门处早已打扫完毕,木纳的那个应该是进去打水了,门口处不知何时出来两个专门迎客的,见这个连记名都算不上的人乱跑,眉头皱了皱却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说,只好陪着笑脸迎上来。

一百多人同时到了,一下子就惊动了今天的寿星,听来报的人说是从大理来的,并且拿出了一颗夜明珠当贺礼,不由疑惑起来,连忙亲自迎出,待一看到那些跟在五人身后的一百多个兵士模样的人,心中就是一惊,到了近前拱手做礼说道:

“贵客临门快快里面请,听闻诸位好汉从大理到此,没有远迎,让程某真是惭愧啊。”

姓杨的这个也学着样子回礼道:

“那里那里,程前辈真是客气,杨某等人来的匆忙,路上也不好走,没备下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还望前辈莫要见怪才是。”

两个人又是一番客气,这才一起往屋子中走去,其他那一百多人自有人领着到别处休息,刚刚一进大厅之中,杨首领却突然看着一个人愣住了,看来是相互认识,那个人也是一愣,又马上反应过来,露出笑容说道:

“我还以为只有我越李朝有人过来,没想到大理的杨首领也亲自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