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9章 几女到来有人手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二十九章 几女到来有人手

吉祥如意,起来吃饭啦。”

大小姐自己熬的粥,央着店霄做了几样可口的小菜,招呼着还在那睡着的一对儿双胞胎,昨天晚上也是头一次没有搂着店霄睡,一个胳膊一边护着两个孩子休息。

作为姐姐的吉祥当先醒来,被大小姐用湿手巾擦过脸,把妹妹也给摇晃醒,两个孩子穿衣服都是大小姐的,比起孝衣来要小上一些,宽松又柔顺地套在两个孩子身上。

好象是对大小姐比较信任,一直提心吊胆的孩子昨天晚上终于是睡了个安稳觉,虽是起来了,眼皮依旧沉沉地想要合上,大小姐边给如意擦着脸边劝道:

“不急哦,等吃过了饭就继续睡,让你们睡个够,在姐姐这什么都不要怕。”

两个孩子好象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无论是那焦黄的鸡蛋饼,还是那粥,吃到嘴中都是舍不得下咽,小嘴儿来回动着尝着那其中的味道,直到半碗粥下肚,暖乎乎的感觉让两个孩子精神不少,这才想起来还有小菜,伸出胖胖的小手,夹起来一块塞进嘴中,满意地点点头,使劲喝上一口粥。

“漂亮的姐姐,这东西真好吃,以前我在别处就没吃到过,妹妹也是一样。”

吉祥当先吃完,摸着饱饱的肚子,露出一丝满足地笑容说道,如意那边含着粥,使劲点头。

“那是,因为姐姐我是开饭店的。怎么样,觉得行吧,姐姐用这些好吃地东西赚了很多钱呢,昨天看你们太困了,直接

睡下,现在告诉姐姐,你们姓什么?家住在哪里,说的好姐姐还给你们糖吃。”

大小姐给坐在旁边的吉祥整理着衣服,又摸摸她可爱的小脸问道。

“我叫吉祥。妹妹叫如意,我爹姓冯,我们就姓冯,我们从来不知道娘是谁,问爹,爹也不说,家住哪里?恩……,好象旁边有条河。还有一棵大树,树上有小鸟,还长着蘑菇,旁边的张伯伯家养了条狗,总是对我和妹妹叫,可凶了。”

吉祥一点点回忆着,说到住的地方,掰着手指头数那旁边有的东西。只是她说的这些并不能让人给她家住的地方定位,大小姐也知道是问不出具体地方了,换了个话题又问道:

“那你们是怎么出来地?为什么跑到这个地方?你们的爹爹呢?”

吉祥听到问这些事情。突然小嘴一瘪,眼圈红红地说道:

“我们有一天睡着觉,爹就把我们叫起来进到一辆马车中,那里面有被褥和吃的东西,然后爹就赶着车走。也没告诉我们去哪,后来一天一天的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天,爹突然开始使劲地让大马快快跑。再后来……再后来?”

“再后来有一匹马累死啦,爹就把我们放下来,告诉我们跑到没有人的地方躲起来,他一个人赶着车跑没了影子,我和姐姐在一个小树林中等了一天,也没等来爹爹,后来我和姐姐都饿了,姐姐就带着我走,走了好远好远,下雨了,我和姐姐就到了大木头盒子那里,台子上面摆的东西,一点都不好吃,再后来就和姐姐换上别人的衣服找到一个屋子中睡觉了,可还没等睡着,就进来两个人,看到我们吓倒了,然后就被这个大哥哥抱到了这里。”

如意见姐姐想不起来,在旁边接着说,说到饿的时候,还一阵阵后怕,大大地眼睛看着是那么无助。

这一下大小姐明白了,看样子她们的那个爹遇到了什么麻烦,为了不连累两个孩子引着人跑远,至于具体是什么事情却想不出来,伸出手慢慢摸着两个人的脑袋说道:

“不怕,到这边就好了,有好吃的,还有新衣服穿,过些日子给你们找伙伴一起玩,对了,你们的爹爹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爹从来没和我们说过,爹还总出去,家中就我和妹妹玩,这次爹是不是不要我和妹妹了?”

吉祥担心地哭着说道,如意也跟着哗哗淌眼泪,大小姐连忙哄着:

“不怕哦,姐姐帮你们找爹爹,一天找不到,你们就一天住在姐姐这里,没有人敢欺负你们,姐姐的家可漂亮了,姐姐有好多家,这个客栈是最差的,不哭哦,咱们睡觉吧。”

两个孩子原本就累,睡那几个时辰根本就没有睡够,又刚刚吃过饭,被大小姐一哄,很快就相互抱着睡着了,轻轻掖好毯子,大小姐也打了个哈欠对店霄说道:

“看她们昨天换下来地衣服,家中的日子应该不错,看她们吃这些东西的样子,应该是没去过大地地方,也不知道她们究竟遇到了什么,哎~!可怜的小家伙,看来只能带在身边了

店霄看着这对双胞胎也觉得可爱,那睡着的样子更是让人想过去亲亲,知道大小姐心中的想法,说道:

“现在不能把这些孩子带出去,万一被有心人看到了,或许真的容易惹出麻烦,等我们人过来后再让别人知道就不怕了,到时候正好还能引蛇出洞,搞不好啊,这两个孩子地父亲是凶多吉少了。”

‘吱嘎’一声门被推开,小狗子进来看看那两个孩子对大小姐两个人说道:

“小二哥,刚才来了三个人,听那说话的意思好象就是要找这两个小姑娘,他们说有一个人被他们杀了,还问我们这边的事情,并打听有没有看到过一模一样地小姑娘。”

小狗子把刚才所有的对话说了一遍,等着店霄的答复,他是过来找那两个昨天吓到的人,想

带到前面让那三个人自己和他们接触。

大小姐一听那这两个姑娘的父亲可能死了,马上就为她两个感到一阵难过。店霄则猜测着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两个人如此追,恩,应该说是值得两个人身后地势力如此重视,可两个孩子身上就各有一个兜兜,根本就没有什么玉,想了下对小狗子说道:

“也好,跟那两个人说说,把他们带到前面去吧,最好是那三个人能够知道两个孩子在对面的客栈中。只要他们住进去,那我们就可以想办法得到些消息,这边怎么这么乱呢,哎~!早知道就直接

多带些人过来。”

那两个昨夜被吓的快到早上才去睡觉的人,被小狗子招呼醒了后刚要破口大骂,小狗子就告诉他们那三个人愿意出钱请他们说,并在旁边添油加醋地说什么这遇到鬼还能活着回来,那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二人在金钱和炫耀的双重鼓励下。终于是强挺着疲惫的身躯,揉着惺忪的睡眼来到了前面,对着那三人一番诉说,把昨天晚上两个人遇到鬼的前前后后,各种反应都说了一遍,听得人是热血沸腾,虽说其中多有夸张之处,可那个会分身地女鬼却没有不实的地方。

三个人在听到描述的女鬼时候马上断定。这个所谓的会分身的女鬼,就是他们要找的两个小姑娘,付给二人钱。没等这两个人离去,就匆匆进到了对面的第一间客栈中,推开那个闹鬼的房门,发现根本就是一个人都没有,**床下翻了个遍。就连两个人猜测地鬼影是衣服的影子的那个衣服也没找到。

不死心的三人把这边所有房子都给找过,其他的零碎东西不少,惟独没有孩子。至于那被钉子钉死的棺材,三人却没有打开,认为凭那两个小姑娘是绝对不可能进去的。

“人哪去了呢?听那两个人的话,应该是在这里,那两个小姑娘应该是找到个地方就要好好睡一觉才对,她们不可能继续走,可现在连个影子都没找到,难道说那真地是鬼,是那两个小姑娘在别处死了以后,化作鬼飘过来了?”

三人中一直不愿意说话的那个这时候身上不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看样子他是比较信鬼神的,那胖子却是满不在乎,左右打量了一下说道:

“死不死,变没变鬼我不管,这次我们出来是为了找东西,只要东西找到,回去就是大功一件,鬼不鬼地无所谓,来时可是在两边和路上都仔细找过,她们一定是不会离大路太远走的,毕竟只是孩子,实在不行就只好回去多带些人手出来,一会儿先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然后继续往东走,哪怕那两个小姑娘没有停歇,昨天吓完了人就继续走,她们也走不出多远,不信追不到。”

“好,那就追,到了晌午再没有的话,我们就回来,今天晚上住在这里,看看到底有没有鬼,哪怕她们变成了鬼,也要把东西的下落问出来,鬼有什么可怕的,我们杀地人少吗?也没见过哪个变成鬼来寻愁的,活着都不怕,变成鬼怕什么?”

另一个显然对第一个说话的人有些看不惯,在一边找着理由。

商量妥当,三人回到有间客栈,匆匆吃完了东西,便强打精神,沿着这条路,相互分开一定距离,向着东面追了下去,按照他们计算地时间,两个小孩子要是真走了这条路,绝对走不远。

快到傍晚的时候,在中午已经晴了的天,又开始阴沉了起来,那风忽然变大,吹着黑乎乎的云慢慢聚集起来,三个更加疲惫的人一步一挪地回到了有间客栈,不用说就知道,除了满身的劳累和那沾满泥的鞋,别的收获是一点都没有。

“伙计,给安排个屋子,我们三个先住了,呐!这钱是给你的,到了晚上子时你一定叫我们起来,哦,若是子时之前那边鬼又出来了,你也要喊我们一声。”

那个早上就出手阔绰的人这时候额外拿出了一锭五两的银子,塞给小狗子吩咐着,旁边的胖子现在也没有精力心疼了,迷迷糊糊地跟着进到一间屋子中,鞋和衣服都没脱直接

就倒在了**,沉沉睡去,另两个人也不例外,看样子他们心中的劳累比身体上更重。

三个人的这一举动,马上就被小狗子告诉了店霄和大小姐,两个人稍一盘算,打消了抓住三个人直接

逼供的想法,决定等他们实在找不到人离去的时候,派人跟随,一直找到他们的老巢。

吉祥如意对这方面根本不懂,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的她们拿着几样简易的玩具和好吃的小食品,听话地呆在屋子当中哪都没去,看样子还不知道她们唯一的亲人也没了。

天进一步暗下来,有间客栈繁华而热闹的时候也来临了,昨天的有人遇鬼,让众人兴致更加浓郁,一个个找好位置,期待着今夜那边会有别的事情发生,当大厅中将将坐满人,外面传来了一阵密集的马蹄声,离窗户近的探出头去一看,原来是一个长长的队伍到了这边,正猜想着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时候,整个队伍的前面已经停在了客栈的门口。

“伙计,有位置吗?”队伍中出来一个人,抬头看了看有间客栈的牌子,进得门来问着。“有位置,客官几位?”布头使劲眨着眼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