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3章 便宜大哥有事说

第三十三章 便宜大哥有事说

夜中的一场大火,使这个地方显得更加充满了神秘和后路过的人哪怕是还不曾劳累,也会在这个选有间客栈住上一晚,那再次开始修建的房屋已经快要接触到后面的河,曾经发现死的人地方却单独地空出来,人为地突出了此处,增加了一种暗示。

被救回来的三个人是幸运的,劳累、迷药、大雨,还有那强烈的心理冲击,这几样合在一起,只要躺在那个地方,用不上一晚上,三个人就有很大的可能把命送掉,现在顶多就是能得一场风寒,医治及时的话,凭着三人的体质,绝对能轻松挺过来,这是在三人的神经够坚韧的情况下,不然那遇鬼的事情就可能让他们吓出后遗症。

三个人同时也是不幸的,众人把他们给救回来很大的程度上是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三人并没有被送回屋子,那大厅中也不允许他们停留,只好在后院临时支起来几根木头搭成个棚子,三个人就被扔在一张双人**,根本就没有回到屋子中舒服睡觉的可能。

周围的人也怕他们冻到,找来些炭火烤在旁边,就那么围着一直快天亮才等到三个人清醒,未等他们看明白自己所处的地方就是七嘴八舌地问上来。

这里最坚韧的应该属胖子,那么一通折腾,居然只是有些头疼,一阵嘈杂的声音过后,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揉了揉太阳穴。眼前地景物逐渐清晰,突然一拍大腿:

“呵呵呵!哈哈哈!啊哈哈哈!小样子的,来呀,烧我呀,做了鬼以为我就怕了?我还不是好好地活着?看来还是做恶人好啊,哈哈哈哈!”

突然响起的大笑声和那别人根本听不明白的话,让众人更加的疑惑了,纷纷猜测是不是真出了毛病,直到另两个人也清醒过来。知道了现下的状况,同样大笑过后,胖子这才把那里面遇到的东西添油加醋给众人说了一通。

昨天晚上的狼狈让另两个人同样不愿意提起,只好认同胖子的说法,在一旁给予补充,尽量地把那边地事情说的如何艰难,三个人又是如何的闯了过来,说的众人也好象是身临其境一般。不由打了几个哆嗦。

“这已经亮天了?我们怎么在外面呢?”

胖子把心中的一些东西深深埋藏了起来没有透露,一阵的大话说过,被依旧带着雨气的风吹过,打了个寒战,疑惑地问自己三人的处境,众人当然不能说是为了等他们醒来看看是不是被鬼下出毛病,只好推到外面人多围着阳气重上面。

已经见过了鬼地三人现在对这种说法是深信不疑,对众人的救命之举又是一番道谢。那个胆子小的人给钱向来大方,这时也是想拿出些钱来请众人吃顿饭,报答一下。怀中的几片金叶子掏出来刚要说话,却猛然想起个事情,把手又伸到了怀中一摸,刚刚缓过来些红润的脸色刷的一下再次变得苍白。

“怎么了?哪不舒服?”

胖子见状担心地问道,胆小的这个没有答话。再次把身上又摸了摸终于放弃了那一丝侥幸地想法,带着急切的声音对周围地人问道:

“诸位,诸位恩人。有谁见到我身上的一块碎玉了没有?那可是家父留给我的最后一个东西,谁若是拣了,我愿意花钱买,看,我不缺钱,那个破玉它也不值钱。”

说着话他从怀中地内兜里面把所有的金叶子都拿了出来,摊在手上让众人看,胖子和另一个人也是一惊,在旁边给做着证明,那东西不值钱,对他却是很重要,谁若是拣了重金酬谢云云。

众人一听这话就明白了,问的是谁拣的,其实就是怀疑有人摸了去,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起来,更有人气愤地哼过一声离开,围着的人一下子见少,剩下地人也怕被怀疑,只好安慰几句也跟着离去。

三个人一想也觉得那些人不会看上一块碎了的玉,真要是贪财拿金叶子多好,胆小的这人叹了口气说道:

“哎!这本想找到另两块玉,却把这唯一地一块也弄丢了,诶?你们说会不会是昨天我们倒下以后,被那两个鬼给拿走了?我算看出来了,昨天那绝对不是人。”

另一个瘦弱的人深以为然,后怕地咽了口唾沫说道:

“我看悬啊,这一下是什么都没得到,也好,就那一块碎的也没有用,要不?谁回去找一下,看看是不是能在那房子里?”

说着话他看向了胖子,这里也就胖子胆儿最大,一直都是他最镇定,胖子却是说什么都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去,两个人无奈,再次来到了处房子外,淋了一夜的雨,着火的地方早就熄灭了,连一丝青烟都未再冒出,三个人壮着胆子寻了一圈,终是放弃,不顾头疼,回到客栈急急吃过早饭便匆匆而去。

客栈中在三人走了不久后,又出来十多个人,向着同一个方向走去。

“三眼,这下可麻烦了,原本还以为能够得到美人的青睐,谁知却是遇到了那三个人,居然还敢吹什么和吊死鬼一番搏斗,可惜啊,我真想直接揭穿他们,却怕惹祸上身,搞不好啊,他们根本就是被吓傻了,自己点的火。”

昨夜又是拉琴又是吹的这个人,现在正沮丧地坐在屋子中的床头处对三眼抱怨着。

“哎~!光杆啊,我都对你说了,别想我… 倒霉,谁让咱们两个是一根绳

蚱呢,那些用去的东西都算在你身上,到时赚了钱要你也不懂得节省,哪天把所有的东西都败坏没了。我就得跟你饿死。”

三眼特意把属于自己地那个箱子往身边挪了挪,紧怕光杆给抢他的。

被叫光杆的这个只是一笑,却没有在这种事情上计较,他知道三眼心疼那东西,就这么一说,昨天那一个蓝色的火,烧去了他不少的存货,那种东西根本就不是持续烧的,真正用的时候就一下。用来迷惑别人做小动作用的,自我安慰地说道:

“其实啊,我到是觉得没白用,至少吓到了人,这说明我们两个还是很厉害的,只是吓错了人而已,却不能说我地想法不对,本来还想在这边多住一天。好好歇歇,看来是住不成了,还是快些找个人多的地方,得些钱才行啊。”

“也好,先去广南东路看看,实在不行就沿着海边过了长江,转道京城,凭我们两个的手艺。赚些糊口的钱想来不难,若是行情好,攒下来一些。就在那边找个顺眼的姑娘,到时候带着儿女回来。”

三眼把那个箱子又推远了一些,顺着光杆的话说道,听那话的意思,对未来到是没有气馁。

‘咚咚咚’

二人正交流着对今后日子的看法。屋子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他这个屋子是住六个人地,可现在就有他两个在这里。否决了是住在这边人的猜测,同时也没有伙计的声音传来。

“谁呀?”

三眼对着门的地方问着,同时起身过去,其实这句话问了也是白问,外面只要不是说自己是强盗,他都会给开门的。

“是我,快点开门,磨磨蹭蹭的。”

一个清甜的女子声音传来,哪怕说的话不好听,二人也是觉得不错,三眼麻利地把门拉开,外面地强光直接照了进来,使劲眨了眨眼睛这才看清来人。

只见一个头上打着云鬓,插着排簪,面目清秀,皮肤白嫩,身着一套连衣藕荷裙的女子站在那里,红彤彤的小嘴儿不满意地撅着,在她身后还有两个护卫模样地人,仔细一看,有印象,正是那昨天晚上到来的几个女子带着的护卫。

“开个门也这么慢,不知道本姑娘忙吗?往后退,让本姑娘进去。”

三眼听到这女子的话,有些迷糊地向后退了退,看着那女子和她身后的两个人进来后,这才反应过来,问道:

“这位姑娘可是与我等相识?确定没有进错屋?我们这边只有两个大男人,您不会是认错了门吧?”

“本姑娘叫玉儿,聪明伶俐,绝对不会进错屋地,也不会认错人,找的就是你们两个,至于为什么吗……?你两个胆大包天的难到不明白?”

玉儿说话了,确定是来找两个人地,又给两个人留下了一个问题,言语中明显带着那么一丝的恐吓。

三眼与光杆相互看了眼,又仔细想想,确实是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惹到了人家姑娘,不解地问道:

“我二人愚钝,实是不知哪里得罪了玉儿姑娘,还请姑娘明示。”

“真不知道?那好,那我就给你两个提个醒儿,我问你们,昨天晚上你们两个提着箱子干什么去了?”

玉儿脸上带着淡淡地笑,一只手卡着腰地问道。

那两个人登时就是一激灵,有一种小时候淘气后被大人抓住的感觉,三眼觉得心中有愧,刚要承认错误,那光杆想了下却觉得这个事情和进来的玉儿没什么关系,抢先说道:

“昨夜我们二人到第一间客栈中练习平时用的东西去了,难道这也得罪了姑娘?”

“你们到是没得罪我,可却吓到了我家小姐,还弄个什么吊死鬼,你两个昨天从那房子后面的洞钻出来的时候就被人看到了,你说怎么办吧?是认罚呀,还是认罚?”

玉儿进一步恐吓道,身后的两个护卫也配合着做出了恶狠狠的样子。

三眼二人一看就知道人家就是不讲理了,明明是昨天吓到了那三个人,怎么又吓到了她家小姐呢?可从洞里钻出来这个却是事实,心中也有些发虚,知道人家的身份不同,只好问道:

“那个,玉儿姑娘,我们昨天真的是练手呢,至于从后面钻出去就是怕打扰到别人,你能不能说说,认罚怎么罚,认罚又怎么罚呀?”

“恩,这就对了,第一个罚就是罚钱,我家小姐被吓了,少罚你们点,一人十两金子就行,给我家小姐压压惊,第二个罚呢,就是你们要跟在我们一起,什么时候小姐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害怕了,你们就要弄一次,让小姐高兴。”

玉儿眼中带着一丝的奸诈说道。

安排了玉儿去请人家的店霄不知道玉儿采用了另一种方法,他现在正在专门腾出来的一个作为会客室的地方接待魏秉辰这个便宜哥哥,两个人都是一副悠然的样子,哪怕魏秉辰早早就到了这边也未显出一丝着急。

直到一盏茶喝尽,他这才掏出了两锭金子,不急不缓地说道:

“兄弟啊,老哥我又给你送钱来了。”

“哦?大哥可是还有其他事情,这没到十天呢。”

“恩,是有事情,这次找兄弟你是为了一件大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