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4章 轻轻细雨凡事多

第三十四章 轻轻细雨凡事多

秉辰和店霄在那屋子中呆了半个时辰,又象来的时匆离去,店霄感受着这不大不小的雨,心中有一丝期盼还有一丝不解,想起了刚才让玉儿去请那两个会魔术之人的事情,总算是觉得有些乐趣,转身向那边走过。

“怎么样?玉儿把事情都对二位说了吧?二位可是应允?哦,有什么事情对我们说就可以。”

店霄来到后面的一处大厅中,大小姐几人也在这里呢,正好看见那两个刚刚进来的人,店霄以为玉儿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和他们两个谈好了,带着笑容问道。

三眼和光杆先是疑惑地看看这个客栈的听说是厨子的人,不明白他说出这话是什么意思,好象是他决定要罚自己两个人似的,又看看站在一个蒙着面纱女子后面的玉儿,见她没有反对,看来没错,直接由三眼回道:

“说了,都说了,玉儿姑娘说的太对了,一点都没差,是我们昨天做的,我们做的时候就是安的其他的心思,那个事我们也应允,应允第二个,第一个实在是不行啊,我们没钱,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我们就是问问,跟在着小姐管不管饭,我知道这个问题有些唐突,可我们两个实在是坚持不了几天,给演东西,总要吃饱饭吧?”

“对,三眼兄刚才说的就是我要说的,其实我们真的不知道昨天做的事情给诸位带来如此大地反应,我们不对啊。尤其是不应该做过了事还从房后面走,还麻烦玉儿姑娘亲自跑了一趟,我们应该自己过来。”

光杆身上背着他的那个箱子,站在旁边附和着。

店霄一看两个人的衣装打扮就大概猜测出了两个人的性格,听这话的意思是愿意跟着绿野仙踪,只是说的有些可怜,好象是来表态一样,看来是知道了实情激动的,店霄见如此模样。把笑容做的更自然一些,走到三眼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放心,管饭,管吃管住,还有奖金可以拿,记得以后有不明白地就问,我们这边有不少的新事物,不怕你不懂。就怕你不问,我们这边没有人会觉得你们唐突。”

对三眼说完,店霄又来到光杆这里,看了看他的这身衣服和头上简单的绳子,感慨地说道:

“勤俭是一种美德,可你这身确实应该换换了,放心,只要跟着我们。一切都会好的,馒头会有的,豆浆也会有的。其实让玉儿去是她自己要求的,本来我准备亲自去地,可是有一个客人要接待,这才耽搁了,那个。玉儿已经把事情对你们交代了吧,说说看,对于你们所做的事情有没有什么更深的看法?”

店霄觉得两个新来的人可能是胆子小。怕他们在知道了这边的实力后,失去自信,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在自己的专业上说一说,这样可以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并巩固自信心。

两个人再次看了眼,三眼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紧张地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这,这种事情还要往深了说啊?我们其实已经认识到了自己地错误,一定会改正的,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这样行了吗?”

店霄觉得这个人很谦虚,上来就先说自己的缺点,可这不是店霄刚才说话地初衷,只好再次引导说道:

“你能发现自己的错误,是非常不错的,你可能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们除了知道自己地错误,是否能说说另一面?比如……那个,你们是通过如何的动作,来达到让人感到神秘的目地的?”

“啊?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没什么目的,我们懂,癞蛤蟆吃不了天鹅肉的,我们的动作很简单,就是弄个纸人,后面烧起蓝火,加上点其他的声音就行了。”

三眼都快要哭了,心说这都已经认罚了,怎么还要在这上面折磨他们啊,本来就不善言语,又让往深了说,还得戳出目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站在旁边的光杆不忍看着兄弟一个人承担这个事情,想到刚才这个厨子对他说的话,连忙插言说道:

“我知道勤俭的,您放心,只要有吃的就成,不会麻烦您多给做的,馒头和豆浆这好东西我们压根就没指望,有个干饽饽,就着凉水喝我们便知足了,知道您要做许多人的饭辛苦,也没时间,哪能让您亲自来?我们饿的时候只要能找到吃的就行。”

店霄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具体上还说不出来,难道这两个人真的谦虚到了如此程度?发自内心的?看来需要自己给他们点信心,那就捧一捧吧,稍一琢磨对着三眼夸道:

“一个纸人,一个蓝火,加上点声音,就能达到如此的目的,好,好啊,这就是境界了,由繁化简的境界,果然不一般,我相信你以后能够做的更好。”

说完这话对着还要开口解释的三眼摆摆手,转过头来向光杆也夸道:

“我确实没有太多的空闲给你们蒸馒头做豆浆,不过别人会把这些事情做好的,我觉得你已经达到了那种境界,不需要再象苦行僧一般的对待自己了,我们不但需要你有一个顽强的意志,还许要你有一个好的身体,好了,那就这样,玉儿,你安排他们一下。”

玉儿在那边正紧张地捂着嘴,见小二哥是这个态度,害怕那两个人告他的状,好在这一番对话就两边误会的过去了,听到吩咐,马上快步来到两个人近前,一手拉着一个就往

,刚刚出了门口便威胁着说道:

“看到没有,连我们的厨子都对你们有看法了,以后千万别随便对人说。不然我可保不了你们,这样吧,看你们两个也不容易,今天晚上给你们做些好地,过两天再给你们点零花钱,别在对其他人说了,懂没?”

惊出了一身汗的两个人,自是吓的连连点头,嘴上说着感激的话。不知道以后他们发现了实际情况会如何想。

见两个人走了,店霄转过身看着几女,一拍脑门说道:

“哎呀!我到是忘了,应该让他们两个给大家演示一番的,尤其是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们只是听到了下面人的报告,却没有亲眼看见,想来做的不错。改日吧,改日我想个有意思的东西看看他们能不能做出来,到时给你们看。”

“好哇好哇,有小店子给出主意,到时候一定有意思,小店子,那个便宜地强盗哥哥找你又有什么事情?不会是他们想再运一回兵器,让我们这边挡帘子吧?”

大小姐挤在林皛瑶和柳碧旋中间。来回晃着说道。

“是运东西,却不是让我们挡帘子,而是要把那东西运到我们这里。明天晚上到,说是用我们在外面采买东西的名义暂时放在客栈的一个院子中。”

店霄找了个凳子看着几女说道,那柳碧旋与宋雨萌见没有外人在,把那面纱卸了去,带着一种特殊的表情看向店霄。再也不象以前那样脸红的回避,不知道是何原因。

大小姐一听是要把东西往自己这客栈放,有些紧张地问道:

“他们。他们不会是发现了我们的身份了吧?用这个来打草惊蛇,想看看我们怎么反应,这可麻烦了,我可不愿意在这不知根底的时候和他们打上,连东西是哪个地方运来的都不知道,这可不行啊,你是怎么说地?”

“我答应他们了,因为这次他说过来的东西是从东边运到这里的盐,这东西也确实是我们客栈应该买的,就是数量有些多,大不了我们就说是做咸菜,我猜测这盐应该是继续向西送,而不是山上,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派人跟着,最后找到他们了。”

“原来是盐啊,哎~!如此看来这一定_吧,忍一忍,到时候可是有不少的赚头,最好是给他们做兵器的地方是在炎华这边,那样我们一下就给端掉,就怕他们从别的国家运来,我们那时总不能打到别的国家去吧,只是我想不明白了,那盐白天运不是也一样吗?”

大小姐分析了一下,最后却是对那运来地时候不解。

店霄同样想不明白,无奈的摇摇头,大小姐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林皛瑶和柳碧旋两个人中间跳出来,跑到店霄这边,神秘兮兮地贴着店霄耳朵说道:

“我问过宋姐姐啦,她知道的好多,就是有些怪累人地,你想不想听,这些都是可以不用那什么就那什么的。”

有间客栈后面的那条河的北面,继续向北走五里地就是一片小树林,还有一些连在一起的山,在有间客栈没有在这边扎稳脚之前,东西来回走地人就是需要走这些山的山路。

一条由不少被踩在泥沙中小草铺成的路,经过雨水地滋润,和来往行人少的缘故,再次恢复了勃勃的生机,那林子更是苍翠茂密,几只觅食回来抓住树枝休息的鸟,悠闲地用嘴梳理着身上的羽毛。

本是充满了自然气息,有着花草芳香的林子中现在居然冒出了一阵阵的浓烟,在风的吹拂下又变的稀薄,飘到树林外面时已经不再那么浓郁,不仔细看还真难以发现。

“光头老大,这下遇到那个伙计和杨家的丫头了,我们是不是要马上动手,正好趁他们还没有完全安稳、适应的时候,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其实昨天下雨的时候才是最好的机会,可惜,我们不清楚他们里面的样子。”

这林子中有几十个人,正围在五个火堆旁边烤着东西吃,那天上的雨大部分都被树挡住,即使是有些许落下来,对这些人也产生不了什么影响,此时一个人抓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狗腿,撕咬下来一大口,手往身上蹭着油问一个光头的人。

这个光头正是暗夜帮的那个首领,带着一众人锲而不舍的终于找到了林皛瑶一行人,并跟随着发现了店霄和大小姐的行踪,这时的他好象比以前更黑了,想是尾随在车队的后面吃了不少的苦,听过手下的话说道:

“现在还不行啊,我们也是刚到,直接去打不熟悉地形,也不清楚那个伙计到这边有多少保护的人,等着吧,聂军和聂帅已经到了那边,他两个人是最不容易被发现的,等他们住过一晚上,就应该能摸清那边的情况。”

“恩,老大说的是,等他们探听完消息,就找一个同样下雨的天,冲进去时他们防备一定少,光头老大,这次事情做好了,我们回去真能看到亲人吗?”

一个和光头坐在同一个火堆旁的人往肉上抹着盐,目光中带着一丝期盼问道。

李光头向他那边看了一眼点点头肯定地说道:

“放心吧,这是事情办成了,就让你们回家,恩,要找一个晴天才好偷袭,可以给他们放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