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5章 初尝冰火九重天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三十五章 初尝冰火九重天

一枪程家的院子里现在可谓是热闹非常,整个广南西‘英雄好汉’都趁着如此的机会好好聚一聚,其实大家都知道这程一枪六十大寿只不过是一个幌子,真正有用的是‘武林’人士的这个大会。

在其他人都找着相同的话题之时,惟独两伙人显得与众不同,两伙人的领头单独进到了一间屋子之中,一个个精干的手下站在门外,禁止其他人靠近。

略微知道这些人底细的不愿意触了霉头,当做未曾看到,招呼起自己认识的人聚在一堆儿说着一些见闻,不知道这些人身份的人却是觉得自己身单力薄,狠狠瞪过两眼,做出一副瞧不起的模样,走到旁边找人打听。

屋子中隔着一张桌子坐着的两个人无暇顾及他人的想法,各端着一碗茶,做品尝的模样,其中的一人是大理过来的那个杨首领,而另一个就是越李朝来的那个领头,看两个人的样子好象有些不对付,却都在极力地压制心中的暴躁。

一盏茶喝了足足有半个时辰,茶碗中的水也未见下去多少,终于,那个越李朝来的人不愿再耗下去,‘嗒’的一声把茶碗往桌子上一放,开口说道:

“杨首领可是有闲,这么远的从大理过来,想必路上不是那么好走吧?啧啧,看杨首领带着的那些人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是从那林子中直接穿过来的吧?佩服,佩服呀。能把手下人地命看的如此淡的,非杨首领莫属,应该受人敬仰才是,兄弟不才,一定会帮着杨首领好好宣传一二的。”

“哼!李大人有心了,我大理将士各个英勇善战,还没有走不了的路,莫说是这条路,就是通你们越李朝的那条最险的路。我大理只要有这个想法,大军也是轻易就可过去的。”

杨首领冷哼一声,带着一丝轻蔑地笑容,满不在乎地说道,言语中威胁的意思明显不过。

这李大人被说地一愣,瞳孔猛然收缩变小,脸上显出一片阴沉之色,后有马上恢复到原来模样。嘴角带着玩味的笑,端起茶碗轻轻地在那用碗盖刮着碗沿说道:

“杨首领果然非常人,现在大理本就不稳,你那主子都在求着我们越李朝相帮,杨首领却居然能说出此等话,厉害,厉害,听杨首领这一说。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番话是你那主子的意思,如此我可要马上回越李朝一趟了,告诉我王派些人到那边守着。以免杨首领的大军到了,没有人招呼啊。”

“你?哼!我不与你做口舌之争,你们越李朝打的什么主意真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大理再乱也轮不到别人插上一脚,我到是听说贵国那海上近些时候有些不安稳呀,可千万莫要做错了事。不然到时候想往海上逃的路都没有了,那可真不好办了,不知道李大人到此所为何事?”

杨首领在言语的交锋上明显弱了一筹。见自己一句话居然被对方抓住了把柄,便不在这上面纠缠,话锋一转说起了别的,同样也把茶碗端起来,却不是在那做样子,一口喝了,吐出嘴中地茶渣。

“呵呵!杨首领真是快人快语,不错,我喜欢,我也不与杨首领手那些无用的话了,海上的事情我王都不操心,别人更不应该多问的,至于这次来,当然是给程一枪、程老爷子过六十大寿了,杨首领难道搭里面不少人也是报着同样的目的?”

李大人可不会象他那样把多半碗凉茶喝下去,再次把碗放到桌子上,用手一下一下敲着椅子扶手,一副悠斋的模样。

“李大人既然不肯说实话,又何必来问我?我们来这边做的当然是重要地事情,可绝对不是为了给什么程一枪过寿,你们做什么我不管,只要别让我知道是为了对付大理就行,不然……大人带的护卫想来不够保护大人的吧?没有其他地事情我便回去歇息,告辞。”

杨首领这些日子一直都未休息好,现在更是疲劳不已,不再多耽搁,拱了拱手,起身就要离开,这李大人稍一合计,忙阻止道:

“杨首领且慢,看杨首领的样子确实不是针对我们越李朝的,我们在这边其实也算是同路人,不如在各自办自己事情的时候,相互帮着一下,杨首领认为可好?或许杨首领要办的事情,我们也能从旁搭一下手呢?毕竟我王与你主都是不想看着大理太乱。”

杨首领脚下一顿,听到这话,扭头看了看这个李大人,想了想觉得确实是可以借着他们地力量把这事办了,点点头回道:

“也好,你们要是有需要我们的地方,也过来与我们说一声,只要不触犯了大理我主那边,其他的事情都好说,连日来我这边已经是劳累非常,需要早些休息,告辞了。”

话声一落,人已经出去了,那些外面跟着他来地人一百人见他出来,这才松了口气,相拥而上,护在中间,向着程一枪命人安排的房子处走去,那些越李朝的人也立即进到屋子中,看到大人无恙,也是放下了心。

李大人却好似未觉有人进来,定定地想着事情,好象突然想通了什么一样,两手一拍,高兴地说道:

“也好,有他们在这边,到时候可以拉下水,只要他们做了,那时再想不承认都不行,看来要让程一枪快点有所动作才行啊,以免夜长梦多。”

有间客栈对面的山上,此时依旧是喧闹声声,好象这些人都不用干别的,整天就是耍一通

兵器,再练练筋骨,除去睡觉,其他的时候便是吃喝

阎罗殿的天井中那烧烤地架子上串着不少的动物,一张张的小方桌上摆放着一盘盘的菜。无数坛子的就好象不要钱一般灌进嘴中,喝得高兴了就搂着不知从哪弄来的女子,哈哈大笑着手脚乱动起来。

魏秉辰这个人比起那些乱喊乱叫的大汉显得文静不少,此时稳稳地端着一碗酒边喝边夹着盘子中的菜,同时看向两个专门招来跳舞助兴的女子,眼中却是清冷一片,扭过头对着坐在上手地大当家的说道:

“大当家的,这一次那有间客栈会不会吓怕了跑掉啊?那样我们可是少了一处可以利用的地方,要不。此事先缓缓,现在安排还来得及。”

“安排事情来得及,可是我们却等不及了,不做出点事情来考验一下他们,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愿意为我们做事?此事关系重大,那几车盐都已经准备好了吧?正好也借这个机会看一看他们应对方面如何。”

大当家的眼睛看着两个不停给他送秋波的跳舞女子,嘴上却是说着与现在吃喝玩乐不相干的事情,远处地人还到他这个模样。还以为他是念叨那两个美女呢。

旁边二当家的这时候插言道:

“大哥说的对,用人的时候就是要先吓吓他,一天二十两银子可不是白给的,不行就让他们换地方,大哥的这个计策也实在是妙,告诉他们的时候是一车盐,结果到地方却发现是几车盐,并且还有官府的人上门来查。真想看看他们害怕地样子,最好是吓得他们尿裤子才好,魏秉辰啊。到时候你可要忍住了,千万别早早出去,不然他们怎么能知道我们的厉害?”

“二哥这话在理,就是要让他们害怕,到时候魏秉辰你拿着那准备好的盐引过去。他们一定会感激你地,看看他们的表现,行的话就让他们继续呆在那里。再考验两次便弄成我们的一个点儿,不行就真给他们运过去一车私盐,直接吓走。”

三当家的也是比较兴奋,好象十分喜欢算计人一样,只是这出谋划策地事情和他的体形有些不相称。

魏秉辰见三个当家的已经达成了一致,也不再多言,一口喝尽碗中地酒,对着三人说道:

“如此我就回去准备,希望他们胆子够大,这样对我们以后的事情也有帮助,三位当家的喝着。”

话一说完魏秉辰就离开去拿那盐引并且安排送货的时间和报关的时间,好让那些官差正好在盐将将运到的时候到那边,看看自己那个认的弟弟如何反应,若是直接说那盐不是他们的并把自己给出卖了,那就说明根本不行,到时可就要下狠手了。

他这一离去,三个当家的目光来回对视几下,二当家的低声问道:

“大哥,那边的事情都快完事了吧,派的人是不是够用?到时要是想拿我们冲在前面挡箭,我可不干。”

“放心吧,那边的人传来话,真正动手的时候我们这些人只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就行,真正冲在前面的是他们,我们唯一不能出差的就是这边的情报。”

大当家的微微点了下头,同样轻声地说道。

夜色中,大小姐把吉祥如意安排给了林皛瑶她们,她也不再陪同几个刚刚过来的姐姐,而是着急地拉着店霄回到屋子睡觉,嘴上嘀咕着各种让人听不懂的话,眼睛不时看向店霄,并且露出一丝独特韵味的神秘笑容。

店霄心中有些发毛,暗暗猜测着,应该是那个宋雨萌教给她东西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那种传说中的,吸什么补什么?更不知道会不会有不好掌握的东西,伤到了他,下定决心,只要不妙就动武力制止。

“小店子,你先去躺着,我找点东西,咦?冰放哪了?哦,在这,还有酒和辣椒,好了都找到了,小店子啊,这可是我从宋姐姐那问来的,她都说了,对付一些厉害的,怎么都不满意的人就用这个来弄,这叫冰火九重天,我先找个匙子,你别急啊。”

大小姐把店霄给推在**就开始四处的找东西,嘴上也没闲着,店霄听了这些话,脑海中马上就出现了一个画面,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东西是不可信的,只存在与想象当中,连忙劝阻道:

“紫萱啊,别找了,快上来睡吧,今天晚上我给你讲故事,然后就安安稳稳的睡觉,明天还要应付那过来的私盐呢。”

“没事儿,耽误不了多少时候啊,宋姐姐说几下以后可舒坦了。”

“我现在就挺舒服,不用麻烦了吧?”

“不麻烦,好了,找到了,来,过来,别动,先用这个冰啊,张嘴,诶~!这就对了,宋姐姐说了,那些人个装着酒量好的样子,那些姑娘就想出了这个办法,先让他们嚼块冰,然后喝这个热的辣椒酒,这样就有劲了.喝过了以后浑身舒坦。”

大小姐端着东西过来,当心喂给店霄一个冰块说道。

店霄嘴上含着冰,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么个意思,知道这是两个极端以后的感觉,可是对嘴却不好,摆摆手刚要拒绝,就见一个人影在窗户前一晃,有声音传来:“小二哥,我看到以前的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