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7章 弄得盐来要养鱼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三十七章 弄得盐来要养鱼

?了,送盐的人当先来了,整整的九辆车,排成一行停的门前,从第一辆车上跳下来两个人,一前一后站到客栈的门口,看着已经熄了灯的,黑咕隆咚的样子,准备扣门的手抬起来又放了下去。?

当先的一人眼睛不由回头看了眼第一间客栈的某个地方,一时拿不定主意该如何,他身后的那个人上前一步贴在他耳边说道:?

“怎么是这个样子?和传给我们的消息不一样啊?不是说这边十二个时辰都有人吗?看,西边那里到是有不少的人和火光,去问问?”?

‘噹噹噹’?

前面这人听了后面人的话扭头看向那***通明,仔细一听有喧嚣声传来,可还是连着扣了三下门,毕竟他们送的盐是到有间客栈,而不是有人的地方就可以。?

二人等待片刻见里面没有人应声,正要再次敲击的时候,打那边热闹处颠颠跑来一个伙计打扮的人,一边的肩上和袖子处分别搭着搭巾,空出来的这只手挑上一盏灯笼,上面写着‘有间’两个字。?

“二位客官可是要住店?诶呀,若是真的想歇息一晚,那只能随着小的到有火光的地方,此处可是不行,这里面有事儿,有大事儿,您二位放心,别看那边是外面,可吃喝等东西绝对不会差了,人多聚在一起还显得热闹,如是就想休息,那也有舒适的帐篷。”?

来的人是小狗子,早已得到吩咐地他就等这一刻呢。不经意扫了眼那些车,心中暗暗冷笑,嘴上招待的话恭敬说出。?

“不住店,看来你们真的是有间客栈了,那行,找你们客栈的管事之人出来,有事相告。”?

刚才站在后面的人见是个伙计,便由他来答对,故意挺了挺胸。要把自己那不知道是什么的身份在伙计面前表现出来。?

“二位可是来送盐的?那只要跟着小的把货运到那边即可,掌柜的还有其他要事处理,这些小事不会管地。”?

小狗子伸手虚引,指着那边侧身示意,不待两个人再说话,眼睛看向那些车,露出惊讶的神色:?

“原来二位这一趟是要跑远处啊,也对。为了给我们有间客栈运一车盐,单独跑一次是有些不划算,那就留下一车吧,到时小的自会妥善安置。”?

那二人对视一眼,不知道交流出了什么,转过身来对小狗子态度好上不少,语气和善地说道:?

“好,先把货给你们运过去。头前带路吧。”?

转过身又对着那些车上的人喊道:“快点,跟上,别耽误了时候。”?

‘骨碌骨碌’的轮子转动声响起。九辆车一辆接一辆跟在小狗子身后。?

“二位,现在时候已晚,再往前走可是几天遇不上的休息的地方,不如在这边暂做安置,好好歇歇。等明日上路带着本店做的干粮,岂不是更好。”?

小狗子放慢了一些脚步,介绍着客栈地好。微侧着头等待答复。?

“哦,这这样的,让送货的人说改了,让我们送来九车,这也是临时定下的,说只要对你们管事的人一说他就明白。”?

先前敲门的这个人想了下说道,眼睛有些紧张地看着小狗子,紧怕他找什么借口说不收这些盐,同时手背到后面对着那些车连续打着手势,那些车一改排成一队的样子,横着加快速度隐隐有超过小狗子的意思,向着篝火之地行去。?

小狗子却是摆出一副好说话地模样,哦了一声便不再多言,这才让两个人放下了心,待那车一停,一袋袋的盐被他们用最快的速度给堆到了车下,不时看一眼来时地方向,等所有的盐都已经卸下,九辆车未做丝毫休息就加快速度向西而去,那两个人还扔给小狗子一小块碎银,让他帮忙把这些盐看好了。?

那些个住宿的人在这一过程中不时关注两眼,见是那么多的盐一时想不明白客栈是什么意思,人都走了这才又恢复到刚才热闹的样子。?

布头、胖墩儿两个人此时站到了手上攥着一块银子地小狗子旁边,看向东面等待着,相互还交流两下眼神,至于那客栈中却是静的可怕。?

“光头老大,事情有些不对啊,那客栈里的人怎么都出来了?照这样看,我们想要放火让他们乱起来是没用了,总不能跑到那些火堆地地方点人家衣服吧?帐篷那更不行,绿野仙踪的不少护卫围着呢,今天还打不打?”?

客栈北面河的那一边,几十个人伏在地上看着客栈,一个人发现了现在的情况,拿不定主意,又有些担心地问着李光头。?

“恩,是有点不对,人都走了,也不知道那个伙计和杨家的小姐在什么地方,这样,聂军和聂帅你们两个人绕过去,就说要住宿,好好看一看那些火堆的地方有没有他二人,若是有的话,你便回来告诉一声,到时我们冲过去,杀他个人仰马翻,记住,不准你二人直接动手,听说那个伙计身手不错,万一被他挡住,可就再没有机会了。”?

李光头也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对,心中总觉得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招呼过来聂军和聂帅吩咐下去,转过头看着身后的人说道:?

“一会儿他们二人回来,分出一部分准备去夺马,到时一个个都利索些,能不能活着回去就看你们的了,记得没有?”?

“记得。”?

身后被他看着的那些人一起低声应着,聂军和聂帅两个人已经绕了出去,那边的篝火处?

声远远传来,给这个不安的夜增添了一些特殊的活泼?

.~居然有不少地人在向这边赶。两个人不明所以,也不多做停留,记着光头老大给的任务,加快脚步向着客栈西面的火堆方向跑去。?

“伙计,住店,安排好吃喝,剩下的你留着。”?

.~抛,让小狗子三个人看清了两个人的样子。伸手一指一处还有空位置的火堆,两个人脚下未停地奔了过去。?

小狗子点了下头,示意明白,刚要去给安排,那前面出现的另一队人却让他停下了其他的动作,招呼过来一个伙计,指着那两个刚到地人耳语几句,那伙计便应声去了。?

等那些人稍一离近。众人已经看清楚他们的样子,足足五十多人,穿着衙役的衣服,腰上挎着刀,此时已经放慢了速度,当前一个捕头模样的人边走边看着那边堆积起来的一袋袋盐,脸上泛出了冷笑,他身后的那些则是眼中透着兴奋。看着那些盐感觉是看着黄金白银一般。?

“呦!原来是诸位官爷到了,看样子各位官爷应该是要歇息,快快这边请。”?

小狗子三人麻利地迎了上去。恭敬地说道。?

那个捕头一挥手,身后的人马上分出去三十多个跑到堆起来的盐袋子那边,把那一处地方团团围住,捕头这才冷笑着看向小狗子三人问道:?

“你们管事地人在哪里?让他出来答话,我们是专门管着这边的远山县的衙役。本人姓韩。”?

那些刚才还在高兴吃喝的人现在已经停了下来,同时把脑袋转到了这边,想看看这些衙役为了何事来。聂军和聂帅也不例外,刚才两个人只是那么扫了几眼这边的人,却并未发现那个伙计和杨家的小姐,此时听到有人要找他们,心下暗喜,正好省却自己不少的事情。?

“原来是韩捕头到此,那个,捕头大人,我家掌柜的和管事地正在那客栈中的正房里面处理些事情,您往那边看,对,看到有蒙蒙的光了吧?对,就是那里,别处地灯都熄了那边最显眼的。”?

小狗子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献媚,指着那边说道,果然,众人往那边看去,那边有一点光亮,不仔细看还真看不清。?

“不知道捕头大人有何要事,掌柜的和管事地现在可是分不开身,这样,您对小的说,只要一般的事情小地都能做主,这是掌柜的安排的,不信您问他们。”?

胖墩儿在那里接着话说着,特意往前站了一步,小狗子和布头也配合着点头承认,其他的伙计也没有人反对。?

.~起身,趁着大家的注意都放在这些衙役身上,悄悄挪动着脚步,渐渐脱离了这边,向远处暗中遁去。?

“哼!你管?掉脑袋的事情你管得了吗?我问你,那边堆在一起装的东西是什么?”?

韩捕头冷哼一声,瞪起眼睛看着胖墩儿问道。?

“回大人您的话,那边放着的都是盐啊。”?

胖墩儿凛然不惧,往那边瞅了一眼,不急不缓地回道。?

“盐?不知道贵住哪来的这么多盐?又是做何打算啊?莫不是做菜吧?啊?”?

韩捕头见这个伙计居然敢与自己如此说话,语气更加不善。?

那些个住宿的人这时才明白过来,看着那些盐大概猜出了一些事情,却又好奇为何盐刚一运到,这些衙役就过来了,这里是归远山县管,可远山县的衙门离这可是不近的路,有些明白的人已经开始知道原因了,扭头与身旁相识的人悄悄谈论起来。?

胖墩儿好似不觉这个捕头的态度,依旧是那么不轻不重的说道:?

“这可就不一定了,盐是我们的,想做什么不可,掌柜的其实最想做的就是在这边养些海中的鱼,因怕那些鱼不能在淡水中活着,这才弄来些盐,若是多了用不了,卖给别人也好。”?

“哦?你们掌柜的居然还有如此闲心?可这些盐总不会凭空而来吧,如此数目当是有相匹配的盐引才对,不知你们有吗?拿不出来,那就是私盐,到时你们谁都跑不了,哼!”?

韩捕头有些受不了胖墩儿的这个态度,恶狠狠地说道,站在他身后的二十来个人非常有默契地同时抽出半截腰刀,‘仓啷’声一片,看样子配合不少次了。?

这一下把那些住宿的人都给吓到了,见这些衙役要有动手的意思,都矮着身向远处躲了躲。?

那路对面的第一间客栈的一间房子里面,魏秉辰把窗户捅开了一个窟窿,正聚精会神看着,一见那些衙役抽出了刀,面色有些紧,摸着怀中的几张盐引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转身出屋,开始向那边走去,同时观察着那些人的举动,判断是什么情况。?

“我一看就知道你们没有那盐引,这就是私盐,来人啊,把那些盐扣住,这些人都给我抓去来,跟我进客栈中把那管事的也锁出来。”?

韩捕头见胖墩儿没有马上应声,肯定了他们犯私盐的罪,大声喊道。?

“慢着,谁说我们没有盐引的?韩捕头不免太急了些吧?看看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