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8章 烦心之事已过去

第十一部 第三十八章 烦心之事已过去

墩儿说着话,眼睛看向韩捕头充满了戏谑的样子,慢掏出一罗纸,往韩捕头手中一送,扭过头来看天上的星星。

“这……这真的是盐引?”

韩捕头看到这些纸的时候脑袋‘嗡’的一声响了起来,眼睛也是一阵的发花,心中不停地想着这不可能,明明有人说这边是送来了不少的私盐,自己等人也是打听好了,那边贩盐的后面或许有来头,他们得罪不起,可到了地方那就是他们可以掌控的了,这才一路不紧不慢的跟随,等那些人离去后过来查抄,谁知居然出现了盐引?

“怎么?韩捕头难道不认识这上面的字和印记?用不用找个识字的给您念一念啊,要不您派人到那边查查,看这边的盐引对不对?”

胖墩儿这下开始反击了,说起话来丝毫不留情面,他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人,欺软怕硬,得罪不起别人过来专门在小买卖人的身上算计。

韩捕头被他这一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在火光的照射下来回变换着颜色,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攥着盐引的手开始微微颤抖,其他的那衙役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自己等人过来就是想捞些油水,跑了这么远的路就是这么个结果,有点难以接受。

“韩头儿,既然这些盐有盐引,那就说明是误会,对,误会,那举报的人是故意挑拨官民之间的关系,好在头儿您没有轻举妄动。这正说明头儿您明察秋毫啊。”

衙役之中一个机灵地人在韩捕头后面声音适中地说道,可是现在这个样子,只要仔细一听就都能听到。

“对对对,误会,都是误会,是有人使坏啊,多亏了我没有听信,而是过来好好问询一番,不错。你们有间客栈不错,养鱼好啊,这边离海那里有不少的路,好不容易吃到一回那边的鱼还都是用盐腌好的,鲜的可不是我们这种人能碰到,等你们这边的鱼大了,周围的乡亲都能跟着享福,好。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尽管到衙门中去找我。”

韩捕头经身后的人一提醒,马上恢复到了刚才来时的样子,笑容也出现在了脸上,回头赞赏地看了那个衙役一眼,决定以后有好事情多带着他,把那一罗盐引还给了胖墩儿,大义地说道。他这次来就是打好地主意是私盐,并没有带什么官盐经关到县里的册子,看着上面的字和印记却是不假。加上胖墩儿那有恃无恐的样子,让他进一步认为这是真的,没再说什么回去对照的话。

胖墩儿根本就不与他客气,一把夺过那盐引,往怀中一揣。把这些衙役又好好打量了一番,对着韩捕头说道:

“既然你们认为是误会,那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们这有间客栈可是没有那闲心招待诸位,除非诸位是过来吃饭住宿的,那就拿钱来,掌柜的说了,没有让别人白吃地规矩。”

韩捕头等人被胖墩儿一说,脸上出现了尴尬的神色,见这个伙计如此不给面子,却也只能强压下心中的火气,做出要离开的样子。

已经在绕路到这边的魏秉辰摸着怀中的盐引,脸上现出无尽的疑惑,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胖墩儿看,象要穿透他那衣服看到里面的东西似地,心中暗暗猜测着。

“冲啊,杀啊。”

正当魏秉辰不解,韩捕头等人难堪的时候,东边的客栈中却是传来了阵阵地喊杀声,并且马上就冒出了滚滚的浓烟和火光,一切来的都是那么突然。

那边隐约中出现不少的人影,坐在这边吃饭的人现在精神了,一个个都没想到是有人过来杀,更多地却是猜测着,这些影子会不会就是那些鬼,而里面又是烟又是火的,应该是有人作法,那一双双眼睛中满是好奇的神色,有地人还悠闲地边吃喝着边观赏着那边。

在以韩捕头为首的这些衙役愣愣看着那边的时候,胖墩儿再次说道:

“韩捕头刚才不是说有事情找你们吗?现在那客栈之中可是来了歹人,捕头为何还不带着人上去救援一下,掌柜的和管事的可都在那里,韩捕头不会是见死不救吧?”

胖墩儿的这些话声音比较大,周围的那些人都听个真切,纷纷把头转过来看向韩捕头等人,并悄声猜测着他们会如何应对。

“这……这个?那边不象是有歹人,应该是走水了吧?不如大家都过去帮着灭灭火,哦,那后面正好有条河,大家可不要见死不救啊,我们这些衙役就帮着打打水吧,这可是个力气活。”

韩捕头那本就是尴尬的脸现在已经被额头上流下的汗水画出了不少道道,看着那边火光,听着那边的喊杀声,身子一阵阵发抖,那握着腰刀的手,攥的骨节都已经发白,却并没有任何冲上去的打算,昧着良心非说是着火了,让大家一起跟去。

胖墩儿还真怕他们冲过去,把那边的事情搅和乱了,现在一看韩捕头说这样的话,一颗担着的心到是放进了肚子中,对着些人却是更加看不起,脸上嘲笑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那些个住宿的人见到平时耀武扬威的衙役在这个时候居然说出如此的话,下面开始相互嘀咕上了。

“切,说的好听,还走水了?明明就是有喊杀声嘛!难不成这些衙役也知道那边正在斗鬼?听他们的话根本就不是,这要是真的遇到危险,还能指望他们什么?”

“可不是吗?平时就知道欺负我们这些老百姓,真遇到事情

个个躲的比谁都快,拿着官家的钱却不做事,整天里还不如。”

“行了,都别说了。小心让他们听去,他们不敢对付歹人,却是敢欺负我们这些百姓,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听着从那广南西路海边过来的人说,那边有个东莞县,那县令老爷才厉害呢,断案如神不说,一众衙役那是真给百姓做事儿。哪有危险冲到哪,一点都不含糊。”

这些人说话地声音模糊地传到了衙役们的耳朵中,一个个虽是不清楚具体说什么,却也能猜个大概,脸臊的通红,只能当做听不见,眼睛更是不敢往别出看,连前面那火光处的景象都开始回避起来。

李光头嘴上依旧大声喊着。却是越喊越觉得心中没底,刚才听到聂军给传回来的消息,心中高兴的他带着众人就摸到了客栈之中,漆黑一片的地方果然就只有那个正房里面有烛光传出,并且映着两个人的影子,一男一女绝对没有有错。

可是带着人把这个屋子围上了以后,点火、恐吓的时候,那里面不但没有传来想象中地惊叫声。反而是蜡烛被人吹灭,变的安静起来,等踹开门冲进屋子中却都傻眼了。哪里还有什么人?

正欲准备仔细查看有无暗道的时候,外面不知何时开始冒起滚滚浓烟,很明显他们放的火这么短的时间里不可能冒出如此多的烟,整个院子满眼都是烟,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这屋子中也是从不知道哪个地方冒出了烟。

对于这眼睛看不到东西的情况,他们还是有一套办法的,强忍着咳嗽地感觉。嘴上来回呼啸着,喊杀着,用这个早已经熟悉的暗号来联系,几嗓子喊过后,他发现了一个不妙的事情,给他回应的声音是越来越少,开始时还是有四十多不同的声音,这一会儿工夫只剩下二十来个。

中埋伏这种明显的事情他要是再想不到,可真是成傻子了,眼睛被熏的难受,嗓子也疼痛起来不说,脑袋更是一阵阵的发晕,好不容易摸到了屋子中地水缸,把脑袋浸到里面稍稍清醒一些,又扯下一大块衣服,沾湿了捂在嘴上,开始摸素着向外走。

嘴上持续地喊着,好在耳朵中还有那么十来个声音传来,知道还剩下这些人,开始招呼着他们聚到一起,心中却不甘地想着自己到底是那个地方没注意到?难道说那个伙计真的就强到未卜先知的地步?对上他地那几次从来就没讨到好。

又是几声暗号响起,寻着方向他开始向那移动,那暗号的意思是那里安全,声音离他这里比较远,他所要做的就是不被人发现,摸到那边,只是脑袋却更加的晕了,现在他已经不敢发出声音,害怕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被敌人发现。

闭着眼睛,用那块湿布捂着嘴慢慢挪动,恩,声音更近了,是这里了,不行了,头晕地更加厉害,恩,被扶住了,看看是哪个手下找到了这个地方,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他?他不是死了吗?

客栈中的火光渐渐变小,喊杀声也几不可闻,胖墩儿大声地自语说道:

“哎~!完了,想来那里面的人都被歹.:有人去救,有些人是拿着钱财不办事儿啊。”

听到说里面地人都死了,衙役们不由从心中升起一丝难言的感觉,却兀自不愿意承认,韩捕头反击地说道:

“死人怎么了?我们这次是来查盐的,根本就不是来救人的,大人从来就没下这个令,我们怎么可能自作主张?还说别人,你身为伙计,居然看着东家出事也不去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乡亲们,你们说是不是?”

说着说着他又开始鼓动起那些住宿的人,却没想到他看到哪里,哪里的人不是不搭理他就是给他飞白眼,却没有任何一个人露出焦急的神色,更没有人指责这个伙计。

终于那边的烟开始变的更小,并且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喊杀声,在众人的注视下,客栈的灯笼已经被点亮,见到这一幕的众人马上发出了阵阵的欢呼,在伙计的带领下开始向那边走去。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刚刚到这边吃饭的人,不知是什么原因倒在了地上,被两个伙计轻轻拖走,就连他吃的那些菜和喝剩下的酒也都没有留下,因为到来的时间短,又没有与旁人说过话,周围的人是没有任何一点印象。

这些个衙役面对这种情况,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韩捕头的带领下,一个个疑惑地跟着人群向那边走去。

魏秉辰连赶了几步一把抓住胖墩儿说道:“我被耽误了一些时候,正要证明呢,就看到你掏出了盐引,你的那个盐引从哪弄来的?”

胖墩儿继续走着,上下打量了这个魏秉辰一会儿,方才说道:

“这些盐引都是假的,一验就露馅,和那边根本就对不上,是我们管事的做出来的,当初就想贩私盐来着,最后却是没敢,今天害怕出事,这才揣在怀中,用多少拿多少。”

其实那些盐引都是真的,胖墩儿却不能实话实说。

“我那个弟弟在哪呢?”魏秉辰一时不知真假,问起了店霄的所在。

“那不?在那扫地呢。”胖墩儿等人正好到了院子中,指着身穿道袍,手拿扫帚的店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