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9章 新的任务去买布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三十九章 新的任务去买布

?个客栈当中,不少的地方还在冒着烟,看样子是被水次着起来的可能性非常小,客栈的伙计开始忙碌地处理后面的事情,新来的几个漂亮女子也让身边的护卫上前帮忙。?

一众衙役看着现在的情况分外不解,韩捕头似乎对此处的样子产生了一个独特的想法,未等那魏秉辰凑上前与店霄说上话,便抢先一步过来打量着拿扫帚在地上扫着的人问道:?

“你是干什么的?为何别人都出去,惟独你和这名女子留在此地?这三更半夜的你还有闲心扫地?”?

店霄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韩捕头,旁边的小狗子马上凑到他旁边告诉道:?

“这个人是远山县县衙的韩捕头,这次带队过来查我们是不是私藏了盐,已经看过了盐引,无事。”?

“哦、哦,原来是衙门中人,难道说我们这里有人报关了?不知深夜前来客栈可是借宿?”?

店霄把那扫帚做拂尘状往胳膊肘上一搭,做仙风道骨的模样,目光淡然地看过一眼五十来个衙役,语调平平地问道。?

周围的那些住宿之人见他这副模样,哄然大笑起来,韩捕头面上立即挂不住了,脸色一沉:?

“刚才这伙计说的话你莫非未曾听懂,我们乃是过来查看私盐的,只是最后发现是一场误会,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哦~!明白了,韩捕头这一说我就懂.您这些人不快些回去交差,又跟到这边来做什么?难道现在有规矩说官差办案,要由地方准备吃食招待,呦!那可是好事儿啊,我明儿个就把客栈关了,捐些钱换个一官半职的,到处找卖盐地地方查人家盐引,就说是有人举报。然后有误会,那样就可以白吃白喝一顿。”?

店霄冷眼盯着韩捕头,轻蔑地说道,那些刚才就对这些衙役不满的人现在也纷纷说上了,各种难听的话传到这些衙役的耳朵当中,把他们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却也只能忍着,不能把那些人如何。?

韩捕头本就是累得不行跑到这边。刚才受了不少的气,现在哪里还忍得住,脸色涨红,在店霄身上看过,又看看周围的那些还冒烟的地方,好象发现了什么,眼前突然一亮,阴笑着走到一处断壁处。弯腰、伸手抓住一个手柄一样的东西,往外一抽,从那灰下面就抽出了一把直刀。?

刀长三尺。宽半扎,刀背厚一寸,刀锋在灯笼的照射下泛起一层冷然,刀柄是木头地,上面打着交叉纹缠着的蛇皮。韩捕头一个手拎着有些费劲,两只手握在一起半拖半提地走回来,往店霄脚下抡着一送。这才把这把刀给扔到店霄那里,发出‘嘡啷~!噗!’的>一瞪说道:?

“刚才是有人在这里拼杀了吧?看看现在各处房子着火的样子就可以明了,还有这刀可以做证,我现在就是怀疑你私通匪类,图谋不轨,你还有何话说?”?

他这话一说,那些个住宿的人同时发出了嘘声,到是把魏秉辰给吓了一跳,观察了这些衙役的表情,发现不是察觉出自己的身份,方才松了口气,看着个捕头却是更加不顺眼,过来帮腔说道:?

“我说兄弟啊,刚才大哥我在外面也是看到你这边喊杀声和烟火阵阵,韩捕头都说了,你这里是走水,可能是刚扑灭吧?这刀看样子是以前的人留下地,埋在了墙中,结果这墙一倒,便露了出来,是不是?”?

周围的人也再次统一了口径纷纷说着这些衙役说是走水,所以才没有过来,还让别人帮着,没想到这过来了又说如此的话?这衙门可是真的信不过了,更有人说认识认识某个官,等这次过去要好好说一说。?

韩捕头刚刚变好一点的脸色又完了,也顾不得别人如何去说,今天的人算是丢到了家,把所有的恨都算在了这个胳膊肘搭着扫帚的人身上:?

“问你话呢,看刚才伙计对你地模样,你应该管一些事情吧?这边为何起火,这刀又是哪来的?做什么用的?”?

店霄先是对着这个便宜地大哥点点头,示意自己没事,心中却是暗恨,这一切应该都是因他弄出来的,没有理会别人,在那里念叨一阵子太上老君急急如御令什么的,这才一脸肃然地踢了踢那地上的直刀说道:?

“哦,韩捕头问这把刀啊?这个刀可是我特意找人做的,这刀好啊,杀个鸡,宰个鸭地,用起来那才顺手,能抹能削,哦,刚才你不是问了么,我是干什么的,不错,我正管事的,可我也是个厨子,当然要有把好刀了,我最喜欢这个刀地地方就是这一寸宽的刀背,用它砸东西,那可是方便,不信的话,我可以给诸位做一顿鱼丸,诸位随便尝尝,可钱还是要给的。”?

说着话店霄哈腰把刀握住了,使劲抡了那么几下,确实是比韩捕头有力气多了,只是脚下似乎有些不稳,好悬没把那刀给抡到韩捕头身上,这才‘嘭’的一声,拄在地上,又道:?

“怎么样,韩捕头可是看清了?或许是刀对与你们在些武人显得有些重,可放到了我们这些厨子手中却是习以为常,这刀若是通匪也不会只有一把吧?何况此处并没有匪徒的影子,韩捕头疑心未免重了些。”?

“那,那这边的火是怎么回事?还有刚才的人影,又是从何而来?”?

韩捕头见这个厨子明显强词夺理,也没有什么办法,那刀并不是什么?

品,也只看到了这一把,和什么图谋根本就扯不上关甘如此失了颜面离去。?

“看来韩捕头是真忙啊。此处闹鬼这么长时间都不知道?既然捕头问了,那我就告诉你一遍,你可要记好了,别等上面的人问你地时候,你还答不出来,那可就失职了,这个地方一直就不安稳,时常有脏东西出来,无法。从我们到了这边就只能用一些办法来对付,这火和刚才的那些影子,正是如此才出来的,现在可是明了?”?

店霄从刚才那些人说的话中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个衙役怕死,明明看到这边有人影,并且听见喊杀声,却根本不过来。现在又不能通过线索找到自己这边的藏起来的人,既没有为民保平安的勇气,也没有那个侦察破案的能力,这样的人如何可以继续呆在这个位置上?居然连个六七十斤地刀都单手提不稳,还捕头呢??

“就是,这边的事情都不知道,那当初死了人谁来看的呢?等以后有了钱,就带着一家人搬走。可不能在这个远山县住了。”?

“或许知道了也要装糊涂啊,他们那胆子能干什么?还不如普通的老百姓的,看看。厨子都可以耍的刀,捕头居然要两个手才行,看来弄五十个厨子都比他们这些人强啊,以后有麻烦就到客栈,不要去官府了。那边不稳妥呀。”?

住宿的人现在可是一点头不怕衙役了,如此没有战斗力的人谁还怕呀,在那里竭尽所能地挖苦着。韩捕头等人再也受不住了,狠狠地瞪了一眼店霄:?

“行,你耍你地刀吧,哼!咱们走着瞧,来人啊,跟我回去。”?

留下最后一撇阴毒的眼神,韩捕头大踏步地带着一众人踹开门忿忿离去,那脚跺在地上‘嘭嘭’有声,看样子这个仇是记下了,准备回去找机会抱负。?

店霄却是根本不在乎,轻蔑的一笑,打定主意,以后这个远山县的衙役绝对要换掉,转过神来开始指挥着伙计到前面把大厅中的布置好,让还有精神的人到那边去闲聊,这里的事情就用钱雇几位漂亮姑娘家中带来的人帮着收拾。?

有些难缠地非要听刚才究竟是怎么驱鬼的人,店霄也只好简短地吹嘘了一通,总之是玄而又玄,那些人到是高兴不已,向着大厅而去,心中想着如何能够把刚才听到的事情完善一些,说与别人。?

魏秉辰见周围终于是该散地都散去,一把拉住店霄熟门熟路地来到那个专门用来待客的地方,还好,这边还算是安稳,并未遭到破坏,刚与店霄进来便迫不及待地说道:?

“兄弟啊,这次事情好悬,居然有人暗中使坏,说这些盐是私盐,我今天本没打算过来,却听那边人说来的盐多了些,这才想看看,却是晚了,让你们担心,不过今天老哥我到是开了眼界,听那伙计说,兄弟居然曾经还想倒卖私盐,做了那么多假的盐引,不错,有魄力。”?

“大哥说笑了,哪有什么魄力啊,这还不都是被逼的,穷啊,可依旧没敢,这要是被抓到了,那可是掉脑袋地事情,今天让伙计揣着,就是怕大哥您不能到,出什么纰漏,我都想好了,真出了事情,也不能把大哥说出去。”?

店霄是一脸的真诚,魏秉辰根本就没有看出破绽,听到这一番话到是舒心不少,笑呵呵从怀中掏出几张交子,每张都是五百两,在店霄眼前比画了一下,说道:?

“兄弟,看看,这个东西如何?这可是那边的人给地。”?

“这,这个是什么?莫非是年画?可现在离过年还早着呢。”?

店霄把那些纸拿起来,挨个数着,不多不少正好六张,面上却是一副疑惑的神色,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

魏秉辰一拍脑门:?

“呦!瞧我这记性,兄弟应该是没有机会见到这种东西才是,这些是交子啊,看看,一张就是五百两白银啊,这里是三千两,拿着这个和信物就可以到指定的钱庄换成白花花的银子,这次兄弟知道了吧?”?

“哦,知道,原来这东西就是他们说的可以抵银子用的玩意,这些都是给我的?那可好了,我直接带着牡丹就回牛家村,三千两银子啊,几辈子都花不完,这便宜买来的客栈我都不要了,大哥您真好,嘿嘿,我和牡丹办喜事的时候您可要来喝喜酒啊。”?

店霄露出恍然的模样,兴奋地搓着手,激动不已啊。?

魏秉辰连忙摇头,说道:?

“兄弟啊,大哥就是再有钱也不能一次拿出三千两送人啊,这些银子是那边给的,也不是直接给你用来娶媳妇,你什么都没做,给你这些银子你信吗?”?

“有,有点不信。”?

“这就对了,这些钱啊,不是直接给你的,是让你以客栈的名义来买东西,到时候会从这里面拿出一部分算做你的酬劳,三千两银子,买完东西,可以给你五百两,这买卖也不亏吧?”?

魏秉辰带着诱惑地语气说道。?

“不亏,买几次我不是就有三千两?回去与牡丹办喜事,那大哥,这次把钱都拿来,让买的是什么啊?”?

“买布,你拿着这个钱,亲自到西面的远水县,万利布庄买来这些钱所能买到的布。”店霄想了下说道:“买布?好,我亲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