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1章 买布之人都得死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四十一章 买布之人都得死

着这个人满脸严肃又带着些担心的样子,听着他说的店霄脑海中刷的一下就出来了许多幅各种各样的图,并把所有能够发生的事情和一些主要人物的对白都勾勒了上去。

从车上的另一个包裹里面掏出了一个小罐子,揭开上面压着的封,给这个人递过去说道:

“这位大哥,你尝尝这个咸菜,味道不错的,我一直都舍不得吃,要说这出门在外的却是不容易,我这次过来想跑些买卖,却是没想到人家说的远水县万利布庄还有烦心的事情,这人生地不熟的,真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这话一说,表达的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那个人却好似未闻一般,到是对那小罐子里面装的东西比较热心,也不客气,接过来跳下车在旁边的树上随意掰下来两根树枝,搓掉外面的青皮,露出里面那白色的芯子,在嘴上一抿,就从罐子中夹出了一块咸菜,尝到嘴中又咬一口夹着肉丝的饼,满意地点头说道:

“好吃,这一罐子咸菜好,换成我,我也舍不得啊,对了,前面有条小河,我见你这几匹马也怪累的,不如在那稍做歇息,不然到地方万一出了什么急事儿,这马可就跑不快了,现在时候尚早,让马多睡会,晚上到远水县也成啊。”

店霄眼睛一亮,知道这几匹马有些累,决定听从这个人的话,到前面小河休息。一个空车也不怕什么,想来两个时辰马能缓过一些,马在休息上是有优点地,只要是呆着,随时都能睡着,当下也不犹豫,指着那一罐子咸菜说道:

“既然这位大哥喜欢吃,那就拿去吧,等回到原来的地方。我那还有一些,这出来遇到个人也算是缘份,就听大哥的话,到前面休息一阵子,只是这样一来到是耽搁大哥的时候了,等晚上到那边,可是有客栈?不瞒大哥,我都两天没有休息了。”

“好说。小哥既然愿意给,那我就收着了,哦,我姓石,叫石磊,我爹说取这个名字就能长得壮实,不用象我前一个哥哥那样夭折,既然收了你的东西。那等到了远水县,不如就到我家暂住,我看着你也觉得投缘。正好与你说说那边的一些趣事。”

这人自称为石磊,对店霄做着邀请。

店霄想着刚才他给暗示说那边可能有情况,让把马准备好,觉得这个人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可以相信的,至少不用自己去瞎摸索。高兴地说道:

“那就麻烦石大哥了,等到了那边看看还有没有未关门的小店,小弟买些东西和酒。正好与大哥边吃边说,这出门在外的就怕没个着落。”

话题一打开,两个都不属于内项地人便开始天南地北地说上了,这个石磊远的地方知道的不多,周围这一片的事情到是说的头头是道,待店霄表明身份是那有间客栈的管事之人的时候,他惊讶地说他前些日子路过那边还住了一晚上,就是因为客栈的干粮好吃,结果吃地多了,后来才不够。

石磊说的没错,连半个时辰都没用上,前面就出现了一条小河,河面不宽,一座简易的木桥搭在上面,河水也不深,清澈见底,有不少的小鱼在其中来回嬉戏,店霄放开几匹马让其自己喝说找东西吃,这几匹马也不乱跑,吃饱喝足,就在车周围站在那里睡觉。

店霄坐在前面支到地上的车辕上,看着那些已经抽出了杆子的野花,和那被阳光晒得有些打卷的草叶,半眯起眼睛,怀中抱着马鞭对石磊问道:

“石大哥,远水县那边可有什么买卖好做?开的布庄可多?我这次去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布,听人说万利布庄地布好,瞧准了就买些。”

“你问买卖啊,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的,还不就是那样,布庄到是有,两家,在县的东西两头各有一家,哦,其实是三家,还有一家就是那个万利布庄了,只是那个地方没有什么人去买,久而久之地大家就不再认为那是个布庄。”

石磊直接坐在地上,背后靠着车轱辘,拣起旁边的小石子,一下一下向河水中扔,不经意地回着店霄的话。

“没人买?难道他们那地方只挂了一个牌子而不卖布?”店霄对这个事情比较好奇,若是没有布,自己岂不是白来一趟,那山上的人难道是闲的?调虎离山?

“不卖布我也就不说了,他们不但卖,还都是些好布,并且价钱便宜,可是有一点,那就是不零散卖,要买需要按匹来算,其实这也不是最主要地,要买布的乡亲们真图他们的布好,几家凑在一起也是可以地,只是他那个地方犯邪呀,哎~!”

石磊好象说到了关键的地方,却又突然把嘴闭上了,一把的石头子被他给甩进河中,‘噗噗噗’发出一阵连续的落水声。

店霄忧郁了一下,可还是问道:

“石大哥说那个地方卖布,价钱还便宜,布本身还好,只是论匹卖,可大家就是不去买?大哥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小弟这次可就是奔着他那去的,大哥若能提点一二,小弟自是感激不尽。”

说着话店霄从车上的褡裢中摸出块约有二两左右的银子,跳下车辕递到了石磊的面前,目的是再清楚不过了。

石磊吃了一惊,两忙摆手,把那银子推回去,又叹了口气说道:

“好吧,既然兄弟问,那就跟你说说,银子却莫要再给了,不然就是瞧不起我,我可不是因为钱的事情,

方啊,他是这样的,总是有人给他们布庄送布,还都们布庄呢,却从没见过往外送布,很少卖,那外面运到那边的布加起来可不是小数目啊,可却不知道怎么放下地,大家都猜测是被他们当柴火烧了。”

“哦~!我明白了,就是只进不出,是说不定。可这样也不耽误别人买布呀?不会是大家都害怕这个事情,所以都不敢买吧?”

店霄隐约觉得这个事情有些不对,一时还想不出究竟是哪里,看着石磊再次问道,石磊却是无奈的一笑:

“呵呵!若真是这么简单,旁人也不会不去了,这都不算什么,他们是烧是煮的和我们这些百姓没有关系。最邪门的却是每次买了他们布的人都会了,而那些布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多少次这种事情出现,大家便再也没有胆子去买布,就当远水县中没有这个布庄一样,毕竟布再好,也要有命才行。”

石磊说着话好象突然有些冷,不由打了个哆嗦。脸色也不是那么好看,店霄被他这个表情勾起了好奇心,从车上放着咸菜的包裹中。翻出来一酒葫芦,给递过去让他压压惊,便不再管他,走到河边看着那清澈的流水。

一群群的小鱼来回游过,突然那较深的一处地方有两条半尺上地草鱼。慢悠悠摆动着尾巴,偶尔突然蹿动一下,店霄比量着觉得可以烤来吃。扭头看了看在那边刚刚喝过酒,侧对着他这里正照太阳的石磊,手在腰间一过一抖,轻微的响声便从水面传来。

店霄的手再往回一带,被细而坚韧的线绑住的铁签子就各带着一条鱼飞了上来,麻利地收起签子,从腰上拔出一把小刀,几下就给那鱼开膛破肚去了鳞,到树旁边掰下两根略粗的树枝,穿上拿到依旧没有回过神的石磊旁边:

“石大哥,看看,刚才小弟到那边正好看到两只傻鱼,进到一水浅地地方涡住了,被我轻松捉上来,正好还有不少的时候,我烤了他,和大哥就酒吃。”

石磊未反对,又喝了口葫芦中的酒,看着店霄在那里拣来干柴引火烤鱼,突然说道:

“兄弟啊,我劝你还是别到那万利布庄买东西了,另两家的布也同样不错,价钱上也算不得贵,至少比你那客栈所在的远山县要便宜那么半成,不如,你去那两家买吧。”

看到店霄不解地看着自己,只好又说道:

“你要是真想买,那就把你的这几匹马给侍弄好了,到时候用它们来逃命,不管是谁买都没有好下场,却并没有都死了,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就有一个人过来买布,也是从远山县来的,买了不少啊,整整一大车,别人也劝过他,可他却不听,说什么必须要买这万利布庄的,不然就赚不到钱,结果他还真就没死。”

“没死?那,那他又来买布了吗?”

店霄想着那个人好象与自己稍微有些相象,自己也是不买就赚不到钱。

“人都疯了还买什么啊?他被发现地地方是在眼看就到了远山县最靠着你那个客栈的村子旁边,车翻了不说,一车的布都不知道哪去了,他则被压在了车底下,身上有好几处口子,奄奄一息地时候被人救起来的,结果醒了后就疯疯癫癫的,整日里嘟囓着‘快呀,再快点就好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话,大家就想啊,一定是有什么东西跟上他了,是他那车装的太多,跑得慢了。”

石磊终于是把事情说了出来,又看了看店霄地那几匹马,继续道:

“知道为什么我这么不舒服吗?就是因为那个疯了的人是我的娘家舅舅,我娘就是从远山县嫁过来地,我前些日子是给那边送了些东西过去,这才遇到了兄弟你,我可不想你也如此啊,看你这几匹马还算不错,执意要买的话,一定要让它们能跑起来。”

店霄从专门装调料的布袋中,选了几样撒在鱼上面,又把大粒盐给化到水中,刷上去些,感激地说道:

“多谢石大哥的提醒,让你想起了不高兴的事情,到是有些过意不去,可我也一样啊,要想赚钱必须要买万利布庄的布才行,那可不是一点小利,这样吧,今晚赶到那里的后,我不跟大哥回去了,自己找个地方,若是此次买了布还能平安,等下次来的时候再与大哥好好喝上一顿,现在就着两条鱼先对付一下吧。”

“唉~!如此也好,兄弟那就要记得,+.往客栈回,想来你那边不怕什么东西去,到了地方你就好了,我也不勉强,毕竟我家中还有妻小。”

石磊也不愿意有麻烦事情累及到家人,顺着店霄的话说道,此时鱼已经烤好,二人开始喝着酒谈论起其他的一些事情,店霄偶尔会把外面的一些关于绿野仙踪的好话说给他听,想是先打下一个良好的群众基础。

等再次上路的时候,这几匹马果然有了力气,等到地方,加上晚上的休息,明天一定能达到最佳状态,车子不快不慢的在月亮刚刚升起的时候终于是到了远水县,石磊就住在这个县的县中,临离去时店霄掏出了一锭五两的银子,非塞给他说是给孩子买糖吃的,下次来让其好好招待云云,待其身影远去,这才想着布庄的事情露出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