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2章 布庄之内揽差事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四十二章 布庄之内揽差事

凉的夜风和那满天的星光让店霄稍稍陶醉了一下,指明的方向,不到片刻就找到了一处看上去还算不错的客栈,自有伙计殷勤地迎出来,按照吩咐去牵着那些马到后面给喂上好的草料。

“客官您可是未吃饭?小店的饭菜还是不错的,不如给你炒上几个,您再喝两盅,睡个好觉。”

要了一个在二楼的算是豪华的房间,店霄进来就直接坐到了**,随后跟进来的伙计一手拿着茶碗,一手拎着水壶,当先给沏上一碗茶,对着店霄恭敬地问道。

“恩,好,炒几个你们这厨子拿手的菜,酒要好,再给我烧上一桶热水,我要泡个澡,速速办来。”

连续两天半没有休息好的店霄现在是又困又累,恨不得直接躺在**睡去,却是强打精神准备吃饭,拿出一小串铜钱,从上面卸下来十个按在伙计手中吩咐着。

十文铜钱不少了,伙计眼睛一亮,面上的表情越发地恭敬,连连应着声,转身就跑了出去,看他那样子是准备先把这个事情办好了,听那喊声比谁都急。

客栈中的热水是一直烧着,随用随取,故此最先上来,店霄用最快的速度脱去衣服,试了下水温,一个翻身,‘扑通’声中就落到了水里,任由那热气顺着汗毛孔动着,微微眯着眼睛想到,要是紫萱在这边就好了,一定会把自己教给她的按摩动作使出来。那才是真地舒坦。

“客官,您点的菜马上就好,您是一会儿起来吃,还是小的给您拿过来一个矮些的桌子,您就这样吃?”

刚刚那个伙计用托盘端着几个围碟过来对着店霄问道,见店霄懒洋洋的样子,眼珠一转,压低声音又道:

“客官可是乏了?用不用小的帮您找个女子过来给您松松筋骨,您放心。长相身段都不错的,价钱也不贵,二百个钱儿就行,一晚上只侍侯您。”

“不要,今日劳累,没有心思做这个,去取个矮些的桌子吧,我就在这桶里吃。”

店霄一听就明白了。连忙拒绝,又拎过旁边的那串钱,数出来十个给伙计,算是补他因没介绍成而少赚地分成,伙计得了钱便不再说这个事情,应过一声取来桌子,把围碟当先放好,片刻工夫后厨房的菜也一道接一道上来。

当温好的烈酒倒进了酒盅里的时候。店霄喊住要出去向别人继续推销女人的伙计,指着旁边的凳子说道:

“不急着走,先坐下。我有话问你,那个,这个地方的万利布庄的布怎么样?我准备要买一些,你可以有相识地人在里面?”

伙计听着吩咐刚要坐下一见店霄问出这个话,连忙又站直了身子。脸上的表情紧张起来,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

“慌什么?坐下,又不是让你买布。就是问问,呐!这钱是给你的,跟我说说,那布庄的事情,说得好了,我还有赏。”

看伙计如此反应,店霄知道那个石磊并没有骗自己,以后可以去找他做些事情,那个人还不错,又熟悉这边,把那串大概还有五六十个的铜钱对着伙计扔过去,大声地吩咐着。

“是,是,没慌,客官您问,小的豁出去了,知道的都说,反正小的又没买过布,不怕,那个,回客官您刚才地话,小的在那个布庄里面没有任何认识的人,他们地掌柜的和伙计都不是我们本地的,也打听不出来。”

伙计被店霄的声音惊醒过来,手忙脚乱地接过钱,咬了咬牙坐下开始对店霄诉说起来,大概的内容和石磊说地差不多,只是个别的地方有些出入,恩,应该说是夸张,把那买布的人死地情况都说得详细,玄之又玄,各种恐怖的场景都有,好似亲眼所见一般。

一番话听完,这饭也吃完了,店霄毫不吝啬地塞给伙计二两银子,在伙计千恩万谢并且劝其不要去那买布的声音中,挥挥手让其收拾完东西离去。

待一切静下来,自己躺在**,从那开着的半扇窗户处看着朦朦的月光,嘴上轻轻哼着‘月~朦胧~鸟~朦胧~……灯~朦胧~人~朦胧~但~愿同~入~’心中想着在那客栈中的大小姐,渐渐进入梦乡。

翌日,劳累了两天的店霄没能成功早早起来,等日头快上三竿的时候,这才睁开眼睛,舒服地伸伸伸懒腰,穿戴整齐,一番梳洗,打着哈欠下楼来,昨天收获赶上多半年的收入的伙计,立即带着笑脸迎上。

简单地吃过些东西,结算过一晚上的住宿钱,伙计自是把那喂得饱饱的,并且养足了精神的马给套上车,店霄则在他又一次的劝说无果中向着万利布庄驶去。

“恩,不错,这个门面到是比较新,看来是经常刷漆的缘故,恩,这万利布庄四个字写的也好,苍劲有力,内显风骨,恩,此处房子可以也妙,阳光充足,想是院子中养些花花草草的应该容易活,恩,地面的沙子……。”

店霄一路问询,终于在不少声好心的劝告下知道了这万利布庄的位置,现在正拉着头马的笼头,站在这布庄的门前大声品评着,听那话的意思就万利布庄就是一个好,他这一番动作吓得周围要路过的人都尽量绕远走。

两刻钟,店霄足足夸了布庄两刻钟,把这地方是从上到下,从左到右,都给夸了一遍,正要夸一夸飘过布庄上面那朵朵洁白的云,和吹

柔柔轻风的时候,布庄里面的人终于是坐不住了,出样的人问道:

“这位公子,您可是要买布?若是买布地话您里面请。本店有着不少精美的布,价钱公道合理,这外面实在是不妥,等日头足的时候,您要是不小心晒倒了,那可是要由布庄来担待啊。”

“哦,对,买布,刚才光顾着看这个地方了。太好了,让人忍不住夸两句,到是把买布的事情给忘了,多些这位小哥的提醒,呐!这银子赏你的,带我进去看看布吧。”

店霄恍然地从某种境界中恢复过来,掏出一大锭十两的银子随意地塞给这个伙计,松开马的笼头。迈步就往里走,好象不要那车一般,经过门口的时候又是啧啧称其一番,那诚恳地表情让伙计觉得真是那么回事,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呆了这么长时间的地方还有如此感受,恩,这门框上的虫子,白白胖胖的确实如这个人说的那般可爱啊。它从哪出来的呢?这个好象是蛀虫吧?

“小蓝,你看什么呢?还不快去把贵客的车子安排好,小紫。快去冲好茶过来,这位公子,您看着面生啊,您请坐,招呼不周还望见谅。”

一匹匹的布或摆在前面地柜台上或竖在后面墙壁处。一个下巴上长着颗子,嘴上留着八字胡须的,年龄约四十来岁。说老不老的人带着一种独有的笑容从柜台里面走出来,引着店霄坐到了旁边的一个分放在红木桌子两边的椅子上面。

“好好好,不忙,你这个布庄不错啊,门面阔气,里面还清净,相当好了,掌柜的经营有方啊。”

店霄一点都没客气直接坐到了一个椅子上面,看着这个迎出来的人掌柜地夸道,就是说的话有点不对,清净若是好的话,那还做什么买卖。

这掌柜地依旧是那副笑容,好似根本就没听出话中的意思,后面这时转出来一个伙计,端着两盏茶恭敬地放到椅子中间的桌子上,慢慢退回去,掌柜的陪坐在另一边,笑容不变地说道:

“此地确实不错,可惜识货的人却少,我们东家还就有个倔脾气,买布地爱来不来,这店也就如此开了下来,今日未曾想到居然见了一个懂行的,方才公子说的那些话真是句句不差啊。”

“哦,那是,我什么人啊,那个,说正事儿吧,公子我今天是专门买布地,先试着买点,回去看看如何,恩,就先买三千两银子的吧,给我装车上我就走,回去还有急事呢。”

店霄听到掌柜的如此说,知道嘴皮子上的功夫没什么意思了,从怀中掏出那六张五百两的交子,往桌子上一扔,这就要让人装货。

那掌柜的一看这交子,眼中的笑意更盛,人也越发恭敬起来:

“公子好大的手笔,一次就买三千两的布,可是公子您要买什么样的布呢?我这店中,可以说是各种布匹应有尽有,公子只出了钱却是让人为难了,还望公子指点一二。”

“啊?什么布?你问我啊?哦,好,恩?什么布呢,有了,你就可这三千两银子的给我装上一车就行,先拉回去,要是那边觉得不行,我再拉回来换,我这也是受人之托,那人跟我说的急了些,把钱给我就走了,买什么布居然忘记问了,你就按我说的装吧,想来他应该什么布都行。”

店霄一愣,挠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掌柜的却认真地点点头:

“好,既然公子如此说,那我们可就装了,到时候公子觉得布不对,可以运回来,只要没有什么破损就成,小紫,去给公子的车上装满够三千两银子的布。”

那后面有人应了一声,便没了动静,想是安排人给车子装货,三千两银子只一车的布,那是到了一顶品质才可以。

等待的工夫店霄也没闲着,喝过一口茶突然问道:

“掌柜的,听说你这个地方犯邪呀,买了布的人都死啦?这远水县上可否能找来道士?和尚也行,最好是再弄些人敲锣打鼓地跟着,这样一来某些东西就不敢近前了吧?我准备找上一两千人,组成一个大的队伍,就这么带回去,还就不信那个邪,掌柜的你说如何?放心,公子我有的是钱。”

“呃!”掌柜的脸上的笑容突然有些不自然了,尤其是在店霄说出要组成一个一两千人的队伍的时候,眼睛中居然闪过一丝慌乱,好在店霄正在那看着墙角处的一个蜘蛛,并没有注意到他。

“这个事情不好吧?那些人啊,其实就是不想让别人买我们布庄的货,这才造的谣,象公子这样的人莫说是没有什么东西,就是有,那也要退避三舍才是,那额外的钱公子就不要破费了。”

借着喝茶的动作,这掌柜的想了下,再次笑容满面地劝道。

“真的?真有人给你们这么好的店造谣?诶呀,太不象话了,这叫什么事儿啊,真是难为你们了。”

“是呀,我们确实不容易,布比别人家的好,价钱也比别人家的便宜,他们觉得不如我们,这才出的如此招数,实在是可恨,还是公子明事理。”

掌柜的一副感激的模样,看着店霄说道。

“太不象话了,真的有种事情,掌柜的你放心,这个事情教给我了,我一定给你们布庄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