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4章 布中藏物人未知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四十四章 布中藏物人未知

月下,一盏孤灯挂在马车的车辕之上,店霄不知道一件厚实的衣服披在身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那鞭子的一端插入在掖下,两条腿当啷在外面,身子靠在后面堆起来已经被花住的布匹上,微闭着眼睛,随着车的一阵阵晃悠,传出均匀地呼吸声。

前方只有几十步的距离上能够隐约地看清周围的大树,再远了就是一片漆黑,几两马也放慢了速度,夜风‘呜呜’吹来,带着一丝的潮气和寒冷,使得那马不时轮流打上一个响鼻,尾巴一晃一晃的,在路上留下了琐碎而又似乎有规律的蹄声。

随着星星和月亮的移动,天越来越晚,而周围早已没有了人家,正闭着眼睛睡觉的店霄突然微微侧了下脑袋,支起来一边的耳朵仔细倾听着,随后露出一丝放松的神色,继续跟着车的摆动开始晃悠起来。

后面的路上不知何时隐约中出现了两匹马,若是有认识马的人,看到那样子就会发现,那绝对不是什么拉车的马,而是适合征战用的战马,马上各坐着一个人,手上好象还拿着兵器,在微弱的月光下反射着冷冷地寒意。

两匹马的踢子上想是包住了东西,跟在车后面只有轻轻的‘噗噗’声,一般情况在有拉车的马的动静,根本就没有人能听得出来,这两个人的速度不快也不慢,就那么的和店霄所在的车子保持一定地距离。

看看天上的星星,盘算了一番。现在应该是过了丑时,店霄觉得肚子有些饿,从怀中拿出了一包牛肉干,就着在天还没黑的时候从河中打来的水,慢慢咀嚼,这白天还看到几个行路的人,到了晚上居然没有发现,或许是怕路边危险,都远离这大路休息去了吧。

如是想着。店霄又侧耳听了听,发现后面的马蹄声依旧是那么大,不明白这两匹马上的人是什么意思,恩,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凌晨的时候动手,那个时候人是最困的,而天上也是星星和月亮刚落。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最为黑暗地一刻。

正想着这些事情,车上花住布匹的一条绳子突然松动了,紧接着从车的最上面便落下来十多匹布,凌乱地砸到了地上,店霄一惊,眉头就皱了起来,‘吁’的一声勒住了马,拿起灯笼跳下车站到了几匹布的旁边。

“恩?这布是怎么花的?居然额外地花出了十多匹布在上面。绳子也是单独的,好玩啊,还以为是一根绳子管一面呢。能花出这个样子也是需要技巧的,有点水平。”

店霄来回晃着灯笼把那上面给照了个遍,发现其他地地方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有这十几匹布是如此,想来就应该是那额外送的。看样子那伙计是话中有话,店霄好象是自语地说着,只是声音比较大。那后面的马蹄声早就没有了,更是看不见任何一个影子。

“哎呀,这可怎么办啊,这深更半夜的,绳子居然是断的,还以为是松了呢,这一下接起来绝对不够长,可坑死人了。”

店霄把那断成两截的绳子拿在手中,来回比画着大声嘟囓,眼睛中却是露出笑意,这绳子就算是能接也没有用,根本就是好几处地方都快要断了,借着灯光看那上面的新茬就知道是人为弄的,随意地用脚踢了踢地上地布,眼珠一转,店霄转身向着后面走去。

“刚才恍惚中,好象在这边看到有绳子来着,怎么没有了呢?难道是眼睛发花?”

店霄边走边挑着灯笼在路上找,那认真的模样让人看了都觉得这地方确实应该有绳子,路边的沟中,两个人正趴在那里,一脸焦急地神色,前面的那个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握着武器的手紧了又紧,后面的这个却是拉了拉他地衣服,示意他不能如此做。

‘噗!’“哎呀,这灯笼上的绳子怎么也断了,这下可坏了,没了灯笼可怎么看路,现在这样的挡不住风,点上也是灭,哎~!怎么这倒霉地事情都让我给遇到了,算了,那些布我就扔前面压着些吧,只是这样一来可就不能横躺着睡觉了。”

店霄的声音突然从这两个人几十步的地方传来,把这两个人给吓了一跳,听到这个非常喜欢大声自语的人说的话,两个人这才轻轻地呼出口气,天公也是作美,在这个时候起风了,不知道从哪飘来的云正好把那月亮给遮个严实。

“倒霉,摸黑走就摸黑走,看样子是要下雨,恩,那伙计有些眼力,居然把上面给遮了一层雨布,就这十来匹是没有被挡上,诶呀,可憋死我了。”

‘哗……。’

店霄说着话就来到了两个人趴着的沟上面,掏出小鸡鸡,对着下面就尿上了,火气果然够壮,那尿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在店霄左右的抖动下,又散成一片,犹如大雨一样就落了下去,看样子确实是水喝得够多,足足坚持几十息的时间,这才停下,又甩了甩,喊上一声‘爽’,转身回去,灯笼也不要了。

沟里面挨了一通店霄火力点覆盖的两个人,同时伸出手来在脸上一抹,轻啐一声,相互使个眼色,拉起了听话地伏卧在后面的马,向那边悄悄摸去,看那滴着水的衣服和头发,两个人的心情应该不是特别好受。

“诶呀,真要下雨啊,这地上的布可怎么办呢?咦?这是什么布?粗布?我还以为那伙计能给到搭些与车上的这些布一样的呢,原来就是说的好听,妈的,算了,这破布根本就不

早知道这样我还找什么绳子?害得我把灯笼都给弄坏了。哪个人拣去就算哪个人占便宜,反正我也没损失,驾!驾!”

车那边店霄的声音再次传来,听那话中地意思是不再要掉到地上的布,伴随着轱辘的响动,后面的这两个人连忙加快些速度来到刚才车停着的地方,相互挡着吹着了身上带的火镰,只见那十几匹布果然就那么落在地上,只有几个脚印在上面。根本就没有动过。

“这可怎么办?他,他居然不要了?根本就没看到这布里的东西,那怎么知道他是不是愿意加入我们呢?”

刚才就要先动手的那个焦急地说道,同时从一匹松糟的布中抽出了一对儿军制地刀,另一个人在那糟布中藏着刀的空隙中摸索了片刻又拿出来一封信,脸上泛起了愁色说道:

“是呀,这就无法判断他是怎么想的,能不能为我们所用了。这造反信和钢刀本就是试探这些个上面看好的人用的,可他没发现啊,如何是好?”

“从来就没出过这种事情,要不我们就当他不同意,给他杀掉得了,回去就说他看了信想的是要报官,反正以前的那几次都是如此反应的,他也不能例外吧?”

那先前开口地人咬了咬牙。晃了晃手中的刀提议着。

“不行,上面选一个人可不容易,听说前两次他这个人做的都不错。不但听话,还能帮着担些事情,如此的人上面是准备重点培养,若是能拉到我们这边,就凭他那客栈的位置。想运点东西那是非常方便的,再也不怕别人看见,暴露了山上的情况。”

另一个人持反对意见。不停地甩着手上的纸,想办法,先前那个人也知道那个客栈地重要性,忍着身上那淡淡的尿臊味儿,任由着大雨来临前的风吹呀吹地。

“有了,先跟着他,就不信他不睡觉,找到机会就把这信塞到他的怀中,恩,或者我们骑着马,用最快的速度路过,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扔到他的车上,想办法让他看到,然后再根据他地反应采取对策。”

拿着信的这个人考虑了一会儿终于是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这样一来就不好判断反应地,本来是应该让店霄知道这信是布庄送出来的,现在扔给他怕他连打开都不打开,更怕他不识字,原本就算不认识字看见刀也知道没什么好事,现在只有一封信,暗示起来却是难了。

“好吧,就这么办,万一他认识字呢,那里面最后可是写着万利布庄的名号,前面写的却是魏秉辰他这个认的大哥接,他要是知道的话,就一定会暴露出来,到时就好办了。”

另一个人也是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把这些布给扔到了旁边的沟中,两个人再次翻身上马,仔细听着前面的马蹄声,来调整着距离,却根本就没听到店霄边吃边小声嘀咕的话:

“哼!和我玩这个?还嫩着点,那布一落地就听到不对的声音,里面果然有东西,不管是什么,我就是不要,萱儿啊,为夫聪明吧,等着为夫,回去就让你舒服个够,嘿嘿!”

后半夜下起来的大雨,到了早上还没有停,那平时已经亮了的天,现在依旧黑沉沉一片,客栈中急着赶路的人却是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稍稍能看清路,就要离开。

夹带着雨的风从支开了逢的窗户中灌进来,让早上过来吃饭的人凉爽中带上一丝惬意,看那表情居然有一种享受的感觉,也不知道都是怎么想的。

主屋当中的两个并在一起的**,大小姐把两个胳膊伸出来,让毯子往下挪了挪,露出一片乳上的雪白,脸上带着一丝红霞一丝拥懒的满足,撅起小嘴,悄悄地把手探到柳碧旋的毯子下面,慢慢地摸索着嘀咕道:

“昨天晚上不就是让你们尝了尝小店子用的招数么,居然合起来欺负我,诶呀,一个个还会配合,可把我折腾惨啦,这要是让小店子知道了,会羞死人的,不行,我要找回来,一个一个对付,恩,就用小店子的另一套招数,看看你们还能忍受得住不?现在才知道,小店子真厉害,这种事情也懂得那么多。”

把这种事情当成游戏的大小姐觉得自己昨天晚上以一敌三吃亏了,小手在还没有醒来的柳碧旋身上慢慢动着,片刻以后柳碧旋果然有了反应,轻轻扭动着身子,呼吸也急促起来,面上现出更潮红,等大小姐把另一只手也放到她身体上动作时,她已经开始呻吟了,并且伴随着呓语:

“恩,恩,小店子,不要,不要再欺负人家了,那里不行,你坏…别停…。”

“啊!”正享受着欺负别人快感的大小姐听清柳碧旋的话后,‘啊’的一声,吃惊地抽回了手,借着微弱的光,看着那轻咬着嘴唇,似享受,又似害羞,一脸任君采拮模样面带红潮、身子在没有人碰的时候依旧轻轻扭动的柳碧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而那柳碧旋好象对于突然离开的手非常不满,自己的小手开始在身上敏感的部位又来回捏弄起来,嘴上的声音也越来越大,终于到达某个顶点,凸凹有致的娇嫩身子挺成弓形,同时人也猛的惊醒,睁开了含雾的眼睛,与一直观察她的大小姐对视起来。“柳姐姐,我,我有话要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