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5章 罪有应得使诡计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四十五章 罪有应得使诡计

午,店霄看着头顶上那块依然降雨的云,显得很无可以清晰地看到他这块降雨云的前面一瓦蓝瓦蓝的天,风向的变换让天上的云总是按照一定的规律把他以及这辆马车罩住,那晴朗的地方象大小姐含春的眉目一样吸引他,却又得不到。

“早知道这样我就带个野外生存包过来了,居然连口热水都喝不上,我忍了,等回去以后让紫萱给煮些汤,恩,要紫菜的,清淡一些才好。”

店霄连续把牛肉干当成主食来吃已经吃恶心了,现在啃着一块干硬的馒头,就着那淡的没有一点味道的水,脑海中尽量想象成吃着蛋糕、喝着牛奶、还有味道浓浓的茶叶蛋,这种独特搭配的午餐。

两匹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的马,无精打采地远远尾随在车子之后,那马蹄上的东西已经被卸了下来,马上的两个人可能是认为自己的任务能在短时间内完成,没有带任何的雨具,湿透的衣服紧紧粘在身上,勾勒出的体形到是不错。

“这可怎么办呢?昨也以为他被雨一淋不能睡觉,谁之他居然连人带马准备不少的防雨东西,早上天亮时才发现,他睡了半夜的安稳觉,我们的信反而没有送出去。”

觉得穿衣服更加难受的那个昨夜想向店霄动手的人,边说边把上衣脱去,随意地搭在马身上,光着膀子任由那雨水时轻时重地打在身上,鼻孔微微地动着。一副要打喷嚏却打不出来的样子。

“不急,现在下雨,不好动手,等天晴晴地,看样子快了,估摸晚上就好,忍一忍吧,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可要带好东西。肚子饿就喝点水,那水不是有吗?”

另一个人把额头前被打湿的头发向后捋了捋,舔舔略微发紫的嘴唇无奈地说道,光膀子的人也就是抱怨两句,不再多说什么,把更多的精神留在试探店霄的身上。

路上偶尔会出现结伴而行的人,迎着风雨,艰难地卖动脚步。比起平时要慢上许多,店霄在路过一个背着孩子走的女子地时候,把那吃腻味了的牛肉干分出去不少,若不是怕身体没有盐份,他可能会把所有的都给出去,无视那孩子瞧着马车的渴望眼神,在女子的一声声道谢中稍稍催了下马,快速离开。

正象那个人说的一般。到了傍晚了时候,那云终于是离开了这么一个让人反感的轨道,被风吹着斜斜飘向远方。同时松了一口气的那两个人现在和他们地马一样没有精神,摸摸被保护起来只湿了一点的信,算是一个不小的安慰。

店霄换过备用的衣裤,把原来那身无论怎么遮挡都湿了的用树枝撑着挂在车旁边,让风吹的‘咧咧’作响。一直是慢慢走着的马好象并不如何的累,当月上枝头地时候,夜。开始变得宁静起来。

“加炭,加炭,我要在小店子回来的时候看到这边的房子可以进去人吃饭,昨天要是不下这场雨,现在想来应该就快好了吧?”

大小姐神清气爽地站在工地地旁边,来回指挥着众人往那盖好的房子中放炭火,好让这房子快些干,旁边后起的屋子正在一众人的努力下渐渐出现轮廓,这些房子可是都没有地基的,坐在里面吃吃饭还可以,真遇上什么震动那是远没有带地基地安稳。

另几个女的今天也凑热闹来到这边看着干活的热闹景象,柳碧旋地面上依旧蒙着面纱,站的位置离大小姐比较近,不时与大小姐谈笑两声,一点都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妥,到是林皛瑶和宋雨萌站在一起,离得大小姐两个人有一点距离,悄悄咬着耳朵,目光中有一种坚定和算计的神色。

大小姐隐约能感受到某样对她有影响的东西,监工之余还回过头来看看宋雨萌两个人,有些担心地对柳碧旋说道:

“柳姐姐,林姐姐和宋姐姐好象还在惦记着今天早上的事情,嘻嘻!今天晚上我准备一个人住了,柳姐姐你回去可要忍着点,实在不行就当成享受吧,当然,她们要是非折磨你让你做什么动作和求饶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谁让今天早上我们把她两个分别给弄的都要快哭了呢。”

听了这话柳碧旋好象想起了什么,身子不由扭动了一下,两个腿又稍稍并拢了些,叹道:

“我都是被你们给带坏了,这要是让别人听到,一定会笑话死我们的,真羞人,不说啦,爱怎样就怎样吧,你不赔我一起,大不了我让她们给弄哭,诶?那些人拎的是什么东西,那跨院好象是关着李光头等人的吧?还没有安排人把那些人劝降?”

柳碧旋应该算是个文静的姑娘,这和大小姐等人接触过后,开始也成了怀春一样的少女,或许是原本就有某些想法,只是如今被引了出来也说不定,女孩子和女孩子在一起,总比男孩子和男孩子在一起亲密些,正说着那委屈可怜话的时候,看见两个人提着一只木桶,目光盯着问道。

“啊?你问这东西?这里面装的是泔水,从猪嘴里省下来的,这个李光头和上次的那个人不一样,心志太坚定了,人家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这种人却是死了也要报复你一下的,想让他直接说出来那些人的身份,他是不会说的,情形不一样,那天用的手段也就不一样,先熬着他们。”

大小姐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想着关在地下面的那几十人,还有那个依旧保持一脸冷静的用了少量

不起作用的李光头,恨声地对柳碧旋解释道。

“哦,人抓起来了我一直都没过问。原来那个在京城附近潜伏了那么多年的暗夜帮地头头,还有如此的定力?这到也好,他可谓是罪大恶极,若是一下子就死了,根本就不解气,只是吃这些泔水,他们就怕了?”

“不,现在不是让他们怕,是从身体到魂魄双重打击他们。尤其是那个李光头,给他的饭菜中都有迷药的,这些泔水是给他们改善饭食,平时他们想吃这种东西那是做梦,几天来他们一天只能吃一顿加了药的饭,是些草叶子和糠皮子加子面做的东西。”

大小姐想起来店霄根据一些经验安排的方法,说与柳碧旋听,见她微微晃动脑袋的样子解释道:

“这种东西越吃是浑身越没有力气。对周围的一些情况反应就差,尤其是在黑暗当中,现在给他们关地地方互相说话都能听到,他们会说说话,这也是他们的唯一一个能做的事情,等再过一些时候,就把他们单独关起来,然后尽量不让他们睡好觉。吃的东西会更差,让他们渴望着能吃顿泔水,这样他们就会有一种暗示。那就是渐渐失去了坚定的信念,加上寂寞和烦躁,就能让他们屈服了。”

“啊?居然还能这样做,如果是我的话,我宁愿死。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了?”

柳碧旋吃惊地看着已经快要在院子的角门消失的那两个抬着泔水桶地身影,想着大小姐说那话会出现的场面,身子不由哆嗦了起来。害怕地说道。

“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不时会有人提醒他们想要求死的人,说他们的家人可能过的并不好,正在等着他们回去呢,恩,说这些话的时候会把那个李光头给隔离开来,等他回去时,就算是知道了也不敢说出实情,其实我们还真的希望他能说出来,那样就省去不少地事情,哦,这些事情都是小店子想出来的,他说他很笨,只能想出来这样的方法,因为他不专业。”

大小姐露出一个耐人寻味地表情,看着柳碧旋说道,柳碧旋好象受不了她这样的目光,也可能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回避地低下头,从那面纱和衣服的缝隙处却可以清晰看到脖子下那雪白的肌肤红成了一片。

湿漉漉的草和湿漉漉地林子中,一个人正在快速地向着上面跑,偶尔有一个突然出现的声音问口令,他也是飞快地说出,不做任何停留,一直来到了写着阎罗殿的这个楼院之前,这才放缓速度,连续呼着气,整了整衣服,揉揉脸,让自己显得尽量从容一些后,方走进去。

刚刚进到门口,那酒气就扑面而来,高声地吆喝中居然有不少的女子唱曲子和琴弦之音,不知道是不是这些人开窍了,想要变得文雅一些。

“报!有间客栈现在正在盖新的房子,已经盖起了几间,看样子后面还会继续盖,那个被我们选中的人还未曾回来,也没有消息,那个叫牡丹的女子与后来的几个大户人家的女子走的极近,隐约中听到她们以姐妹相称。”

这人进去,找到几个当家的这张桌子,发现大当家的不在,对着整个桌子坐着的所有人汇报道,这样一来就不得罪人。

“居然还有这等事情,那个女子和她们大户人家要是扯上关系,万一她们走的时候带上就不好办了,我可是还等着那个人被拉拢过来然后把自己女人献上呢,或是他死了也好,到那时,嘿嘿……。”

三当家的看样子对女人比较感兴趣,现在还不忘了那个他曾执意过去看了一会的女子,认为可以弄过来好好调教一番。

二当家的有些反感这个三弟如此作为,没有理会他,对过来报信的人说道:

“不错,知道这些就好,你下去领赏吧,再找一个生面孔过去住几天,那边的情况不能断,一会儿派人骑快马到远水县那里,看看那个看上去不错的人死了没有?这炎华的人胆子一个个都那么小,听说造反就说什么都不同意,好地方的人选一个也没有留下来,还有两个居然知道了要造反宁死也不肯干,哎!除了胆小的就是不怕死的。”

把那人支走,二当家的话没停地继续说着,言语间是说不出的落寞,旁边的魏秉辰想了下劝道:

“二当家不必愁,这个地方的人其实还是有一些能够帮我们的,只是这样的人不好控制,都是些无家无业之人,他们好拉拢,怕的是他们因为没有牵挂,得了钱就跑掉,并且把我们的事情透露出去,跟他们说些以后的好处未必都能信,所以才迟迟没有招进来,只是在外面安排个人偶尔给他们点钱,做些无伤大雅的事情。”

“恩,确实是这么回事,就是有些不死心而已,其实也没什么,山上的兄弟都是自己人,这些年来也没有出任何差错,总比用了他们这个地方的人强,那些无家无业的人就不要拉进来了,到时候给他们些钱,说些假话,只要他们关键的时候能拖延一下就行,可这个客栈的人最好是能给弄来,你真的有把握他会听话?”

二当家的刚才那带着些愁绪的面孔眨眼间就变了,说完话端起酒碗来灌下,舒畅不少。

“这个把握可是一点都没有,只能等着,我去找大当家的安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