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6章 段小公子说秘密

第十一部 第四十六章 段小公子说秘密

风习习,烛光晃动,随着一声门开的声音,杨首领从子中走了出来,借着月光看去,面色并不是那么好,眉宇间还有一丝丝的疲惫。

守在外面的小芦连忙迎上来,在杨首领身后半个身位的地方走着,并轻声地试探着问道:

“杨大哥,那程一枪说什么了?可是愿意帮我们找到那段家的两个人?那颗夜明珠他应该喜欢吧?”

“哎~!不行啊,那夜明珠刚才说话的+:.还给我,我是说什么都没收,只说是给他的贺礼,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可后面的话就不好谈了。”

杨首领说这话的时候眉头皱得更紧了,整个人显得都没有了精神。

“啊?这么说他们根本就不答应帮我们找人,那可怎么办?此次来的一千人可都是精锐,死的只剩下百十来个居然连人都找不到,岂不是白白失去?而国内的一些人也不妥协,现在的权利无法完全掌握,除非拿来那两个人身上的东西,让一些还不死心的人看看才行,形势越来越不好了。”

小芦也开始担忧起来,搓搓在外面被风扫的发干的脸,神情落寞地说道,与周围不时经过的人那开怀的笑容截然相反。

见他这个模样,杨首领深吸口气,尽量露出些轻松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这程一枪不是不帮。是说现在不能帮,那越李朝来的人也是要找他们做事,并且还是大事,在他地眼中要比我们的这个事情大,恩,这就是他要告诉我的意思。”

“比我们还重要?我们这可是一国之事,什么事情比国事还要大?杨大哥您没和他说么?只要事情成了,那就会有不少的好处。”

小芦被这个说法给惊到了,回头又仔细看了一眼杨首领出来的那个屋子。不解地问道。

“说了,可他还是要先帮着越李朝把事情办了,还说这样对我们也有好处,等这个事情办完,就帮着我们去探察要找的人,那两个人总不会绕一大圈从成都府回去吧?”

杨首领此时已经带着小芦走到了外面,往左边一拐再走上百十步就能回到自己等人休息的地方,那是一个处临时支起来的棚子。谁让他们人多呢,杨首领却停住脚,看看天上的月亮,向右边走去,对小芦说道:

“我去那越李朝地李大人住处看看,听他怎么说,上次就和他说好了,相互帮着的。万一我们的事情他能给提前做,那就再好不过了,实在不行。就留下两个人在这里与他们联系着,我们去找那个在由拳镇见到的人,他们不是说只要我们到了这边,往广南东路走就可以遇到他们并告诉我们消息么。”

“恩,杨大哥说的没错。那个人确实厉害,不但说的话厉害,还坑去了我们的夜明珠。这次他们可算是最后的一步了,那大哥你进去吧,我还在外面等你。”

小芦跟在后面几步路就到了越李朝地这个院落当中,这个地方要比自己那边临时搭的棚子好上许多。

屋子里面让人第一眼看去就有一种简洁的感觉,这里应该是一个书房,却没有书架和那一幅幅墨宝,唯一还算是能够体现出书香气息的就是那桌子上的文房四宝,在墙上显眼的位置到是挂着一对儿双手戟,想来这主人喜欢兵器胜过了学问,应该是程一枪的地方,现在让出来给越李朝的人。

见到这些杨首领心中不由有些吃味,又不便表现出来,闻着那袅袅飘荡地檀香,和混杂其中的茶香,给人的感觉反而少了一丝高雅,多了不少地庸俗之气,哪怕那个李大人正端着茶碗,坐在窗前一副赏月的模样也不能改变杨首领这个想法。

“杨首领难道与我一样,感受这星月之美,舍不得睡觉,便过来与我说说风花之事?”

这个李大人刚才听到敲门声,见护卫没有阻拦便说了声请进,结果眼睛却是一直看那根本就不算圆的月亮,不经意地随口说道,给人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熟人可能是亲切,而不熟的那就是不在乎了。

杨首领绝对不会认为是熟人,哪怕两个人确实相熟,见对方如此模样,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另一个椅子上,顺着对方地目光看了眼月亮说道:

“我到是没这个闲心,一切都是以国事为重,李大人现在有心思体验这些东西,那就应该是对所办的事情胸有成竹了,我这里先祝贺一声。”

李大人听到这话高兴了,转过头起身亲自把那在小炉子上坐着的水壶拎起来,给杨首领冲了一碗茶,笑呵呵说道:

“借杨首领吉言,这边地事情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该做的都做了,就等着另一个部分开始动作,我们这边才能跟着动,现在就是等,故此没有什么事情,闲的只好看看月亮,养养花什么的,听杨首领的话,难道杨首领所有做的事情难办?”

“呃?其实也不是太难,就是找两个人,李大人也知道,那段家乃是一群祸国殃民的人,把大理弄得是乌烟瘴气,民不聊生,我主这才起事,可谁知他们还不死心,躲到了炎华来,暗中捣鬼,这样一来大理的百姓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好日子啊,故此我等过来想找到他们,好好劝说,让他们不要执迷不悟了,李大人可是明白?”

杨首领谢过这茶,一脸认真肃穆地对着李大人把目的说了出来,没有

得不好意思,更没有正在说谎的觉悟。

“呵呵呵,哈哈哈。对对对,杨首领说的太对了,就是如此,我在皇都地时候,王上也是这么说的,一点都不差,是应该好好劝一劝那段氏的人,让他们不要做些没有用的事情,要为百姓着想啊。”

李大人有些吃惊地看着杨首领。一声比一声笑的大,一声比一声畅快,认同了他的这个说法。

“那,李大人可是愿意帮我寻人?听说他们就在广南东路呢,只是这边地方太大不好找啊,如果李大人能够知道他们再哪,可是为大理百姓做了件好事,我等是感激不尽。哪怕大人都手下实在动不了,跟那程一枪说说也好,他可是因为个大人办事,这才拒绝了我。”

杨首领见李大人说出此等话,登时高兴起来,进一步要求道。

“恩?这个吗?这可是有些难办,不是不帮你找,我们在这边有很多人手。找起人来想是不那么费劲,可现在这是一个特殊的时候,就怕打草惊蛇啊。这可是关乎到国运,不仅仅是我越李朝,便是你们大理也在内,程一枪的人也是如此,不如。杨首领在等待一些时日,那段家的人既然到了这里,想要回去必然路过此地。真那样,抓来给杨首领就是。”

李大人并未松口,看眼睛到是真诚,杨首领见依然如此,把这条路暂时也给断了,喝上一口茶起身说道:

“如此那就等等,到时还要麻烦李大人,那个,我留下几个人在这里,一是等着李大人地消息,另一个就是李大人有什么所需,要用上我等的,可以告诉他们,让他们来寻我,我则带着兄弟在这里好好转转,熟识一下地方,也好为以后的事情做准备。”

说着话就向门口走去,李大人连忙起身相送,一直送到门外又说了不少场面上的话,杨首领这才和小芦在其目送下离开,未等小芦询问,就说道:

“明天一早我们就走,向广南东路去,看来只好把一切压在那个奸商的身上了。”

“哥,明天我们去海边玩吧,这些日子就呆在院子中一点意思都没有,我要去看看那些人是怎么捕鱼的,我们还有钱,看哪个船捕的好,就买下来,我们自己捕,你说行不行嘛!”

一直扮演着段小公子角色的段蓉找到哥哥段廉仁段大公子这里,拉着一手背后,一手拿着本书看着地他的衣襟,来回摇晃着撒娇。

“蓉儿啊,现在不比往常,海上那边不是已经传来消息,说是大理和越李朝都有动作了么?只是还无法确定而已,这个消息马上就要给小二哥送去,到时候要等他来决定怎么办才好,我们不能随便的动作,这里不是我们的地方啊。”

段大公子伸出那背后的手来摸摸妹妹的额头,耐心地劝道。

“不嘛!我没说要自己做什么,我就是想出去玩还不可以吗?又不是跑远地方,就是海边,再说还有绿野仙踪的人护着,你不是说他们很厉害么?那还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再好好装扮一下,让别人看不出来,就是看打渔。”

段小公子顺势抓住了哥哥地手,想要把身子所有的重量放上去,使劲地摇着,小嘴儿嘟起来高高的,一副可怜地模样。

段大公子见妹妹这个样子也跟着难过不已,可能是想到了一个公主居然落得如此田地,连玩都不能玩,都是他这个哥哥做的不好,自责地说道:

“蓉儿,都是我这个哥哥不好,连让你安稳都得不到,我有愧与地下的父母啊,是哥哥没用,可现在别人都在找我们,我们能得到别人的消息,难道别人就不能同样查我们?要不这样,我陪着你坐在车中,到海边,就呆在车里看看,不出去,你说行吗?”

“哥,你别这么说,你这一说蓉儿心里也不好受,不怨你的,都是那些大坏蛋不好,父皇平时也是太信任他们了,这才变成如今地模样,可怜了那些大理的百姓,等我们有一天夺回了位置,我再也不信别人,而且要找厉害的人做大臣,恩……?就找小店子那样地,多找几个,能打仗还会赚钱,也弄个做买卖的势力出来,我都想好了,就叫红野仙踪,你说好不好?”

段小公子目露凄色,眼圈泛红地安慰着哥哥,说到夺回位置,小拳头攥得紧紧的,不停地挥舞。

“好,都好,蓉儿决定了就好,明天就带你去玩,记得千万不能出到车外面。”

段大公子看着妹妹说着孩子般的话,在那里附和着,至于能不能找到几个小店子这样的伙计,却不会说出来打击妹妹。

段小公子这此开心了,露出甜甜地笑容,猛点着头:

“恩,我不乱跑的,我就呆在车子中,他们护卫绝对会保护好我,到时候看到哪个船上有大鱼,便买回来,我给哥哥做着吃,哦,我还想起个事情,等着。”

说着话她不等哥哥反应过来,就快跑几步出去,不大一会儿又抱着一个小盒子回来,掀开盖子,里面装的正是不能成为种子的咖啡豆,对着哥哥比画了两下,一脸神秘地样子。

“这不是咖啡吗?我不愿意喝的,你喝吧。”

“恩,就是咖啡,我发现个秘密,大理也适合种这个东西,要想办法偷些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