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7章 助兴之后用艳舞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四十七章 助兴之后用艳舞

动手吗?”

依旧光着膀子的这个人,骑在马上面借月色看店霄驾着的那马车问旁边的那个人。

“不急,再等等,万一他还没睡,或是睡的不熟醒来就不好办了。”

另一个人手中抓着那封信,一手捂着饿得‘咕咕’响的肚子说道,或许正在后悔没有带干粮吧。

光膀子这个同样是饥饿难耐,强打精神点点头,又拿过水袋‘咕噜咕噜’灌下去不少,把肚子撑起来,才觉得好受一些。

店霄现在横趟在车前面的一条空余地方上,微微闭上眼睛也在盘算着那两个人跟着他的目的,昨夜碰到那布中应该是兵器的声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栽赃,自己已经把那东西扔了,不知道下一步他们还有什么打算,看样子不象要直接

杀人,不然策马冲过来岂不是更快?

凉凉的夜风吹拂下,店霄把盖在身上的那件大号的衣服又紧了紧,呼吸开始均匀起来,又过了一会儿,微张的嘴中响起了鼾声,在马蹄的伴奏下,隐约地传到了另两个人的耳朵当中。

“差不多了,跟我来。”

手上拿信的人一声招呼,两个人便一前一后赶到了马车的后面,尽量把马蹄声和拉车的马的蹄声节奏变得接近,又谨慎地等上片刻,两个人稍稍加快速度,拨到马车的侧面,看着那应该是熟睡中的店霄,拿信的人身子倾斜。探出只手来捏住信就给掖到了店霄身子贴在后面布地中间位置上。

两个人不再耽搁,一个向后,手上抓着一匹空马的缰绳,加快速度造成响动离去,目的是把店霄给弄醒,另一个人紧紧抠住车后面花着的两条绳子,脚尽量伸到那布和布之间的缝隙中,整个身子就吊在了那里,看那样子绝对不会如何舒服。

店霄非常配合地醒了过来。让他们觉得这一番功夫没白费。

“恩?这是什么东西?纸?”

店霄被马蹄声惊醒,嘀咕了几句,准备从新躺着的时候,发现了那封信,在手中来回搓了搓,惊讶地说道,声音让坠在车后面手脚用力的人听个真切,这人马上打起精神。竖着耳朵更加仔细地听着。

“这是哪的风吹过来的吧?上面还有字,这是什么字呢?哎~!怪不得牡丹常说有学问好,看来真是这样,这么大地字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它,罢了,罢了,既然是随风而来的。那就让它随风而去吧,风啊,你大点吹呀。让它象苍鹰一样,高高飞翔。”

‘刷’的一声,那信就在坠于车后面人期待中被店霄给扔了起来,风一直都有,信忽忽地经过后面那个人仰头的目光飞翔在了月色之下。

“好了。来去匆匆的就当是一场梦吧,恩,继续睡。我的仙女的呢?在月底追逐,在星河中摇荡,我决定了,回去就学点东西,不能没学问啊,还是快些赶路吧,驾!”

感慨了一番,店霄甩出一个响亮的鞭哨,喊上一声,那马噌地一下就蹿出去了,马车突然提起的速度,让本就是把注意力放在了信上,手没有抓得太紧的人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被自身的惯性带着掉到地上,‘嘭’的一声,想是墩的不轻。

‘恩!’

这人闷哼一声,望着远去的马车,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好象错位了一般,好一会儿在才敢稍稍动一动,一手捂着墩地生疼的小腹,一手轻轻揉着腰,后面的那人也到了这里,因离得远,不知道怎么个情况,关心地问道:

“怎么样?他看了信是什么反应?说没说对造反地看法?”

“诶呦!可疼死我了,反应?哦,他嘀咕着他不认识字,没学问,就把那信给扔了,又什么而来而去的,又是象鹰飞的,还有在哪个河里游泳,总之我是没听明白,就这样还没学问?想是认识几个字,都能去考状元了,你找一找吧,那信不知道飞到哪了,不能太远,就在这左近,我先缓缓,这一下差点没要了我的命。”

坐在地上的人呲牙咧嘴地说着,脸上地表情在月光的照射下非常丰富,那个人二话没说就跳下马来开始在周围寻找,好在那信并没有飞出多远,与地面的颜色也不一样,等坐在地上地人能够起身开始活动的时候,另一个人已经把信找了回来,捏在手中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被撞上了,他真的就不认识字,要不,我们这次追上去,给他身边扔两把刀?这刀他总会认识吧?”

被摔的人,还没有完全恢复,在那扭着腰,揉着屁股提议道。

“不行,弄两把刀扔他旁边又有什么用?他总不会就看那两把刀便能想到造反上去,并且还是有布庄的份儿吧?说不定他会高兴地藏起来,回去做些什么东西,或是就那么放着,谁能因两把刀就说他造反?失算,失算啊。”

另一个人有些无奈,边往怀中揣着信边看着那早就没有了马车影子的方向感叹着。

“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回去吧?到时候上面问起来,我们如何说呀?这就是办事不利,以后再想出来捞些额外的好处可就不容易了。”

揉着腰的人在原地蹦了蹦,终于是好受不少,翻身上马,把刚才摔到的屁股调整好位置,有些担心地问道。

揣着信的人也跨到马上,催着马向前小跑,想了一会儿对跟在他后面的人说道:“实在不形,咱们就追上去直说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直说?”

“对,就是过去告诉他。我们是万利布庄的人,和他地那个魏秉辰是一伙的,我们想要造反,让他加入,他同意就直接

给他带到山上去,让大当家的安排,他不同意便直接

杀了,至于他说的话是真是假,这个我们也没有办法了。不象在没有旁人的看着下那样发自内心。”

这人说着,稍稍加快了速度开始向前追,另一个人也只能同意这个效果并不好的办法,紧紧跟上,两个人追了有半个时辰,还没有看到马车,不得不再次提速,又追出去一个时辰。仍然没有马车的影子,这才觉得有些不对,相互看了一眼,顾不得马累不累的,开始使劲催着跑,带出一阵的踏踏声。

“驾!驾!快跑吧,小样地我让你们追吧,等追到了我。就已经天亮了,再赶一赶路,就能回到客栈。都用不到晚上,你们的马好,我这马也不差。”

店霄使劲赶着车,远远领先那两个人,几匹马拉着一车的布还有余劲。唯一可担心的就是这车辘是否能承受得住,体力方面不是问题。

嘟囓着又向后探出头去看看,根本就没有影子。马蹄声也听不见,店霄嘿嘿一乐又开怀的自语道:

“祈祷吧,祈祷我这个车不会因意外停下来,不然就只能杀掉你们两个了,我要是你们我就不追,恩,这个好象不可能啊。”

两个还在奋力追着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店霄的想法,现在他们是一肚子气,两天以来就没好受过,被摔了的人忍受着屁股地疼痛,稍稍把身子前顷一些,喘着粗气地对旁边的人说道:

“还没有追上,难道他从把我甩下来后就一直使劲催着马跑?这下可麻烦了,弄不好就要追到明天早上,除非他那些马受不了停下,就怕早上也遇不到影子。”

另一个人却是紧紧皱着眉头想事情,好半天这才回道:

“不好说呀,按理说拉一车的东西根本就用不到那么多马,现在看来是能有不少的余劲,加上人家的马护的好,根本就没被雨淋到,比起我们的这两匹都要累死的可强,只能把宝压在这战马确实比普通马好地上面了。”

两个人说的都没错,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也没有看到那辆马车,路上的痕迹到是再清晰不过,两匹被雨水淋到又没好好吃东西地马,体力是越来越差,比店霄这边的多有不如,至少那拉车的马在嘴前面会挂着一个装上草梗的口袋,可以让马在慢慢晃着的时候边走边吃,差距仅仅是在两个人那马最快速度地时候缩小了些,现在又开始拉大。

“恩,差不多了,没想到这马拉着车跑起来也这样快,再有一个时辰的路就能回到客栈,不急,等等人家,这么远追来也不容易啊。”

店霄看着马累的样子有些心疼,自己也是颠地难受,这可不是绿野仙踪的专用马车,没有滚珠也没有减震,马累人更不舒服,又看看后面,说着话放慢了速度,嘴上叼着一条牛肉干,还把一匹看样子要不行的马给摘下套,拴在车后面,让其跟着缓一缓。

路上的行人开始渐多,凡是遇到带小孩子的,店霄都会把剩下的牛肉干分出去些,这个时候的人戒心也并不如另一个时候的人那么重。

另两个人的马还是被使劲催着,看那模样随时都有倒下来的可能,工夫不负有心人,在店霄远远看到了客栈的时候,这两个人也终于远远看到了马车,可现在这个距离在两个人看来是那么的遥远。

“站住,前面的马车站住。”

两个人熟悉这个地方,更是知道客栈的位置,见追不上了,只好奋力地大喊起来,希望那赶车的人能够在好奇之下停住,等他两个凑上前去,店霄却好似未闻一般,非但没有停下,还稍稍加快了些速度。

在两个人不要命地抽打着马的情况下,两匹马终于是与马车一同来到客栈的门口,店霄这时才跳下马车,扭头看着一脸懊悔的两个人好奇地问道:

“二位刚才可是喊我了?哎呀!看二位的样子一定是劳累非常,不如这样,到客栈中歇息歇息,放心,没钱也没关系,这客栈就是我的,顺子,出来,快带这二位好生休息,啧啧!这马看样子也不行了。”

说着话店霄开始绕过这个正门,到后面的院子里卸车,大厅中的伙计顺子听话地跑出迎上了两个一脸无奈的人,那马也终于是松了口气。

“小店子,你总算回来啦,人家这两天都睡不好觉,你看到新起的房子没有?我都想好了,这个房子要一直挨着盖下去,多盖一些,连成个圈,后面贴到河,这样一来就可以在里面转着圈走,好玩吧?”

大小姐一见店霄回来,马上高兴地扑到他身上,坠在那里说着,店霄也是觉得回来好,一路上陪那两个人玩也不轻松,抱住大小姐抡上一圈,扔下车上的东西,搂着她往屋子里去准备安排一下。

“小店子,我告诉你个好玩的事情,昨天晚上我在那李光头的饭里放助兴的药,让一个原来画舫的姑娘到那里面穿得少少的跳了一阵舞,嘻嘻!”大小姐微红着脸,阴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