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8章 怀搂娇躯做游戏

第四十八章 怀搂娇躯做游戏

天来的劳顿在回到家的时候一起爆发了出来,店霄谈过几句话就已经困倦的不行,也不管白天晚上,把大小姐剥成了小白羊,在她那温柔的小嘴侍侯下,终于是彻底地放松了一把,搂着她那滑嫩的娇躯沉沉睡去。

与之相反的是那两个跟在后面来的人,在顺子的带领下进到一处屋子中,看着那整齐洁净的床铺,一时觉得比那光着身子委婉呻吟的漂亮女子都更加诱惑,无力的感觉,昏沉沉的脑袋,让两个人恨不能马上就扑到**,盖着那舒适的被褥什么都不想的好好睡上一觉。

“伙计,给送两碗热汤来,要咸一些的。”

怀中揣着信的这个人坐在屋子中的椅子上,用手垫在桌子面拄着下巴,强打精神对顺子吩咐道,顺子听话地应过一声,转身离去,两个好象榨干了身上最后一点力气的人这时候相互看着,同时叹了口气。

“金风,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追了两天就追成如此模样,从远水县跑到这边睡觉,那个管事的看样子比我们要强啊,一会儿我也要好好睡一觉。”

那个摔了屁股的人现在是跨坐在凳子上,两条腿支在地上,减轻了不少屁股的负担,如若不是怕稍稍好一点的地方他就会睡着,早就想趴在那**边休息边养伤了,一条胳膊撑着身下的凳子,几厢用力下,屁股仅仅是将将挨着那里。即便这样,也让他在说话的时候不停地咧嘴。

被叫金风地这人坐这么一会儿好受不少,身子略微向下滑,背后靠在椅子上,脑袋斜看向天棚,腾出只手来轻轻捶打因骑马累的快成了罗圈形的腿,一阵阵酸麻的感觉,让他皱着不知道是享受还是忍受的眉头,声音有些飘忽地说道:

“金雨啊。你就别抱怨了,没累死就不错了,我现在想的不是追上他如何如何,我是在想啊,这次是凑巧还是早有预谋?若是凑巧也没什么,无非就是我们门两个人累一些,可要是他这个上面看上的人,故意弄成如此情况的话。那我们可就要小心了,这个事情一定要报告给上面知道。”

“不会吧,你看他那个样子,哪象是能想到这么多事情的人?以前见到过比他聪明多了地,还不都是被我们给收拾了?要我说,他就是点子好,赶上了下雨,并且带来的马够多。连个字都不认识的人,还能有什么阴谋诡计不成?这汤怎么还没送来?现在可是浑身难受,喝完好睡一觉。起来就有精神了。”

金雨那眼皮一下一下往下垂着,又被他奋力翻上去,整个人看着是多一会儿都挺不住的样子,怎么瞧他都不如那个金风,两个人也应该是以金风为主。

“也好。你先睡,我再挺挺,等你睡上一会儿就起来。换成我睡,我就怕那个人不简单,可不能着了他的道,一定要有一个人清醒才行,我再忍忍,你把家伙拿住了,真有事情的时候可别在这上面出差池。”

金风正在试图快点恢复些体力,仰头闭着眼睛来回调整呼吸,金雨听他说这话,有些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却没有精力再反驳,看那样子现在就想什么都不顾地趴下睡觉,两只胳膊伏到了桌子上,用额头顶着,已经顾不得屁股疼不疼了。

又等了一会儿,在两个人都觉得不行了的时候,顺子这才慢悠悠敲们进来,手上的托盘里盛着两碗冒着热气地汤,被随门进来的风一吹,飘到两个人的鼻子里面,一股鲜嫩的味道让两个人不由吞咽下口水。

“二位客官,这汤可是我们那厨子最拿手的一个了,知道二位不一般,特意好好做了下,故此晚些,还望多包含,只是这汤似乎还少了些,不知道二位可是要什么主食?哦,本店的包子不错,各种味道的是应有尽有。”

顺子把汤给移到桌子上,抽回托盘站在旁边恭敬地说着,却没有挪动地地方,看样子是等待他们点主食,那金雨却显得有些不耐烦,挥挥手说道:

“下去吧,下去吧,就要一碗汤,别的都不吃,把门关上,没有吩咐不准随便进来,快去。”

顺子不敢多说话,连忙应着躬身退出来,金风、金雨二人待门一关上,使劲吹着那诱人地汤,猛喝起来,不时哈一哈气,看样子被烫的不轻,可即便这样也没有让两个人减慢速度,不大一会儿,满满一汤碗的东西就被灌了下去,两个人这才舒服地摸着肚子,用舌头舔舔嘴唇回味不已。

“金雨,你快去睡吧,我先挺着,一会儿我挺不住了地时候再喊你。”

金风留恋地看了眼那张舒适的床,用手掐掐大腿,让自己尽量清醒些,对金雨吩咐道,金雨点点头,二话没说就费力站起身,踉跄着来到床边,一下子扑到上面,舒服地呻吟出声,两条还搭在床外面的腿,上下甩动,连那抬上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着金雨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进入了梦乡,金风羡慕地在他身上扫过一眼,端起桌子上地茶壶,嘴对嘴儿的把那已经凉了的茶水灌进嗓子里,苦涩地味道,终于让他恢复了些精神,推开窗户,感受着外面吹进来的微风,和太阳的温暖,眯着眼睛坐在椅子上,学刚才金雨的样子伏着,嘴上嘀咕道:

“不能睡,我要挺住,这边的情况要回去告诉给上面,我不能睡,这汤是真好喝啊,外面的日头也足,暖暖的好舒服,我不能睡……。”

半个时辰以后,小狗子和布头两

提着一些东西,轻轻推开了这间屋子的门,看了看床桌子上伏着的两个都已经睡得熟熟地人,相互使个眼神。一人一个开始搜身,片刻后,在一个人身上搜出了个牌子,另一个人身上摸出封信,再次对了下眼神后,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通往南面山林的路上,一个人正保持着一个较高的速度跑着,身上的衣服是短打扮,要是让客栈的伙计看到的话一定会认出来。这个人已经在客栈中住了有两天,并且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前面的大厅处找一个靠窗户地位置,随意点上些吃食和茶酒,喜欢听别人说各种的趣事,偶尔也插言问上两句。

现在这个人却是在看到了店霄回来,并且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以后,不再关心别人的话,而匆匆离开。只跟伙计说了声他要出去办些事情,那房子不退,便留下银子,绕了个远来到这条路上。

同样被不少人问过口令,丝毫未见停歇地来到了阎罗殿前面,抹去一把脸上的汗水,迈步进去,对正在那里与魏秉辰不时小声嘀咕的大当家行了一礼报告道:

“大当家的。小的在客栈中看到了回来的那个牛风,那一车地布已经被他给送到了后面,同时看到的还有那边派来试探的人。只是牛风与这两个人好象并不认识,根本就没有与他们相熟的样子,更没有害怕的表情,就好象,好象刚刚偶然遇到一般。可他们却是一起到的。”

“哦?那个牛风回来了?那边派了两个人试探?也跟过来了,可是有联系我们这边的人?”

大当家的一听这话来了兴致,看看旁边地魏秉辰。对着回来报信的人问道。

“回大当家的,他们二人没有与我们这边地人联系,也没有拿出任何信物进大厅中,如果不是小的熟悉他们那些人的大概样子,都认不出他们,哦,他们是被一个伙计领着到后面的,那马和人却是风尘仆仆的模样,赶车回来地牛风比他们强多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报信的人继续地回道,说着那两个人的样子时,心中不由想到了那都要站不住地马,疑惑不已。

大当家的点点头:

“恩,知道了,记你一功,先去歇息,随后再到那边去看着,这次你带去的两个人都还好吧?哪个要是觉得不行,就马上调回来,秉辰,你怎么这个事情?”

把那个人安排走,大当家的对坐在旁边的魏秉辰问道。

“回大当家的话,这个事情不好说,看样子那两个人确实是与牛风不熟,也或许是故意装成那个模样,可这都不重要,至少有一点还是能知道的,那就是还没有断定牛风不能帮着我们,不然面对那边派来的人,他一个可能连人血都没见过几次的人,敢要有其他的想法,早就被收拾了,这也是唯一的一个算是好的消息。”

魏秉辰回想了下刚才那人说的话,最后得出了这么个结论,看样子比较客观,脸上的表情却是显得轻松,至少他专门接触的人没有直接被杀,这可是头一次啊。

大当家的可能也这么想的,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舒心不少,略微点下头,拍拍魏秉辰的肩膀说道:

“既然这样,那此事还应该秉辰你亲自去一趟才好,把那些布拿过来,问问那边的两个人是如何情况,等把这牛风彻底拉拢过来,使那客栈成为我们一个掩护的地方,你可是功劳不小。”

魏秉辰也不客气,一口喝掉碗中的酒,站起身来整理下衣服说道:

“如此,我马上就去,这次再带些钱,那个牛风可是一直想多赚些,回去娶老婆呢,等他真成了我们的人,那牡丹我们就帮他娶了,到时候大当家给您先使,那女子确实不错啊,只要换上件象样的衣服,马上就能让不少的女子嫉妒得要死。”

时到傍晚,睡得舒服的店霄终于是慢慢醒来,看着那披散着头发,小鸟依人模样的大小姐,感受着她身上的柔软和搭在自己身上那大腿的嫩滑,伸出手来,开是沿着她的脖子一点点向下抚摩着。

抱着店霄胳膊的大小姐睡梦中可能感受到了身体的异样,似抗又似迎合的来回小幅度地扭动着身子,那敏感的部位在店霄的调弄下,回馈给了她更美妙的体验,额头和脖颈下都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直到那搭在店霄身上的腿根处的地方,被攻占时,这才转醒过来,幽幽地看了店霄一眼,便带起满面红霞,轻咬着嘴唇任其施为,直到身子伴随着某种节奏颤抖的时候,这才满足地呼着气,紧紧抱住店霄在其耳边喃喃说道:

“小店子,我都想死你啦,你个大坏蛋,我听宋姐姐说,那画舫已经破了身子的女子说,那样那才是最好的,你快点娶我吧。”

“好,快娶,这边事了就娶,哎~!其实我比你急啊,看样子要在去你家之前把我爷爷找回来,他一天总往别处跑,让人操心。”

店霄轻轻抚着大小姐的后背,感受着她那种依恋,确实有种成就感。

“恩,那我再等等,那我们现在干什么?你还能睡吗?不如我们做游戏吧,我又新学了点东西。”“等一等,我们先找那个李光头做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