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9章 今天味道不一样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四十九章 今天味道不一样

间客栈的跨院中,老黄狗尽职地带着一帮小第在规定息、警戒着,偏房中的鸡到了喂食的时候,在那里‘咕咕’叫个不停,再后面就是圈起来的围栏中那呼呼噜噜,吃饱了睡,睡醒了吃,高兴了就哼哼的猪。

在这些地方的下面,同样有着另一片天地,一间间相互挨着的屋子,曲折连接的通道,阴暗潮湿中还透着那么一些霉味,在这样的环境下居住,对与身体健康绝对没有任何的好处,此时这里却没有空置下来,几十人被安排到十来间狭小的屋子当中,每个里面都有四、五个人。

这样的房间绝对和上面客栈的不一样,相互挤着或许能够留出一个让人来回的过道,上面的高度还算可以,直起腰来将将顶到脑袋,可此时却不能直腰,那本来将将够的空间,居然又被后来安到上面的板子,硬生生隔离出去一块,使得下面的人要想动弹,只能哈下腰才行。

屋子的高度和宽度都不够,同样长度也是如此,以前能够伸直腿还差一截的长度,被一些堆起来的东西占住,让里面的人只能曲着腿躺在那里,或是蹲伏着,为了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让身体得到一定的舒展,那些人已经聪明的在睡觉的时候,把身子斜过来,轮流搭到别人的身上。

“我要不行了,看这个样子是没有机会回去见到爹娘,那赚来的钱也一定会被他们地人贪去大部分。听说我还有个妹妹,现在也快要嫁人了,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拿出一部分钱来给她做嫁妆,也算是我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哥哥一点心意吧。”

一个刚刚被压得腿麻了的人,卷缩起身子,靠在身后的墙上,用黑黑的手,抠着那因潮湿而有些发紫的脚,任凭肚子不停的响。对旁边一个占去了他刚才躺着的位置,斜伸开腿的人说道。

“管他呢,我就不信他们抓了我们以后就放在这里关着,有这地方放些东西也好,他们又没有直接杀我们,我琢磨着,这是我们对他们来说还有用,最不济也能有把子力气。忠心和身体现在可能比不上他们绿野仙踪地护卫,弄到哪个地方干活应该是可以,到时候说不定有机会逃走。”

那个人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一个斜着的机会,尽量的舒展身体,使出全身的力气把腿给绷直了,随后猛的呼出胸腔中的气体,享受般地眯眯起眼睛,给旁边的人分析道。看那意思还比较乐观,或许也是在说与自己听。

另一个稍稍缩起腿来的,靠在侧面墙上地人。佝偻着身子,把那唯一多出来的过道给占住,脑袋枕上那鼓起肌肉块的胳膊,听到那人的话,说道:

“最好是这样。我可不愿意在现在的地牢中呆着了,几天来,浑身上下就没有不酸疼的地方。其实我最纳闷的就是那些绿野仙踪的护卫,记得在京城地时候,那城外面,他们仅仅只能靠着身上的零碎东西多,与我们交锋几个回合,现在看样子我们两个对付他们一个都危险呐。”

“危险不危险我不知道,我就知道这次被抓起来是最冤的,根本就没有交手地机会,人还没见到,愣是被那烟给熏倒了,我可是不服的。”

另一个面朝下,背朝上,用手脚支撑着前后墙壁把身子给弄到了不算高的棚顶上的人,一边保持着这个姿势,一边开口抱怨道,豆大的汗珠一滴接一滴落下,砸在那本就是湿润地泥土上,已经形成了个小水洼,看样子他已经坚持了很长时间,就是不知道下来以后趟在汗水中睡觉是否舒服。

那个最开始说话的人接言道:

“这有什么可不服的?我们过来地时候也没打算和他们正面拼,不是说要放火吗?谁知道就被人家给算计了,这是计不如人,看来我们真不应该对绿野仙踪使诈,这方面干不过他们,下来吧,听,送饭的人来了。”

配合着他的话语,那边传来了勺子敲打木桶的声音,被关着的人现在对这个声音是又爱又恨,饿了一天的肚子,只能吃上一顿饭,都盼着来,可每次得到的那点喂猪都嫌差的东西,让他们感到深深的屈辱的同时又吃不饱,来给送饭的人还会讽刺他们几句,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劝他们自杀。

于是这些人一边忿忿地诅咒着送饭的人,一边本着不能让敌人顺心的想法,让自己活着,顽强地活着,并且每次被盛上饭的时候都会大声地夸一夸这个饭的好。

“过来领饭了,痛快点,不然就没有,饿死你们,你们呐!都算不得是个人了,吃这猪狗都不愿碰的东西,还不如死了呢。”

两个人抬着一个木桶,前面的这个人用那勺子来回敲打着桶的边缘,走到第一个屋子这里,隔着那结实的栅栏,借豆大的光亮,对着里面的人骂着。

里面的人好象已经习惯,在这个可以塞进肚子里的东西没有到手之前,是一句话都不会说,就等着吃下去才会骂上几句,并说这东西好吃到神仙都享受不到的地步。

‘哗哗’

随着两下倒东西的声音,满满两勺子依然是一堆看不出来什么的东西倒进了那简易的,周围多长了毛的木制饭盆当中,这个得到吃食的人,使劲地对了那舀饭的人呸了一口,骂骂咧咧道:

“怎么,今天知道给爷多盛一下了?也不是半勺子了?是不是爷昨天骂你骂得爽,今天才如此?贱骨头。”

说完话他便等着,等那个盛饭的人用沾着汤汁的勺子

脸上都是,两天前就是这么干的,结果还能用手抹下中。多得那么一点,只是今天的这人却没搭理他,又是两勺子舀倒下一只碗中。

这人见人家没反应,无趣地开始关心起这碗里多出来不少地东西,屏住气,开始往嘴中倒,这可没有筷子和匙,觉得弄不干净就用舌头甜,用手抠。一张嘴登时就灌下去三分之一碗,正准备再夸两句气气送饭之人的时候,却突然愣住了。

看看了碗里的东西,又看了看厨子,旁边人的那个碗也被他探过头来瞧个仔细,也不管干净埋汰,伸出手来在人家的碗中搅和,随后捏起个硬块。对着微弱的光看了看,这才惊讶地说道:

“这,这是肉啊?这不是泔水?以前的泔水中可没有肉,好东西都被出去了,你尝尝是肉不?”

说着话他把那块东西塞进了饭盆的主人嘴里,同时把目光转移到自己的饭盆上,那少了三分之一地东西里面,果然有几个突起。轻轻抽*动鼻子,一股香味油然而生,心中不由有些后悔刚才一下子灌进嘴中多了。

刚刚被他塞了肉的那个人。品味了好一会儿,直到这个屋子人的饭都被打完,送饭的人走到别处去的时候,这才对着几双看向他的眼睛应道:

“是肉,不知道怎么做的。真好吃啊,妈的,不愧是开酒楼地。做的东西果然不错,绿野仙踪,名不虚传啊,不行,我要省着点吃,恩恩,这里还有胡麻油和辣椒呢,可是好东西,难道看我们都不自己死,想毒死我们?所以才弄这些好吃的?”

其他人没有回他的话,都开始埋下头享受般地吃着,这味道与这些日子吃的东西那是天壤之别,热乎乎地吃到嘴中,从头到脚透着舒服,被那里面的辣椒一催,身上出了一层的细汗,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使得那在潮湿中有些堵塞地鼻子都通透起来。

那最先吃的人,后悔的又把剩下地这些吃进四分一左右,终于是留下总量的一半,舔了舔嘴边的东西说道:

“怎么可能下毒?想要我们死,不给吃的东西,饿也饿死了,绿野仙踪能傻到这个程度?哎~!其实下毒不下吃,我是真羡慕那些在客栈中吃饭的人,绿野仙踪地东西,他们花那点钱吃,不知道有没有吃不了扔了的,败家呀,我要是不跟着光头老大,一定会守在绿野仙踪旁边,就跟那个杨家的小姐和伙计走,他们到哪开小店,我就到哪吃。”

他这一感慨,其他人突然也沉默了下来,对绿野仙踪连续地败仗,本就是让众人失去了信心,这被抓住以后,吃过几天难吃的东西,再一吃了人家真正做的东西,那种强烈的反差,更加消磨人,又想到绿野仙踪护卫们的情况和待遇,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楚在心底滋生,那原本狠辣辣的目光也不再坚定。

送饭的一路走来,几乎所有的人都吃惊于今天饭食的好,纷纷猜测着原因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小心地留下了一些,等着晚上,或者是明天早上被饿醒的时候吃,一阵阵的香气也开始在这些牢房中飘散开来,其中的辣椒把那些霉味远远地驱逐出去。

“吃饭了,吃饭了。”

随着叫声移动到最后一间屋子,其他人也都安稳了下来,把那饭盆尽量弄到认为碰不到的地方放着,那最后一间屋子和别的屋子不一样,整个就是一厚重的门堵在那里,上下各有两个小门,上面的是送吃的,下面的是倒夜桶的,三天处理一次。

‘啪’的一声,上面的那个门被送饭的人给拨开,从这个地方向里面看,是没有一点的光的,屋子依然是那么矮,长度也是不够,左右的地方更是因人少的关系斜着身也伸不直腿,想要躺的舒服点,就只能把脚抬高,搭到墙角上。

“嘿嘿!今天来的早啊,刚才听外面的兄弟们那声音,今天的东西应该不错,怎么?你们那个杨小姐想要收买人心了?哦,不是杨小姐,就她那样的除了能让人压在身子下面叫唤,别的可是什么都干不了的,应该是你们那个伙计想的招吧?给我传个话,就对那个伙计说,别枉费心机了,没用,他们的家人都在别处呢,哪能听你们的,快点给我盛饭。”

随着上面的小门一开,马上就有半个脸探出来,眨着那有些无法聚焦的眼睛,面目狰狞地说道,换成普通人见这个模样一定会被吓坏的,送饭的人却是冷哼一声,并不在乎,摇摇头,带上一丝怜悯叹息道:

“唉~!怪不得你总是打不过我家小姐姐岂是你说的如此不堪?按小二哥的话说,大小姐用不着做什么事情,只要会识人就行,跑腿的事情,给下面的人去做就可以,这个你懂吗?你就是个跑腿的,所以你找不到像小二哥那样的人,才会输了一次又一次,哦,我忘了告诉你,今天没有你的饭,决定让你清醒一点。”

“放屁,你放屁,我还会不如那个臭女人?我是轻敌了,不然你们都要死,我要生吃了他们。”

李光头被打饭的人用话一激,拿脑袋使劲撞着那门,‘咣咣’出声的时候,人也清醒了不少。

“怎么?还有人不服啊?本小姐来了,就让你明白,你哪点不如我。”大小姐这声音鼻音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