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0章 美人声娇琴悠响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五十章 美人声娇琴悠响

一块丝绢捂住鼻子,大小姐和店霄先后走了进来,十来个投诚过来的人,一个个都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那些被关起来的人,和他们都是相熟的,与那些人的目光对上,几个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强迫自己不出声,只是对着那些人诚恳地点点头。

那些人中有的见到了以前的人跟着敌人在一起,并且还是一副保护的样子,不由开始大骂起来,各种难听的话从嘴中不解气的说出去,说到后来开始提他们的家人,说他们如何如何还等着他们回去。

不想,那些刚才一直都没有出声的人,听到他们说起家人,猛的扭过头来大喊着闭嘴,同时看向那单独的屋子中的时候,眼睛开始变的血红,转回头用怜悯的目光看向这些还不知道真实情况的人,无奈地叹息一声,不再言语。

“婊子,你还真敢来,来来来,我知道你要忍不住了,快些进来,脱了衣服给爷爷我摆出几个满意的姿势,爷爷我让你爽个够,怎么样,爷爷下面的东西大,只要插进去,可比你那个伙计强,到时候你就可以知道欲仙欲死的感觉啊,哈哈哈哈!快来,让爷爷好好玩弄玩弄,不够的话,还有这么多兄弟,可以轮着上。”

李光头透过看一个方块模样的地方,瞪圆了眼睛盯着大小姐,呲牙咧嘴一番,用不堪地语言带着羞辱意味叫喊道,那些站在大小姐身后的人差点控制不住冲过去。打饭地人更是直接,一勺子就拍在了李光头的脸上,李光头一时躲避不急,鼻子登时被打到,眼泪猛地冒了出来,血也顺着鼻孔流出。

大小姐把那丝绢拿下来回给李光头一个理解的笑容,又把嘴捂上,鼻音很重地说道:

“你真没出息,你上面的人就教了你这些?不智啊。怪不得总是被我们给收拾,你就是个莽夫,如狗肉一般,上不得台面,怎么,被抓起来了觉得不舒服了?受挫啦?伤自尊啦?心理不平衡啦?开始说那些话,有用吗?我就站在这里,有能耐你出来。我看看大到什么程度?”

店霄也配合着在旁边说道:

“是呀,这个人啊,就是一个缺心眼的玩意,说这话干什么?想让别人打他?杀他?那还不如自己去死呢,听说嚼舌头死的时候还能尝到肉味,如此的话怎么可能从暗夜帮的老大嘴中说出?我都没说打一下就哭鼻子呢,哦,现在已经没有暗夜帮了。暗夜帮象耗子一样躲躲藏藏那么些年,还不是被我们给揪出来收拾掉了,啧啧!看到你如今的样子。我怎么总觉得有些可怜呢?”

‘咣咣咣’

李光头这些日子被那迷药给弄地,本来就是有些神智不清,又被大小姐灌下助兴的药,用那美人计给折磨一晚上,面上都有些憔悴了。今天再被话一激,一下一下用手和脑袋砸着窗口的地方,那硬木做的门居然被他给砸出了一些裂缝。

“让我出去。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你个小婊子,还有你这个侍侯人的东西,你们不配关着爷爷我,有种就让我出去,看我不弄死你们,我要当着你的面把这个小婊子给玩了。”

李光头那脑袋都撞破,血流下来和鼻子处的血汇在一起,顺着人中地两边灌进了嘴里,这一叫喊,当真成了血盆大口,面目要多狰狞就有多狰狞。

“哇~!小店子,快看,你看看他,好:.我们这边的鬼几天来已消停,不如就用用他吧,只要声音传出去了,想是就能起到些作用,不然跨院中该没有人愿意额外花钱来了,李光头,来,做呲牙的样子,不对不对,不用呲,你的嘴够吓人了,把眼珠往上翻一翻,露出白的的地方,做的好了,我让你出去给别人观赏。”

大小姐一见李光头的样子笑了,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儿,面现喜色,惊讶地说着,让店霄用手搂着她地腰,轻轻扭动。

‘噗’

李光头一口血喷出来,眼睛果然配合地向上翻了翻,身子来回地晃动,要不是一双手死死抠住那小门的话,人就倒下去了,看样子确实比普通人强悍,也或许是迷药用的多了,对眩晕产生了一定地抵抗,都吐血了,居然还没有昏倒。

就这样了,大小姐都没有准备放过他,声音变的轻柔了起来,软绵绵地说道:

“光头,你血吐的好帅哦,喷的也好远哦,比昨天杀猪的时候还让人震撼,来,把舌头伸出来,我看看你是否适合扮演吊死鬼,恩,本来我想把你弄成黑白无常地模样,可你这体形有点壮,那这样吧,我给你弄成牛头马面,看你这样子就是牛头吧,傻傻的。”

“小婊子,我让你笑,你别让我出去了,没得你好,啊~!啊~!”

李光头的模样可谓是惨不忍睹,眼角居然都被他瞪眼睛给瞪裂了,两条细细地血流,从两边淌下来,又因为血小板的作用渐渐凝固,挂在了脸上,眼珠子早就充血充的通红一片,喉咙里开始发出一种‘嗬嗬’的声音,那紧紧抠着小门的手,指甲都已经劈了,一部分深深陷进硬木中,血同样没少流,额头上的皮被撞的已经裂开,隐约中能看到那森森白骨。

“吓我?出来你又能如何?你应该感到庆幸了,你在里面少挨了不少的揍,真要出来,我把你剥光了衣服吊起来打,什么大小的,都给你打碎了,就当是畜生一样,哦,我不应该说这些话的,小店子该不高兴了,

次,下不为例,切记切记!李光头你就偷着乐去吧。

大小姐依旧满不在乎地说着,李光头如此模样都没有让她感到害怕。或许是死人见得多了,已经产生了免疫,也或许是店霄那搂着腰的手让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好啦,不和你玩了,我给你一机会,把你弄出来,你要好好把握,就一次哦!”

大小姐见时候差不多了,该出地气都已出去。这才对着李光头哄小孩般地说道,转过身把脑袋贴在店霄胸前,任其搂着向外面走,那丝绢再次被捂在嘴上,鼻音很重地和店霄说着什么。

那些投诚过来的人开始把一种东西给点燃,扔到屋子中,随后也和那送饭的人快速离去,半刻钟不到。这些屋子里的人无论是怎么想办法不去闻那个烟,连把尿浇在布上捂着嘴,都没能挺过来,一个接一个被迷倒。

香飘袅袅的空间,锦褥缎被的床塌,悠悠响动的琴声,琉璃罩子下七彩的光芒,这就是李光头现在所处的屋子。当然,他地位置绝对不会是什么椅子之类的上面,就是那光秃秃被打磨的锃亮的青石上。身上已经被粗粗的铁链锁住。

以大小姐为首的那几个女子挤在**,或拿着吃食,或是玩着小玩具,用各种眼光着着他,周围还有其他的女子。只是一个个身上穿的衣服较少,店霄则单独坐在一个椅子上,慢慢地品着手中地茶。

“这是哪里?你们干什么?呸呸!你们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李光头被人用水给喷醒。身子都被固定牢靠,就连脑袋也只能小范围活动,就怕他不要命,把别的东西给撞坏了,此时他的嘴边还残留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沫子,看到这一屋子的人,眼神中不由有些慌乱,只好露出恶狠狠的模样来压制心中的恐惧,不让那一点点的软弱在这些女人面前暴露出来。

“没什么?就是昨天晚上见你喜欢看姑娘家跳地舞,今天再让你好好欣赏一下,现在这可要比昨天更吸引人哦,我这些姐姐们也想看看你会有什么反应,所以呢,人就多了些,又怕你吹嘘的东西不够好,所以帮了你点忙,我们画舫有一种药专门是给那些不行的人准备地,先给你用上了,你是不是应该感到高兴?”

大小姐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坐在其他人中间,探出个头来,笑嘻嘻对着李光头说道。

李光头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被撑成一个大字形,四肢和头都被固定住了,想到要成为这些女子玩弄和调笑的对象,一股说不出来的愤恨从心底冒出,那入耳的琴声和女子的娇笑,让他根本就听到不到这屋子隔壁处地几十个人用鼻子呼吸的声音。

“准备好了嘛?那就开始。”

随着大小姐的一声令下,可以甜到人心中,腻得人气血浮动地曲子声音从一个满面含羞的女子口中唱出:

“蜀锦地衣丝步障。屈曲回廊,静夜闲寻访……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竹被翻红浪。”

伴着女子的声音,那边自有披着薄薄轻纱,罩着一抹被烛光照着好似通明般的抹胸,两点突起显得无限的诱人的两个女子转出来,美目泛春,朱唇带俏,围着李光头开始翩翩起舞,不时还当着李光头的面,相互碰处一下敏感的部位,发出一声忍耐不住的呻吟。

李光头已经把眼睛紧紧闭上了,可是那声音却依旧传进耳朵中,加上周围的环境使然,可比他昨天晚上那个情况下遇到的东西好多了,心中不由的升起一股火,一个女子趁他闭着眼睛的时候,转到近前用芊芊玉手,不轻不重地拂了他那个地方一下,在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又两鬓染红地飘了开去,并且用嘴一下子含住了另一个女子胸前的突起。

“啊~!姐姐好坏,居然如此折磨妹妹|帮妹妹一下,李壮士可怜惜?”

李光头那眼睛不由得看向了这女子,另一个女子正好离开,那胸前本就是略微透明的抹胸,被沾湿了以后居然把里面那一点嫣红完全的暴露了出来,加上女子的各种神态,李光头那先前撞破了的鼻子,再一次喷出了血。

“咯咯咯咯!”

那**的几个女子见到他的模样同时娇笑了起来,这个露点的女子此时开始用手在自己身上来回的动着,都是一些吸引人的敏感部位,李光头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店霄也不好受,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一块冰片含在嘴里,目光看盯着茶碗看,研究着是那个窑出来的。

“你们要干什么?杀了我吧?啊!”

李光头浑身都已经开始颤抖了,脸色红的好象要滴出血,扭头看向**的几个女子,眼睛直视大小姐问道。

“很简单,把你背后指使的人说出来,并且告诉那些人他们的家人早就被你们杀了,他们是我炎华的子民这一实情,让他们知道你们一直在骗他们,让我炎华的人自相残杀,你肯说,我就不杀你。”

大小姐止住琴和曲子的声音,一脸肃穆的大声要求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那些个跟着你的人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呵呵!你想让其他人也知道?那你就让别人劝吧,我是不会说的,哈哈!不会承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