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1章 折磨到死来新事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五十一章 折磨到死来新事

下了药的李光头强打着精神与大小姐在那里针锋相对让那各种声音停顿一下便会说上两句,等李光头带着各种心理嘲笑和讽刺的以后,那跳舞的女子就会贴上前去,在他根本不能如何动的身体上碰一碰,无论是姿势还是那动作的轻重程度,都被画舫的女子拿捏的恰倒好处。

叫骂挣扎的过程中,李光头那鼻子流出的血就没有停过,那药量或许有些多,现在李光头整个看上去,脸和脖子的地方已经成了酱紫色,喉结来回蠕动,口干舌燥的样子越来越严重。

“这么说你根本就没有打算让那些人活着回去?哪怕跟着你闯荡这么长时间的也一样?”

又一首**的曲子结束,大小姐再次对着李光头出言相问。

李光头明显有些神智不清,充了血的眼睛前面是一片模糊,至于在那白花花肉体来回动作的时候才能稍稍把握住那么一点的东西,勾起身体中那最原始的本能,大小姐的话一时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大张的嘴中‘嗬嗬’喘着粗气。

这样的情况大小姐没有遇到过,又问了一句还是没有反应,那个连抹胸都已经脱去的女子,好象知道这个样子,嫣然一笑,轻轻探出玉手,缓缓摸进了李光头的裤子,在关键的地方来回拂了几下,本就是到达了某种事情边缘的李光头,被这几下刺激的浑身发抖,终于喷发出那汩汩地东西。压力顿减之下清醒不少。

大小姐看到他的样子好象明白了什么,等他哆嗦的差不多了,目光有些回避的又问了一次,李光头这回听明白了,喷出一口和着血的吐沫,猖狂道:

“小婊子,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准备让他们都死在这里,绝对不会让他们回去的。怎么,是不是想我能与他们说说?行啊,只要小婊子你也脱成这般模样,躺在我身下让我享受一番,我就帮你一次。”

大小姐听完他的话,没有他想象中的生气,冷哼一声,给那个画舫地姑娘使了个眼色。看着那姑娘开始慢慢的剥开李光头的衣服,并且把一种东西慢慢的沿着李光头的脑袋向下抹去,跳下床边向外面走边说道:

“李光头,真得谢谢你,要不是你说了这些话,你的那些手下又怎么能知道你是什么人?更不会明白真相的,不用急,他们会看到你气血喷张而死的。”

好象是根本不想看到李光头那丑陋地身体。大小姐说着话人已经到了外面,其他的几女也是脸带红霞地跟在后面匆匆离去,只剩下给李光头全身抹完了东西。当着他面用最撩人的姿势和声音,自己抚弄一阵子,满足地放松了身子的姑娘在那里缓缓穿着衣服。

再一次开始眼前朦胧的李光头正不知道下一步等待他是什么的时候,那隔壁的门已经被人从里面拉开,几十个跟着他的人相继地走出来。挤进了这个屋子当中,一个个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那个最后留下地姑娘,眉眼扫着李光头腻腻地说道:

“李壮士。原来你的兄弟刚才都在那边偷听呢,你好坏,恩哼~!那人家刚才的动静岂不是全被听了去,好害羞呀!人家不依,人家要走了,等李壮士一会儿自己再次喷出来后,会有别地姐妹过来让李壮士再次舒爽的,直到你真的变成了神仙为止,奴家先行告退了。”

她是边说着边用小手在李光头身上动着,临离去时伸出小舌头在李光头那胸前的两点上,温柔地含了片刻,眼睛瞄瞄他那肿胀的下体,扭动着款款腰姿,嬉笑着走出屋子。

那抹地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看着李光头那反应激烈的样子就知道效果不错,那同样发紫地宝贝,自己居然就能喷出东西,并且在十几息以后再次变成硬朗、粗涨的模样。

“给我个痛快吧,看在以前还是兄弟的份上。”

明白一切事情的李光头,已经来不急懊悔,使劲晃动着脑袋,让自己能够稍稍看清楚那些对他冷眼旁边的属下,耳朵中‘嗡嗡’响着大声恳求道,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下面又完成了一次放松和紧张,小腹不停地收缩着,四肢开始颤抖。

那些人看着他这个模样却都没有动作,就是这么盯着他看,眼中的透露出一种道不明的东西,有迷茫,有悲哀,有解脱,有愤恨,还有一丝丝的喜悦,然后慢慢转变成平淡。

半个时辰之后,李光头终于是幸福地晕了过去,可刚刚以为解脱的他就被进来的几个女子给弄醒了,夹杂着冰块的凉水,把他那燥热的身子仔细地洗了一遍,一种独特的舒服充盈到他的全身,还没等他好好享受完,嘴中又被人强灌下不少东西,身子也被用另一种有些发白的东西涂抹,当那些女子离去,他又进入到燥热中的时候,浑身的皮肤都涨成透亮的模样。

再也忍受不住这种折磨,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伴着那开始顺着眼角淌出来的血丝,传荡在夜空之中,通过屋子中特殊的布置,显得是那么的凄惨和飘渺,让客栈中住宿的人深刻地意识到,那鬼依旧没有被彻底消灭。

“小店子,你怎么那么早就出来啦,你是没看到啊,那个李光头被折磨的怎么摆弄都行了,哦,我其实出来的也早,还有林姐姐她们,现在我才见识到画舫的手段,专门对付你们这些男人的。”

大小姐出来就四处找那在画舫姑娘开始脱抹胸的时候匆匆离开的店霄,终于在

着风吹过的地方,寻到了一口一口吃着刨冰的他,凑在其腿上。双臂环着他的脖子轻轻地说着。

“哦,我闲着无事,出来赏月地,今晚真是星光灿烂,月色迷人啊,来,你也吃点刨冰,苦瓜味的,去火。”

店霄腾出一只手来搂着大小姐柔柔的腰。另一只手端着刨冰送到她面前,对天上那不仔细瞅根本瞧不见的一弯残月赞美着,一片片的乌云飘过,看样子又要下雨了。

“哪里有什么月亮和星星,天这晚了,小店子我们回去睡觉吧,你给我讲故事,我帮你去火还不行嘛!”

大小姐声音放得低低地说着。头埋在店霄的肩膀上,小嘴儿含住他的耳垂,呼吸渐重了起来。

“好,我给你讲小绵羊和大灰狼的故事。”

店霄一口把那苦瓜味的刨冰倒进嘴中,抱起大小姐一阵风似地向那正屋的卧房冲去,心中佩服着那李光头居然能挺那么长时间。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几声有着独特节奏的敲门声在金风、金雨所住的屋子外面响起,此时大部分的人都到了前面的大厅中去听那些神乎其神的东西,明天要早早赶路的人已经沉沉睡去。还在外面游荡地人是少之又少,并没有什么住宿的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恩?这是哪里?哦,是客栈。诶?我怎么睡了?哎呀!这可坏了,千万别耽误事,现在是什么时候?”

伏在桌子上睡着的金风,被敲门声弄醒,拍着发沉的脑袋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睡着了。仔细回忆着睡前的点点滴滴,有些懊恼地嘀咕道,直到外面再次传来那带着节奏的敲门声。这才猛然惊觉,连忙绕过桌子把门打开。

“金风?原来是你过来了,快让我进去。”

魏秉辰借着外面蒙蒙的光亮一下子就看清了这次那边派来地人,身子一侧就进到了屋子中,‘刷’的一下晃亮火折子,点然桌子上的蜡烛。

“魏师爷?您怎么来了?哦,是不是这边地兄弟看到我们两个了?哎~!这次师爷一定是想问途中的经过吧?

金风把桌子上的凉差灌进了嘴中,用手揉着太阳穴,开始给魏秉辰讲起了这一路来所遇到的事情,魏秉辰是越听越惊讶,金雨也被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吵醒,稍稍缓了一会儿,也加入到了其中,从他嘴里说出来地更多的是抱怨。

“我明白了,就是说他一直也不知道这些事情,那信没看到,刀也没得到,这一趟是白跑了?”

魏秉辰坐在椅子上看着金风二人问道。

“是,是白跑了,我们也没想到会下雨,更不知道他居然是这个样子,看那布不好就不要了,早知道如此,就用更好的布包起来,这一次是我们失算,看来只能让他再来一次了,最好是看看天,别再遇到如此事情。”

金风对于失败没有什么特殊地想法,把一切都归到天公不作美身上,和魏秉辰商量着再来一次,金雨那边也插言道:

“对,下回再装布的时候给他在里面多放些沉的东西,我也多带些吃食,用两匹来回换乘,就不信还跑不过他。”

“也好,那我就再找他去运一回,这次可要把握住了,看来又要拿出不少的银子才行,你们切莫再出差池,恩,这次我与他商量一下,让他带一个能认字的人,到时候再不行就都杀了吧。”

魏秉辰不愿意多责备这两个人,以前他们完成的任务还是不错的,这回可能真是老天爷的事情,对着二人又说了些安慰的话,起身推开门左右细心看了,快步消失在夜色中,向着主屋的地方走过一段路,觉得这么晚去打扰人不好,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中,倒在**准备说辞。

“小店子陪我再躺一会吧,人家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怪你,现在天还早,你抱抱我。”

大小姐拉着要起身的店霄,把整个身子压上去,来回扭动地说道,俏脸紧紧贴在店霄的胸前,蹭了又蹭,一脸温馨的模样,长长的竹发垂落下来,随着脑袋的动作,柔柔地扫着店霄那带着无数浅浅伤痕的胸膛。

“好,躺一会就躺一会,正好能仔细看看小白羊的每一个地方。”

店霄感受着身上那一处处的柔软,身出手来在压在他身上的大小姐躯体上来回抚摩着,又滑又嫩的手感让他不由得又有了反应,大小姐这才阴谋得逞的一笑,在店霄胸前舔了舔说道:

“宋姐姐说的果然没错,男人遇到这种事情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恩,这就好,那个李光头想来昨夜过的不错,一会儿你去看看哦,最好是多坚持些日子,让那些人解解气,好啦好啦,起来了,我要吃饭喽!”

大小姐把店霄给挑逗完,起来匆匆穿上衣服便跑了出去,留下一脸郁闷的店霄,发誓要在今天晚上把这个事情找回来。

“兄弟起来了?那满满的一车布我已经看过,不错,都是好布,那边的人一定会满意,来,这是此次给你的钱。”

收拾妥当的店霄刚刚晃悠出来,魏秉辰就正巧来到这边找他,塞给他一张交子又道:“那个,还得麻烦兄弟你再跑一趟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