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2章 偶然见面在他乡

这个……?大哥,兄弟我是才回来,牡丹这两天见不的事情都是她在张罗,我总要帮着做一些才好吧?还有这么多的房子要盖,等,等房子都盖完的,咱们再谈这个事情你看如何?”

店霄早就想到这个事情了,见魏秉辰来得如此之巧,决定不能让他们舒服了,至少要打乱他们的节奏,顺便骗些钱来,装着为难的样子说道。

“哦~!对对对,是老哥我想的不周全~小别胜新婚啊,是急了些,那这样,再呆两天,这一次要是弄好了,两千两银子,兄弟你可以直接拿回去,如此一来,你与弟妹的婚事可就再没有阻碍了,到时要叫上老哥我,我给你送一份厚礼,这样总可以了吧?”

魏秉辰听店霄这一说,突然想起刚才大小姐出门时两鬓粉红的样子,一下子就都明白了,理解地点点头说道,言语中却还是有些催促的意思,并许以重利。

店霄马上露出了一丝腼腆的样子,辩解着说道:

“大哥你说的是哪的话,什么新婚的,我与牡丹还没有结婚,纯洁滴男女关系,我是怕牡丹一个人看着那盖房子的忙不过来,这一圈都要盖,要一点一点接着才行,恩,有大哥给这五百两银子到是能直接盖半个圈了,不然还要慢,等着客栈的钱回拢才行。”

魏秉辰对什么纯洁关系不是十分明了,大概意思却是懂。送给店霄一个男人都能明白的笑,默默盘算了一下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地方盖个房子会那么贵?五百两银子盖个两圈都还有剩余吧?难道是那些给做工地人敢多要钱?等着,老哥给你讨个公道,居然敢欺负到我兄弟的头上。”

说着话魏秉辰就做起了撸胳膊、挽袖子的动作,看样子是要给出头,店霄连忙拦下,阻止着解释道:

“大哥误会了,没人多要钱,此地不比别处。有些个房子下面还要做其他的事情才可,这是上次来的那个道士说的,盖一圈房子就是其中的一个必须做的,不然时间一长,恐生变故,所以我才这么急,要不?我安排两个人到那边给大哥买布?我们这伙计有机灵的,那个牛雨还认识不少字呢。”

两个人边走边说。这一会儿到了前面地地方,早早就有人按照大小姐的吩咐准备好了两份早饭,大小姐已经坐在那里,正看着窗户外面那清晨的景色愣愣出神,嘴小带起一点笑容,时而眨眨眼睛,满脸幸福的模样,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却恍若不知的在那想事情。

此时见店霄和魏秉辰一同过来,连忙招呼伙计再给上一份东西,身子同时往旁边挪挪。给店霄腾出个地方。

魏秉辰客套了两句,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

“兄弟,那这样,不就是差钱吗?我再给你一千两银子,你快点安排人把房子盖好。然后帮着老哥我去买布,说实话,我是自己有一些因由不能去。别人又信不过,那些人把事情交给我,我只能找你来了。”

“真的?大哥你真愿意再给我一千两,那太好了,我马上就安排,用不上五天,就能把房子基本盖起来,说实话,若不是牡丹还准备以后在这边赚些钱,我们就直接拿那些钱回去了,可即便是那边,也不能坐吃山空不是?这里还是不能扔啊。”

店霄咬上一口馒头,用粥往肚子里送地时候听到这话,高兴得好悬没呛了,在那里解释着。

魏秉辰图的就是这么个地方,又岂能不关心,一点都没有犹豫地从怀中摸出两张五百两的交子,躲避着别人的目光塞过去,想了下又说道:

“兄弟刚才说有个伙计识字?那可太好了,我正好想知道些那边的事情,不如到时候把那个伙计带着,有什么事情记下来,总比记在心中可靠,是不是五天?那我就等五天。”

店霄把钱递给在一旁听着的大小姐,同意道:

“好,有大哥这些钱,五天绝对没有问题,到时候我就带着牛雨去,一定把那边的事情给大哥打听清楚了,牡丹,还不谢谢大哥,我们以后要是有什么好日子,那都是拜大哥所赐啊。”

大小姐眉开眼笑地收起钱,跟着店霄一起对这个便宜哥哥说了不少的感谢话,一顿饭吃地是宾主尽欢,店霄还多塞了一个馒头,捂着撑到的肚子说没事儿。

“哎呀!这么个人一晚上都没坚持过去啊?看来画舫的东西确实霸道,啧啧!这要是量少一点那不就是金枪不倒吗?可惜我用不上,不知道白老头和陈老头是否喜欢?恩,可以给他两个弄一些,老年宫里想是能卖地不错。”

店霄来到关着李光头的房间,看着浑身上下不着片缕,躺在冰凉的地上,已经没有了气息的李光头,站在那里总结似的说着,周围那几十个人依旧没有散去,习惯了没有早饭地日子,并未觉得如何,精神上还过得去,就是目光有些迷茫。

地上可以说是一片狼籍,那些从身体中射出去的精华,把李光头前面的一大块地方都铺满了,连那有着十多步距离地墙上也没少沾染,仔细看去可以发现,先前的还比较浓,到了后来就开始都是些蛋青一样的东西,接着就是血。

店霄想象不出当时是什么样子,看向那已经七窍流血,兀自瞪着那已经快要凸出来眼睛的李光头,觉得和舒服及好受搭不

那脸色是蜡黄的,身体却是青紫的,或许是死的时候性的**又放松,大小便同样喷了出来。

“唉!也算是一个人物了。深得游击战地精髓,在京城那么近的地方能够把暗夜帮经营到如此程度,隐隐有控制整个京城黑道的模样,真不容易啊,还有你们这些从小就被掠了去学东西的人,一个个都不错,残害了不少咱们炎华的百姓,糟蹋了不少的女子吧?”

店霄又看了眼李光头,便不再多做理会。转回头来稍稍夸了一下暗夜帮,又毫不留情地对着那些人直接揭伤疤似的问道,并已经挪腾到了门口的地方,准备随时动手。

那些人却根本没什么大的反应,只是听到糟蹋女地的时候这才在眼中闪过一丝懊悔,又都看向了李光头,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看他们这个样子,店霄也不愿意再刺激了。声音放缓说道:

“按理说你们确实是罪大恶极,就按照李光头这样的死法对待你们都不过分,可你们的本事应该不小,只是这个李光头还是不够聪明,不能把你们的优势发挥出来,并且还遇到我了,这样吧,和你们以前一起的人会过来给你们说。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那些人有些不明白地把注意放到了店霄身上,根本琢磨不透他是什么意思,店霄也不再多说话。迈开步走了出去,准备让大小姐帮着问问那是什么药,能如此厉害,这事也只有大小姐才行,他总不能自己找到宋雨萌问那个往男人身上和嘴中吃的东西吧?

门是敞着的。从里面看到地地方也没有什么护卫的样子,屋子中的这些人相互看看,却没有一个人冲出去逃跑。不说跑掉了以后去哪,就是对逃跑成功本身他们也没报任何一点期望,绿野仙踪的实力,他们比谁都清楚。

片刻后,那十几个投诚的人,每个都拎着几人份的食物进到了屋子中,各自找着相熟的人带到其他单独的地方,把准备好地话说与他们听,结果不出所料,所有的人都愿意跟着绿野仙踪走,并愿意做最危险的事情,来偿还所犯下地过错,大家同时也清楚,敢说不跟着的,那结果只有一个。

五天的时间匆匆而过,大量的钱撒下去,干活的人马上多了起来,客栈还专门雇了那几个大户人家女子地护卫和下人帮着忙活,一圈的房子一个挨一个的立在那里,中间都是打通地,可以在不出屋子的情况下就看到外面的样子,对于一个闹鬼的地方,如此的布置,能够给人强烈的安全感。

“大哥,这边的房子已经好了,我们这就要上路,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正好去一次,能办的就都给办了。”

店霄和小狗子这次弄了整整八匹马拉着从人家大户人家女子那里借来的马车,在外人眼中看来,这都是女掌柜的功劳,此刻一切都准备妥当,店霄找到了魏秉辰问道,其实就是要钱来了。

魏秉辰直接掏出来五千两银子的一罗交子,递给店霄说道:

“没有什么事情了,还是买三千两的布,这回把你应得的钱直接给你,记得,这些布很重要,千万不能有是什么差池。”

店霄一番保证,与小狗子坐上车,挥动着马鞭,在大小姐送行的目光下,再次离开了客栈,渐渐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上。

这回的两个人也不着急,慢悠悠用了整整三天时间才到达远水县,没有直接到万利布庄买东西,赶着车买上不少的物件先去找石磊。

三间的泥土屋,旁边还有一个仓房,用一些荆棘和树枝穿插在一起围成的小院当中,种着不少的蔬菜,几只下蛋的母鸡在院子中正一下一下扒拉着地,啄着其中看上眼的沙子,看上去不是太富贵也不算贫穷。

梳着两条大辫子的小姑娘正坐在阳光下,两肘拄在腿上,支撑着下巴,不知道在哪蹭了一道灰的小脸鼓鼓着,眼睛看向落在栅栏上的红尾蜻蜓,一副若有所思的文静模样。

突然发现过来一辆好多马的马车,又听那人说是找自己爹爹,小姑娘一改那先前的样子,蹦起来转身边往屋子跑去边大声喊着家人,两条辫子一翘一翘地飞舞在空中。

“你,你是牛风兄弟?你没死?听他们说你可是在万利布庄买了一车的布,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石磊被女儿拉出来看到店霄就是一愣,喜悦之情马上就出现在了脸上,吃惊地问道,不待店霄回话,就让女儿进去找娘亲杀一只鸡炖了,并上外面换些其他可口的酒菜,他则热情地把店霄两个人给迎进来。

一顿饭吃了足足有一个半时辰,店霄这才说是还要有事情办,让石磊帮着打听些消息,留下了一大堆的礼物,拒绝了石磊留宿的邀请,再一次来到那个上次住过的客栈。

伙计记性好,一眼便认出给了他不少钱的主顾,扔下旁边一个先来的人不管,颠颠跑到近前,又是给安排马车,又是给说着那个上房好,还介绍了厨子新学的几个菜。

店霄以打听消息为理由,点上些酒菜直接坐到了下面的大厅中吃,伙计殷勤地侍侯在旁边,正吃着的时候,那门外突然呼啦出现一群人,打头的人一见店霄,登时愣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