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3章 两处人马遇一起

第五十三章 两处人马遇一起

终于找到你了,快,快说,人在哪呢?”

杨首领此时觉得天蓝了,风轻了,花香了,鸟语了,哦,是鸟叫得好听了,有一种从当日从由拳山上出来时的感觉,激动地跑上前来,说着话就想伸出手抓住店霄的肩膀。

店霄笨拙地往后退了一步,将将躲过这一下,看着风尘仆仆的杨首领,露出不解的神色问道:

“这位,那个,你等等,我们认识?还是在哪里见过?你不会是认错人了吧?我家不在这边的,我也是刚来。”

“认识,怎么可能不认识,你是叫牛风对吧?小芦,过来看看,是不是他?”

杨首领被店霄一问也有些不敢确定,站在那里搓着手,再次上下打量着,越看越不敢肯定,回头招呼小芦过来。

“是,是他没错,牛风,你忘了?由拳山上,那迷人的夜明珠,香香的烤鸡翅膀,那第一夜我们相遇时说的过的话,做过的事,难道你都不记得了?并且在后来的那些日子,我们相处甚欢,还有我们最后分别的时候,给你留下的那块玉,你给我们准备的盘缠,和那……。”

“停停停,别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就是卖你们东西吗?我和你不一样,那夜什么都没做过,你别恶心我,后面的时候一直在找路来着,和欢不欢的绝对没关系,恩,对,没有一点关系,不过你这一说我到是想起来了,确实见过,有那么一个破石头。”

听着这个小芦还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店霄连忙打断他的话,把这一容易让人误会的事情澄清。小狗子也在旁边恍然般地插言道:

“对,确实是什么都没做,盘缠都是相互换的,用你们那块破石头。”

“血玉!”

被人背在身后的那个身材矮小地人突然冒出了一声,看他那样子是极度的不爽。想是那块玉被他养了不少个年头。

“石头、血玉都无所谓,都是有缘啊,诶…?牛风兄弟,到这边可是来等我们?当日可是说好的,我们到了广南东路就找你,你告诉我们……是吧?”

杨首领显然不愿意在一块破玉上纠缠,遭了那么多的罪,又死去不少的人。都是为了这一刻能够把事情办了,有些急性地提醒道,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店霄,紧怕他不承认。

店霄做沉思状,略仰个头看棚顶,眼珠来回转着。好半天这才回过神来点着头:

“是,是有这么回事儿,你不说我差点就忘了,没错。是让你们到广南东路,当时说过了还以为你们不能来呢,既然真地过到这边,那就去吧,到时我找你们。此处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哦,你们自己歇着去吧。不用管我,我马上吃饭了。”

伙计很配合地把酒菜摆到桌子上,恭敬地立在一边,还在门口站着的一百多人同时看着杨首领,等待着吩咐,一个个灰头土脸的模样,看情况是长途奔波到此。

“伙计,去,找地方把我们这些人都给安排好,赏钱少不了你的,记得好酒好菜侍侯着,再炒几个招牌菜,烫上些好酒,腾出个上房来,我要与这位兄弟好好喝一顿。”

杨首领这时也在见面的喜悦中缓过来,忙招呼着伙计安排,他则带着身边跟着的三个人守这里,隐晦地拍拍搭在肩上的褡裢,对店霄劝道:

“牛风兄弟不如和我们一同到上房吃,这里虽说是广南西路,离那边还有段路要走,可既然遇到了,总要好好喝上几杯才是,正好还给兄弟你带来些东西,你看……?”

“好,确实有些日子没见了,既如此那就找个清净的地方吃,伙计,帮着把东西与这位点地一同给送到我们的那间房子里去,哦,让厨房做些个清淡的,最近火大。”

店霄痛快地答应下来,用手捏起块肉塞进嘴中,转身打头向上走去,杨首领四人自是随后跟着,小狗子收尾,伙计应了一声,抽出夹着的托盘,几下就把那些酒菜给放上,一脸开心的模样往那上房走去。

“这里是两颗夜明珠,牛风兄弟可看好了,外面人多眼热,没敢拿出来,关于那先前给你夜明珠之人的下落,能否让我等知晓?”

杨首领扔下一锭五两地银子给伙计,让其到厨房催催酒菜,回过头来谨慎地把窗户都给关严实,给小芦使了个眼色,命他站在门口听着外面的动静,这才从褡裢中掏出两颗与在由拳山上拿出过的同样大小的夜明珠,小心地放在店霄面前地碟子中。

“好好好,这夜明珠可是好东西,那我就收了,听说那六个人开始时是奔着广南东路去的,后来么……恩,又换了地方,哎呀,换的那个地方好啊,有海风吹,还有波浪涌,有软软的沙滩,总之是个不错的地方。”

店霄一点不客气地把那夜明珠抓起来揣进怀里,开始说着段家地两个人曾经去过的地方,就是不指明具体位置,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那杨首领的褡裢,刚才地夜明珠就是在里面掏出来的。

“牛风兄弟觉得多少东西能换到那二人所在的地方,直接开个价就好,此事对我们很重要。”

杨首领一见店霄如此模样,心里是再清楚不过,不愿意多耗费时候,直接问出价,另三个人配合地摆出一副你不说就不行的表情。

“那,那就要看想知道的具体程度了,这样吧,我可以先告诉你们大概的地方,再

夜明珠,与我身上的这两颗一起算是一半的定金,等后,把另一半再给我,如果找不到人,那就说明还要具体一些,那我更要费劲,要多加价才行,如何?”

店霄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眼睛也不再看那褡裢,与杨首领在那对视着。

“好,那就这么办,给,这里是两颗夜明珠。一共四颗算是一半的定金。”

杨首领考虑片刻,从褡裢中又拿出来两颗夜明珠,同样放到了店霄面前的碟子里,算是同意,店霄高兴地收好,轻轻吐出两个地名,广南西路、雷州府。

这事情算是谈妥了,两边的人都放松下来。痛痛快快吃喝一顿便各有事情离去。

“这下好了,等与紫萱结婚的时候就能有不少地夜明珠来用,看样子他们手上还有,到时候一定要都给弄过来,算是一个零头吧,大买卖要与那段氏兄妹做的。”

店霄把那四颗夜明珠掏出来在手中把玩。心中还惦记着那杨首领褡裢中剩下的东西,推开窗户,望着外面的景色,开心地说着。

“杨大哥。牛风说的话可信吗?万一是骗我们可怎么办,故意说那夜明珠四个是一半地定金来麻痹我们,到时白跑一趟,还没有把事情办好,可麻烦了。”

小芦与杨首领等人回到住处。刚进门就焦急地说道。

“不怕,这边派人跟着他就好,他开口就给他。只要我们有就绝对不要犹豫,等最后无论是不是能找到人,他都别想好,就当是在他那先放着了,居然敢在这个时候算计,当我是傻子不成?”

杨首领拍了拍那褡裢中剩下的东西,满不在乎地说道,被人背着的矮子也附和着:

“对,不能让他好了,我早就说过,他这种人不能留着,我要把我的那块血玉找回来。”

睡得足足的店霄第二天一早上起来,匆匆吃过饭就带着小狗子驾车向那万利布庄而去,身后远远地坠着几个人,穿着平常的衣服,总是保持着那个距离。

当车停到这布庄的门前时,店霄两人又一次成为了路过人眼中的一道风景,有在上次正巧看到过店霄地人,此时反应过来,马上拉着旁人惊奇地说着,这一下子马上传了开去,有人能够在买了布以后活着回来又买的事情,开始变成多个版本在远水县流传起来。

“公子您来了?快快里面坐,掌柜的,上次买布的公子又来了。”

小蓝正在门口扫地,抬头一看是店霄,扔下扫帚高兴地迎上起来招呼着,并大声向里面喊,看样子真的象收过一回赏钱变得热情了。

“这次还是三千两的布,与上回一模一样地,哦,不要再给我搭那些破布了,上次的哪个绳子断了,结果白白扔掉,那东西没用,我给别人买,该是多少就是多少。”

店霄和小狗子坐在那里品着茶,对着掌柜的要求道,三千两银子的交子随意扔在桌子上。

“是,是,上回是没考虑周全,这次绝对不会了,即便是搭,也要搭比现在还好地布,一定要让公子满意,小紫,还不快去安排,记得,布要好。”

掌柜的笑脸给赔着不是,转回头叱呵着小紫,小心地拿起桌子上的交子,一张张验了,脸上挤出花一般的表情,开始与店霄随意攀谈起其他的事情,不时看一眼小狗子,得知这一个伙计识字地时候,猛夸了几句,同时又把小蓝和小紫骂了一通。

店霄表情轻松,边说边打听着这远水县的事情,小狗子那边仔细的听了,还借了纸笔在这里当场就写下来,又是让掌柜地夸上了天。

那边干活比较麻利,这边小狗子把几件事情写完,布已经装妥当,因车子比上次来的大,并没有装慢,前面留出的地方足够两个人轮流躺着了,临送出门时,掌柜的又把那八匹马赞扬了一番。

待车子离去,掌柜的转回头来,看着已经准备好的金风和金雨说道:

“这次多准备些东西,可不能再出差错了,近两天看样子也不会下雨,一会便跟去吧。”

“掌柜的您放心,这一回我又找了两个兄弟,还带上不少的吃食,绝对差不了,那信我已经塞好了,是生是死就要看他们如何反应。”

金雨拍着胸脯保证道,精神饱满地随着金风和另外两个人骑马跟了上去。

“驾,驾!”

店霄甩动鞭子,让四匹拉着车的马小跑起来,另四匹拴在后面跟着,保存体力,这用上特殊技术的车子动起来的时候声音和颠簸要小上不少,马跑的也不那么累,没用上半天的时间就到了那条小河处。

说是让马休息一会儿,他则与小狗子两个人从车上拿下来一个木桶,来到河边开始捞鱼,准备回去给大小姐吃,晌午那阳光直直地照射下来,把小河的水映得波光粼粼,让人心中不觉涌出一片暖暖的安详之意。

可并不是所有的人能有如此感觉,现在的金风等人就是郁闷不已,刚刚跟出来,象已往那样远远地坠着的时候,居然发现了另一伙骑马赶路的,给让出道来,那些人往前走了走,也放慢了速度,两拨队伍就这样相隔不远地跟着马车。“金雨,去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