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4章 傍晚已回目的地

第十一部 第五十四章 傍晚已回目的地

金雨,去问问。”

金风对这突然出来的一伙不明身份的人觉得很不舒服,转头对着金雨招呼一声,金雨正愁着路上应该怎么做呢,听到金风的话,策马向前,摸了摸旁边挂着的刀,又看看那边的五个人,默默计算了一下双方的对比,发现没有什么胜算。

“喂!借问一下,你们是哪里来的?干什么的?为何要跟在我们主顾的车后面走?”

马一催起来几下就蹿到了前面,将将与那五个人平行的时候,稍带缰绳,扭头问道。

五个人同时一愣,他们也发现了后面的情况,因初到这边,还不熟悉,不敢多做接触,只能在这种情况下图个相安无事,未成想人家追上来了,问的话和表明的身份是与那牛风一起的。

五人中的四个同时看向了一个打头的,看样子他是这次行动的小头目,金雨也顺着目光看去,等着他解释,那手已经摸上了刀把,准备随时动手。

“呃!这个,怎么说呢?那两个人是不是你们的主顾我们不知道,可他们却绝对是我们的主顾,我们可是给了不少钱的,当然要跟在后面保证他们的周全,难道你们也是?”

那小头目也只好说出一部分实话,转而用怀疑地目光看着金雨反问道。

“当然是,看到那车上的布没有?那就是我们万利布庄的,听说这一条路上最近有些不太平,我们这才在后面远远跟着保护,主要是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在这路上惹事,害得我们布庄一些买了布的人无法回去,诶?你们也是你们的主顾,那不知道买卖了什么东西啊?”

金雨听到这些人说是保护前面那辆车的时候。心中就咯噔一下,觉得这个事情有些不妙,再一次问到具体的东西求证着,那意思不言而喻,就是暗示这五个人可能是在这条路上来做无本买卖地人。说不出来具体的东西,那就准备动手了。

小头目被如此一问,开始着急了,他们买的是情报,这东西可不能随便说,尤其是深入到炎华的地方要杀人,见这个过来的人逼迫得紧,又不敢随意动手惹事。眼珠一转说道:

“我们是准备在他们地手中买东西,武林大会你听说过吧,我们就是从那来的,知道他手里有一个特殊的玩意,已经给了定金,就准备到时候取。这一路上同样害怕出事,到不是在乎那钱,是怕他人有个闪失,东西便寻不到了。既然你们也是保护的,那就一起吧,真遇到歹人的时候,我们护在他周围,你们去清剿。如何?”

“好,也好,原来如此。那就这样,我回去与我们的管事人说一下,一起,一起。”

金雨见这个人说的认真,不象是撒谎,心中更是烦躁,说着同意的话,放慢了速度,等着与己方地人汇合,那几个人保持着原来的速度,远远瞧见车停到了一处桥的对面,立即勒马停下,牵到一旁的野地里,边隐藏边让马吃着草。

“问过了,他们是与那牛风有一笔交易的,是一个东西,他们这些人是武林大会那边过来的,具体是什么那人没说,目地是专门保护他不受伤害,这下我们不好办了。”

金雨回到队伍中,也跟着停了下来,进到另一边的野地中,拿下水袋灌了一口对金风说道。

“恩,是麻烦,还是大麻烦啊,他们要是看到了那信,觉得是造反要报官的话,我们真就不好阻止,除非把这五个人都杀了,可看他们的样子,并不是那么好对付地,感觉不象什么江湖人士,到是有点象军中的精锐。”

金风往那边看了看,那一人来高的荒草,隐隐把人马遮住,想着一路上看到的样子和那些人的兵器,更加肯定了这个猜测,眉头紧紧皱起来,不停地思考着对策。

“你们看出来没有,那些人是干什么地?不象是一个布庄的护卫,和我们到是差不多,难道是炎华的人?什么时候他们在这个地方安排如此地人了?万一跟到了地方,我们是回还是不回啊?有那些人保护着,不好办呐,会不会是牛风与当地的官府有联系,特意找来的?”

另一边躲藏的五个人也在想着对方,小头目发现事情有些要脱离自己的控制范围,与自己身边的人商量着,那四个人听了这话,也都发现有些不妙,陪着一起努力思考。

店霄不管他们怎么想,心情愉快,是真的在那抓鱼,准备回去给大小姐烤着吃,很长时间没有给她做烧烤了,整天地忙来忙去,应该带她好好玩一玩,河中的鱼不少,这个位置可能没有人愿意过来捕,走路的话要用三天。

从车上拿下来专门带的鱼网,看准了稍大的鱼就给捕上来,或许是没有人来抓的原因,鱼都比较傻,一抓一个准,还捕到了十来只两寸长,身体近乎于透明的虾,可以干了给大小姐就葡萄酒喝,经常饮用些果酒对身体好。

想着大小姐的样子,店霄抓的是兴致勃勃,小狗子则掏出看很远,来回扫着,藏到路边草丛中的人在那隐蔽着的时候,却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早就被人发现了,忍受着草中的闷热,想着对策。

“小狗子,你在这看着,我到上面去瞧瞧,还有没有大的,回去给拿出一些你们红焖了吃,车上的布你都花好了吧?一直给拉回去,让他们犯愁吧,那信到时候留给我那个便宜大哥用,一定能让他大吃一惊。”

店霄拎起桶,踩

的沙石向上游走去,至少装一桶才够大家吃的,小狗路上扫一扫发现没有人,又再次盯着后面,应声道:

“小二哥你去吧,这里交给我,车上的布绝对没有问题,咱们自己带的绳子还能出差?那信都已改好。就是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不是原来的,若是地话,那可有意思了。”

小狗子说完好象想起来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嘿嘿笑出声,店霄也放心地走远。

“金雨。你现在就回去,多找些人过来,带上趁手的家伙,一定要快,希望他那绳子别太早断,多坚持一会儿,到时候看他的反应,真的要报官。不按照上面写地做的话,那就连那五个人都一起杀了,记得要找快马,别到时候追不上,跑掉一个就麻烦了。”

这边的金风想了想,终于说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增加人手,到时候一起收拾,金雨也知道事情紧急,不再都做耽搁。直接翻身上马,顾不得那些人发现猜疑,飞快地离去。

如此的动静当然瞒不过对面的人,那个小头目扒着草见有人离去,心中是再明白不过了。对着那四个人说道:

“他们应该是回去找人了,是怕打不过我们,看样子他们对那牛风的保护还是相当重视的。按理说我们也应该回去找人,可现在却不行啊,一旦去找,那就落实了我们图谋不轨地想法,搞不好直接冲突起来,我们现在的目的是看住牛风,不是杀他,等着吧。”

“头儿说的对,确实不应该找人,既然他们是真的保护,那我们也不动手,他们总不能说什么吧?等到了地方我们就安排人回来报告,记住他住哪,旁边留下两个,到时候等杨首领决定。”

另一个人在旁边认同地说道,也算是小小拍了一计马屁,让小头目高兴起来,同意如此做法。

“小狗子,走了,这次是真好啊,让我找到了两只王八,回去给你熬汤喝,那边怎么样?”

半个时辰后,店霄高兴地从上游回来,看提着桶的样子就知道里面装了不少地鱼,另一只手上是拎着用草绑着的两只巴掌大的王八。

“布庄那边的人离开了一个,就是上次跟来地那个叫金雨的人,看样子是回去找人了,毕竟多了其他的人,他们怕忙不过来,另一边的还没有动作。”

小狗子收回看很远,跑过来接过那只桶,看着里面因拥挤来回动着的鱼,快步往车子处走去,准备再拿个空桶装上水回来,保持这些鱼地鲜活。

一番布置,两个人再次赶车上路,速度比起先前来快上不少,这些拉车的马可都是好马,让金风等人羡慕大户人家阔绰的时候,也有点措手不及,连忙加快速度跟上,不时回头看一眼,期待着自己方面地人快些到。

另一边的人也默契的保持一定距离,和开始时是一个样子,两边的人不再接触说话,各行各事,如此的模样到是让一些行路的人好奇不已,纷纷猜测出了什么事情。

时近傍晚,因马车的速度加快,金雨等人的距离便加上了不少,到现在还没有到达,金风焦急的时候借着月色远远看着那个变成一个小点的黑影,对身后的两个人说道:

“只要那车停下来,他想报关的话,就顾不得其他,一定要把那信夺到手,到时就是他们告官那不出物证也不怕。”

另两个人没有出声,默默地点着头,坚毅的脸孔上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驾,驾!”

店霄和小狗子轮流吃着东西,那马也在稍停的不到半刻中换过,抡起鞭子使劲地催,把车赶得飞快,面上是奸诈地笑容。

这一下那个大理来的人麻烦了,他们不知道形势险恶啊,就一个人骑了一匹马,不跟怕跑没影了,跟又怕距离太远,马到后面承受不住,正在那犹豫呢,却突然看到另一边的人开始换马骑乘,紧追不舍,心中当下明了,确实是保护的人啊,就知道能有这个情况发生,每个人都是两匹马,羡慕的同时懊悔不已。

“小二哥,布庄的人跟上来了,那边的好象有些怕,已经没了影子。”小狗子用看很远向那边看,天黑影响很大,只能看到个模糊的轮廓,对店霄报告着。

“恩,先让他们追一追吧,尽量丢开大理来的人,回去以后你和他两个别再出面了,此时还没到那一步,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和神秘感。”

店霄悠斋地喝着果汁吃蛋糕,斜靠在那里,两条腿当啷着,随那马车的摇晃而摆动,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马好跑的就是快,金风奋力地追着,已经用上了所有的本事,那车却没有一点离近的样子,让金风不由吃惊地赞道:

“好车,好马,不知道那些女子是从哪里找来的?放到我手里,我绝对是舍不得用来拉车。”

两边的速度都是最快了,这一跑就是一晚上,马车停下来换了回马,上面绑着的布依旧没有掉下来,当早上起来的时候才稍稍放慢,给马一个吃东西的时间,金风这边也连忙休息,至于大理的,跟着跑了半宿,再也承受不了了。

半个时辰后,车子再次跑起来,速度依旧,居然在当天晚上就到达客栈,店霄一下车,看着又是一同到此的三个人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