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7章 白日来人未暄**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五十七章 白日来人未暄**

好诗,这是真正的好诗,我虽是不认识字,话还是能诗第一句就好,连续出来三个鹅,说明鹅多,不孤单,温馨,这就好啊;第二句更是妙,向天歌这三个字太对了,聪明,为什么不向水里面歌呢?因为那鹅怕吓到鱼;第三句……。”

小狗子那边刚一念完,店霄便拍着手大声叫好,把这首诗每一句都给评了一下,最后一脸严肃地对大小姐说道:

“这诗当称是绝笔,我决定了,要裱起来,等咱们儿子出来,我要念给他听,快快收好,可不能弄坏了。”

大小姐跟过就是看笑话的,现在一听小狗子念的东西,又看看了傻在那里的五个人,本就是强忍着的笑意,再也控制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被店霄再一逗,捂住肚子蹲在那里,就差满地打滚了。

“牛大哥,这布可是别人的,我们直接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有点不好吧?”

小狗子一手拿着那张纸,另一只手隐蔽地在自己身上掐着,好让自己的面部表情严肃起来,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哎呀!你这一说我才想起来,这布和信都不是我们的,也不知道是因何塞了一封信进来,难道有什么暗语不成,你再好好看看,要是真的无事,我就与大哥商量下,把这封信讨来,好诗啊,大哥,你觉得如何?”

店霄做出一副慎重的样子,在那说了两句,一转头看到在那里盯着信的魏秉辰和他身边的四个呆呆的人,出声讨要着,期盼的目光让人不忍拒绝。

“啊?那信上写地是这个?来,给我看看。啊!真是,好诗啊!确实是好诗,正象兄弟说的那样,这第四句可以让人看出这鹅的好来,卖也能卖个大价钱。红掌拨清波,说明这鹅喜欢干净,找的水都是清澈的,以后老哥我卖鹅地时候就把这句用上。”

魏秉辰满脸疑惑地从小狗子手中接过那封信,自己一看,可不是么,那上面写的正是这首《咏鹅》,字迹飘逸。内透风骨,端是不错,旁边还勾画出一个小湖,岸上绿树荫荫,水里碧波荡漾,鹅的动作相当传神。

见如此模样也不好再说什么别的。刚才准备的应对方法和说辞,现在都用不上了,只好跟着店霄的话,在那里帮忙吹捧一番。小心折好,塞回到信封之中,递给店霄说道:

“我也不知道这信是哪来的,看着的确不错,兄弟喜欢。那就送与兄弟了,刚才那布不小心砸到了兄弟,想是不怎么舒服。此地我让他们慢慢卸就好,兄弟快去歇息才是要紧地事情。”

“哦,那多谢大哥了,也好,我回去揉揉脑袋,这布虽是不沉,砸到却也晕忽忽的,大哥你们忙着,我这就回了,牡丹,快些跟我走,笑什么,咱们儿子以后就靠这诗来考州试了,到时皇上若是能接见,那就让他念与皇上听。”

店霄见事情已经结束,不原多做耽搁,把难题留给这个便宜哥哥,搀扶起大小姐就往回走,经他这一说,大小姐再次大笑起来,整个身子软软地靠在他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吗?那信什么时候被换的?”

等店霄三个人离开这个院子,魏秉辰那刚才还陪笑的脸马上阴沉了下来,头也没回地问着身后站着的四个人。

“回军师的话,那信没有被换,我看着布从上面落下来,又看着那个伙计发现并拿起,根本就没有换地动作,是不是那边塞的时候错了,或许真是哪个人的练笔之作也说不定。”

四人中的一个脸孔有些圆地人回想着刚才的样子,在那里说着,魏秉辰也只是这么一问,他根本就没有怀疑那个伙计和牛风会做这种事情,对他们的印象还停留在牛家村字出来赚钱的上面。

“那就先放放,待我去问问再说,这个地方从客栈开起来后,就总是那么让人难以琢磨,此事先不要对别人说,我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就直接把他找到山上,说与他听,我已经给过他那个项链,以那个为借口就行。”

魏秉辰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很乱,还没有热起来地天,对他来说已经有些耀眼,盘算着是不是要把人带到山上交个底儿,如此拖下去太累人了。

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此时再次说道:

“军师,那样不好吧,毕竟他们这边还有不少的人,不可能把他们一起都找到山上,只去一个地话,他若是不同意,我们下杀手,那此地留下的人岂不是知道了?再想杀他们那可要费不少力气,或许都会让我们暴露了,尤其是那个牡丹,她与那几个大户人家的女子都不错,她们带的护卫要想都给留下,好象有些难啊。”

“恩,知道了,我也就是这么一提,还没到那个地步,只要别耽误事情就好,不知道那边的人准备的如何了,卸吧,把这些布都给卸下来,让人给运到山上,给兄弟们做几身衣服穿,一个个别整天象个蛮子一样,我这就去找那金风。”

魏秉辰刚才说的时候就有些刻意地回避那住宿在这里的女子们,现在被人一提,再起想起,尤其是那个让人想要温存、呵护一番的女子,那娇羞的模样似乎就是为了自己一般,心下更是烦乱,留下四个人在这里干活,他则跑去要了碗浓茶,续了两回水,灌下三次,这才稍稍好过一些,肚子被撑起来,涨涨的感觉把他的注意力转到了别处。

‘噹

噹.噹噹噹噹噹!’

敲过门,魏秉辰再次进到了金风所在的屋子,此时屋子中已聚集了十多个人,在那里小声谈论着什么,回去找人的金雨在昨天半夜的时候就追到了客栈,与金风一见面,也是沮丧不已。

“怎么样。来的时候遇到那些人了吗?他们有没有跟上?”

魏秉辰一见到金雨就想起了多出来的那股势力,上心地问道。

“见到了,他们那马不知道从哪找来地,太差,我们经过的时候他们已经下了马在旁边歇息。眼看着我们从他们面前过去也没有办法,那马今天或许才能恢复吧,看样子他们跟牛风真的不是一伙的,至少牛风不知道他们跟着的事情。”

金雨在刚才金风给分析之后显得很高兴,知道和那些人暂时还没有冲突起来,有很大地可能不是牛风特意找来的帮手,见魏秉辰微微点头赞同,知道他今天又去试探。看他已回来,问道:

“军师,刚才您亲自出马,可是把那个牛风收拢了过来?那样的话,我们就在这个地方多住些日子,这里的酒菜真不错。以后办事的兄弟来回到这边,那可是享福,都会抢着来的。”

“哎~!别提了,这次又失败了。信到是有,可那信不是什么反信,而是一首《咏鹅》,已经被牛风拿回去说要裱起来教小孩了,谁把那信拿错了?居然在这关键地方出差池。自己回去领罚吧。”

魏秉辰坐在一个别人让出来的椅子上,眼睛在这些人的身上来回扫着,最后落在了问话地金雨身上。面色又些不善地说道。

“啊?咏鹅?不可能啊,那信一直都是我拿着的,怎么可能变了呢?难道开始的时候装进去的就是这个?那可真要严查了,此事我用项上人头作保,绝对没有碰那个信,原封不动地给塞到了布中,军师不如要来,对一对上面的墨迹,这样便能猜测出来是哪个地方出的错。”

金雨一见责任要由自己来承担,马上辩解着,心中也在不断地想到底是不是自己弄差了,把做过地事情都考虑一番,觉得绝对不会是自己,说话的语气越发强硬起来。

“恩,那也只能如此办了,我再卖一回老脸,把人家孩子的东西借过来,到时谁做的事,我绝对不会轻饶,只是现在要怎么办?总不能直接就去问吧?那样地话还用费如此大的劲?必须要把他给支到外面才好试探、动手,死了不过是一场无法破的案子而已。”

魏秉辰也不愿意强把过错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推给别人,算是把这个事情暂且交由他人去办,他自己则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牛风和那个美妙地女子影响交替地在他心中盘旋。

“军师,不如这样,我们那边再往远了去的地方,已经没有多少米了,那些留在隐蔽地方,却不能随便动的人,已受了不少地苦,听说这个牛风有一手好的厨艺,不如让他拉过去些东西,到那边给做几顿饭,开始不要告诉他,就说给布庄送去。

到布庄后,再由那边的人告诉他,等他见了具体情况,就由不得他,哪怕是胁迫也要把事情办成了,真出了事,布庄推脱说早已离开,再有证明的人就好,这样便合情合理,不用暴露山上的情况。”

金风在那里突然想到了好的点子,兴奋地说出来,其他人一听也觉得这算是个好办法,那布庄死人的事情早就有人知道,根本就不希奇,当地的官府现在都不管这个事情了。

“也好,那我就去说与牛风听,这是最后一次了,再不许出差错,到时先不急着让他回来,让他传个话到这边,用他的名字做一些事情,到那时候他就是和我们一条船上的了,让他明白,出事了他也跑不掉。”

魏秉辰可能是觉得自己都没有直接把人拉拢过来失了不少面子,脸色不是那么好看,说过了话匆匆离去,准备具体的说辞和在别处望这边调配粮食。

“小店子,亏他们想得出来,居然用这首诗,还被你给解释的一塌糊涂,要是我呀,我就写那个白日依山近,黄河入海流,嘻嘻!小店子,你确定他们手中还有不少的夜明珠?这就是说大理那边这东西多,一定要找段家的人再要来一些,到时候我真的做帘子,你说好不好?”

大小姐一手托着四颗夜明珠,举在眼前用另一手捂着看,对被她倚着的店霄说道。

“不做帘子,那东西没意思,做成衣服,穿在你身上,要用细细的线来编,这个位置放一颗,恩,放两颗吧,对称的那面也是,正好把你这东西给托起来,还有这个地方放一颗,底下要放五颗,从前面连到后面,到时候把灯一关,让我能看个真切。”

店霄从大小姐身后探出手来,对着她身上的那些敏感而又羞人的部位边碰边说,嘴也是贴在了她的耳朵边,随着说话往外哈着气.

大小姐的身子马上就变软了,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扭过身子不依地说道:“也给你穿一个,这里放一颗,下面也要放,还有。”

‘嘣嘣嘣’

正说着和动手的时候,屋子中那连着暗室那边的东西又动了,店霄两个人都是一惊,不知道白天还有什么事情?疑惑中两个影子映在了窗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