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0章 多方动手平定快

第八十章 多方动手平定快

当家正品着美味,一听这么大的声音,眉头立时不满来,狠狠地瞪过去一眼训斥道:

“喊什么?惊扰了别人吃饭小心有人不让你,坐下说,怎么回事儿?什么就不知道哪去了?”

周围人确实如他说所的这样,纷纷把头扭过来,其中不少人都知道他们这一伙比较神秘,那从大理过来的人,也有两个守在这边,眼睛登时一亮,相互对视后一个人起身匆匆离去。

“二当家的,刚才小的听您的吩咐,去看看其他兄弟怎样,结果,结果转上一圈也没有看到他们,不知道哪去了,二当家,您说这可如何是好?”

那人眼睛中露出克制不住的惊恐,两条腿哆嗦着终于是用手扶住桌子慢慢坐下来,脑袋不停地左右摆动,身子斜靠在椅子背上,好象害怕下一刻自己也会不见了似的。

“你是不是眼花了,怎么就能不见?这个厅里面的兄弟不是都在么,等我再叫两个人去看,若是你敢骗我,哼~!”

二当家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这人,又扫视一遍负责保护他的本厅中的那七个人,抬手示意了一下,那边马上站起来两个人并排从通道走出去。

“都站起来,别动,都别动,有人报官说你们这里出了个小偷,他丢了东西,怀疑就在你们某个人身上,谁都不许动,待我搜过身才行。”

二当家又端起杯欣赏那集市上人来人往的样子,以韩富仁为首的二百多衙役就突然出现在环厅的周围,韩富仁说着走进二当家所在的这里,后面跟随的足有五十人,一个个刀都已经出鞘。

“你,你。还有你,出去,被搜地时候不准动,不然就锁上到衙门说事儿。”

韩富仁用手点着几个人说要搜身,那些人只能嘴上喊着冤无奈起身离开。二当家的看到衙役过来,心中不停地想着,猜不透是干什么?不知道和自己让人送去的大礼有没有关系,想了很多,还没想明白的时候厅中就只剩下他和坐在对面的手下,连衙役们都退了出去。

“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搜身吗?我们两个不搜了?”

二当家感受到周围空荡荡地,这才发现现在的情况,问对面的人。那人现在还担心自己会不会突然也不见了呢,哪里清楚眼下的事情,只能摇摇头。

‘嗒嗒’的脚步声在这个相对安静的时候从后面传来,两个人不觉向那边看去,正是通往客栈院落和用来送菜的门,左右两边通向其他厅的门已经被挡上。前面能到外面地门也关得严实。

“小女子拜见阎罗殿二当家的,手下招待不周,还请二当家的包涵,不知道二当家的吃得可好?”

门口处进来十几个人。当先是一个身穿明黄色套裙的女子,皮肤白嫩,柳眉弯弯,睫毛长长,眼波似水。嘴角带着一丝俏皮,垂肩的长发配着腰带飘飘地坠穗,给人一种惊艳、亲近又出尘的感觉。

“还好。还好,不知道这位姑娘你是……?”二当家的礼貌性地点点头问道。

“她,她,二当家,她就是这有间客栈的女掌柜啊,她不是被绑了吗?”

对面坐着地那个人仔细一打量,惊讶地站起来,用手点指着大小姐说道。

大小姐赞扬的一笑:

“还是这位大哥厉害,一眼就认出我来了,二当家的一定是很疑惑吧?那小女子就说与二当家的听听,小女子姓杨,爹给起的名字叫紫萱,家住在两浙之地,在西湖那里有点小买卖,现在想到这边赚些钱,看来还不错,二当家您说是吗?”

“姓杨,两浙路?西湖边?好象有些熟悉,咦?你怎么敢穿明黄色地衣服?”

二当家或许是酒喝多了,听着地方熟悉,总觉得是有这么一个军师曾提到过的人,又想不起来,到是对大小姐穿的衣服比较重视。

大小姐从腰间抽出个牌子,对着二当家地晃晃说道:

“明黄的衣服算什么啊,我这里还有一个如朕亲临的黄色牌子呢,手上还有一卷黄色的圣旨,您说希奇不希奇?”

面前的流水清澈见底,可以看到不少的游鱼在那里嬉戏,站在河边本应该是舒畅的心情,却被西面吹来的好象能遮住半边天的乌云给弄得压抑起来。

魏秉辰领一帮人就站在这里等着,压抑的同时还有一丝担忧,自语地嘀咕:

“金风提前离开的,到现在还没有带人回来,事情有些不对,河已经到了,来交换接应的人呢?”

“军师,刚才已经派出兄弟,把这前后的地方都看了,周围的草丛中也在近处走过一遍,没有人,平时应该行路的人都没有了。”

一个负责指挥那十几骑的人上前一步,向着魏秉辰汇报道。

“恩,知道了,不急,这是对方想故意用的焦兵之计,好让我们失去方寸,多捞些好处,哼!让兄弟们休息,让骑马的兄弟继续轮流前后探察,找两个人来陪我在这里捉鱼。”

魏秉辰面色淡然地说道,他还真开始弯下腰在河里找起了鱼,身后马上快步跑出来两个人陪在他身边一起用简易的工具帮着抓他看上的鱼,一会儿的工夫就抓上来四条,夸赞之声纷纷响起,魏秉辰正准备抓第五条,那派出去向前探察的人便使劲喊着往回跑。

“军师,军师,远水县布庄那里出事了,快,你快点与军

那个骑马的人向这边喊过,又对伏在他后面的一个人说道,自己翻身下马,那人染着血的身子晃了一晃又被他给扶住。

“怎么回事?难道那些绑人的强盗打到了你们布庄?”

魏秉辰一看这人虚脱的样子再顾不得什么鱼了,几下子跑到这人近前着急地问道。

那人捂着右胸上的一个一直往外流血的伤口,使劲喘息几下应道:

“不是绑人地强盗,绿野仙踪,是绿野仙踪的人,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那么多人。应该是先找到了衙门处,调出来全部的衙役把我们藏在一些人家中的兄弟给绑了,发现情况不妙的兄弟们同时冲出来赶向布庄,结果……。”

这人地话没说完,魏秉辰就已经明白了。不敢相信地说道:

“绿野仙踪,怎么可能?完了,绿野仙踪就是代表官府啊,不,他们比官府还厉害,官府可以收买,他们却不能,他们是朝廷、是炎华皇上手中的刀。那一百多个人呢?派出去给送粮的。”

“还没回来,那边应该是下雨了,路难走。”

伤口正在让人包扎的这个人抬头看看天上的乌云说道。

“那还等什么?快,所有的东西都扔掉,跟我轻装向那边去,与他们汇合以后。到山坳处叫人,不能走这条路了,沿着河往上,走另一条小路。”

魏秉辰马上就想到了一条逃命的路。一众手下有些不舍地看了眼那些银钱,摸出来几块拿上干粮、武器跟着军师沿河而上,这路比草丛中好走不少,一个突然想起了山上还有不少东西的人问道:

“军师,那。那大当家他们怎么办?”

“那边未必能有人知道,再说还有那么多地兄弟,倚险而守能挺上不少天。上面什么都不缺,我们快一点,找到那些人和李大人后就能回来救他们了。”

魏秉辰说着话,脚下速度不变,头都没回一下,其他人也沉默了起来,一些聪明的已经知道军师准备放弃大当家那边。

在他们离去以后,很远的一个地方,有个临时搭起来的台子,上面一个人手拿看很远正往桥那里看,见一群人都向北而去,连忙对着下面喊道:

“人走了,快,快出去,那是十万两啊,到时候论功行赏,我们也能分一些,这下家里能盖出个小楼了,打杂的怎么了?绿野仙踪打杂的也不缺钱。”

经他这一喊,守在下面地一群人飞快地向着路上跑去,看那穿的衣服就知道这些人是绿野仙踪跟着过来干杂活的,一个个的动作不慢,看样子平时锻炼地都比较好。

这进秋的时候,又下过一场雨,小风吹来,清凉中还带着一丝丝的冷,店霄与特种部队的人在裴老头的指点下,选了一个有着路可走地地方回去。

多半天的时间就到达山坳那里,看着扔得到处都是的粮食,先把那尸体给烧掉,粮食尽量堆在一起用树枝什么地遮挡住,这才继续走到大路,尾随那些人行进。

“小二哥,我们是不是快点,或许能追上那些人也说不定,他们毕竟还有一部分人是用脚走的。”

队长看过那些人留下的痕迹,发现他们离去的时间还不算是太久,按照特种部队的脚力,应该能在那些人回到远水县之前追上。

店霄咬着不知道从哪摘来的野果子,拒绝地说道:

“不追,这些天都赶路了,我还没有好好看看周围的风景呢,让他们跑吧,跑到哪最后都要从这条路上回去,恩,还有一条路,他们能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去走的话也可以,哦,去大理也行,可那条路也是危险的,好走的依然要从那七雄寨过。”

“那我们上到大路上干什么?走山路或许能快点。”

“我才不愿意走山呢,又湿又闷,还有不少危险的东西,我身子可精贵呢,哪能如此冒险?走吧,或许那些人发现前面有堵截的人以后,回心转意的再返回来也说不定。”

店霄说话嘴也没闲着,野果子已经被他啃成了一个核,向着一只栖息在树枝上的鸟打去,被人家轻松躲过了。

队长也在这时候明白了,原来小二哥早就安排好人到前面去堵,自己这边应该养足精神关键时候拦住对方,立即吩咐下去,让兄弟们不要急着去追,尽快恢复身体,准备随时接仗。

果然,行进了三天以后,由前面的路上匆匆跑过来十多骑,从看很远中可以清晰地看到这十几个人狼狈的样子,队长一声令下,近二十道的简易绊马索顷刻间被布置到了路上,一众人向后面分散开跑出一段距离,手上的弓弩已经准备妥当。

那些人一会儿工夫就跑到这里,没用上半刻中就被收拾掉,店霄一行人算是狙击成功,加快速度向有间客栈赶。

与此同时,魏秉辰带着的人也遇到了伏击,走路走得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他们,只是稍做抵抗便死的死,降的降。

把二当家成功抓住的大小姐现在正站在客栈的外面,在住宿之人惊讶的目光下对着从山上搬东西回来的衙役们催促着:

“快点,干好的话,我给你们一次机会,让你们训练后依然能当衙役,不然么?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