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章 县令装相我也装

第十二部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二章 县令装相我也装

日的细雨飘呀飘的,一直飘到云开才停下,然后在天一道梦幻、美丽的彩虹,在伸手可及而又遥远的眼前,属于每一个看到的人,却不会被谁拥有,惆怅或会心地微笑。

人们在田间忙碌,游鱼在水中嬉戏,聪明的鸟雀知道现在不能过去吃谷子,在空中盘旋后选择了味道不错,还没有人保护的草籽,几日下来,一只只吃得是圆圆胖胖。

村子中大多数的孩子这时候就会跟在一个孩子往的身后,手上拿着大小不一的弹弓,在河边找到稍微规整的鹅卵石,搓掉上面的灰,精心地收起来,准备到时候一展神威。

在一些奇准的孩子努力下,那些个吃饱后还在享受午日阳光的鸟儿终于是迎来了一场噩梦,不小心被打倒的,一部分成为孩子嘴中的美味,其他的会被绳子串起来,拿到集市上一个铜钱一只的卖掉,换上糖果,连拉不开弹弓只能负责拣的孩子都被分到后,孩子王一声招呼,下一场的战役再次打响。

当那些还活着的鸟儿变聪明时,孩子们马上就会找到新的事情,那飞舞在田地和草丛里的蚂蚱,抓多了炒着吃味道同样不错,一只反应比较快的蚂蚱成功地从一个发现它的孩子手下逃跑几十次,最后终于被孩子给捂到手心里,很好地证明了孩子的耐心以及兴趣的可怕。

这是丰收的季节,又是童话般的世界,连勤劳的蚂蚁和忙碌的田鼠都显得那么可爱。

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从官道上传来,随着马蹄地起落,一辆符合童话世界的车子渐渐露出那绚丽的身影,粉红中是一圈圈明黄色的扎带。镂空的车窗衬着柔顺地丝缎,四匹骏马昂着脑袋悠然地迈动步伐,车子四角上垂来的穗子各挂着一串铃铛,摇曳中‘叮当’作响。

在路旁的草地中捉蚂蚱的孩子们见到如此漂亮的车子,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直起身来,好奇地看着,一汪清水的眼睛在沾染了泥土的小脸上是那么地灵动。

突然窗帘一挑,当先露出一副娇俏的容貌,微笑着看了看这些孩子,一个包裹便被甩出,砸倒一些草后把孩子们的注意力也转移过去,一直到车子走远。孩子王才在一群手下的注视中打开了那个包裹。

各种精美的糖果和吃食让孩子们愣在那里,几疑是在梦中,直到官道上再次传来无数的马蹄声,看到一大群人挑着地绿野仙踪牌子时,众孩子才猛然醒悟过来,纷纷说着刚刚在这边流传的绿野仙踪传说。猜想着那前面的车子一定是他们的,包中地吃食显得越发美味起来。

“小店子,那些孩子都能进学院去念书吗?就我知道的,有些孩子要在平时帮家中做事的。哪怕我们的学院不收他们钱,他们也不会来。”

刚刚扔出去小食品的大小姐头枕在店霄地肩上,想着那些孩子的脸孔有些无奈地问道。

“那就给他们钱让他们来念书,学的越多越好,得地钱也就越多。恩,最好是弄成积分的,然后从处出运来各种他们家中能用上的东西。每样东西的积分都不同,让他们拿积分换,未必非要是认字方面,其他的也一样,学院不是培养书呆子的地方。”

店霄向前探身,把对面风扇那挡板的角度调整一下,让风平吹着去驱散午日的热,舒服地伸直腿,无所谓地说道。

大小姐一见店霄如此动作,放开他的肩膀,躺下来把脑袋枕到他腿上,琢磨一番刚才的话又说道:

“人家学东西都要花钱,我们却给钱,岂不是赔死?他们又不是孤儿院的孤儿,光是那些请来的落第书生就要不少钱,这么为国为民的不知道官家能不能再给点什么好处?恩,抽空去京城和他说。”

一手轻轻抚摩着大小姐那嫩滑的脸,一手端起小几上的葡萄酒喝上一口,打了个哈欠,这才给解释:

“他们是不是孤儿和我们没有关系,这叫长期投资,是要和他们写字据的,以后凡是好的孩子都要到绿野仙踪来做工,当一个行业到一定时候,新奇的东西和后备力量才是最重要的,没有多少现成的,我们就自己培养,那些孩子的家人也会对绿野仙踪亲近,绿野仙踪就是一个竖立在人们心中的牌子,企业是要有自己文化的。”

“知道啦,不就是花钱买好嘛!那就花吧,就象你说的那样,羊毛出在羊身上,无非羊的大小不一,毛多毛少而已。”

“对,就是这么个意思,很简单的,在没有绝对武力或不想用绝对武力的时候,这就是世间至理,会说的人多,愿意去做的却少,这次回去的到是早了,本以为要过年或明年才行,也是那些人沉不住气。”

“恩,越李朝居然收买了这边近半数的官员,看来官家又有得忙了,好啦,你亲亲我,我就起来练习拉弩和瞄准,这几次一直都看着你们动手,我只能在后面做别的,下回有机会我也要冲到前面去。”

大小姐说着话仰起头来,调皮地伸出舌头,店霄也不客气,脑袋一底就深深地吻上去,好好温存过一番这才扶起大小姐帮忙整理着刚才被手弄乱的衣服。

带上鹿皮手套,拿过来一把专门给她做的弩,熟练地摇动起那一些部件连着弦的摇柄,随着齿轮间转换的杠杆作用,那弩弦慢慢张开,‘咔吧’一声卡到卡槽中,用的时间比正常用脚踩的拉弦方法多了近三倍。

一个镜片上描着线

看很远装到弩上面,又拿出来盛着不少金豆子,绣满的布袋绑在手腕子上,就那么开始对着外面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空瞄着,呼吸也随着车的摆动来回调整。

见她已经下定决心要练成一个合格的狙击手,店霄也不好再去抱着她感受那身子的柔软,想起自己这一段日子也没怎么好好练习。感叹一句温柔乡是英雄冢后,两只手在腰间一过,八支铁签子就突然出现在手指缝处,随着手指地动作,开始按照一定的轨迹转动起来。

这一练就是一个时辰。大小姐中途休息过两次,现在又坚持不住了,一勾下面的机括把弩弦放开,甩甩胳膊开始专门练习上弦,嘴上说道:

“小店子,这个弦又要不能用了,晚上的时候记得帮我换一换,上着弦瞄准是有感觉。要不我把箭也给放上,那样应该更有效果。”

“好,这一路上你就可以装上箭瞄着野地,只要有人你就要停下来,不然你换一个劲小一些的,我给你准备点便宜地箭支。你先射着玩?”

店霄看着大小姐拿着的这个准三石,有着四十丈射程的弩,劝其换一个,商量着说道。

“不。我的这个弩和箭等所有部件都是特殊做的,我要熟悉才可以,为什么要用便宜的?我不是在玩,我要成为绿野仙踪的首席狙击手,回去就要告诉那些工匠。我还要用更有力的弩,等有机会我就用攻城弩,现在这个不是那么太费力。”

大小姐‘咔吧’一下又摇上弦。掂量掂量这个花掉了与其本身同等重量地黄金才做成的弩,觉得并不是很沉。

“好,那就直接用这个弩配套的箭来射,一支才二两银子,你射吧,射一个我扔下去一个牌子,让后面的人帮这拣起来。”

店霄想想也是,自己这么有钱,当然要用好的,说着话,觉得手上的铁签子或许也可以升级一下,又怕重量不一样掌握不好。

“恩,不急,等车停下来集中射,不能糟蹋了,小店子,我们是不是直接回家?怎么,怎么提亲啊?”大小姐‘啪’地一下放出去空弦,一边慢慢摇着一边等店霄回答。

“先到咖啡的地方弄点咖啡,到地方就能熟了,回去试着卖一卖,提亲就不能我自己去了,应该找一个有头有脸的人,让白老头来一趟吧,爷爷一时还找不到,恩,皇上那边也要打招呼,这点面子他总要给吧?”

“恩,都听你的,那咱们快些赶路,我正好要去看看谢姐姐她们,也不知道她们地那个咖啡店开得如何了?”

海水一下下冲刷着那海边的沙滩,几只白色的海鸟展着翅膀在一群忙碌的人头上翱翔,一亩临着一亩的盐田在烈日地照晒下快速地蒸发着水分,头上带一顶遮阳草帽的晒盐人一脸喜悦地看着那渐渐形成的盐粒,拣起来一个尝尝,那表情像吃了糖一般。

盐场再往后开始出现住家,不少地人正在那周围的地中忙碌,田间的小径上有一群什么都不干的人分外醒目,当中一个身穿粗布衣服的被另外几个人或明或暗保护起来。

“大人,您看,这一茬的收成比上往年可多了三成不止,如此一来今年或许就不用再挖野菜充饥,加上成大善人还能拿出一些粮食救济,东莞终于不会有饿死的人了。”

一个五十多岁的人,指着那一片的地对东莞县的县令尹非凡说着,其他跟着的人都是一副高兴的模样。

“好啊,不用死人就好,老爷我的政绩就能多一些,等到明年,那长得最快的果子下来后,换成钱,日子就会更好过,衙门中这段日子做广告做的还有相当多的余钱,我家中不缺钱,一个人也贪不了多少,不如等过些日子,农忙一过,用来做些事情,可以从通达商行买点平常使唤的东西,到时候发给乡亲们,乡亲们可要给我弄点万民伞什么的,我拿回去显摆显摆。”

尹非凡看着地里长的东西也高兴,盘算着那些修桥修路,给住不上房子的人盖屋子等等事情以后还剩下的钱,决定再拿出来一些。

他说话的声音大,当地的百姓听了后都是一阵的迎合,说是弄一个漂亮的万民伞,有的人还说会专门去练练字,至少把自己的名字给写好了。

两个从别处到这边探亲的人同样听到了这话,眉头紧紧皱起来,问那个亲戚:“这是什么狗官?太不要脸了,自己贪钱不说,还用钱来买万民伞,那东西是买来的吗?真是世风日下啊。”

另一个人也接话道:“可不是吗?看他的样子就是装模作样呢,尤其是什么买东西给乡亲,买个针也是买了,表哥,不如你带着一家去我们那吧,我们那的官至少不会跑出来做样子。”

这个本地人的表哥听着两个表弟说如此的话却并没有阻止,摇摇头又点点头说道:

“我就在这住,哪也不去,你们说的都对,县令大人也承认,他就是在装,当初与我们就说过,当官的不会装还当什么官?他在这个位置上一天就装一天,三年期满之前就装三年,当一辈子官就装一辈子,装成爱民如子、青天大老爷的样子。”

这时正好有一个人路过,接话说道:“对,所以我们也装,装成奉公守法的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