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章 咖啡店中思虑长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四章 咖啡店中思虑长

啪’“小店子,给我拿支箭过来,我就不信了,移动打?”

十仗远的树上吊这一只鸡,好象是知道自己的命要完了,使劲的在扑腾,可惜两只脚被绑住,大头朝下的使不上力,那翅膀也不能让它飞起来,这晃动的时候已经成功躲掉两只弩箭,不知道下一次会不会还能逃脱。

大小姐说着话伸出手去管店霄要箭,眼睛直直看着十丈远的地方,感受着那微微吹来的风,似乎进如到了某种境界当中

其他人也都赶到近前,停在那里开始埋锅做饭,天也已经黑下来,只有那落日后的余辉还在顽强地坚持着,其他几个女子聚在一个火堆旁,嘴上闲聊着看大小姐在那里练习准头。

‘刷’的又一支箭射过去,这回是紧紧贴着鸡脖子,给那鸡吓得边叫唤边呼扇翅膀,来回地飘荡,店霄觉得一箭射不死的话有些残忍,最主要的是那鸡从农户家买来的时候农户说是一只下蛋的鸡,一天一个,现在到了晚上也差不多了,按店霄的意思是应该让它下完蛋,遂对着大小姐劝道:

“现在天色已晚,这鸡射起来不方便,眼睛看时间长后会疲劳,不如换上个火把,这样你射起来就容易些,真正打仗时的夜袭中就是如此,看火把,不知道人在哪的时候就向着火把射,若是火把没倒或熄灭的话,就稍微偏一些再射。”

“那好吧,先把鸡放下来,等明天亮的时候再射她,来个人给我在那里棒上火把,恩,要上到树杈一个人。在来里来回动,在火把后面放个木板,不然看不出来射没射到,哦,绑的绳子子换成铁线。”

大小姐通情达理。暂时放过了那只惊吓的不知道还能不能产蛋的鸡,那边有一个人把一个火把扎好,用铁线拴着,接过店霄额外给他的盾牌,爬到树上准备一只摇到吃饭地时候。

‘嘭’

这下射上了,进步很大,店霄看了眼还在那恢复的鸡,觉得它比较幸运。那树上的人见火把被射的爆出不少火花,吓的哆嗦了一下,把整个身体都缩到盾牌后,小心地再次让火把摆动起来,木板已经被换过一个,刚才那个有人去给取回来。只见上面画地一堆圈中六环的位置上插着一支箭。

“刚才我本来是瞄着中间,可火一晃动我就看不真切,小店子,你说晚上打仗好。还是白天打好,我琢磨着要是有晚上都能看清楚的看很远,那就晚上打好,你说呢?”

大小姐明显不满意自己的这个成绩,手摸着板子上那二两银子一支的箭杆问道。

“恩。晚上打当然好,尤其是在能看见对方的时候,只是我弄不出来晚上能看到的看很远。那东西只能交给大家来做了,看样子应该弄一些个有钻研精神的人,然后给他们讲讲物理,哦,叫格物,我就不信了,我不行,别人也不行。”

店霄脑袋里面想象着有夜视仪地情况下,在晚上和别人打,那可厉害了,尤其是给特种部队用上。

“恩,等到京城管官家要人,他们做出来也是你的功劳,我就知道小店子是最厉害的,真有晚上能看的东西,晚上也许只适合偷袭吧。”

大小姐好象是找到某种感觉了,又是一箭射到木板上,摇着手柄上弦,在那里说着。

那边厨子已经把东西都准备好,再过一会儿便可以吃饭,月亮从东边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刚才还微微露出头的星星一下就变地不是那么亮了,四周一片宁静,风声和虫鸣相伴,刚才遇到的几个赶路的陌生人被单独安置在一个火堆旁呆着,有两个绿野仙踪打杂的人在那陪着说话。

店霄又给递过去一支箭说道:

“其实晚上可以多打一些仗,尤其是在月圆地时候,那样的话哪边的人反应快,平时训练的多,身体素质好,哪边人就容易赢,并且很容易击溃对方的军队,尤其是长久作战更有用,连续地与敌人在晚上作战,可以让他们在白天地时候反击力度下降,或者是无力反击。”

“那好啊,以后我们绿野仙踪就多多练习晚上作战,恩,从今天晚上开始,我正好也把移动靶也练练,大家一起来显得热闹,还有特种部队的。”

大小姐见店霄如此一说,马上就做出了决定,那些个听到的人,心中一阵无奈,只能尽量不做其他地事情,把精力和体力留到吃完饭以后训练上。

店霄想了下补充道:

“也好,那伙食需要跟着换一换才行,不能只吃这些,等我与师傅们琢磨琢磨,到时候弄出一个又好吃又有用的菜单来,还有几天就能到东莞县了,那边的多余咖啡也会送去,我们在那里停几天,看看他们那种方式下,有多大的改变,好的方面明显的话,就试着在别处也弄一弄,生产力才是基础啊。”

又一场秋雨下过,海边却没有冷上多少,一条通往东莞县的路上,不少的人和车打起通达商行的旗帜在那里走着,一个负责跑这边的管事之人坐在绿野仙踪给商行制作的马车上,悠斋悠斋地享受着雨后的清新。

一个丫鬟把斟好的茶放到他面前,轻声细语地说道:

“赵管事,这车真好,还有这路也平整,怪不得商行的人都愿意跑这条线,我是头一次来,以后我也记得了。”

“是呀,路好,车也好,可惜这路出了东莞县只多出十来里,若是能

到商行就好了,听说东莞县里面的路才多呢,只要有方,那就有一条宽敞的路,尤其是山上,居然也有路通下来,说是等果子好了,运起来方便。想不明白,为个果子修路,几年都不回来本儿钱。”

赵管事的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叹息道,脸上那种滑稽的表情平时根本看不到,惹地这个丫鬟掩嘴轻笑。伸手在身旁的一个抽屉中拿出块鱼片,丝下来一条放进嘴中慢慢允着,说道:

“人家东莞县能给别的县修出来十多里的路就已经不错了,除非呀,所有的县令老爷都能像那个尹县令一样总想着治下地百姓,不然有钱也都进到自己的口袋,哪里舍得拿出来修路?至于这果子,看看路就知道了。以后坏的时候只要稍稍修一修就可以,几年后还不是开始赚钱,总比果子都烂在山里强。”

“恩,看来我们商行的丫鬟一个个都厉害上了,等过些日子或许就用不上我们这些管事的,我们都变得什么都不知道了。”

“又笑话人家。故意装着不懂,这次到那边,我们是不是尝尝那边一个咖啡店的东西?听上次回来的小汐说,那个咖啡店里有许多没有吃过的东西。”

丫鬟向往地说道。赵管事点着头:

“我也是听说过,这次就是为了在那里吃点东西,省得他们来过地总是说如何如何,想长多少见识一般,我到要看看希奇在哪里?把通达商行的牌子准备好了。到那里吃东西是可以有‘八折’优待的。”

这些人拉的东西正是尹非凡买给东莞县百姓用来换万民伞的,车中的两个人想着咖啡店,其他地那些人也想着那边绿野仙踪做出来的平价菜。

东莞不比成都府和京城那般繁华。绿野仙踪只好随行就市,除了一些个依旧保持高价的菜,也做出了不少价格便宜的,用料上地控制,味道上的差距却是一般人不知道的。

地方就挨着东莞县衙门,三层楼下面两层和旁边的房子用来招待普通人,后面有舒适的同样分成档次地住宿客房,单独的院子里种植着各种花草树木,为了照顾本地的一些饮食行业,专门分出去有特色地菜谱,还有专门的设计人员帮着别人也设计出好的格局。

尹非凡现在就坐在二楼之上,看着左进的县衙,那崭新的房舍和刷着漆的大门,门口威武的石狮,还有那镶着边的登闻鼓及带着穗儿的鼓锤,怎么看怎么喜欢,比起别处那残破不堪的衙门,这里就两个字可以形容,气派。

“陈捕头,在这样的衙门里做事,是不是觉得浑身舒服啊?来,你也坐下来吃,这也没有什么旁人,更不办公,不用讲究的。”

看到得意处,尹非凡扭头问陪在旁边,招呼着他也坐下吃,那菜刚刚点过还没上来,只有四个围碟摆放在桌子上,旁边是一小坛子五斤装的酒。

陈捕头也不客气,四下里看看真没有外人,一屁股坐下,先给尹非凡把酒满上,又瞧了眼在旁边已经啃上骨头的大牛,同样瞅着衙门应道:

“大人说的是,在这个地方是好,晚上家中要不是有个媳妇,我都舍不得回去,尤其是那待客的地方,里面什么都有,现在就是来告状的人少了,偶尔来一个就是一些有地的人家少给或晚给了工钱,都不算什么。”

“这就好啊,我才有时间到处看看,别做了几年县令,回去后别人问东莞县如何,我却答不上来,那可真丢人了,我要把这一草一木都记在心里,这也是以后吹嘘的本钱,此地再过两年一定会更好,家家都能有闲钱,皇上万一高兴宣我问事,我得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啊。”

尹非凡是一点都不谦虚,陈捕头却觉得这话没错,点头道:“大人说的是,此地都靠有着大人在,乡亲们一定会记住您的,只是不知道大人以后会高升到哪里,应该能被调到京城吧?”

“别提了,绿野仙踪的小二哥来信了,说他会来看看这边,好的话,给我调到别的县干一年,带出来几个县令后再说,没办法啊,菜来了,多吃点,一会儿陪我去咖啡店看看。”

尹非凡嘴上说着无奈的话,脸上却是高兴的表情,谁都知道和绿野仙踪搭上线,那前途绝对是明亮的。

他嘴中说的咖啡店离酒楼也不远,往北去,隔了一条街就是,一个小二楼,装修的风格和外貌与当地的其他建筑是格格不入,如此的模样却是最吸引人的,谢芙云带过来的那些人经过简单的培训就上岗了,也没有人知道正规的咖啡店是如何,故此他们便算是正规的。

各种的西式糕点摆放在挡着轻纱的橱窗中,过些日子等玻璃能出现大块平板的时候准备再换,谢芙云现在正坐在二楼靠窗户的位置,桌子上摆着两杯咖啡,谢芙雨坐在她的对面,不时看看那下面路过的人。

“姐,听说小二哥他们要过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我们新配出来的那两样咖啡正好让他们尝尝,你说他们会在这边呆多长时间?”谢芙雨喝上一口咖啡对谢芙云问道。

“不知道啊,那咖啡千万不要拿出来,要等他们来才行,把那些我平时写下来的东西准备好,到时候给他们,他们到别的地方也好开咖啡店,或者是我们跟着他们忙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