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4章 暴风大雨突然到

第十二部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十四章 暴风大雨突然到

明朝着哪个方向跑了以后,所有的倭人全部杀掉,船他们的地方,快速地补给满东西,小船收上来,三艘大船张满了帆向着那边追去。

这一追就追了三天,三天以后的早晨,一个站在了望台上看着远处的海面的人终于发现了一队船,对着下面报告着。

三只大船赶快追上去,突然发现那些船是向着这边来的,以为是海盗搬来的救兵,马上做好战斗准备,直到看见船上面同样挑着炎华的旗帜,派人过去询问后,这才知道这是一队从别处回来的商船。

大小姐好奇之下见到了那个商队的头领,看着他那布满风霜的脸,听完他的述说这才知道,这个商人原来是炎华海边的百姓,结果和别人弄了一艘大船后准备出去远一些,看看能不能找到没见过的鱼,谁知道走远以后正好遇到一股暴风雨。

这些人好不容易才没丧命大海,却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抱着木板飘荡,终于来到了一个有人烟的地方,一打听原来是吕宋,这些人还找到了从炎华过来的商人,本来是可以直接坐船回去的,这些人却觉得身上的积蓄都买了那船,现在回去也没有什么用,不如留下等发财后再回去。

于是这些人就组成个干活的队伍,专门给别人做一些事情,偶尔有到这边的炎华船,都愿意用他们,给他们的工钱也多,后来他们有了一条渔船,每日里没有事情做的人就轮流出海打鱼。

这一呆就是十五年,这些人不少都因疾病什么的死掉了,只有这个头领和另外两个人幸运地找到了一只海龟,又在海龟的背壳当中挖出两个珍珠。卖出个好价钱,三个人凑在一起买来船,又和当地的人联合,组成这么一个商船队回来。

行进多日,终于是遇到大小姐这些人。同是炎华地,见了后额外亲切,也不知道故乡怎么样了,身上还带着其他人的骸骨,等回去也算是落叶归根了。

“那个,彭大伯,你家在哪啊?我们经常到处走,说不定能知道些什么。你也提前知道一下,那些个去吕宋作买卖的炎华人没有对你说过吗?”

大小姐见这个自称为彭念乡的人那边说边老泪纵横的模样,眼圈也跟着红了起来,关心地问道。

“去过地人是有,可那个时候我还没回来,不敢问啊。怕问完了以后一伤心再也回不来了,我只能天天睡觉之前看着那边想一想,现在不怕了,我马上就能到家。哦,我家是广南东路的,就是挨着海边的东莞县,那里现在如何了?”

彭念乡抹去脸上的泪水,有些担心问道。

“东莞啊?那你们的船可有些偏了。要改一改才行,回去吧,那里现在可好啦。家家有房住,人人有饭吃,老有所养,幼有所教,恩,这两个还要等到明年差不多,不过你的这个船队是不让近海边的,对了,你姓彭,那彭智远你可听说过?”

大小姐一听是东莞的,熟悉,在那里高兴地说着,突然想到一个人,问出来。

彭念乡听到家乡如此好,脸上也露出开心地样子,说道:

“彭智远这个名字熟悉,哦,是我的一个侄子,怎么他现在日子过得好了?”

“恩…这个…?他前一段时候过得好,是东莞县的师爷,当地的百姓被他和那个邓主薄合起来给坑苦了,收刮去不少的钱,后来嘛……,后来圣上就察觉了,派来人把他们都给收拾了,现在可能已经没啦。”

大小姐观察着老头的表情,把那边地事情简略地说一遍,店霄那边都已经准备好要动手了,只要这个老头说要报仇,那就直接杀掉,这时候没有什么人权可讲。

“该,该死,他从小父母就死了,我周济他一些,周围的乡亲有了好东西也叫上他一起吃,没想到居然做出这种事情,还要劳烦皇上派人,这样的就应该弄到祖宗的嗣堂里乱棍打死,诶?刚才你们说近海不让去,那,那我怎么回家呀?”

老头没有任何一点护犊子地模样,听到侄子所做的事情,气得怒目圆睁,听他这话的意思,还是一个家族,看来这些年已经没落了。

见他没有报仇的意思,大小姐和店霄松下一口气,想到他回不去,考虑一下说道:

“老伯,你可以先到别的地方,然后走陆路回去,那边河也可以,正好还能看到故乡地变化,可老伯要记得,不能让吕宋的人知道过多的事情,尤其是不能让他知道一种新地制盐方法,到时候你就知道啦。

“好,好,那我这就回去了,马上把方向变一下,早知道这样就叫一个熟悉这条路的人来领着了,那个说是知道的人还是不行,哼~!我回去就扣他的工钱,这越是离家近,我怎么就越是不敢回呢,哦,两个时辰前还有一五只船的船队从这边过去,你们是一起的?”

老者说着话准备回去,大小姐等人一听眼前一亮,五只船和岛子上的人口供相符,使劲摆着手说道:

“我们和他们才不是一起的呢,他是们海盗,倭国的海盗,我们从杭州寻过来的,想跑?这下好了,天涯海角我也给他们追上,谢谢你老伯,你快回去吧,我们这就追。”

“你,你们是炎华朝廷的水军?现在都能追出这么远来?不再像以前那样只做个样子?用不用我帮忙,我记得朝廷的水军都是不善征战的。”

“我们,算是吧,朝廷现

力推崇水军,已经不错啦,你们走你们的,不用你们船还敢和我们打?老伯,你在那边就没听到过朝廷的水军起来了?我们是绿野仙踪的,等你回去就知道了。”

大小姐说着话就命人动作上了,老头见她着急的样子也不多废话,高兴地上到小船。准备回去把家乡的事情与另两个人说说,对于那五艘海盗船到是一点也不担心,眼前的三艘船大了几倍,打上绝对是一面倒,若非如此。自己也不会过来,就怕得罪人家。

知道方向再追起来就快上许多,不用再绕远了,两个时辰地路,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三只船开始动用了人力桨,速度又快上不少。

大小姐站在船头迎风而立。做出一股豪迈的样子,对着店霄说道:

“这一次我要打杀四方,到时候用不用把潜水艇派出去观察敌情?晚上的时候就很好用,还有那个哨子,人听不到,狗居然能知道。”

“不用吧。他们若是一直跑,我们直接冲进去就杀,哪里还用潜水艇,那个东西没有多少战斗力。诶?好象是要起雾,这下可不好办了,希望他们别换方向,不然还真追不上。”

店霄说着话发现远处开始看不真切,有些担心地说道。

雾真的来了。三艘船上点起了灯笼,开始用号角来传递命令,一时间看不轻前面的方向。只能在指南针地引导下继续行进。

快到晚上的时候,船队终于是冲出了雾区,正害怕找不到那五艘船的时候,上面的了望兵高兴地喊道:

“看到了,那五只船就在前面,有些偏南。”

一会工夫,其他站在甲板上的人在看很远中也见到了那五只船,看样子正是因为这个雾,才使得那船速度慢下来,现在那边的船应该没有发现跟着的船,这样追去来更有利。

大小姐也不再进船舱,就呆在外面,支起个棚子,边让店霄做着干鱿鱼,边喝着葡萄酒看那边的船是怎么被追上地,其他的几女和孩子们也跑出来,落日的余辉,映得天边那晚霞红成一片,海面上也倒映太阳渐渐沉下去的影子,偶尔一条鱼跃起,带起来的水珠,折射着此刻的景色,如梦似幻。

明月、星空之下,船队再一次开始了***管制,调整过风帆,轮流在底舱中摇桨地人全部休息,看样子是不准备在今夜就追上发生战斗。

夜晚在不少人的兴奋之中过去,天亮的时候对方也发现了这边的船,速度又一次快起来,原来下面也有摇桨地人,为了能够追上他们,这边的三艘船开始全力划动,护卫同样成为船工,等着来回换着休息。

风和日丽之下,全凭着桨的作用,船队开始渐渐接近,看样子晚上的时候就能接上,若是想恢复体力的话,还是要等一晚上,除非对方鼓起勇气回身迎战。

“他们怎么就这么难缠呢?早知道这样昨天晚上劳累些,今天中午地时候就能接战,现在还要等一天,哼!我到要看看他们如此跑,船上有什么宝贝?”

大小姐站看着那渐渐拉近的船说道,嘴上还打着哈欠,看样子昨天晚上兴奋的人包括她一个。

店霄没再说什么,早一天晚一天对他来讲没有什么影响,手上拿着一只螃蟹,两只大钳子已经按照他地吃法掰下留着空闲的时候吃,用匙子把壳一撬,在里面舀上满满一下子,沾点混合着姜汁的醋,美美地吃到嘴中。

大小姐抱怨两句吧嗒吧嗒嘴儿,也过来陪着一起开吃,到了晚上的时候终于是没有多远了,调整着速度,开始缓慢接近,前面船上的人好象也是到跑不掉,开始恢复体力,准备大战一场。

两个船队保持这如此的模样,灯笼也毫不忌讳地点起来,时间慢慢的在两边的人心中流过,到了半夜的时候突然刮起了大风,接着就落下雨点,先前还有星星的夜空现在变成漆黑一片。

按照时辰算,刚刚到寅时的时候,风雨突然更加狂暴起来,负责整个船队的人终于发现事情不妙了,一声声号角响起,刚才还试着留下的帆全部落下,甲板上不留一人。

“快,派人下到底舱划桨,打舵,船头保持在风来的方向,听我口号,喊到三大家就使劲划一下,千万不能让船偏了,再上去几个人,手上拿斧头,实在不行就砍桅杆,我们这船有桨,怎么都能回去。”

店霄和大小姐等人所在的船上,负责人手上拿着个敞口圆筒,使劲地喊着,其他的船上想来也是如此,绿野仙踪的人这一刻体现出了多日来的训练和铁一般的纪律,来回动作的人忙而不乱。

其他闲杂人都呆在船舱中等待,这个工夫船上的厨子还有闲心一手扶着门把手,一手拿着大勺连平衡呢。

前面的船灯笼也都灭了,船舱里面的火光都没有几个,隐隐约约才能看见,不像绿野仙踪的船,外面灯笼灭掉,里面的灯还亮着,大小姐几次把舱门打开,让店霄扶着去看看前面的船沉了没有,她惦记着那上面的东西。

这暴风雨一来就没完,现在都应该是早上了,外面依旧是漆黑一片,摇桨和掌舵的人换过了三批,牛逼的厨子把饭给做好送来,大家吃着的时候心里却是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