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3章 海盗也会遇海盗

第二十三章 海盗也会遇海盗

月当空,冷冷地洒下那让人心中透着寒的光,海水击上,一下一下,枯燥地重复着没有一丝的新意,又如催命符一般,让五脏六腑都跟着难受,那泛出银白色又漆黑的海面,好象一张要吞噬一切的大口,看着它,连魂魄都要失去。

小泉一郎坐在一堆火边,嘴上嚼着干硬的食物,麻木的眼神下只有火光在跳动,把身上盖着的毯子紧了紧,从内向外的冷还是没有任何的减弱。

在他的旁边是另外几个同样盖着毯子的人,比起他的眼神,那些人还多了一丝的恐惧,更有的已经连续喝下几杯热水,身体却还是不停地抖动。

“一郎,好些了吗?看你的样子比我们强不少,再有几天就能像别人一样的做事情了,我们这些人或许已经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一个把腿伸直在那里一下一下用手挤着上面疮口处流出脓的人,咧着嘴,眼睛中充满留恋地对小泉一郎说道。

那翻开肉皮又似合非合粘在一起的皮肉缝隙随着他的动作,不时冒出一股黄白色的脓水,看他找的下风位置就知道那味道绝对不好闻,挤了半天终于挤出来一丝浅浅的血迹,缝隙旁边的皮肉成一种灰黑色。

整个腿肿起来几圈,缝隙在他手的挤压下,慢慢的变大,腐肉开合间,能够清楚的看到那道深有一寸的口子中还有好的肉在随着心跳一下下蠕动。

小泉一郎只看过去一眼,便扭过头不愿意多瞧,或许是已经习惯,嘴中吃着的食物依然被一点点咽下去,腾出手来摸摸自己的肚子,酸、疼、痒的感觉一阵阵传来,浑身都开始无力,眼前那调皮的火苗变得恍惚,身体更加的冷了,张了张嘴。叹息一口气说道:

“我也不行了,身上的伤是越来越重,早知道这样就去不惹炎华的人,这一次只能死在海上。”

“我不要死,我不要,杏子还在等着我回去,我们往回走,找到那些炎华人。去求求他们,只要能让我活着,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另一个脸上包着布的倭国人想到了死,在那里害怕地嚷嚷着。那把半边脑袋都给包住地布,随着他的脸部动作,慢慢渗出血来,那位置正是眼睛的地方。

其他几个人见他这样叫喊。同时悲哀地摇摇头,知道回去也没有用,那些个炎华人根本就没有拿他们当人看,那种目光让他们觉得自己连个畜生都不如。

对于他们这些受伤感染的人来说。死亡已经不可避免,这些天以来死去的人加一起有二十个,看得同样受过伤却没有得病的人。心中一阵阵烦躁。

正常能装一百来个人的船上。现在还有一百六十多人。如果不是怕他们反抗而受到伤害的话,好着地人绝对会把他们给直接扔下大海。可以多空出点地方,让船更快一些,食物也能多吃几天。

果然,甲板的另一面两个倭国人正在用厌恶的目光看着这些眼见活不下去的人,许久,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道:

“田中高太,这个样子下去是不行地,我们没有多少粮食了,船行的也慢,已经过去十天,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岛子,不等我们找到那个地方,就会死在海上,我们要想办法活下去。”

那个被叫做田中高太的人认真地点点头,回道:

“嗨!井上苍木你说的对,不能让那些无用地人再吃我们的粮食,我这就想办法让他们离去,给剩下的勇士留下足够的东西。”

圆月当空,柔柔地洒下那让人心中感到宁静地光,海水击打在船舷上,一下一下,执着地重复着带有韵律地节奏,又如催眠曲一般,让五脏六腑都跟着舒服,那泛出银白色又漆黑的海面,好象一幅真实的油画,看着它,连魂魄都会感怀。

店霄坐在一堆火边,嘴上叼着红木制成地烟头,平静地眼神下是火光在跳动,把身上地外衣又松了松,从内向外的清爽让人舒畅又迷恋。

在他地旁边是同样悠然跑出来享受夜色的几女,比起他的眼神,那些人还多了一丝的羞涩,更有的已经连续喝下几杯冰葡萄酒,身体却还是觉得燥热。

“小二哥,他们那些人怎么走的这么慢,明明是逃命,居然不着急?想想办法,让他们快一点吧,我家小姐想看看其他的地方是个什么样子呢。”

陪着自家小姐坐在店霄对面的灵儿在那里突然说道,店霄听见声音自然地抬头去看,目光扫到柳碧旋和灵儿的身上,直接就定住了,两个人的衣服居然都是红色的轻纱,火光从这边照去,一下子就让那衣服透明起来。

柳碧旋大开的领口处露出泛着红晕的肌肤,里面的衬子上明显有两个小凸点,随着海风一吹,让人觉得那两个突起小点的纱衣会跟着起伏,充满遐想,灵儿的衣服把秀肩膀完全露出,同样隐约能看到的两个小点,中间是深深的乳沟。

好象是感受到店霄的目光,柳碧旋突然觉得身子更加的燥热起来,手上端着装上半下葡萄酒的玻璃杯,举在胸前的地方,半遮脖颈半遮下巴,微微低下头,含水的双目不敢去与店霄,那被特意夹起来的睫毛随着火光的摇动,眨呀眨的。

店霄从来没想在特定的环境下,火光还能发挥出这种效果,刚才一直看夜色的他还未多注意,现在却发现了,往旁边一扫,除了大小姐,其他的女子身上那

象都是薄纱的,里面的衬子也不是那么厚。

哦,想起来了,她们刚才还都披着一个外衣的,坐下来的时候也就没有注意,现在怎么都脱了?尤其是宋雨萌,那衣服和别人的搭配不一样,最外面的不是红色,是有些发黄的白色,里面薄衬子是红色的,火光照过去最透。似乎直接就能看清所有的东西,却因为那红色贴身子近,泛出的光反而让人看不真切,不愧是画舫的。

“呃……?这个……?快了吧?他们地船小人多,这是没遇到大的风浪,不然上面装了那么多的食物和淡水,船吃水那么深,很容易就沉的。”

店霄使劲抽上一口烟。闭上眼睛享受,同时也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嘴上似对所有人说着,再缓缓睁开眼睛。只看着那篝火又说道:

“不用急,他们不少人都被感染了,再过几天就会不断地出现死亡,别看前两天他们一共才扔下来十几具尸体。这个病是越到后来越厉害,现在就是让我们去治都没有用,死定了,破伤风还没听说过有几个能挺过来的。就算不死,食物也不够用,会窝里反。我们等等就好。如此海上的日子也不错。夜色迷人。”

店霄说着,看那火光摇曳。眼睛总会不自觉地往别的地方瞄,说到夜色迷人,刚刚好象平复下来地心却又是一跳,恰巧一阵风吹来,带着带着炭火的气息,还有一丝丝其他味道,花香?体香?哎~!

“小店子,你说他们这次能找到人吗?别跑了这么多天,把我们骗了。”

大小姐在店霄的杯子里喝上一口酒,双手抱着店霄的胳膊,腻在他肩膀上问道,嘴中呼出地热气,吹到店霄耳朵上,又痒又麻,依旧没有练出多少酒量的她,刚才就已经喝下不少,这时候显露出微醉的样子,有一种说不尽的风情。

店霄一扭头正好对上大小姐那水汪汪地眼睛和娇嫩的脸,也不管另几个人看着与否了,使劲在大小姐脸上亲一口,刚才那种心情终于得到了释放,人好受许多,说道:

“不怕,没有人就没有人,我们也不是只有这一个目的,那个海城的地方很重要,我们这次去就可以看看,在那个地方建一个买卖地港口,还能对以后其他的势力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

“是哦,我刚才只想着铲除倭国人了,忘了占地方才是最重要地,那马六甲最好能都给占下来,哎呀,那得从炎华派人来才行,别人我也信不过,找谁来呢?这么远好象没有人愿意吧?”

大小姐回亲了店霄一口,整个人都快腻到他怀中,有些无奈地说道。

那边地灵儿这时又插话说道:

“是呀,小二哥你总不能让那些将士在外一呆就是许多年,不说别地,只这在海上就不容易,只要成过家的就难以忍受那种相思之苦,一个个没个女人怎么受得了?”

她这一说话,店霄眼睛又看过去了,想到那些成家地人确实是不好忍受没有女人的日子,自己这边都盼着结婚好彻底做个男人呢,别说其他的了。

这些事情一想,又看到那几个女子的单薄的衣服和里面若隐若现的肌肤,一股火气从心中升起,脸上也开始现出红色,眼睛觉得干涉起来,深吸两口气说道:

“这个事情就要看我们的工坊了,如果能够把船变得更快,来往一次用不上多长时间,那么就可以规定三年一次来这边,一生也只来一次,除非是遇到特殊需要的情况,一定要找有家人在炎华的,好有一个牵制,呆到三年的就回去,想不回去都不行,强制性的,如果在这边有看上的女子也可以娶回去,却不能留下。”

说到这里店霄终于是受不了这个气氛,站起身来又道:

“我有些困了,你们先吃着,我回去睡觉。”

话一说完,不再耽搁,扶正大小姐欲往回走,大小姐把杯子里剩下的酒一口干掉,跟着起身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小店子真困了?那就睡觉吧,我要你给我讲大灰狼的故事,我给你讲小白兔。”

两日后,倭人占着的船上面开始不停的死人,伤得越重死得越快,一些个伤的较轻,感染不长时间的人恐慌起来,他们已经隐约地察觉出有些不对,晚上睡觉的时候更加警惕,有十来个人甚至开始轮换着睡觉,就在甲板上,别的地方不去。

人一少粮食和淡水显得充足起来,船的速度也跟着提升,那些个没有被感染的人现在又有了干劲,同时看向还没有死去的人眼中的厌恶更浓了。

被感染的人现在什么都明白了,为了能够尽量活下去,聚集在一起,就在那甲板上轮流休息,还把武器拿来,借口是遇到海盗的话他们先去拼命。

如此又是几日,恼人的天不下雨,有病的人淡水消耗更大,补充不到淡水他们又因没雨而不会进到船舱,没有被感染的人现在越看他们越不顺眼,两天前淡水已经做出限制,看着这些人依旧顽强的挺着,死去的人缓慢后,终于要忍不住动手了。

甲板上的人似乎也感受到这种冲突的来临,手中紧紧攥着武器,准备一搏,快到中午的时候同伴们出现了,拼杀在即,前面的海上却冒出了两只海盗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