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5章 满腔欲火找人承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四十五章 满腔欲火找人承

这是广南东路、福建路、江南东路、江南西路、共四这是怎么来的?最上面的就是江南东路的漆印。”

白老头举着从信中抽出来的那四封信,惊讶地问刚才说话的传令兵,皇上也是一脸征询的意思。

“回皇上,回大人,这是我们三拨人特意做的,来的时候太上皇与我们说,能把别处的带一下就带一下,我们就分开来走的,最后到江南东路,这是太上皇给的金牌。”

这人回着话,从怀中摸出来个牌子,双手递上,皇上接过看了看,点头道:

“好,这下我就能知道四个地方的情况了,给我说说,那边都是什么样子,折子上看的不如听啊。”

这时绿野仙踪这边专门给泥巴准备狗窝的人,带上一堆的东西匆匆赶到院子外面让人传禀,三个泡上药的浴桶,同样也被抬过了来。

“先不忙着说,进去泡泡,朕可是知道,冻伤的地方若是不治好了,到时会年年犯,以后还指望你们给朕传那大雪封路中七天便能到的折子呢,看看那给狗准备的东西,听说那养狗的还是个娃儿,难道自助餐的地方也给那娃儿腾出块地方?”

皇上扫了眼那些折子,此时反而不急了,脸上的愁容去了不少,笑呵呵指着浴桶打趣地说道。

三个人可不敢在皇上面前脱光衣服进去,把外面冻硬的衣服扯下来,穿着里面地直接进到桶中。嘴上语无伦次地说着谢恩的话。

以前负责在这边照顾狗的人已经领着一群临时找来的伙计,让学着他的样子给狗保暖、活血、帮着放松,一只只的狗可不管谁是皇上,被侍侯的舒服了,呜呜地哼着。

没有事情做的陈老头这时回着皇上的话说道:

“官家,这个事情我知道,别看那个叫泥巴地是个孩子,小店子可是对他重视无比,他到了哪里。哪里就会专门给他弄一处养狗的地方,这边也是如此,我问过小店子,他说狗这个东西用好了能抵上千军万马。故此极力地给泥巴从各个地方找来狗。”

“恩,果然啊,小店子难道能未卜先知不成?也多亏了这个泥巴是在绿野仙踪,换个地方根本不可能让他如此。看来有些事情应该学学绿野仙踪了,不然有不少的那个,人,对。是人才,可就要被埋没了,等过些日子。在宫中也弄个养狗的地方。只要别咬了朕地妃子们就好。”

皇上端过丫鬟送上来的热汤。边拿着匙子在碗中搅和边若有所思地说道。

“官家,这个您不要担心。听小店子说,以后会有一种很小的狗,可以抱在怀里逗弄,性情温顺,他还要弄什么宠物店铺,想是能赚来钱,不如…那个…让门内省……。”

陈老头很没有良心地把店霄未来的商业机密给出卖了。

皇上听有钱,眼睛一亮,微微点点头,与陈老头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此时白老头上前一步,把四个折子打开罗好,对着皇上说道:

“官家,事态已经清楚,这四个府路同样被压坏不少地房屋,具体数目还未曾知道,不少的百姓衣食没有着落,都在向大的县、城聚集、逃难,四个府路已经准备开仓放粮,哦,里面还说了绿野仙踪,他们的厨子分别琢磨出了几种用粮不多,吃下以后肚子不饿地混合饭食,已经把方子交了上去。”

“拿来给我看看,恩,不错,不愧是店太师教出来,以前店太师在朝中的时候就是把事情想得周全,小店子看来也是如此,绿野仙踪处处先人一步,小店子说这叫什么来着,对,叫精神,要的就是这股子劲儿。

哦,后面还说绿野仙踪愿意在这次大雪以后拿出一半地钱财来冲到国库当中,以朝廷地名义给下面发放,这个小店子啊,真是处处小心,呵呵,人和杨丫头在外面,这里就能如此动作,说明这种事情早就是准备好地,只此一人,便能抵得上半壁江山啊。”

皇上一口气喝掉碗里的汤,把四个内容差不多地折子看过后,一脸欣慰地说道,转过头,又疑惑地说道:

“那边的海上怎么没有消息传来,雪再大也冻不住海吧?”

还在舒服地泡着澡的人立即接道:

“回皇上您的话,海路已经出来了,怕这边的粮食不够,还带上不少的鱼肉干,只是过来要慢上不少,我们是怕皇上担忧,先一步出来的,小二哥以往让我们传消息的时候就说过,若是不能把消息用最快的速度送来,还要我们八百里急报做什么。”

“好,这方是我炎华的男儿本色,传朕的旨意,让与辽国征战的将士们加强攻势,封锁所有能传递出消息的路,一定不能让辽国的人知道我们这边的情况,听说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啪’的一声,皇上合上折子,传旨道。

“好啦,到地方啦,小店子,你进去吧,记得无论如何都不要退出来哦,一个一个屋子走。”

大小姐把店霄领到一处,不知道什么时候搭起来的一排木屋和帐篷相互连接的‘房子’面前,脸上带着期盼和一丝丝害羞的样子说道。

“这是什么地方?里面不会有鬼怪吧?想让我进去吓唬我,那可不行,我胆子小,晚上睡觉一个人都怕呢,容易把我吓得更严重。”

店霄闻着从一排房子中隐隐飘出来的香

头看着大小姐担忧地说道。

“才不会吓你呢,上哪找鬼怪?这又不是广南西路闹鬼的房子,快去。我在最后一个地方等你,千万要走到那里哦。”

大小姐使劲摇了摇店霄地胳膊,嘴上说着就把他给推了进去,这才深吸口气,边绕着外面向后走边自语道:

“这次一定行了,那么多诱惑人的招数,就不信哪个男人还能不反应。”

“恩恩!恩恩!店公子你来啦,快进来,帮帮奴家。奴家受不了了。”

店霄带着满腹疑问刚刚掀开第一间屋子挡门的轻纱,里面就传来一个女子消魂的声音。

上前一步寻着声音望去,终于在有着一层特殊味道的烟雾中找到了身穿薄纱的宋雨萌,手上还托着一盏红色的灯笼。那光把白色的纱一照,里面的娇躯登时就清晰地显露出来,上面那两点挺翘上地嫣红,光滑平整的小腹。还有两腿间那莺莺之地,全都展现在店霄面前。

“做、做什么?你不用叫我公子,叫小店子就行,前些日子叫的都习惯了。一改口到是不舒服了,你不会是冷吧?穿这么少,我觉得还行啊。你呆着。我去下一个屋子。”

店霄一见这架势。觉着有点不妙,转身就要离开。宋雨萌哪能让他如愿,上前两步挡在他面前,把灯笼塞给他,伸出自己的两只手轻轻托着胸前地两个兔兔,手指来回的摸索那点嫣红说道:

“店公子,这可是杨妹妹想的法子,叫,叫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事是因奴家而起,就让奴家来解这个铃吧,奴家愿意侍侯店公子,还请公子怜惜。”

“没,没系铃,我,我都这样了,还怎么怜惜你啊,天色已晚,夜深露重的,早些歇息吧,啊?”

店霄这下知道大小姐是如何想地了,叹息一口气,微微摇头说道。

“无妨,就像你平时对待杨妹妹那样,奴家已经吃过了药,等不急了,万一真就好了,你就可以与杨妹妹成亲,难不成就让她这样守你一辈子?”

宋雨萌身子果然开始变红,并微微渗出汗水,一副渴求的样子。

被她一提起成亲的事情,店霄心中就是一阵的无奈,想了下自己地情况,点点头:

“那,那就试试,你,你站着还是躺着,我,我要动手了。”

说着话店霄放下灯笼,伸出手开始在宋雨萌那柔柔的身子上动起来,一刻钟后,宋雨萌终于是在那双手熟练的动作下瘫软在**,脸上是一片满足地神色。

“看来还是没用,你好好躺着吧,我,我要去下一个屋子,既来之则安之吧。”

拂了拂宋雨萌那被汗水打湿地头发,店霄感受着那极力想着让有反应地东西依旧是那般后,遗憾地叹口气,起身向另一个屋子走去,这种事情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着急那是假的。

“店公子来了,陪着奴家吃些东西吧,奴家给你斟酒,灵儿,把酒菜端上来。”

第二个屋子里面是柳碧旋,与宋雨萌穿着截然相反地衣服,整个身子都被松快的宽衫遮挡住,一举一动之间落落大方,显尽雍容华贵,相陪着的灵儿也是如此模样,怎么看着都是一脸的平淡、圣洁。

店霄也不客气,陪着喝了几盅酒,随意谈论些事情,让柳碧旋真正见识了一回什么叫多才。

“店公子,小姐想让你看样东西,还请你躺到**才好。”

灵儿引着店霄来到床边坐了,一转身拉过柳碧旋,两个人俱都是一副圣洁的模样,相互慢慢地解着那端庄的衣服,给人形成一种极大的反差。

店霄配合地使劲想,不时还出言说上两句,结果直到两女的衣服都脱光了,店霄说累了,那下面还是来时的样子。

柳碧旋和灵儿只好遗憾地把店霄送到门外,看着他进到另一间屋子里面。

“这谁的主意?哎~!我不喜欢这个调

进得屋来,店霄就是一愣,只见林皛瑶被一堆的绳子给绑在那里,胸前的那本就是不小的兔兔被勒得更加的涨大,两腿也被分开来绑住,私处的地方同样有着一道绳子。

这个大小姐的表姐如此模样,让店霄一阵无奈,上前解开绳子,对如此一弄就舒爽得浑身颤抖的林皛瑶说道:

“一定是倭国的那些女子,就他们好这个东西,还有什么蜡烛的,算了,我去下一屋。”

再往后有什么女同的,艳舞的等等不一而足,整整一排的房子,里面充满了这种让男人可以勾起心底最原始欲望的表演,只可惜,店霄一直到了最后一间看到大小姐,也没能让那个东西有反应。

“都走了,没用,看来还得慢慢治才行。”

喝下不少**,把脸涨得通红,鼻子也出过一回血的店霄对着守在最后一间屋子中的大小姐说道。

“恩,不急,我们慢慢来,一定有办法弄好的,我们先回吧,明天早上去找大食人,多弄来些货,到时那边的船回来,与这里其他东西一起运走。”

微微露出失望之色的大小姐过来抱住店霄说起了别的。

“好,等我想个招出来,让他们多付出些。”憋了一肚子火的店霄狠狠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