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9章 一团和气来吓人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四十九章 一团和气来吓人

晚的时候,乍起的狂风过后,不知道从哪被吹来的乌子的上空,不一刻,大雨‘刷刷’落下,敲打在房子的窗户和屋顶,密集中带着些难以言明的节奏。

店霄怀中抱着吉他,也想弄个名曲什么的,弹了一会儿发现自己音乐细胞还是不够,除了能跟着练一练点指,曲子是一个也没弄出来,只好哼哼着别人做过的,清清嗓子唱道:

“哗啦啦啦啦下雨了,看见大家都在跑……咦?哪里来的声音,怎么如此**靡?”

刚唱了几句就听到有其他的乐器声音传来,还有女子嗲声嗲气的唱词,嘴上嘟囓着,侧过耳朵倾听,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起身悄悄走到里间的门口,慢慢地把门推开个缝隙,一眼眯起一眼单睁着往里面看。

“小店子你来啦,快进来看看我跳的舞好看不?我学了两天了都。”

店霄刚一露头就被在那里慢慢扭动着身子一层一层把衣服往下脱的大小姐看见,招呼着进去,不愧是绿野仙踪第一弩手,眼睛就是厉害。

“你跳什么舞呢?不会是脱衣舞吧?”

店霄扫视了一圈衣着依旧暴露的众女向大小姐问道。

“就是脱衣舞,宋姐姐教我的,她们这些东西学了不少,怎么样,好看吗?我学会了以后跳给你看,你会快快好的,诶呦!摔死我啦。”

大小姐借着弯腰的动作想脱去第二层薄纱,结果没有控制好动作。一屁股坐在地上,嘟着嘴一脸不高兴地样子。

店霄感动的使劲点点头,夸赞道:

“好看,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脱衣舞,比起梦中那些只能扭来扭去没有高雅和内涵的脱衣舞强多了,天这么晚了别跳了,回去睡吧,你们,你们也都早些休息。”

店霄劝过大小姐又对其他几女说着。看她们那变着花样琢磨情趣内衣,店霄知道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那一件件可以勾起男人心底欲望的衣服,都是她们的心血。

大小姐揉揉屁股让店霄给拉起来。使劲在他脸上亲过说道:

“小店子,一起睡吧,说不定晚上你睡一睡又找到某种感觉,突然就好了呢。你不是说过么,女人睡觉的时候是最美的。”

“好,一起睡就一起睡,我也来个大被同眠。感受感受什么是艳福无边。”

看到其他几女都盯过来,店霄觉得此时地自己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都这样了。还能如何。估计穿上小黄门的衣服就是一个合格的太监。只有声音需要练练。

“小店子,你感觉怎么样。左拥右抱地是不是很舒服?”

众人睡下半个时辰后,听见店霄呼吸急促起来,漆黑一片的屋子中大小姐的声音传出,几女也是倾耳听着,尤其是宋雨萌和两个丫鬟,听过很多其他姐妹房中男人如此的呼吸声,这样通常是等不急了。

“呃~!还行,你要是从我身上下去,>=喘不上来气儿,半个时辰了这都。”

店霄用手把大小姐往上撑撑,使劲地喘上两口气说道。

“你就感觉到沉啦?哎呀~!你撑着我>|你说明天那个什么阿迈德还会来吗?他可是答应明天给送一些东西,不要钱地,我怕他打了胜仗就准备对付我们,那些个天竺人的东西一定也被他们给弄走了。”

“能,我要是他我也来,过来试探一下我们的反应,你还是上旁边睡吧,我撑不了一晚上,一定会被压死的。”

店霄一边练习推举一边说道,累得呼吸更加急促起来,同时还有几个女子急促地轻哼声响起,看来同睡在一起有时会让人充满遐想。

天明时,变小了些的雨依旧在稀稀拉拉地下着,一队遮挡严实的车从大食人地驻地出发,向着炎华这边缓缓驶来。

阿迈德坐在最前面地车上,听着雨水溅在地上地声音,看着朦胧的景色,极力地思考着,那紧皱起来地眉头已经变成了一个川字。

“长老,这下没有了天竺人,我们是不是可以与炎华交战了?把他们也赶出去,整个岛子就是我们的,所有的黄金都由我们来采,那些小地方来的人根本不足为患。”

挥动着鞭子赶车的大食人一脸向往地对阿迈德说道。

阿迈德却不像他那边轻松和高兴,叹息一声:

“哎~!不行啊,现在我哪还敢动手,我们也没少损失,此时万万打不得,除非有必胜的把握,不然惹恼了他们,后果不堪设想,那天打海盗,你又不是没见过,等吧,等到海上探察消息的人回来的,就怕他们是故意把两艘船分出去,躲在某个地方准备给我们打个埋伏。”

赶车的人明显想不到那么长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那就再等等,到时候把他们打败了,东西都抢来,就象这次抢天竺的一样。”

“天竺的东西是不是我们的还要看炎华,等这次试探后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实在不行就用那个计策,逼着他们回去,就怕到时候他们先对付我们,看来要想好退路。”

阿迈德思虑着说完便再也不出声,把眼睛微微闭上,身子跟着车一同晃动,从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

“我说今天这雨怎么下这么大呢,原来是有贵

,阿迈德长老快快里面请,这么客气干什么,人来了什么东西,快来人啊,带着些大食的兄弟去歇息,把我们最好地茶叶拿出来给他们用。”

车队刚刚到地方。得到消息的店霄就匆匆迎出来,一点遮雨的东西都没有,任由雨水落在身上,热情地拉着阿迈德往屋子中进。

看到他如此说话,并且也不提什么必须给东西的事情了,阿迈德心中有了计较,扭头与后面的一个人交换过一下眼神,一改四天前与店霄客气的模样,挺挺胸。‘嗯’了一声,带上点傲气向屋子中走去。

与他交换过眼神的人变得眉飞色舞起来,忍不住心中的事情,与旁边的人说道:

“看见没有。炎华地人怕了,不然这个小二总管事哪能如此态度?前些天还说必须给送东西,这次真送来,又客气上了。哼哼~!我猜想长老今天回去就能商议攻打炎华的事情。”

那个人也是同一个看法,跟着点头道:

“听说炎华已经准备了不少的好东西,这回可全是我们的了,我见到过几个漂亮地女子。到时候一定要掠来一个。”

“阿迈德请喝茶,这可是我们炎华的雨前龙井,比起明前龙井来只差上一点。尝尝。一会儿我安排人做些饭菜。到时候请长老再喝点我们炎华的好酒,这雨天水气重。正好去去寒。”

店霄命人送来两碗茶,陪在阿迈德旁边坐了说道。

“怎么?难道这还不是最好的茶?我觉得已经不错了。”

阿迈德往口中抿了一点,吧嗒两下嘴看向店霄问道。

“是不错,却不是最好地,最好的是明前西湖龙井,就是清明节以前采的,郡主也只有一点,平时都她喝了,我偶尔可以尝到一口,也算知足,这雨前龙井可不是平常人家可以喝的。”

店霄用茶碗地盖儿在那里轻轻刮着,对阿迈德介绍道。

“那为什么不给我拿明前龙井,只用这不是最好的茶来招待,我大食人到别处可从来不用不好的东西。”

“啊?阿迈德你想喝明前地啊?那可不行,那个是郡主地,不是我地,若是我的我马上给你拿来,你我也算是相交一场,你还给我那些好东西,我怎么也要投桃报李一番才是,一会儿吃饭地时候我尽量把好东西给你弄些。”

店霄听到阿迈德的问话愣了一愣,随后叹口气说着,眉宇间遗憾的神色表露无疑。

阿迈德看到有些纳闷,放下茶碗又问:

“那个,此次我带来不少东西,你们郡主是想直接要还是交换啊?本来是应该白给你们的,只是昨日刚刚把天竺的人给收拾了,手下有些人就觉得我们打仗付出不少,不应该再白给你们东西,我也是没办法,过来问问。”

“哎~!阿迈德长老,我就与你说实话我已经安排人放到了别的地方,与你们一起来的人也是如此,好在我这个总管事交下不少人,手底下都给些薄面,一会儿你放心的在这吃,还有那些大食的兄弟,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办的,以后啊,诶~!以后再说以后的吧,各为其住啊。”

店霄一口把整碗茶水喝掉,微微摇摇头说道。

“什,什么意思?小二总管事,您把话说清楚,以后如何了?”

阿迈德终于听出话中的不对了,有点着急地追问。

店霄想了一会儿,咬咬呀说道:

“罢了,罢了,谁让你我如此投缘呢,我就说与你听吧,你们把天竺给打了,本来没什么,可郡主听说那边有不少的东西,就非要弄过来,我劝一次,结果被赶出来,我就贴在门上听,结果听到郡主要带兵去抢,若不是因下雨,现在可能就都准备好了。”

“什么?要打?你,我,她,不是,怎么就……。”

“不说这个了,阿迈德你放心,今天这顿饭就凭着我的位置,绝对让你们吃安稳了,不会有事儿,都是我不好,没有劝住郡主,一会儿我把你给的东西拿过来,实在是没脸收。

郡主就像个孩子一样,有时大方得什么都不在乎,有时又为一点东西计较,在炎华就是,动辄就带兵出去,实在无法,这才安排她出来做些事情,没想到来这边依然如此。”

止住语无伦次的阿迈德,店霄神色忧郁地说道,嘴上叼了一叶茶,吸着其中的枯涩。

阿迈德没嚼茶叶,嘴中同样枯涩,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前后的差距有些大,让人难以接受,努力地静下心想一想,摆摆手:

“小二总管事,不用拿回来东西,给出去的哪有往回要的道理,郡主想要天竺的东西?好说,我回去与别人打声招呼,马上就给送来,今天带来的东西就交给你了,能留下你就留下,你再帮我个忙,劝劝郡主,让她等等,我现在就走,回去弄东西,这边就拜托给你了。”

阿迈德说完话不敢停留,急匆匆向外走去,也没工夫找那遮雨之物,叫上人直接往回跑,多一句话都未说。

“小店子你真厉害,把他给吓成这样,我们下步该怎么办?”

大小姐从另一个屋子过来夸道。“下一步?让护卫做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