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2章 完全撤退不留痕

第五十二章 完全撤退不留痕

随着鸥鸟的轻鸣,圆圆的红日跳出海面,一缕缕金光间,船儿随着起伏的波浪荡漾。

海潮的声音穿过厚厚的木板叫醒了还在梦中寻觅的人们,**躺着的大小姐从被窝中伸出两只粉嫩的胳膊,使劲抻了个懒腰,扭头看看露出上半身沉睡的店霄,回想起昨晚上的事,脸上尽是幸福、满足的神色。

一转头看到旁边紧挨着她躺在那里同样两鬓染红的灵儿,撅起嘴来嘟囔道:

“这个小店子,恩,我现在应该叫夫君,说好了娶我过门以后再这样,居然昨晚就……还是在柳姐姐她们旁边,哎呀~!好羞人呢,这一下都成他的人了,不知道哪个算是正室?哪个是妻?哪个又是妾?人家不管啦,总之人家不做妾,还要说的算,这可是娘告诉的。”

“杨姐姐你放心,我不要什么名分的,我做个侍寝丫鬟就好,以后都听你的,只是小姐家中乃是几代官宦,现在也未曾窘落,是要有个名分的,虽开拓不足,持家主事却还算有余,望杨姐姐能…能…。”

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灵儿听到大小姐的话,从后面抱住大小姐贴着她的耳边说道,说到后来又不知道该怎么让大小姐放权,吞吐的出不得声。

“恩?灵儿你也醒了啊,你说的也对,柳姐姐和我表姐怎么说都要有名分,你们和宋姐姐还好说些,这可怎么办呢?有了。都是妻吧,平时在一起惯了,让谁当妾都不好,至于炎华律法么……?就凭着小店子的能耐和绿野仙踪地钱,官家也要给几分薄面。

柳姐姐持家确实比我好,尤其是和那些官宦家的人打交道,我想起来就闹心,表姐对于组织人干活也有一套,大家都自己找事情做吧。我就负责往外冲,哪个敢不服我绿野仙踪,我带上人去说理。”

大小姐脸上闪过一丝为难之色,想了想。想出了这么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把炎华这方面的律法狠狠地踩在了脚底下。

灵儿一听自己也可以成为妻,激动得浑身一哆嗦,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杨姐姐。这真的行吗?我可以不要名分的,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个丫鬟,能守在小姐身边跟着小姐一起笑一起哭就好。我…我…。”

“哎呀!别我我我的了,我说行就行,皇上欠我们家好大的情份呢。大不了我把那个京城的园子给接下来。给皇上些面子。灵儿,我问你。昨天晚上小店子怎么那么厉害?我听宋姐姐说一般男人都不行地,那喝完酒的效果明显都过了,他还,还……是吧?”

大小姐看着灵儿的眼圈发红,不愿在这个事情上多说,打断她的话后凑到她耳边开始回忆晚上地事情。

灵儿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声音像蚊子般地说道:

“可能是小二哥专门练过吧,不是说他在山上的时候根本没有空闲时间,都在练这练那的么,其实,其实这样很好,省得咱们女人家地还要总想,远了不说,就是柳府上,也是受宠的姨娘才能好一些,有的侍寝的丫鬟,整日里盼呀盼地,人都盼得瘦了。”

“是哦,小店子比起宋姐姐说的那些人是厉害,他练过?和谁练的?不行,这事儿我得问问他,恩,以后要称呼夫君才对,私下里就叫官人,小店子官人,嘻嘻!他好象是不准备做官呢。”

大小姐微微抬起身看看其他几女地睡相,用手在店霄胸上画着圈圈说道。

“别闹,别闹,恩?这什么时辰了?昨晚上睡地可真舒服,阿迈德地酒好啊,居然能治这种病?看来我也算是享到齐人之福了。”

被挠得痒痒的店霄迷糊中睁开眼睛,看看左右地众女,又对上大小姐那双眨巴眨巴的眼睛,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感慨地说道。

灵儿一见店霄醒了害羞地钻进被窝中,把脑袋埋到里面说什么也不出来,大小姐则把小手往下探了探,高兴地说道:

“小店子,夫君,官人,你醒了?这回你不会再想着扔下我跑到外面去了吧?我们要快些回去,说不定皇上都帮你张罗好了迎娶的事情,难道你与那个阿迈德说过这个事情?他还真不错,给找来这么好的药,我们的药都试过不少了,也没见什么效果。”

“还是叫小店子吧,听着亲切,不去了,这回我哪都不去了,我就天天陪着你们,等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我们就回,我可没和阿迈德说过,他怎么就能想到给我喝这个酒呢?这事儿不对,我得想想,按照正常来讲,我们应该有什么反应,一会儿问问外面的人吧,看看大食的人都在干什么。”

店霄一手搂着大小姐,一手轻轻抚摩睡在另一边柳碧旋的脸,看着顶棚说道。

“恩,听你的小店子,一会就问问,你个大坏蛋,昨天晚上欺负人家,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不想起来啦,几张床并一起睡的也不舒服,看来以后要弄个大大的床才好,小店子,你不觉得哪个地方不舒服吗?比如腰酸、腿软,听宋姐姐说男人累到的话就这样。”

大小姐往后探出只手,骚扰着灵儿,把脑袋枕在店霄的胳膊上说着。

店霄轻轻摇了摇头,感受到柳碧旋的呼吸有些急促,知道她已经醒了,故意把手放到她胸前,对大小姐回道:

“没事儿,就是有点困,腰酸腿软那是平时不锻炼身体,这种事情也是

活,那酒留着,最好是弄来方子,我可以控制呼吸来上了,给别人还是可以的。是什么东西呢?金苍蝇?印度神油?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啊。”

说着话那边地柳碧旋终于是受不了了,不敢再装睡,抓住店霄的手,说什么都不让再动,店霄用说不上什么感情的复杂目光扫了几女一眼招呼道:

“好了,哪个醒了就起来吧,前些日子我不行的时候总穿那么少,还陪着洗澡、跳舞来诱惑我,现在好了。一个个怎么又都害羞起来?等回去我就与皇上说说,没有大小之分,全是妻子,只是紫萱一直陪在我身边。一些事情上多听听她的吧。”

他这话一说完,几个已经睁开眼睛的又都害羞地闭上了,只有谢芙云还算是大方,不遮不挡地起身来到扔得到处都是的衣服旁边。找到店霄的拣起来,对着其他几女说道:

“妹妹们都别躲着了,快些服侍官人梳洗、穿衣,就按官人的吩咐。以后有事情多听听杨妹妹地,把那昨晚垫着的东西收好了,到时候婆婆问起。也好有个交代。”

按照绿野仙踪以往的做法。只要大船在海上停着。小船就会放下去捕鱼,此时也是这样。阿迈德找的这个海域还算不错,十几条打渔地船早早放下去,现在已经运回到大船上整整两船鱼。

大小姐众人站在刚刚送上的一船鱼旁边,看着鱼儿那肥肥的样子,都在极力地想着怎么吃,店霄则带着两个杯和一瓶子葡萄酒爬到了望台上,递给了望手一杯问道:

“怎么样?大食人的船晚上什么时候离开地?有没有新发现?”

“谢小二哥,我刚接的班,不能喝酒,等我换过班以后的,我给你看看前几班的记录,哦,大食人地船昨天刚刚请你们吃过饭就向着四周散开了,到了正常视线之外以后又汇合到一起,向着我们来时岛子的方向驶去,今天凌晨的时候,有两只小船在正常视线边缘徘徊,船上地人往我们大船处了望。”

了望手接过那杯酒放到旁边,拿出厚厚地一个本子,翻到昨天和今天地页,照着上面记的东西给店霄念道。

“恩,看来他们心中有鬼啊,还说什么今天有好玩地事情,明显是骗人,我就想不明白,他们跑什么呢?还监视我们,难道要趁着这个时间差攻打我炎华的驻地?那就是缺心眼,好了,你忙吧,对了,这个凌晨的记录是谁写的?告诉他抽空补补课,明显有错别字嘛!哦!叫通假字。”

店霄接过本子看看,一口喝掉杯子中的酒,留句话转身又爬下去了。

“小店子,想明白没有,他们为何要帮你?”

大小姐从鱼堆中找出来一只一扎来长的大虾,拎在手上来回晃荡着对店霄问道。

“想明白了,你是公主,其他人和你在一起身份也不能低了,我是管事的,正常来讲不可能和你们行那周公之事,他们摆出了鸿门宴的架势,我们船上除了你们,有很大的可能不带非战斗人员,其中就包括女子,莫说我真会与你们发生了什么,只要做出点侵犯,那后果……。”

店霄接过那只虾,考虑着怎么吃,对大小姐分析着。

“是呀是呀,这要是真换了一个公主,并且你还就是一个普通的管事,只要做出那种事情,哪怕是没有成功,传出去也不好听,公主一定会很生气,说不定就气愤的没有了游玩的心情,可惜,你这个管事的地位不一样,若真是如此的话,我们怎么办?”

大小姐又找到一只虾,拎过来给店霄。

“我们就当他们是如此打算的,将计就计,派兵去打,不用解释什么,他们如果心虚,那就说明没错,恩,再找几只虾,我给你们做成醉虾,船上还有不少的黄酒。”

“快,快装,把所有的东西都装上,我们马上就走。”

岛子的码头处,阿迈德站在一艘船的甲板上对着从下面往上搬东西的人喊着,海面上此时漂着大大小小不少的船只,看码头处摆放的东西,估计再有一小会儿就能搬完。

“长老,我们真的要离开这里?那岛子上的黄金怎么办?既然要走,不如去炎华的地方抢他们东西以后再走,那样损失的还能小一些。”

一个不知道实情的大食人来到阿迈德身边,眼睛看着炎华的驻地说道。

“现在就是保命,哪有工夫去抢别人,万一遇到强烈的抵抗,我们到时候想跑都跑不了了,这边的黄金不用急,早晚都是我们的,快,东西都已妥当,往回走吧,不然炎华的船追来就麻烦了。”

阿迈德无暇与这个人解释太多,见最后一样东西搬上来,手一挥便命令船只离开。

“长老,一切都已安排妥当,除了当地被我们收买的那几个负责监视炎华的人以外,我们大食的所有东西都装到了船上,就算真的如我们所算计的那样,他们的公主出了事或者是受到了惊吓,也不用害怕有什么损失。”

给出主意的人凑到阿迈德说道。

“恩,这样就好,我现在正想着他们会不会追来,那个公主的脾气可不一般啊。”“追来?那不正是我们所希望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