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6章 炎华之船踪影现

第十二部 第五十六章 炎华之船踪影现

远看去,大食人三艘船渐渐驶近的岛子上居然修有一塞,用石头堆砌的墙上有不少的人在来回走动巡逻,墙下面有一条看不清楚的护城河,若不是有骑着马的人顺吊桥进去,这么远根本就发现不了。

要塞中的人此时已经看见了接近岛子的三艘船,跑出来不少的人前往码头迎接,似乎在奇怪为什么就有三艘船回来,走动的人不时交头接耳的样子,应该是在议论。

“哎~!看来是强攻不上去了,我们的\弩,没带其他大型攻城武器,我可舍不得让精锐的护卫去打攻坚战,就停在这里吧,适当地往后退退,出去打点鱼,等明天再想办法。”

大小姐同样望那边看看,有些丧气地说道,转回身又高兴起来:

“这个地方还有个岛子,小店子我们占下来,以后建成一个补给、周转的小港口,可以做为战争平台来用,走喽!回去等着吃晚饭,大家一起高兴下,小店子,你晚上再喝一点那个酒吧,我想仔细看看究竟是什么反应,咯咯咯!”

说着话大小姐给店霄一个妩媚的眼神,拉起宋雨萌便笑着跑开了,留下被调戏了的店霄无奈地吧嗒两下嘴,一把抱住在一旁偷笑的灵儿用两只手骚扰着说道:

“笑,让你笑,看晚上我怎么收拾你,听说那东西对女的应该也管用,给你也喝点。你就知道滋味了。”

“长老,他们地船没有跟来,是不是已经回去了?我们用不用再派人去看看?”

一个大食人跟着阿迈德从船上下来,看着来时的路征询道。

“不用,跑了这么远,大家都累了,让船上的人好好休息一下,那些炎华人即便是不来,回去的路上只要另一边动作快。也一定会把他们给堵住的,打了这些天,他们船上的东西应该剩不下多少,尤其是投石车的弹丸。不信还拿他们没有办法。”

阿迈德用力地用叫跺了跺岸边的沙石,体验着那脚踏实地的感觉,有些疲惫地说道。

说话地人也学着阿迈德垛了两下,又跳起来踩踩。神情放松地享受着突然觉得舒适的海风:

“长老,我想他们的船上不仅是弹丸没有了,装了那么多人,还要装足够的粮食。估计淡水也没有多少了,如果他们真敢到这里,必然会想办法绕到没有人地地方装淡水。到时我们埋伏起来……。”

“不错。我们这个岛子上有三千多人。本来是准备以后对付别处人的,现在正好给他们用上。把这边原来的船分出去,以烟火为号,见到他们就要合围堵住,他们长途过来,已是疲惫之师,我们就来个以逸待劳,走,今天晚上让船上的人吃顿好地。”

阿迈德高兴地一挥手,再次精神起来,迈开大步向要塞走去,脚下可谓是虎虎生风。

等在岸上的人如迎接英雄一般把这些活着回来的人簇拥起来往回走去,要塞之上此时也站满了人,不时有人欢呼一声,好似庆祝。

一堆堆的篝火,在随阿迈德回来地人休息的时候就已经被点燃,各种食物也被摆出来,一副喜庆的样子。

与他们同样在高兴吃喝地是,海面上他们视野之外地绿野仙踪,上百盏鱼油灯笼被挂起,随风摇曳地时候把整只船照得通亮,一盘盘美味摆放在甲板上,以自助餐的形式让大家品尝。

大小姐双手各拿着一杯酒陪在店霄身边,不时地张开嘴让店霄把她想吃的东西喂给她,随后便目光闪烁地把一杯酒送到店霄面前劝道:

“小店子,你先喝点这个酒吧,我都给你兑上不少别的酒了,效果应该小一些,让我看看你什么时候忍不住,我好估算这个药效。”

“我不,我喝了以后,你们都不回去陪我,岂不是让我难受死?你怎么不喝呢?让我也看看这东西对女子的作用,到时候我一定不会不管你的。”

谨慎地往旁边躲了一步,拿起一只两尺长的烤鱼,过瘾地咬上几口,店霄一脸我已经识破你的计谋的意味说道。

“好吧,好吧,等会儿我陪你喝一点就是了,你说再往里面兑一些我们这边的**是不是更好?以后专门用来给那些打死也不说的男人逼供。”

举起杯,对着灯笼晃晃后,大小姐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

店霄把那条鱼堵到大小姐嘴上,说道:

“一天别总想着这种事情,要多琢磨一下怎么过的开心,比如说我,现在就很开心。”

“你当然开心啦,我找了这么多姐妹陪你,那就说说眼前的大事,我们从哪个地方上岛?淡水和食物都还够,就是投石车的弹丸已没有了,只剩下一点燃烧弹,再遇到船打起来要麻烦,弄不好会死人的。”

大小姐看着那些举杯畅饮的护卫,含住一块鱼肉,声音不清的‘呜呜’说道。

拿起看很远,店霄望着岛子上一片火光之处,那频繁晃动的人影都说明对方的力量不小,估算一下自己船上的人,摇动两下脑袋,合计道:

“不能强攻,从这边看去,他们最少也有两千人,我们就算是打赢了,也会损失很大,这些跟着我们走南闯北的护卫,都是宝贝,可不能死在区区一个岛子上,明天再转转吧,岛子还不算太小,总有他们防不到的地方。”

“恩,那好,明天转

便让大家多打些鱼上来,帖在船两边晒干了以后,可烧,我可不想渴死、饿死在海上,小店子你快点吃。柳姐姐和宋姐姐教了我们不少东西,等一会儿让你……哦,我不想这个,今天晚上我们分开睡,你在了望台上吹风吧,来,先把酒喝了。”

和风旭日,万里无云,蔚蓝的大海映着朗朗地碧空。偶尔会有一条鱼平飞而出,滑过一段不近的距离,然后‘扑通’一声钻进水中,砸出无数的水花和气泡。

绿野仙踪的大船继续保持在岛子处的人正常视距以外。以岛子为圆心开始画圆,到了背着岛子上要塞的一面,放出小船来,按照大小姐的想法。尽量多打些鱼,留着晒干当柴火。

“官人,你看那边,有一片树的。都砍下来,足够我们做出来十辆、二十辆的攻城云车了。”

玉儿这个学过不少鱼水趣事地姑娘,深得阴阳之道。从那天把身子给了店霄以后便努力地练习。终于在昨天晚上发挥了作用。大小姐等人还在甜甜沉睡的时候,唯有她能正常起身。此时正陪在店霄身边,手拿看很远高兴地说着。

一脸兴致高昂的店霄则就着刚刚做好的醉虾,在那里边喝红酒,边欣赏着玉儿那妙曼地身姿,嘴角挂起一丝惬意地笑容。

听到玉儿的话后,举起看很远向岛子上看去,果然有那么百十来棵树,稀稀拉拉地立在那里,对玉儿说道:

“这哪够十个云车啊?都砍下来,凑一凑也就是五辆的料,看来你以后要学一学这方面的东西,不然真让你指挥,那得有多少地人被你给害死?我不准备强攻,这些树就留着当柴火吧,看看好不好,破成板子或许能做些小船,交损管负责。”

“人家才不要学呢,人家有一个好夫君,懂得相夫教子就好,不少从良的姐妹都说,千万不能比男人做得更好,不然会受冷落的,人家不要被冷落,官人就是天,一切全听官人吩咐。”

说着话,玉儿来到桌子处咬下一整块虾肉,含着喂给店霄,满脸都是幸福的模样。

“恩,好吃,玉儿地小嘴儿真甜,昨天晚上可是没吃够呢,听为夫的,学,为什么不学,凡是那些冷落有能耐媳妇的人,都是不懂得生活真地,自卑心使然,我绝不会自卑,你们都比我强,我应该高兴才是,遇到别人就可以说‘看看,谁能娶到比我媳妇还好地女人?’让他们嫉妒去吧。”

店霄使劲吻了玉儿一下说道。

玉儿害羞地四处看看,见没有人关注她这边,这才俏脸微红地说道:

“官人,你真好,玉儿能遇见官人是上辈子修来地福分,以后一定给官人生个大大的胖小子,官人可要把本事都教给他,呀!了望台上有消息了。”

正说着,玉儿突然看到了望台上有旗语打出,退开一步说道。

“小二哥,这边地岛子处发现了人,看穿戴也是大食的。”

专门负责来回传递消息的人寻到店霄这里汇报道。

拿出烟斗,让玉儿给装好点燃,店霄深吸了一口,盘算着:

“他们够谨慎的,想上去就要用别的办法,让船继续转吧,把岛子一圈的地方都记下来,看看哪个地方适合登陆,给做上标记,我们再想主意。”

“是,继续转圈,小二哥,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着急登陆,他们现在根本看不见我们,等上几天以后,他们就会以为我们已经回去了,听那个自杀的大食人说,他们似乎以为我们的水粮不够,几天后再看不见我们,必然会放松警惕。”

传消息的人答应一声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主意,就按你说的来做,让船在这几天把附近的地方熟悉一下。”

五日后,把两侧挂满了鱼肉的绿野仙踪大船漂浮在一处海面上,做出了上前攻击的准备,与这边相对的岸上依旧有两个在那里巡视,不像以前那十几个。

岛子军事要塞上,阿迈德站在一处专门用来了望的较高地方,看着那一望无垠的碧波,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问旁边的一个人道:

“那些放出去探察的船没有偷懒的吧?我现在就怕炎华的船躲在某个地方,准备随时给我们致命的一击,那些人不可小瞧啊。”

“长老,您放心,我们的勇士绝对不会偷懒的,这一圈很大片的地方都探察过了,没有发现您说的那艘炎华船,他们应该是知道了苏瓦纳布米的事情,沉不住气回去了,再过些日子,或许就会听到阻截人传来的好消息。”

被问的人恭敬地回道,一脸胜利在望的表情,如此模样看在阿迈德眼中,严肃地告戒道:

“千万不要轻敌,这些人与我们以前见过的根本不一样,不对上他们,永远不清楚他们的可怕。”

“是,任何敌人都要谨慎对待,我们在其他地方依旧布置下了人,我们的勇士可以打败一切敢蹬到岛子上的敌人。”

这人恭敬地应道,言语间却流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意思。

“长老,看到了,我们发现了炎华的那艘船,正向岛子的左边冲来。”正这时候,一个负责监视的人跑来报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