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8章 仗险而守欲出击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五十八章 仗险而守欲出击

着话音一落,石头山上面一片的石头扔了下来,站的前一点的大食登时被砸懵了,‘轰轰’声中,近百人被砸倒,血肉溅得四处都是。

“不好,护着长老快退。”

一个大食人被突然的袭击给弄得愣了愣神之后当先反应过来,大叫着蹿到阿迈德面前,把阿迈德使劲往后顶去,还没等他用上力‘噗噗’两声,两支弩箭便射到了他的心脏上面和嘴中,喉咙动了下,眼睛一瞪就没了生息。

阿迈德此时也明白过来,一转身就闪到其他人的身后,被人护着向后退去,等退到山上的打击范围以外的时候,可以看到大约有二百多人永远地躺在了山下。

“啊~!小二,你居然这么狠?你等着|L休。”

已经脱离了危险的阿迈德呆了一呆以后,看着山边出现的一排黑点,眼睛充血地吼叫着,一双拳头攥得是青筋鼓露,指节发白。

其他那五百多的大食人也是余惊未消地看着山上的人,一个个喘着粗气,大脑一片空白,有胆子小的控制不住自己颤抖起来。

“哼!喊什么喊?声音大有用吗?又不是雪山,还有闲心在那里叫唤,刚才没有那个突然冲过去的人给你挡一下,我这两箭就是一箭心脏一箭咽喉。”

大小姐往下探探头,从弩的看很远中望着阿迈德,嘟囓着。一脸遗憾的神色,把那支大弩向后面地人一递,自己这边开始给小弩上弦。

“人有时候就是命不该绝,休息的休息,干活的继续,小旋儿,我那个烟呢?”店霄伸手搂着大小姐往回退去,嘴上说着向柳碧旋要烟。

柳碧旋马上把装好了烟叶的烟斗给点燃,托着送到柳碧旋嘴中。攥着小拳头说道:

“可惜我们没有投石车在上面,不然还能多杀掉他们些人,给岛子上的那些炎华人报仇,小店子。你说他们会不会缺少人干活,舍不得杀啊?那样的话,我们回去还能给救出来。”

“这次都怨我,我不让追出来就不会这样了。那些人不是都登记了吗?等回炎华找找他们的亲人,给他们补偿吧。”店霄猛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自责地说道。

“小店子你别难过,不怨你的。我们不是也都想过来么?战争就是这样,哪有处处都可以算计到的?还是想想现在吧,多杀他们些人。杀到他们以后见到我们就怕地地步。”

‘噶嘣’声中。大小姐把她的那个弩上好了箭。转身对山下面一个还没有死透的人又补上一下后安慰道。

“好,我不难过。我干活,这么多的石头我们多做些投石车能用地,把称和那一套尺子准备好,尽量让弹丸都一样,不然校准的人不好估算。”

店霄点点头,暂时把难过的事情压在心底,拎起个锤子开始配合护卫一下一下使劲凿石头,用飞溅的火花来代替自己地悲愤。

“长老,您要保重身子啊,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这次是我们没想好,他们居然在上面安排了那么多的人,早知道如此就在远处叫人先上去看看了,长老,您喝口水。”

一个大食人帮着一个胳膊被砸折的接好骨头后,摘下腰间挂着地牛皮水袋递到阿迈德面前劝道。

“不喝,我现在恨不得喝他们炎华人的血,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那山边都站着什么人?”阿迈德心疼地看着那山脚下躺着的人,紧抿着嘴摇摇头说道。

“没看到,那么高,人只有一个小黑点,上哪里看去?到是他们,刚才射下来地两箭正是对着您,不知道怎么看到地。”

这个人把水袋又挂回腰间,疑惑地回道。

“长老,我看见了,那上面有几个女地,其中一个正是炎华的那个公主,刚才她回身补了我们一个没死地兄弟一箭,站在她旁边的就是那个小二总管事。”

一个一直跟着阿迈德到处走的人肯定地说道,看样子他还是个远视眼。

“哦?公主?她居然敢以身犯陷?还射得那么准?这拨来的炎华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也好,别的地方不用管了,传消息给其他那边的人,都到这里来,我们困也困死他们,那个在背后给出主意的人一定也在山上。”

阿迈德眉头挤在一起疑惑地说着,突然又高兴起来,笑着看看这座石头山,吩咐道。

明亮的星星忽闪着眼睛,害羞的月亮藏起了半边脸,海潮的声音如摇篮曲般地哄着栖息在崖壁上的鸟儿进入梦乡,勤劳的人们依旧在***下忙碌。

“妈的,累死我了,你们继续,我先歇歇。”

连续砸了两个半时辰的店霄终于是叹息一声,扔下锤子躲到一边抽烟去了,其他刚刚休息过的人马上接过工具继接着起来。

众人面前一块块的石头被堆放在那里,两棵被砍倒的树也堵在那条坡度近四十左右的路上,留出中间只能并排走两个人的距离,为了防止大食人会把树拖走,树的这一边还拴上两块圆石头,到时候会跟着树一起下去。

“小店子,来,我赏你一杯美酒,喝吧,这个酒已经让我们随行的郎中琢磨出来些东西了,现在是稀释后兑上了别的,对于那方面作用小上许多,可以养精蓄气,他给六口猪吃过,没什么事儿。”

大小姐拍拍身边的一个小垫子,招呼店霄过去,还从包包

来一瓶酒,比画着说道。

一堆儿燃烧得最旺的篝火忽闪着,林皛瑶、柳碧旋几人都围坐在那里,店霄接过酒仰头喝尽。一屁股墩在垫子上,看着幽幽的星空对众女说道:

“本来我应该带着你们安稳地过日子,现在却只能让你们跟着到处跑,还总是出现在有危险地地方,比起其他女子来说你们……。”

“我们过的很好,至少我们看到了许多别人一辈子都没看到的东西,见了以前根本想象不到的景色,世间除了夫君,没有哪一个人能做到的。圣上也不行。”

谢芙云把刚才扒的瓜子仁喂进店霄嘴中,一脸深情地说道。

“对啊,谢姐姐说的没错,我是不愿意在一个地方呆着。能跟随相公四处走,那才是最有意思的事情,苦一点也不怕,与相公在一起不仅仅是为了享福。同甘共苦才是最重要,何况我们过得一直都不错,我们的好相公可以让我们在战场上还能开心地吃喝,试问天下哪一个人行。”

宋雨萌也是带着满足地笑容。自豪地说着,林皛瑶用烧火棍拢拢火堆接道:

“当初啊,在由拳镇的时候我就知道小店子的厉害。弟弟还说让我以后要找一个这样的姐夫呢。没想到小店子病刚刚好就开始欺负人家。等回去还不知道怎么与家人说,哎~!”

“林姐姐嘴上如此说。心中定是千肯万肯吧?这有什么不能说地?等我回去的时候我就告诉那些姐妹,她们一定会羡慕死我的,官人,你不知道,当初你弄那个众里寻‘她’千百度的时候,画舫地一些姐妹就……。”

玉儿那张被火光映得粉红的脸上带着陶醉的样子开始讲着。

店霄则半倚在大小姐的身上,津津有味地听,哪个说到他了,他就应一声,烟斗抽得‘滋滋’直响,一时间觉得夜是那么美丽,连凿石头地声音都是如此的动听。

“长老,您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安排,兄弟们可不能没有你来指挥。”一个大食人递给阿迈德杯热水,看看天上星星的位置,打着哈欠劝道。

“好,我马上就休息,我要想明白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不得不防啊,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难缠地对手,吃过地亏……哎!”

接过水对那个人点点头表示感谢,阿迈德盯着那半个月亮愁绪满腹地说道。

“长老,想那么多也没有用,他们地公主在山上,哪怕是他们还有人埋伏起来要攻打我们的要塞,也不会不顾及公主地安危吧?明天早上我们两千人攻山,一定可以打下来。”

一个在擦拭着弯刀的大食人,看看最顶上有着微微光亮的石头山,胸有成竹地说道。

阿迈德仰头躺到柔柔的毛毯上,轻轻摆摆头:

“想攻上去难啊,通往山上的路只有一条,还是那么的陡峭,只要上面用石头砸,多少人都不够,明天让人准备好绳索和铁钎子,看看能不能仰仗人多,从四面爬上去。”

“长老,那边,我看到了,看到象白天这边天上出现的一样的东西了,应该是他们在相互传递消息。”

远视眼的这个人匆匆跑过来,指向一个海上的位置说道,好象回应他的话一般,石头山上也在这个时候放出了烟花,一朵朵不尽相同的图案和颜色,相互变化着在夜空中飞舞,是那么的迷人、美丽。

“麻烦了,看来他们又有别的计策要给我们用上,大家都警醒一些,晚上轮换着睡觉,千万要注意周围的情况。”

“小店子,这下他们大食人又该睡不着了吧?你的办法真好,换成是我,看见这些烟花也会担心的,一会儿我们再放点,好漂亮呢,我想起来被我们炸掉的那个刹那芳华了,那时候你可是第一次杀人,吓得都不敢看呢,嘻嘻!”

山上的大小姐亲手点燃一个大大的烟花,回忆着成都府那时的情形。

“好,一会儿你就放,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制订作战计划呢,现在让大家都休息,明天看看大食人攻不攻山,耗他们两天我们再做别的。”

店霄说完躺到地上,闭起眼睛休息不再言语,其他那些护卫也都把凿下来的石头摆好,留出守夜的人,围拢在一个个火堆旁边酣然入睡。

第二天一早,准备妥当的大食人向着石头山发起了强攻,三面峭壁包括海中的那个方向都有人往上攀爬,唯一的一条小路上更是有人高举盾牌顶着石头雨进攻。

分成了四拨的绿野仙踪护卫轮流击杀来自四周的大食人,一直打到傍晚,消耗掉近半的石头后,石头山依旧,大食人扔下四百多人灰溜溜撤了回去。

翌日依旧如此,大食人稍稍改进了盾牌,又丢下三百人,并且在晚上也开始了扰敌战术,看样子是非要捉到大小姐不可,如此又过三天,大食人一共死掉一千五百人,这才撤回到要塞之中。

“小店子,他们是不是傻呀?这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居然强攻了这么多天,若不是我们不愿意看到护卫死伤,反攻他一下,一定能把阿迈德杀掉的,明天你就带人去袭击他们的小股人吗?”

给一个胳膊拉伤的护卫缠好绷带的大小姐仰起头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