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6章 杨家婚事有歧义

话说那石头山上,一女子手持双弩迎风而立,凤目圆竖,小琼鼻皱了又皱,藐视地看着从山路处向上冲的无数大食人,嘴角还带起那么一丝自信的笑容,双手齐动间,两支弩箭呼啸飞出,‘咚咚’两声便使得那两个最前面的大食饮恨在短短的几步之地,待其后人等欲要再上,却见那女子又是两张上着箭的弩遥遥相对,于是乎……。”

“等等,小二哥,大小姐射倒两个人我承认,几步之地不远,可那弩怎么就又有了箭?大小姐拉得动吗?”

店霄正摆着马步在那里给众禁卫说着石头山大小姐一战风姿的时候,一个禁卫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出言问道。

“有箭?哦,对,当然有了,她后面有两个人专门负责拉弩的,那弩啊,拉一次两次简单,可若是连续拉上百次的话……不介你打什么岔?还听不听了?听就安静点,不然我找太上皇去了。”

店霄停下来给解释两句,摆出副欲走的架势,禁卫头领连忙伸手拦住,瞪了刚才插言那人一眼,说道:

“听,听,那边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有的听就不错了,都别说话啊,让小二哥继续讲,后面呢?”

“恩哼!书接方才,那后面的人一见此女子还有弩箭在手,暗叫一声不好,撒腿转身便逃,女子哪能放过其二人,冷笑一声,两支弩再次射出,正跑着的二人闻听脑后风声响起,身子一偏就要躲避,哪知这女子早已洞察先机。射出的二箭隐隐有把握两人反应之势……水!”

店霄停下来左右看看说道。

“哦!好,小二哥您喝茶,刚泡的。”

一个禁卫麻利地一转身,拎起个大茶壶倒上一碗给店霄恭敬地送到面前。

“呸!这是什么茶?有点淡,还有沫子,好,咱们言归正转,话说那二人同样被射倒后,下面的大食人再也无胆如此去冲,他们也不傻呀。怎么办呢?哦,应该说是大食人中不乏智者,思虑片刻遂想出一计,用盾。”

“恩,是不傻,被射倒四个才想起来,哦,我不说话了,小二哥您继续。”

“持盾之人共有四个,并排而行。双盾分护上下,以为万事周全。哪知那女子见到如此模样却笑了,那笑容包涵天地至理,又合阴阳、五行,可谓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回眸一笑……哦,女子笑容满面地盯住那前面二人地一双大脚。”

“哦!这个我明白,脚露出来了,用重盾啊,那个全能护住。大食人真笨。”

又一个禁卫忍不住说道,旁边的几人还配合着点点头,店霄很不满地看过去一眼道:

“你以为他们没用啊,用重盾就扔石头。懂不懂?那么高骨碌下去,盾都给你砸坏,刚才说到哪了?如此几番。大食人中那名叫阿迈德终是挥停冲山之人,长叹道‘炎华有如此公主,我大食人无望矣’。

不想,他这一叹就叹来祸事,那女子非但目光如炬,更是耳听八方,手举双弩,寻着声音,一眼便瞧见还在那里仰天的阿迈德,并,弩也转向那处,似乎有神灵相助一般,阿迈德突然觉得周身一寒,大叫一声‘不好!’,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什么事儿?”

店霄说到这里,站起身揉着刚才蹲麻的双腿,对从里面走出向他而来的一个小黄门问道。

“小二哥,太上皇要见您。”

那人恭敬地回道。

“好,我马上就去,兄弟们,告辞了,以后有时间再聊,回头我让人送点好茶来,忙着。”

店霄对一众禁卫拱拱手,随着那人便往里走去。

“别,别呀,小,小二哥,后来怎样您还没说呢,卡在这个地方,不是折磨人嘛?这,这,留个结尾,小二哥,小二哥,哎!大叫一声不好,谁知道后来怎么了?”

一个禁卫看着店霄消失在拐角处的身影,遗憾地说道,其他禁卫也是满脸的郁闷,头领想了想:

“一会儿换过岗去问绿野仙踪跟着的护卫,他们总应该能知道吧?原来那个杨家的大小姐还能这么厉害,以后千万别别得罪她,不然让她给盯上,想跑都跑不了,四十丈啊,神射。”

“小店子你快来,看,太上皇爷爷能走了,还说等我们婚事的时候要走着去祝贺呢,今天我晚上我们做点好吃地,给太上皇爷爷庆祝一下,好不好?”

大小姐一见店霄过来,跑上前几步拉着他的手开心地说道。

“真能走了?霄在这里祝太上皇爷爷福寿无疆,事事顺心,我马上让工匠们去研究加快恢复的辅助器械,绝对能让太上皇爷爷在很短的日子就能又跑又跳。”

店霄看着站在那里面带笑容的太上皇,走过去让其坐下,一边给按摩着双腿一边说道。

“好,好孩子,顺心,顺心,看见你们我什么事情都顺心,舒服,那么多宫女和小黄门给我按都比不上霄你这两下子,可惜店老头却不会想这个福,那么大岁数了不说好好歇着,还到处乱跑,给你找什么有用的人,要我看啊,他找来的那些人哪个也没有你好。”

太上皇被按得舒服,把眼睛眯起来,享受地说道。

“太上皇爷爷说的是,爷爷整天的在外面跑,让我担心不已,现在绿野仙踪遍布炎华,却寻不到爷爷的消息,又是跑到

家了,我这次找到爷爷,再也不让他跑了,这回从外着不少的好东西,一会儿让太上皇爷爷看看。”

店霄双手如飞,时轻时重在太上皇腿上或按或敲,只听那节奏声便是一种享受,旁边看着地众女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个脸色微红,又有些期待店霄那手会落在自己身上。

“对,要留下他,等以后你给他多生几个孙子,让他整天带孙子玩,再给炎华培养出来一些像你这样的人,我也要好好活着,看看万国来朝的盛况,霄啊,你也别太上皇、太上皇的叫。就喊我爷爷,凭你地本事哪个也不敢说闲话,我当你是亲孙子,这次多亏了你啊。”

太上皇微微向前探探身子,用手摸着店霄的头发,欣慰地说道。

店霄立即打蛇顺竿上,手底下更加卖力地按摩回道:

“爷爷,这没什么的,有人敢犯我边疆,是个炎华人就会想着把他们给赶出去。打得他们望风而逃,这次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黄金。以后充盈在国库,发展起经济就有底气了。”

“哦?真的有那么多黄金,我听回来的人说还不信呢,有你地话我便放心了,其实我说的不是黄金的事情,是大雪,今年的那场大雪可让炎华地百姓遭了不少罪,是你们绿野仙踪硬生生把路给打通的,能耐啊。”

“什么大雪?我们这下雪了?哦,那也是出春左右吧?现在都已六月份了。我们在外面根本不知道,打通路?怎么打通的?看来今年一些地方不用再担心干旱。”

店霄闻听此话,抬起头来疑惑地说道。

“用盐啊,你们绿野仙踪把盐场属于你们收购地盐全拿了出来。并且保证给朝廷补上差额,皇上和我都没同意,就当是今年秀州一地的盐税不要了。有广南东路已足够,加上你们给筹集来的粮食,只这一次,你们就赔出一千五百万两白银,是你走时安排的吧?”

太上皇耐心地给店霄解释着。

“多,多少?一,一千五百万两?白银?恩,是,是我安排的,没错,我走的时候与他们说了,凡是炎华有事儿,不准在旁边看热闹,一定要想办法尽一份薄力,哪怕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看来他们做的还行,才一千五百万,回头我就说说他们,怎么就舍不得花钱?”

店霄手稍停了一下,使劲喘上两口气,猛点着头说道,脸上还尽量摆出副满意地笑容。

那边的大小姐眼睛突然变大一圈,与林皛瑶、柳碧旋等人对视一下,咽了口唾沫,也点点头,认了。

“呵呵呵!霄啊,爷爷我心里有数,皇上心中有数,那些要弹劾你地大臣们心中同样有数,此事一出,所有弹劾你的折子全都被他们要回去了,再也没人敢提弹劾的事情,炎华的百姓们心中更是有数,不信的话你与杨丫头她们出门在街上转一圈,都不用带护卫,哪怕你已经把功劳给朝廷了,大家也都懂得。”

太上皇看到店霄和大小姐等人就是愣一下,并没有心疼的样子,一脸认真地说道。

“怪不得我们来的时候那么多百姓围在旁边喊好,我还以为是东莞县令尹非凡安排的呢,原来如此,花就花了,钱嘛,我们可以再赚,这次出去找到好地方,以后不缺钱,其实我们本身花的一点都不多,是不是小店子?”

大小姐恍然说道,流露出一种发自内心的笑容,使得旁边侍侯地宫女和小黄门看向她时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是,不就是那点钱么?绿野仙踪底子大,多跑两次海外,什么都出来了,这一次抢的大食人和天竺人的黄金兑成白银就能有六百多万两,除去给官家地和他们商家的,我们还能剩近三百万两,这是一个遍地黄金的时代。”

店霄恢复到刚才平静地样子,语气淡淡地说道,似乎上百万的白银真的不算什么。

听到一次回来就能赚这么多,太上皇都吃惊了,叹息一声:

“怪不得你们使劲往外跑,原来如此,杨家找了个好女婿,霄啊,雨露公主年岁不大,人也温婉,又懂事,上次去辽国还立过功,你看是不是……

“谁?雨露公主?赵莘露那个?不了,爷爷您不用操心这个事情,狄千钧那小子好,守着边关,卫我一方安宁,和雨露公主又和得来,君子不能夺人之美,紫萱你说是不是?”

店霄一听太上皇要给牵线,那人还是雨露公主,吓得浑身一哆嗦,转向大小姐问道。

“是啊是啊,这不行的,小店子一介平民,配不上公主,绝对配不上,爷爷,等晚上我让小店子给你做好东西吃,那边带回来的活鱼,您都没见过。”

大小姐眼睛又大了一圈,把脑袋晃成拨浪鼓说道。

“呵呵!我就是这么一说,真要做了,杨老头子还不得找我拼命,霄如此好,他们却还……哎!”

太上皇有些遗憾地说道。

“爷爷,还怎么了?难道他们又给我找别人说亲事?敢?我见一个杀一个,爷爷您可要给我做主啊。”

大小姐听事情有出入,气愤地说道。

“那到不是,你们回去看看就知道了,他们非要白老头去才行,说是霄的亲人。”